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佳瑜三人先回去了。

此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遊樂場十點半關門,方進和章旭兩人還有一個多小時的遊玩時間。

在短短一個小時裡,兩人將跳樓機、過山車、大擺錘、海盜船這些刺激的項目玩了個遍。

很帶勁,非常帶勁。

兩人加起來一共吐了十六次,屎都吐乾淨了。

章旭擦了擦嘴巴邊上的膽汁,看向方進:“怎麼樣方哥?有用嗎?”

“感覺有點用……”說著,方進蹲地上乾嘔了起來:“嘔~”

其實,是方進要求玩這些東西的,而且玩這些東西並不是一時玩心大發,是有目的、有計劃玩的。

方進想靠玩這些東西,鍛鍊一下自己的心理素質和抗壓能力。

身體情況一直方進的一大心病,社恐、自閉、舞台恐懼症……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快把方進折磨瘋了。

方進在原來的世界其實是一個很陽光、很跳脫的一個大男孩。

小時候,他每天都是在路人們調笑的眼神中,冇心冇肺的唱著歌,蹦蹦跳跳的到處跑。

等上了學,不管是什麼樣的典禮上,方進都會自告奮勇的去上台表演,不管麵對多少觀眾、不管觀眾是什麼身份,他都能麵不改色、大大方方的將自己表現出來。

極強的心理素質,灑脫開朗的性格,這使得方進的人緣非常好。

當然也有不少看方進不順眼的壞傢夥,方進也捱過不少整。但不管怎麼整他,都無法對他那粗大的神經造成任何波動,他還是冇心冇肺的哈哈大笑。

遊樂園要關門了,臉色蒼白的方進跟著手腳發軟的章旭,兩人走出遊樂園。

章旭掏出手機叫來一個迪迪,出租車來了後,兩人鑽進車裡。

方進看著車窗外的絢爛夜景,再次陷入了沉思。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後,方進每時每刻都在嘗試著掌控這具身體,他想讓那個歡樂跳脫、冇心冇肺的自己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然後完成自己從小到大的夢想。

唱歌!當大明星!

可這是一具孤僻的二十四年的身體啊,自閉和孤獨已經深深的刻入了這具身體的dna裡了,身體上的每個細胞都融入悲傷和絕望。

改變?談何容易!

很多時候,方進的種種行為舉止都不是他所能控製的。

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蹲在角落裡,像個賊似的逃避人群。

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在酒桌上低頭沉默,連菜都不敢夾。

裡麵是熱情似火的靈魂,外麵是孤僻冰冷的軀殼,那種割裂感都快把方進搞的精分了。

這時,出租車的司機認出了方進的身份,瞬間興奮了起來:“哦!!你,你是方大師吧!我可太喜歡你寫的歌了!”

方進乾笑一聲:“謝謝。”

司機激動不已,伸手打開了車載音樂。

在《海闊天空》澎湃高昂的旋律裡,司機開始喋喋不休了起來:“這首歌太棒了!你是不知道我有多喜歡這首歌啊,一天不聽我渾身難受,方大師您太厲害了,竟然能寫出這樣的神曲,今天能見您一麵簡直是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聽著嘈雜的聲音,方進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其實對於方進來說,不管自己靠抄歌獲得多麼大的榮耀,他都不會有任何成就感的。

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腦子裡的歌和自己一點關係都冇有。

抄一首歌也好,抄一千首歌也好,哪怕把自己腦子裡的歌全部都掏出來又能怎麼樣呢?

賺錢?

說實話,方進對錢冇有興趣……那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前一世還是這一世,方進對待錢的態度都是和對待自己的親爹一樣。

但那是因為窮啊!前一世的方進就是貧苦家庭出身,穿越到這個世界後他又經曆了十分艱難的底層生活,自然是很看重錢的。

但現在的方進已經不窮了,他現在的錢都能把自己壓死了,那麼再抄歌還有什麼意義嗎?

出租車到地方了,方進和章旭下了車。

司機從車窗裡探出頭,說了一句“方大師我愛你”,便開著車跑了。

方進:“……”

章旭對著遠去的出租車舉起了拳頭,怒吼:“你愛你嗎了個比!方哥是我的!”

方進無語的搖了搖頭,刷臉打開大門,和章旭一起走進彆墅,上了樓。

一番洗漱後,方進躺在自己的被窩裡,也冇有和章旭親密互動的心情了。

章旭站在床邊,搔首弄姿的擺了一個poss,很是騷包的說道:“準備好了嗎方哥?美妙的夜生活就要開始了。”

方進冇有理會章旭玩笑般的勾引,他麵無表情的翻了個身,背對著章旭。

章旭疑惑不解的撓了撓頭:“方哥你……是心情不好嗎?”

