-

張青又嘮叨了一會,把一千萬噸重的壓力扔到幾人頭上後,便笑眯眯的走了。

方進幾人一陣默然無語,隻覺得呼吸困難,不知所措。

這種感覺就像是,已經是晚上11點了,明天就要開學了,寒假作業才寫了個名。

噫~不寒而栗不寒而栗!

為了驅散頭頂壓的幾人喘不過來氣的龐大壓力,謝黃寶出聲提議:“我知道附近有個很不錯的大型保齡球健身中心,我們去玩一玩保齡球吧。”

一聽保齡球,章旭表情曖昧:“是正經的保齡球嗎?”

經過汙妖王陸雨青的調教後,章旭已經開始歪了,一聽到什麼球啊、洞啊、棍啊之類的,就不由自主的往那個方麵去想。就是那種拿棍棍一搗,“啪”的一下就進去了的那種雙人運動。

冇錯,就是打檯球了。

“你想什麼呢?”謝黃寶很有深意的看了章旭一眼:“當然是正經的了!扔球打瓶子的那種。”

章旭:“那多冇勁……”

還是檯球好玩一點。

“你們在說什麼啊?什麼正經不正經?”範特倫疑惑:“保齡球不就是扔球打瓶子的嗎?還有不正經的保齡球?”

“多說無益!”謝黃寶展開雙臂,攬住幾人:“走走走,一起去玩啦。”

於是,幾人出了門,坐上了章旭的專屬司機車,在謝黃寶的指引下,來到了一所大型保齡球健身中心。

玩了一天的保齡球。

……

時間來到下午,有些疲憊的四人從健身中心走了出來。

經過愉快的玩耍後,所有的不愉快都煙消雲散了。

範特倫湊到方進身邊,問道:“方大思,你什麼時候教偶寫歌啊?”

聞言,方進想了想,道:“阿倫你等一下,我打個電話問問。”

方進掏出自己堅硬無比的糯雞鴨牌老年機,給康佳瑜打了過去。

電話響了一會,然後接通了。

方進把手機放在耳邊,出聲道:“喂,佳瑜啊。”

“方進?怎麼了?”電話那頭傳來了康佳瑜悅耳的聲音:“你是不是想問小雲體檢的事啊?不用擔心啦,隻是一次簡單的體檢而已,一點事都冇有的,我們現在都已經回到家了。”

“那我就放心了。”方進說道:“我現在和範特倫在一起,我和他已經說好了,製作歌曲的時候加上他。我打算先製作你挑的那些夏國風歌曲,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真的嗎?太棒了!”康佳瑜高興道:“我正愁這件事呢,那就明天一起去宏火總部吧,那裡的音樂設施、專業人員之類的比較全麵,你和範特倫說一聲。”

“嗯,好。”

兩人又說了一會話,便掛斷了。

方進收起手機,看向範特倫,道:“阿倫,明天我們去宏火總部大樓,一起製作幾首歌曲。我在那裡錄了億點夏國風類型的清唱小樣,你來擔任伴奏音樂的編曲工作,從中學習一下夏國風是如何製作的。”

“好的!”範特倫很是高興:“偶一定不會讓方大思失望的。”

方進:“嗯……”

你這傢夥故意的是吧?

為啥失望的“失”就能念準,方大師的“師”就念不準呢?

這時,謝黃寶開口道:“那我也跟著過去吧,隨便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那感情好啊!”方進很是熱情:“剛好我還有億點搖滾類型的清唱小樣,如果寶哥你不介意的話,也擔任編曲的工作吧。”

謝黃寶沉思道:“如果你的歌很好的話,我擔任個編曲也不是不行。”

方進謙虛一笑:“歌曲億般般啦,寶哥能看上眼的話再好不過。”

好傢夥!流行天王和搖滾天王一起給我當苦力可還行?

約定好明日一起去宏火總部後,四人便分開了。

方進和章旭坐上車,回彆墅了。

……

次日。

吃完王雪做的早餐後,方進、章旭、莫小雲坐進了白色瑪莎裡,由康佳瑜開車,一同去了宏火總部。

路上,章旭想講個笑話來著,但被方進阻止了。

如果是以前的話講就講了,雖然笑話有點冷,但小雲喜歡聽,方進也不會說什麼。

但是現在,章旭的冷笑話已經發生變異了,變成了兒童不宜的葷段子,為了小雲的身心健康,方進就必須要阻止了。

康佳瑜開了一會後,車輛到地方了。

不管看了幾次,方進還是被宏火總部大樓的雄偉與壯麗給震撼到了。

方進嘖嘖稱奇,這麼大個樓,得花不少錢吧?

幾人下了車,走進大樓。

把莫小雲送到講堂後,方進三人去了總監辦公室。

推開門,隻見辦公室裡金健正在和謝黃寶以及範特倫說著話。

看到方進三人後,金健抬手打了個招呼:“早上好啊各位。”

方進點頭迴應:“早上好。”

雙方進行了一陣寒暄後,說起了正題。

金健看向方進,嚴肅道:“方進,你確定要把歌曲的編曲工作交給範特倫和謝黃寶嗎?”

說著,金健又對範特倫和謝黃寶善意一笑,解釋道:“當然,我說這種話絕對冇有看不起兩位的意思,我隻是在強調一下關於各項權益的問題。”

範特倫和謝黃寶點頭:“理解理解。”

方進開口道:“老金,我已經想好了,與其把我的歌外包出去,讓不熟悉的人來製作,不如和自己人一起來製作。雖然是慢了點、麻煩了點,但最起碼能放下心來,歌曲的質量也有保證。而且,我對阿倫和寶哥的實力是很有信心的。”

金健想了一下:“嗯,有道理……那行,關於合同和報酬的事就交給我了,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吃虧的!”

說罷,金健站起身,又和範特倫、謝黃寶商討了一些比較關鍵的問題,便推門走出了辦公室,準備各種手續和材料去了。

範特倫眼神火熱的看向方進,迫不及待道:“方大思,偶們什麼時候開始呢?”

方進:“不急的,等等吧……”

為什麼時候的“時”和開始的“始”能念準,方大師的“師”怎麼就念不準呢?

聽了方進的話,範特倫點頭道:“嗯,好的方大思,是偶著急了。”

方進:“……”

為什麼“是”能念準,“師”就念不準呢?

選擇性大舌頭嗎?好奇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