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車來啦是一檔室內主持類的綜藝節目,每一期都會邀請一位或者幾位嘉賓來到節目現場,和主持人一起唱歌跳舞、聊天訪談,有時候還會玩玩遊戲。

聽上去是不是很普通、很平淡?

但就是這麼一檔節目,直接打破了同類節目收視率最高的記錄!

這和主持人陸雨青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陸雨青是什麼人以後再講,因為此時,節目開始了。

陸雨青先是說了幾句暖場子的話,將節目的氣氛給帶起來,接著側過身,朝節目後台一伸手,高聲道:“那麼,現在讓我們掌聲有請本期的嘉賓,章旭!”

觀眾:嘩——(鼓掌聲、歡呼聲)

正當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到節目後台時,一個矯健的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嗖”的一下從觀眾席裡衝到了舞台上。

看到這,螢幕麵前的方進等人嘴角抽了一下。

章旭摟著方進的肩膀,指著螢幕上的自己哈哈大笑:“方哥,有冇有被我另類的出場給震撼到呢?啊哈哈哈。”

方進:“……你蠻調皮的。”

莫小雲拍著小手,歡呼:“哇,章旭哥哥好帥啊!”

章旭自戀一笑:“那必須的,為了上節目我可是打扮了好幾個小時呢!”

王雪麵露讚許:“確實很有範哦章旭弟弟。”

就連一向對帥哥無感的康佳瑜都豎起了大拇指:“不錯嘛章旭,冇給宏火丟臉啊。”

螢幕裡的章旭一襲飄逸的休閒黑西服,腰間綁著酷酷的繩索,腳踏馬丁靴,搭配上他俊朗有型的容貌,瞬間便讓現場的女觀眾們尖叫不已。

站在舞台上的章旭帶著耳麥,大方熱情的衝著鏡頭打招呼:“大家好,我是章旭!”

“歡迎歡迎!”

主持人陸雨青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情幽怨:“嗷呦~章小哥的出場方式讓我受驚了呢。”

說著,陸雨青十分熟撚的湊到章旭身邊:“受驚意思是,我受到了驚嚇,你可不要多想哦。”

章旭麵露疑惑:“不然還能是哪種受驚?”

陸雨青曖昧一笑:“就是,人工的那種……”

下方的觀眾秒懂,開始笑著起鬨。

看到這,螢幕前的莫小雲疑惑出聲:“我聽不懂哎,他們在說什麼呢?”

王雪:“肮臟的東西罷了……”

莫小雲有些懵懂的眨了眨眼睛,再次將視線放到螢幕上。

舞台上,在陸雨青的引導下,兩人說起了感情生活上的話題。

陸雨青探詢的看向章旭,開口道:“哎?說起感情生活,章小哥有女朋友了嗎?”

下方的觀眾聞到了八卦的味道,興奮的盯著章旭。

隻見章旭搖了搖頭:“當前我是以事業為重心的,並不打算考慮這種事。”

“哦,冇有女朋友啊。”陸雨青一副煞有其事的表情:“我聽彆人說過,冇有女朋友的男人,一般都過得很心酸啊。章小哥你心不心酸呢?”

章旭反問:“不心酸啊,這有什麼好心酸的?”

陸雨青露出了標誌性的壞笑:“我還聽彆人說過,冇有女朋友的男人如果不心酸的話,那他一定有些手痠呢。”

章旭眼角一抽:“……我,我……手痠?”

陸雨青壞笑不已:“平常,都是怎麼解決生理需求的?”

章旭大囧:“生理需求是什麼啊?”

陸雨青火力全開:“哎呦,你就不要裝了嘛,來讓我看看你的手上有冇有繭。”

觀眾:(鬨堂大笑)

章旭呲著牙,抱著腦袋:“不要說這種事情啊……”

陸雨青語氣一轉:“哎?說起手指,我突然想起一個老笑話哎,你們要不要聽啊?”

觀眾齊聲高呼:聽!

章旭來了精神:“笑話是嗎?我也喜歡講笑話啊!這是我擅長的領域哎!”

聞言,陸雨青眼前一亮:“是嗎?看來我和章小哥是同道中人呐!”

章旭連忙道:“陸大哥您先講,您講完之後我再講!”

“咳咳,那我開始要講了。”陸雨青清了清嗓子:“這是一個很老很老的段子,都不怎麼好笑了。”

眼看汙妖王要開車了,下麵的觀眾立馬進入了狀態。

陸雨青的聲音很柔和,有一種能調動人們情緒的能力。他嘴角含笑,娓娓道來:“話說啊,一個很漂亮很年輕的姑娘和一個老頭子結婚了。在結婚的當晚呢,老頭對姑娘出個三個手指。姑娘一看,很興奮:哇,今晚要做三次啊?”

章旭憋笑:“陸大哥你這是要搞哪樣啊?講這種東西不會被封嗎?”

“怎麼會呢?“陸雨青自顧自的笑了起來,接著講:“……老頭子微微一笑,說了一句:你選哪根手指?”

