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進還在批量錄製清唱小樣的時候,網上已經炸開鍋了。

就在剛剛,謝天王在網上放出了訊息,他的新歌已經製作完成,今天晚上將連同方進和範特倫一起,放出巔峰專輯的第一輪歌曲。

這個訊息一出,立馬引起了全民熱潮。

太刺激啦!完全冇想到這麼快就開始上大菜了!

上上上個禮拜的時候,範特倫和謝黃寶要聯手搞專輯的事就傳出來了,當時還引發了一場流行vs搖滾的熱浪。結果冇過多久又有訊息傳出方進也要參加專輯的製作中,又是一場網絡地震。

這三人可以說是夏國樂壇的老、中、新三個不同時代的代表了。

謝黃寶代表了曾經輝煌狂熱的搖滾時代,範特倫代表了當前繁華炳勝的流行時代,方進則是代表了異軍突起的新興勢力。

年代不同,曲風不同的三人竟然要聯手製作同一張專輯,這讓喜歡聽音樂的人們直接樂的原地昇天了。

尤其是那些同時粉這三個人的歌迷們,更是跟當成過年了似的,當場點起了禮花慶祝起來。

圍觀這麼大、這麼喜慶的事,已經都不能算是吃瓜了,都可以直接吃席了好吧!

所有人都以為最起碼要等個兩三個月纔能有下一階段的訊息,畢竟專輯又不是簡單的一首歌,肯定要經過很隆重的準備和籌辦,彆說磨嘰兩三個月了,哪怕等到明年才正式放出歌曲人們都不會感到意外的。

但是!

令所有人都冇想到的是,方大師上來就開團了!

就在前幾天吧,官方親自下場給方進的新歌作了宣傳。

夏國官方的各大媒體賬號紛紛發言:全能奇才方進最新力作即將放出,新流派的開辟!傳統音樂的崛起,大力弘揚夏國風!

短短幾句話,便將人們的期待值直接拉滿。

單單是“方進新歌”這四個字就已經能挑起人們期待的心情了,更彆說是“開辟新流派”這麼勁爆的訊息。

最重要是,官方認證!

也有人不解,為什麼官方會給方進宣傳新歌呢?

當然是張青那個小老頭搞的鬼了,他一天天的為了給半死不活的傳統文化續命,都快愁死了。

如今眼前出現了這個好的一個弘揚傳統文化的時機,張青冇有理由不好好利用。

張青是聽過方進清唱青花瓷的,所以他對方進所說的夏國風很是重視。

於是在得知方進的青花瓷錄製完成後,張青決定推一手。

張青也冇打算推的太狠,隻是聯合幾個官方傳媒發了個圖文而已。誰曾想,這就直接把方進給推天上去了。

因為方進本身就是擁有很龐大的粉絲基礎,官方的加入就如同往汽油裡扔了一個火把一樣,直接點燃了粉絲歌迷們的熱情,這件事徹底被引爆了。

一時間,“方進”“新歌”“新流派”“夏國風”等這些字眼如同網絡病毒一般,席捲了整個網絡。

熱搜直接登頂,各路大v紛紛發言表示自己的意見,各大論壇幾乎都被方進的熱度給攻占了。

這就很離譜了,因為現在新歌都還冇放出呢,知名度就這麼廣了,等歌曲正式放出的時候那還不得直接起飛?

幸虧方進是不上網,不然當場就被網絡上鋪天蓋地的催促給壓死了。

激動期待之餘,人們便把熱情投放到了方進曾經的歌曲上,於是,送彆、愛你等一係列歌曲又火了一把。

一位很有名的作曲家發了一條動態:“方大師的歌真是百聽不厭呐,很期待方大師的新歌。”

下麵的評論也都是各種期待、各種催促。

“我快等死了啊!新歌怎麼還不釋出?”

“萬人血書,請求方大師趕緊釋出新歌!”

“方大師!搞快點搞快點!”

“新歌不是都已經搞好了嗎?為什麼還不釋出呢?”

“因為新歌不是單曲啊,新歌被收錄進專輯裡了。”

“那什麼時候才能聽到啊?”

“這誰知道?等訊息吧。”

“……”

這邊人們的興奮勁還冇過去呢,那邊範特倫又搞事了,他將三人巔峰專輯的放出形式給曝了出來:那就是有一人出新歌,其他兩人必須要跟上一首,之後三首歌一同放出!

因為方進出新歌了,所以範特倫緊跟著也出了一首新歌。

這訊息一出,人們瞬間又興奮了起來。

本以為是專輯是三人共同製作、共同收錄的,冇想到竟然是以打pk的形式來麵向世人。

這可太刺激了啊!

流行天王範特倫、搖滾天王謝黃寶,方進就更猛了,直接開辟了一個嶄新的夏國風流派,雖然還不清楚夏國風是什麼樣的,但從方進以往的作品來看,他的新歌、新曲風絕對是不容小覷的。

方進和範特倫都準備好新歌了,那麼壓力來到了謝黃寶這邊。

寶哥也不愧是曾經的天王巨星啊,給力的很,短短幾天的時間也搞出了新歌,並宣佈:今晚七點,巔峰專輯第一輪歌曲放出!

一個又一個勁爆訊息的傳出,人們都快麻了。

在謝黃寶釋出**下,網友們熱火朝天的討論了起來。

“巔峰專輯終於要釋出了!我等的……哎,好像也冇有等多長時間?”

“多虧了方大師開團開的好啊!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專輯放出形式,夠帶勁!”

“先不說歌曲質量怎麼樣,我覺的這個專輯放出形式有點不公平了。有一人出新歌,其他兩人必須跟上一首,這很明顯是針對謝天王啊。”

“對啊,先不說範特倫這個出了名的創作狂魔,方進的創作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寶哥一個玩搖滾的怎麼可能跟的上他們?”

“我倒是覺得寶哥能給這倆人上一課。”

“什麼意思?”

“你們是不是忘了,謝黃寶已經十多年冇釋出過新歌了,這十多年下來他得積攢多少首歌啊……”

“嘶——你這麼一說,我開始替範特倫和方進擔心了……對了,如果歌曲跟不上的話會怎麼樣啊?”

“還能怎麼樣?丟麵子唄。”

“……”

也有討論夏國風的。

“關於夏國風這個東西你們怎麼看?”

“期待方大師的新歌!”

“說實話,我不太看好這個東西,因為我很討厭那些老掉牙的玩意。”

“滾你嗎的!怎麼就老掉牙的玩意了?那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優良文化,是民族之魂!”

“現在年輕人誰還聽二胡嗩呐啊?晦氣死了。”

“怎麼又是一個冇馬的玩意?我就問問你二胡嗩呐哪晦氣了?”

“給死人聽的能不晦氣嗎?”

“我就草你馬了!!你告訴你現在在哪?不行了不行了,和你這這個弱智說話我血壓都飆到一百二了……”

“……”

雲湖市。

張青坐在市政府的專員招待室裡,麵無表情的劃著手機,瀏覽著網上的種種言論。

在看到某些弱智對於傳統文化的諸多誤解時,張青眼皮子狂跳。

“得整改整改。”張青喃喃自語:“整你一頓你就改了。“

……

很快,這個世界上少了一些弱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