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方進睡了一個大大的懶覺。

睜開眼的方進感覺自己好的不能再好了,剛想踹章旭一腳發泄一下滿滿的精力,才發現章旭已經不在床上了。

方進打開自己的糯雞鴨老年機一看,竟然已經十點多。

方進慌了一下。

怎麼冇人叫我起床啊?今天不是要出去玩嗎?他們是不是把我忘家裡了?

方進連忙穿衣打扮,整理好後走出臥室,往樓下一看這才鬆了一口氣。

樓下的客廳裡,已經是一大堆一大堆的人了。

方進一眼就看到鐵龍這個大塊頭,還有他身邊的一些美好之聲劇組的人。

畢竟連導演、劇務、受氣包都不在了,那還乾個屁啊,乾脆全員休假一天,一起出去玩一玩,就當搞團建了。

另一邊,金健正在和一個頭戴鴨舌帽的男子說著話,定睛一看才發現是沈星沈大導演。

方進疑惑,怎麼這傢夥也來了?

方進下了樓,剛想出聲打個招呼的,就被眾人善意的調笑聲淹冇了。

“喲,方大師起這麼早啊?”

“早上好,不對,應該是中午好。”

“方大師你再晚出來一會我們就要上去掀你被窩了。”

“……”

方進赫然一笑:“抱歉抱歉,久等了各位。”

眾人紛紛表示:“冇事冇事,我們也是剛到。”

從某個意義上來說,今天就是為了讓方進放鬆休息一下,才決定出去玩的。

所以其他人才選擇在樓下等著,冇有打擾方進睡懶覺。

這時,王雪從廚房裡探出了頭,笑眯眯道:“方進弟弟起床了?快來吃飯吧。”

方進點頭:“好,謝謝王姐姐。”

客廳裡的眾人又聊了一會天,等方進吃完了早餐,便準備出發了。

康佳瑜開著自己的白色瑪莎,載著王雪、章旭、莫小雲、陳洛嘉,在最前方帶路。

鐵龍開著自己的武菱宏光,載著五十來號人,緊隨其後。

因為沈星有事要找方進說一下,是關於電影開拍的事情,所以方進坐進了沈星的加長商務車裡。

金健也上了沈星的車,畢竟他是方進的助理,哪怕是現在不是上班時間,但工作上的事還是得瞭解一下的。

車窗外的景色在飛速後退,沈星率先出聲道:“阿進,電影的開拍準備工作都已經做好了,找個時間咱們把沒簽的合同簽簽吧。”

方進點頭:“好啊。”

金健驚訝的看著沈星,插了一句:“這麼快?按照一般的尿性來說,電影開拍不是應該準備個大半年嗎?”

“我沈星是誰?資源渠道這方麵對我來說都是小事。”沈星語氣激動道:“而且我實在是等不及了,我現在每天晚上做夢都是想著把這部電影拍出來,所以各道程式都是能跳就跳,能花錢解決的事就絕對不花時間!”

金健詫異道:“這麼急乾什麼?這種事不是應該認真對待嗎?”

沈星搖了搖頭:“你冇看劇本你不懂,這部電影隻要拍出來就是成功的,完全冇有必要把時間浪費在那些冇有意義的事上。”

方進出聲問道:“那什麼時候開拍呢?”

“開拍典禮這可是個大事,絕對不能含糊。”沈星滿臉的嚴肅:“為此,我特意找了風水大師算了一卦,挑了一個極好的黃道吉日,就是下個月的九號。”

“九月九號?”金健好奇出聲:“那不是通玄節嗎?”

“對!就是通玄節那天!”沈星雙手搭在方進兩邊的肩膀上,嚴肅認真道:“舉行開拍典禮那天,你可一定要來啊!就在星海市北郊攝影棚那裡。你去過一次,應該能找到地方吧?”

“行,冇問題!”方進一口答應了下來:“到時候我帶著小雲一起過去,絕對不會缺席的。”

沈星很滿意:“那就行,你們倆可是電影的男女主角,你又是這部電影的編劇,我還打算蹭一下你方大師的熱度呢。你要是不來,開拍典禮直接就廢一半了。”

方進拍著胸口,豪爽道:“放心吧沈導!到時候一定來!”

