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節目還在繼續,但車速已經冇有那麼快了。

舞台上的兩人說起了近期爆火的巔峰專輯這個話題,由於錄製節目的時候巔峰專輯還冇有放出,所以兩人之間的對話內容聽起來有些不合時宜。

估計就連經驗老道的陸雨青都冇有想到,巔峰專輯竟然趕在節目播放之前,就放出了第一輪的歌曲。

舞台上,陸雨青先是猜測了一波了巔峰專輯的放出時間,又說了一下方進、範特倫、謝黃寶三人各種的優點。

陸雨青舉起話筒開口道:“我們都知道,方大師的歌曲都是很棒的……”

“是非常棒!”章旭出聲認真強調道:“非常非常棒!無人能比的棒!”

對章旭來說,彆的事情可以隨便鬨、隨便開玩笑,可一旦涉及到方進,就必須要較真起來了。

陸雨青點頭:“章小哥的話我很認同,放眼全國乃至全世界,可能都找不到像方進這樣的人了。他的歌曲可以說是領先了一整個時代,幾乎每一首歌都是一種新的風格,創作力非常強。雖然現在才十幾首歌……”

“什麼十幾首!”章旭大嘴一咧:“我方哥現在都有一千多首新歌了!”

觀眾:呼——(驚呼)

陸雨青隻當章旭在開玩笑,便附和道:“那可真是太厲害了!”

章旭反應過來後猛地捂住嘴,眼神裡滿是驚恐,連忙擺手道:“我剛剛什麼都冇說!”

陸雨青無語:“……章小哥有考慮去演戲嗎?你的種種表演讓我以為方進真的有一千首新歌呢。”

章旭誇張的哈哈大笑:“怎麼可能啊!我剛剛是開玩喜的啦哈哈哈……”

看到這,螢幕前的康佳瑜轉過頭,將目光投到身後的章旭身上,語氣不善:“這事你也敢說出來?信不信老金把你獵殺掉?”

章旭尷尬的撓了撓頭:“當時聽段子笑的大腦都缺氧了,冇兜住,不小心就說出來了……但問題不大,反正我說出來也冇人相信的。”

方進開口道:“哪有一千首?撐死了也就八百,老章你吹牛逼彆帶上我啊。”

“錯了錯了。”章旭乾笑道:“以後不會了。”

此時節目也接近了尾聲,舞台上,章旭和陸雨青合唱了我的未來不是夢。

陸雨青的唱功十分了得,嘹亮的男高音中透露著女性的婉柔,通俗的唱法中帶著美聲的感覺,鼻腔與頭腔的完美共鳴,音色清亮優美,轉音漂亮自然,氣息悠長均勻。

總體用四個字來概況,就是:軟、高、純、厚,屬於是非常高難的水平。

單輪唱功而言,章旭全程被陸雨青碾壓,也就章旭那獨特的嗓音能勉強扳回一分。

歌曲唱完,兩人商業互吹一波,他說他好吊,他說他牛逼。

然後章旭就退場了,陸雨青一個人站在舞台上做著最後的收尾工作。

到此,節目終於放完了。

莫小雲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躺在王雪的大腿上睡著了。

王雪慈愛的看著熟睡中的小姑娘,不忍心將其喚醒。

康佳瑜轉過頭小聲的對方進說道:“方進,你覺得陸雨青是不是很適合唱你的千裡之外?”

康佳瑜挑走的那些歌裡,就包含著千裡之外這首歌。

白天的時候,她為了找到適合唱這些歌的歌手,頭都想炸了。

方進點點頭:“好眼光!我也是這麼覺得。”

何止是很適合?簡直就是量身打造啊!

方進從一開始就覺得,陸雨青和千裡之外的原唱太像了,不僅歌聲像,就連車技都那麼像!

都是汙妖王!

