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套房裡。

鐵龍在廚房做晚飯,劉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玩著手機。

窗外的天空已經看不到陽光的顏色了,但仍然明亮著。

此時距離巔峰專輯第一輪歌曲的放出,還有十分鐘不到的時間,網上已經徹底沸騰起來了。

不知道有多少像劉冰這樣的人,滿懷著期待、激動、興奮的心情,蹲守著各大音樂軟件上,手指不安分的在重新整理按鈕上瘋狂點擊著。

就拿酷犬音樂來說,當前的在線人數已經到達了恐怖了兩千多萬!其他的主流音樂軟件,在線人數也一點不比這個數字少。

這可真是全民的狂歡了,隻要是喜歡聽歌的人,就絕對不會錯過這場巔峰盛宴的。

光是三人中的任何一個人要出新歌,都會引起很大震動,更彆說是同時出新歌了,走的還是pk風格!

這指定不能錯過啊,不僅如此,或許還能見證一個新流派的崛起,這更是令人感到興奮了。

另外,巔峰專輯的預約人次也達到了上百萬,這是個很恐怖的概念。要知道,此時的專輯還一首歌都冇釋出,就有那麼多人願意買單,等到新歌放出後這個數字絕對要翻好幾番。

劉冰隨便點開一個評論區一看,裡麵都是在討論巔峰專輯的事。

網友a率先開團:“方大師牛b!方大師必勝!”

很快,這個帖子便成為了吵架帖,各種罵孃的話層出不窮,哪怕隻是路過的人也會被牽扯到其中,導致族譜昇天。

劉冰就是那個路過的人,她隻是在下麵發了一句“期待方大師新歌”,就被無腦杠精亂噴一通。

“臭狗屎你是什麼意思?隻期待方進的新歌不期待我家倫倫哥的?看不起倫倫哥?我家倫倫哥要比方進厲害一千唄!”

劉冰嘴角抽搐,立馬回敬一句:“小屁孩你還冇上二年級是吧?倍都不知道怎麼寫?”

然後劉冰的族譜就昇天了。

劉冰直接把手機一關,心中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噁心。

全天下的杠精加起來湊不出一個完整的媽。

這時,鐵龍端著一盤青椒炒肉走過來了。

看到劉冰黑著個臉,鐵龍疑惑:“怎麼不開心呢?”

“我在網上被人罵了。”劉冰憤憤的看著鐵龍,咬牙出聲:“過來!讓我打你億拳出出氣!”

鐵龍:“啊?”

擦他個媽你被罵了跟我有啥關係?

真把勞資當出氣包了?

鐵龍放下盤子,老老實實的坐到劉冰身邊:“不要打臉啊。”

劉冰雙拳齊出:“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鐵龍搖頭不屑:“平角褲平角褲平角褲!”

兩人打打鬨鬨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應該是老金回來,我去開門。”鐵龍站起身,走到門口拉開門,道:“老金你今天回來的有點晚啊。”

門外,金健挎著個臉:“公交車上睡過頭了,差點把我拉總站去,我打出租纔回來的。”

“……先進來吃飯吧。”

金健跟在鐵龍身後走進廚房,洗完手將飯菜端了出去。

三人一邊吃著飯,一邊聊著天。

劉冰出聲:“我和阿龍領證了。”

“哦,好事啊。”

金健喝了一口粥,這才猛地反應過來:“……噗!!”

金健震驚的看著鐵龍和劉冰:“領領證了!?”

這麼突然的嗎?!

鐵龍嘴角勾起了一抹幸福的微笑,憨憨出聲:“今天下班的時候正好路過民政局,就順便把結婚證給辦了。”

金健感覺自己的人生觀正在崩塌:“下班的時候順便把結婚證給辦了?”

什麼話這是?哪有這樣的事啊?

劉冰表情有些不自然:“對啊,正好順路,就辦了唄,也省的以後再多跑一趟了。”

金健突然意識到什麼,表情古怪道:“你們倆上班,還隨身攜帶戶口本?”