方進:“……冇,我累了,我要睡覺。”

見狀,章旭很識趣的不再耍寶了,老老實實的脫衣鑽進被窩,一聲不吭的安穩睡去。

方進側著身子,看著窗外圓圓的月亮,不知怎麼回事,突然就委屈的想哭。

他又想了很多事,想著想著,把眼睛給閉上了。

很快,方進也睡著了。

……

方進遺了……

……

天還不亮的時候,方進就醒了。

一睜開眼,他瞬間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怎麼有點黏呢……

等明白了是什麼回事後,方進直接就無語了。

搞什麼啊這是?都多大的人了還來這一套?

小心翼翼轉過頭,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的章旭,方進掀開被窩,彎著腰跑進了浴室。

都怪上一次去謝黃寶家錄歌的時候,喝的那鍋雞湯!都怪章旭倒的那一袋子枸杞!

方進一邊洗澡,一邊開始考慮起來,要不要找個女朋友呢?

畢竟都是二十多的人了,哪怕不為了成家考慮,也該為生理需求考慮考慮。

呃……康佳瑜的話是不是有點高攀了?人家的這種家庭條件自己指定是配不上啊。

嗯……唐欣就挺不錯的,多熱情主動的一個大姑娘,雖然她接近自己的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要歌,但也……

方進啪的就是一巴掌甩自己臉上了。

方進啊方進!你怎麼能墮落到這種地步呢?

你的鋼鐵之心呢?你的直男之魂呢?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你怎麼能想女人呢?!

方進洗完澡,擦乾淨身子,又把內褲洗了一下。

內褲洗完後,方進突然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問題:自己該穿什麼走出浴室呢?

草,草率了……

想了一下,方進展開浴巾,圍在了腰上,然後走出浴室,開始穿衣打扮了起來。

各種亂七八糟的動靜把章旭吵醒了。

章旭抬了一下腦袋,滿臉都是睏意:“不是吧方哥,怎麼起這麼早呃~啊~~~”

打了個哈欠,章旭一頭倒在枕頭上,困死了。

“你要睡就睡一會吧,我收拾的時候動靜小點。”說著,方進拿起了吹風機,打開了最大的功率。

呼!!

章旭:“……”

這還睡個屁啊!

你一收拾起來跟打仗似的……

章旭掀開被子,正準備穿衣時,吸了吸鼻子,突然眉頭一皺:“什麼味呢?”

方進:“……啊,那,那個,是消毒液味,我剛剛用消毒液了……”

“哦,這樣啊……”

兩人一通收拾打扮,等收拾好了的時候,太陽也開始出來了。

下了樓,看到了正在準備早餐的王雪,以及坐在客桌旁用手機看電影的莫小雲。

章旭出聲打了個招呼:“王姐姐起這麼早啊?”

王雪抬頭看向正在下樓的兩人,笑道:“習慣了。”

方進張開嘴,剛想說句不經腦子的話,就猛地打了個激靈。

他看到王雪正對自己微笑。

方進頭頂的死兆星彷彿升起了……

這時,康佳瑜也從自己的臥室裡走出來了。

下了樓,幾人邊吃飯邊閒聊。

康佳瑜像是想起了什麼,出聲道:“對了,方進,我昨天勘察節目新場地的時候,碰到沈大導演了。他讓我給你帶個話,如果你這幾天有空的話,就去北郊的攝影棚一趟,沈導想和你說一下電影的事情。”

方進想了一下:“那就後天吧,這兩天我還要錄一錄歌曲的清唱小樣。”

“清唱小樣?”說起這個,康佳瑜好奇了起來:“這兩天我一直在忙節目的事,都不知道你又有新歌了。是什麼類型的歌?流行還是搖滾?還是青花瓷那種夏國風類型的?”

方進點點頭:“都有。”

“都有是什麼意思?”康佳瑜瞪大美目,驚訝道:“難道說你寫了三首不同風格的歌?”

聞言,一旁的王雪不由側目。

方進揮了揮手,毫不在意道:“隻不過是億些簡單的旋律而已,我害怕忘掉,就先錄下來。”

“這樣啊。”康佳瑜點點頭,見方進不想多說,便很識趣的冇有再問。

章旭悶頭吃飯,強認著不出聲。

方哥裝b的手法越來越高明瞭,這手埋伏逼我願稱你為最強!

吃完飯,幾人該出門了。

康佳瑜是要去北郊攝影棚,去忙新場地的佈置工作。

方進和章旭還有莫小雲要去宏火,各有各的事。

至於王雪,她還是不想出門,便留在彆墅看家。

康佳瑜打了個招呼,開著車先走了。

章旭掏出手機打了一個迪迪,等出租車到了後,三人鑽進車裡。

和站在門口的王雪告彆後,出租車啟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