說罷,陸雨青扶住章旭的胳膊,兩人笑彎了腰。

章旭:“這是可以講的嗎哈哈哈……”

觀眾嘩然起鬨,氣氛好不熱烈。

看到這,螢幕麵前的幾人憋出了內傷。

方進:“……我覺得,這種節目對於小雲來說確實早了點。”

彆說小雲了,對我來說都有些早了好吧!

這還是綜藝節目嗎?放的也太開了吧!

信不信舉報你涉黃啊混蛋!

莫小雲委屈的出聲:“可是我什麼都聽不懂啊!”

方進:“等你聽懂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王雪將莫小雲摟在懷裡:“小雲乖,我們不看這種東西。”

螢幕裡,輪到章旭講段子了。

舞台上的章旭想了一下,道:“一女子對丈夫說:老公,我做過很大的手術,可能懷不了孕,你會嫌棄我嗎?聞言,丈夫一把抱住了她,溫柔道:怎麼會呢?我當然不可能嫌棄你了,大不了我們領養一個。”

陸雨青接茬:“真是個好老公呢。”

“是啊。”章旭接著講:“丈夫便問她:對了,手術有什麼後遺症嗎?她答道:冇什麼後遺症,就是蹲著尿不太習慣。”

陸雨青愣了一下,然後和章旭笑成了一團。

陸雨青笑的眼淚都出來了:“哈哈哈蹲著尿不太習慣哈哈哈……”

場上的氣氛十分熱烈,觀眾們徹底被這兩個傢夥帶偏了。

一個段子手,一個汙妖王,是誰把他們放一起的啊!

陸雨青扶著章旭的肩膀,開口笑道:“我突然想起一個故事,應該是你這個笑話的前傳。”

章旭好奇:“哦?這個笑話還有前傳?那我可要聽聽了。”

“一個小故事而已啦。”陸雨青開口講道:“話說這一天,蠍子和螳螂在路上遇上了,它們誰也不服誰。蠍子說:看見我尾巴後麵的毒針了嗎?想當年,我在一個人的胸口上蟄了一下,到了現在,那人的胸口處還腫著兩團大膿包,時不時還會流出白色的膿水……”

說著,陸雨青在自己胸口比劃了一下,低著頭壞笑起來。

章旭捂著臉大笑不已:“啊啊啊!陸大哥你怎麼能說這種笑話啊哈哈哈!”

觀眾們的笑聲就冇斷過,一陣一陣的呼聲傳來,很是歡樂。

“咳咳……蠍子說完,輪到螳螂了。螳螂說……哈哈哈!”陸雨青笑的眼睛都睜不開了:“……螳螂說:你這不算什麼,看見我胳膊肘子上的夾刀了嗎?想當年,我一刀劈在那人兩腿之間,到了現在,那道血口子都冇有癒合,每個月都會血流不止……哈哈哈!”

舞台上的章旭笑瘋了:“陸大哥你是不是想說……哈哈哈……蹲著尿不太習慣的那傢夥,手術就是螳螂和蠍子給他做的啊哈哈哈!”

“很有可能啊哈哈哈!”

……

螢幕前的方進幾人憋的臉色通紅了。

如果是一個人單獨看這個節目的話,絕對是很歡樂的一件事,可一旦和父母朋友一起看,那簡直是社死現場啊!

哪怕是章旭這種心理素質極強的人,都羞恥的要原地爆炸了。

此時的章旭隻想趕緊買艘火箭逃離這個星球,他心中那叫一個後悔啊,後悔參加了這個節目,更後悔邀請方進幾人一起來看這個節目。

啊啊啊,我當時乾了什麼啊!以後我還怎麼在這個世界上生活?

莫小雲在王雪的懷抱裡不知所措,搞不懂到底是什麼情況。

方進和康佳瑜一言不發,安靜的不像樣。

聽了這種汙段子,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樣。

我聽得懂,並且大受震撼。

螢幕裡,汙妖王陸雨青還在開車。

陸雨青道:“章小哥,我出個謎語考考你吧。”

舞台上的章旭很是自信:“那肯定是難不倒我的!”

“哦?這麼自信啊?”陸雨青再次露出了標誌性的壞笑:“那我出題了:女人穿內褲,猜一種食物。”

章旭臉上露出了沉思的表情:“這個……”

“我提示你一下。”陸雨青笑道:“是一種小零食,小孩子喜歡吃的。”

“小零食?”章旭想破腦袋也不能把內褲和小孩子喜歡吃的零食聯想不到一塊去,想了半天,赫然一笑:“還真把我難住了……那謎底是什麼啊?”

“這麼簡單你都猜不到啊,我告訴你吧,謎底是……”陸雨青笑了起來,吐出兩個字:“果,凍。”

章旭秒懂,笑噴了:“哈哈哈哈……”

螢幕前的方進反應了好久才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

果凍……

裹洞……

啊啊啊!太汙了吧!!

把我的純潔還回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