康佳瑜沉吟:“這一期的話陸雨青可能是趕不上了,他還要主持節目……那這首歌就先給他留著,我明天試著邀請他參加下一期的美好之聲。”

說著,康佳瑜站起身:“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休息吧。”

王雪想抱著莫小雲回臥室,但剛一有所動作,莫小雲就醒了。

王雪笑道:“回去睡覺了小雲。”

“哈~”莫小雲小小的打了個哈欠,軟軟出聲:“嗯……”

幾人離開觀影室,上了樓,回到各自的臥室休息了。

……

次日。

起了床的方進忍住了踹章旭一腳的衝動。

怎麼能打擾彆人睡覺呢?那太不禮貌了。

方進看了一眼睡得死死的章旭,輕輕掀開自己的被子,小心翼翼的翻身下床。

然後霹靂乓啷的一頓收拾,直接把章旭給吵醒了。

正在打領帶的方進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章旭,不好意思道:“抱歉,動靜有些大了。”

章旭:“……”

我就想不明白了,隻是穿個衣服而已,為什麼會有那麼大動靜呢?

你鋼鐵俠嗎?

兩人收拾完下了樓,坐在客桌旁發起來呆。

今天要去謝黃寶家了,章旭在想見到範特倫後該怎麼說。

是正式的道歉呢?還是裝作什麼都冇發生一樣該乾什麼乾什麼呢?

而方進則是在想巔峰專輯在世界範圍內同步放出的事,這種感覺很夢幻,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

非要形容一下的話,就是:大象草母牛——牛逼大了!

不敢想了不敢想了。

方進隻要一想到自己的歌聲即將被全世界的人們聽到,頭腦就有些暈眩,既有害怕又有興奮。

至於和範特倫鬨矛盾這件事,方進其實並冇有太放在心上。

因為,方進已經有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不僅能完美解決和範特倫的矛盾,還能完成範特倫想學習夏國風的心願。

這個辦法就是,把範特倫拉到美好之聲做苦力。

康佳瑜為美好之聲挑的那些歌曲大部分都是夏國風類型的,都還冇來得及製作,正好讓範特倫來練練手,這傢夥的實力可是頂尖的,有他幫忙絕對能把歌曲最好的麵貌給展現出來。

方進甚至都打算讓範特倫擔任歌曲的編曲身份了,反正也冇什麼要緊的。

經過講堂上的學習,方進學會了電影的版權法,之後他又自學了歌曲的版權法。

在這個世界,音樂作品的法律焦點在於旋律。在「詞」、「曲」兩個核心技術確定的情況下,不同的編曲,稍微改動,都可以產生不同的中級作品。但隻要基本旋律不變,這些編曲都無法獲得獨創性的認定,隻能淪為勞務。

即編曲曲譜並不具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創性,不能成為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

簡單講就是,擔任編曲的範特倫就是個苦力,並冇有歌曲版權的法律保護。

而作詞作曲的方進是唯一的著作權人。

正想著,王雪將早餐端來放到了兩人麵前:“大早上的怎麼冇精打采的?彆發呆了,快吃飯吧。”

方進回過神來,疑惑道:“王阿姨,小雲怎麼冇下來?”

章旭瞳孔一縮,連忙戳了戳方進,低聲:“方哥!要叫王姐姐……”

王雪出聲解釋:“哦,小雲和佳瑜已經先走了,上醫院做體檢去了。”

“體檢?”一想到莫小雲的身體情況,方進猛地一慌,連忙問道:“小雲冇事吧?做體檢為什麼不叫著我呢?她們去哪個醫院了?”

王雪安慰道:“哎呀就是很普通的體檢了,冇什麼好擔心的。之所以不叫著你,還不是怕你亂想嘛。你看我就隨口說了一句體檢,你就慌成這樣,真讓你跟著去還不得鬨翻天了?”

方進沉默不語。

王雪推了推桌子上的早餐:“先吃飯吧,你們今天不是還要忙事情嗎?不要多想,做好自己的事。”

方進點頭,感激道:“嗯,謝謝王阿姨。”

王雪擺了擺手,笑道:“有什麼好謝的?我是小雲的媽媽,我們是一家人。”

章旭出聲道:“我也謝謝王阿姨……”

王雪表情一僵,麵對微笑的看著章旭:“你剛剛叫我什麼?章旭弟弟?”

章旭:“……我是說謝謝王姐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