鐵龍:“劉冰讓我拿的。”

劉冰:“……”

眼看自己的惡劣行徑被曝光了,劉冰惱羞成怒,對著鐵龍歐拉了起來。

“不愧是社會我劉姐啊!牛啊牛啊!”金健滿臉興奮:“你們什麼時候辦婚禮?”

鐵龍承受著劉冰狂風驟雨般的攻擊,出聲道:“回來的時候正好碰見小區門口有個算命的,就讓他算了一卦,特意挑了一個極好的日子。”

金健好奇:“哪天?”

“下個月的九號。”

“通玄節嗎?那確實是個好日子!”金健高興道:“請帖發了嗎?這麼大的喜事可不能拖!必須要儘快通知親朋好友才行。”

說到這事,劉冰恢複了正常狀態,道:“今天晚上就發,我還打算把方進章旭他們也邀請過來充充場麵呢。”

金健點點頭:“我覺得可以,大家都這麼熟了,結婚這種事他們不可能不來的。”

“對了。”劉冰問道:“老金你有方進的聯絡方式嗎?我聽佳瑜說,方進已經有手機了。”

金健揮了揮手:“他那手機有和冇有一個樣,到明天我親自告訴方進就行了,先準備一下要邀請的名單吧。”

三人快速的吃完飯,整理好餐具衛生後,草擬了一份邀請名單。

鐵龍拿起手機,先給老家的父母打了過去。

鐵龍的父母得知自己的大兒子要結婚了十分高興,固執的不讓鐵龍回去接他們,問清楚了時間地點後,二老保證結婚那天一定會到場的。

劉冰也給自己的家人打了電話,劉冰的爹知道這個訊息後都感動的哭出來了。

天知道一位老父親對於大齡女兒的終身大事有多麼的上心,恨不得每天都得打電話催一百遍,現在好了,終於能出手了。

之後,鐵龍又給自己的一個朋友打了過去,冇打通。

鐵龍冇在意,給下一個朋友打,又冇打通。

鐵龍:“?”

什麼情況?難不成是我手機欠費了?

鐵龍不信邪,又打了一個,這次終於打通了。

鐵龍高興的說道:“我九月九……”

電話那頭傳來了很匆促的聲音:“我現在聽歌呢!等會再聊啊。”

接著,電話就被掛斷了。

鐵龍嘴角抽搐:“聽歌?”

你個孽子啊!為了聽歌連自己好兄弟的婚禮都不顧了嗎?

不知是鐵龍,就連劉冰也是這樣。

劉冰:“好姐妹,我要結……”

“先掛了,我忙著呢。”

劉冰:“……”

你不是在坐月子嗎你忙個屁啊?

放下手機,鐵龍和劉冰疑惑對視一眼,同時出聲:“咋回事啊這是?”

“哦,我想起來了!”一旁的金健一拍腦袋,恍然道:“這個點是巔峰專輯釋出新歌的時候啊!”

……

今晚,註定是個值得銘記的夜晚。

一首名為《青花瓷》的歌曲,在上億人的關注中,終於現世了。

這首打破了常規的另類歌曲,以某種難以想象的神秘魅力,瞬間征服了所有人。

據傳,青花瓷中的天青釉必須在煙雨天才能燒出來。

天青色等煙雨。

而就在今晚,這傳承萬年典雅與華貴的青花瓷,反倒是給這個浮躁喧鬨的世界,帶來了一場濛濛的煙雨。

這場煙雨無聲的滋潤了人們早已現代化的心。

晃神間,人們彷彿看到了在那久遠的過去,在這樣的一個夜晚,有那樣一位嫣然伊人,眉眼帶著絲絲笑意,美得那樣遙不可及,給人無窮的遐想。

種種思緒,縷縷飄入心窩……

人們悵然長歎,不能自拔,難以忘懷。

同時,人們心中出現了一絲明悟。

這,難道就是夏國風嗎?

方大師真不愧是方大師啊!

……

今晚,夏國風踩著流行和搖滾,一舉登上了樂壇的巔峰!

出世即巔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