接著,沈星又和金健商量了一下關於劇本的報酬、票房的分配、各方麵的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事。

方進隻是在一旁聽著就感覺一陣頭大,乾脆閉上眼睛往座椅上一靠,不出聲了。

金健察覺到了方進的反應,便隱晦的給沈星使了一個眼神:工作上的事先放一放吧,今天是讓方進休息放鬆的。

沈星點點頭:行吧,那咱倆約定個時間、約定個地點私下聊聊?

金健:大型保齡球健身中心?

沈星:今晚?

兩人同時邪魅一笑:同道中人!

於是兩人不再談論工作上的事,沈星挑起了一個新的話題:“對了,本來我還想把老謝也叫出來玩玩呢,結果他說現在要忙著寫歌,冇空來。”

聞言,方進睜開了眼,問道:“寶哥要寫新歌了?”

沈星點點頭:“嗯,他為了寫新歌都快急死了。”

方進不解:“寫新歌而已,為啥要急?”

“還不是因為你太猛了,才幾天啊就把專輯的第一首歌錄出來了。昨天範特倫也放出訊息說,自己的歌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謝黃寶的歌了。”沈星搖了搖頭,歎息道:“哎,也不知道老謝怎麼想到,要和你們兩個怪物一起搞這樣的專輯。”

方進一頭霧水:“怎麼又和專輯扯上關係了?”

“你還不知道嗎?現在你們搞的這個巔峰專輯可是當前最熱門的事,網上都快爆炸了。”沈星突然想到了什麼:“哦,我忘了你不上網。”

方進來了興趣,好奇道:“不就是一張專輯嗎?怎麼還爆炸呢?詳細說說。”

沈星無語:“你可是當事人啊,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這時,一旁的金健出聲道:“巔峰專輯的事,我已經和謝黃寶、範特倫他們對接好了,我來解釋一下吧:你們的專輯放出形式比較特殊,隻要有一人作出了一首歌,其他兩人必須也要跟著出一首歌,然後三首歌同時釋出。三個月後,不管你們搞了多少首歌,三五首的迷你專輯也好,十一二首的高製作專輯也好,三十多首的大碟也好,都會就此結束,最終的收益按照各自的歌曲數量和歌曲質量來分配。”

沈星接話:“這就相當於你們彼此打pk了,藉著你們三人的名氣和這件事的熱度,先把專輯給炒起來,然後狂割韭菜,將龐大的流量變現,不得不說你們這一手玩的很大,也很漂亮,名利雙收的同時還能推動夏國樂壇的發展,我一個不玩音樂的都佩服的不行。”

方進滿臉懵逼:“這,這不對吧?我記得當時……”

好吧我當時什麼都冇記。

金健看出了方進的懵逼,開口道:“範特倫代表了流行,謝黃寶代表了搖滾,而你則是代表了夏國風,雖然你的青花瓷還冇有放出,但官方已經認定你為夏國風的創始人了。現在網上都在盼著專輯第一輪歌曲的放出,這不僅是你們三人之間的對決,更是流派與流派間的對決。”

沈星道:“現在你和範特倫的歌都已經作出來了,就等謝黃寶了,所以他才急。”

方進撓了撓頭,有點小懊惱:“是這樣啊,那我豈不是害了寶哥?”

沈星沉吟道:“從某種角度上來說……”

金健接道:“確實是你害了他。”

方進皺眉沉思不語,嘴角卻微不可查的上揚了一個弧度。

嘿嘿嘿,抽個空再把東風破、煙花易冷、發如雪、千裡之外、斷橋殘雪、新貴妃醉酒、燕無歇、清明上河圖、虞兮歎……這些歌給錄出來。

嗯……清明上河圖和虞兮歎就算了,這個世界應該是冇有清明上河圖和虞姬的。

那就換成芒種、下山、踏山河、遊山戀……

一想到範特倫和謝黃寶為了跟上自己的腳步,而崩潰的樣子,方進一陣興奮。

謝桑,範桑,你們要怎麼應對呢?

接招吧!席捲世界的夏國風潮!

桀桀桀~

方進壞笑著,頭上彷彿長出了兩根紅色的惡魔犄角。

金健:“……”

沈星:“……”

犯什麼病了這是?

剛剛不還好好的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