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方進和金健的安慰鼓勵下,章旭終於走出了青年癡呆的魔爪,但看向方進的眼神中卻充滿了敬畏和迷戀,就如同狂熱的信徒在崇拜自己的女神一般。

方進被章旭的眼神盯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搓了搓胳膊,滿臉嫌棄道:“你這什麼眼神?再這樣我就打你了啊!”

章旭閉上眼睛,再次睜開時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方哥,有句話我憋在心裡很久了,我一定要說出來!”

方進捂住耳朵:“不想聽不想聽,你可以閉嘴了。”

“你的才華無以倫比,你的為人低調謙遜,你的容貌玉樹臨風,你的氣質溫潤如玉……”冇給方進反應的機會,章旭直接莊重嚴肅的說道:“方哥!我要追你一輩子!“

方進猛地打了一個激靈,拳頭握的緊緊的。

金健嚥了一口唾沫:“那個……我要不要迴避一下?”

莫小雲看了看章旭,又看向方進,小小的臉上大大的疑惑:“追?哥哥,你們要賽跑嗎?”

方進俯下身子,對莫小雲道:“小雲你先轉過身,接下來的場景會很暴力很血腥,小孩子不可以看哦。”

“好。”莫小雲聽話的轉過身。

下一刻,耳邊傳來了章旭的慘叫聲。

就在方進對章旭使出“強人鎖男”這一招時,一輛白色瑪莎和一輛灰色麪包車停在了幾人麵前。

康佳瑜搖下車窗,笑著打招呼道:“久等啦幾位,路上有點堵車。”

“康姐姐!”莫小雲聽到康佳瑜的聲音後,高高興興的轉過身,蹦蹦跳跳的來到車前,拉開車門,鑽進了後座。

康佳瑜又對正在摔♂跤的方進和章旭喊道:“喂,彆玩了你們兩個,趕緊上車了。”

方進鎖在章旭背上,兩人像抱對的蛤蟆一樣,晃悠悠的來到車前才戀戀不捨的解體,一前一後的鑽進車裡。

另一邊的麪包車也搖下了車窗,劉冰坐在副駕駛上衝金健喊道:“小金金,回家了。”

金健走到麪包車前,感激道:“真是麻煩你們了,還特意來接我。”

“這不是害怕你走丟了嘛。”劉冰揮了揮手:“快上車吧,家裡新買了一個衣櫃,還等著你搬上去呢。”

金健:“……”

合著是把我當成苦力使喚了是吧?

之後,兩輛車裡的人互相打了個招呼,便分開了。

白色瑪莎回到彆墅的時候天還冇黑。

下了車,幾人進入彆墅,發現王雪已經將晚飯準備好了。

方進和章旭兩人一看到滿桌的豐盛晚餐,就如同餓死鬼一般衝了上來。

王雪笑眯眯:“吃飯前要先洗手哦!”

看到這幅熟悉的微笑,兩人同時打了個冷戰,急忙立正:“收到王姐姐,我們這就去洗!”

王雪很滿意:“嗯,去吧。”

不錯不錯,看了已經徹底變成乖寶寶的模樣了呢。

吃完飯,整理好餐具後,幾人決定去遊樂場玩一會。

坐進車裡後,莫小雲掏出自己的手機,給陳洛嘉打了一個電話。

“喂。”電話那頭,陳洛嘉甜甜的聲音傳來出來:“小雲嗎?是不是想姐姐了?”

“想了!”莫小雲高興道:“我們要去遊樂場去玩,洛嘉姐姐要不要一起啊?”

“我當然想和小雲一起玩了!”陳洛嘉的語氣低沉了下來:“可是現在不行哦,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抱歉了……”

“好吧。”莫小雲心情低落了一下,然後打起精神:“那我們以後再玩哦,姐姐再見!”

“嗯,再見。”

關掉手機,莫小雲撅著嘴巴說道:“洛嘉姐姐說有事情來不了。”

正在開車的康佳瑜笑道:“你的洛嘉姐姐最近很忙,好多人都在找她談生意,她又是一個人……都怪某人寫的歌太好了,讓她火起來了。”

後座的方進:“……”

某人是誰?是我嗎?不是我吧?

聞言,副駕駛上的王雪好奇道:“佳佳,我記得你和洛嘉的關係挺好的啊,為什麼不把她簽進宏火呢?”

“我當然邀請過她了,可她說不想再加入任何娛樂公司,她要當一個自由自在的獨立藝人。”康佳瑜解釋道:“陳洛嘉以前是天奇娛樂旗下的藝人,那個時候她還火過一段時間呢,甜心公主的稱號可不是說說而已。”

王雪聽到天奇娛樂這四個字後,表情變的很不自然:“這,這樣啊……”

“不過出於種種原因,洛嘉她在半年前就退出了天奇娛樂,之後便沉寂了。”康佳瑜敏銳的察覺到自己母親的變化,用餘光將王雪的反應儘收眼底,裝作漫不經心的口吻出聲道:“對了媽媽,你不就是從天奇出道的嗎?當初為什麼要退出天奇啊?”

“當然是……是因為……”王雪笑道:“哎呀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怎麼可能還記得嘛?突然問這個乾嘛啊佳佳?”

康佳瑜表情平淡,很是敷衍的回了一句:“哦,我就好奇一下。”

康佳瑜的心中卻是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不對!這件事有蹊蹺!

天奇、宏火、聚美,國內三大頭部娛樂公司,一直以來三家公司都是彼此競爭的關係。

一個從退出天奇的落魄女歌手,宏火卻將其捧成了風靡全國的天後歌星,再結合王雪剛剛聽到天奇娛樂的奇怪反應,讓人很難不聯想到這其中是不是隱藏了某種見不得光的東西?

康佳瑜對於兩年前的那件事一直耿耿於懷,王雪當時的所作所為不僅是傷透了康勇的心,更是深深的刺痛了康佳瑜。

所以康佳瑜下定決心一定要挖開事情的真相,她絕對不能相信,自己溫柔體貼的母親會無緣無故的做出那般過分的事。

那麼,天奇娛樂和兩年前的那件事有冇有關係呢……

副駕駛上,王雪不再說話,默默的發起了呆。

車輛的氣氛開始低沉了下來。

章旭本想著講個笑話活躍一下氣氛的,可聽到莫小雲的歡呼聲,再一看向車窗外,才發現已經到地方了。

停好了車,幾人買票進入了遊樂場。

天空已經變成深藍色的了,遊樂場的華麗燈光亮了起來。

接著便是輕鬆愉快的玩耍時間了。

幾人玩了旋轉木馬、摩天輪、觀景小火車等一些比較溫和的項目,最刺激的也不過就是碰碰車了。

在遊玩過程中,王雪也知道了莫小雲患有心臟病,所以不能玩過山車、跳樓機這些過於刺激的項目。

王雪臉色很難看,她趁著莫小雲和方進和章旭三人比賽射箭的功夫,湊到康佳瑜身邊,壓低聲音道:“小雲的心臟病是怎麼回事?都知道小雲有心臟病為什麼還要帶她來這種地方?這種事情一定要重視啊!”

“小雲的心臟病我是非常重視的,我也不想帶小雲來這種容易刺激到她的地方,但總不能因為這個原因,就剝奪她享受快樂的權利吧?”康佳瑜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道:“小雲是個很乖的孩子,哪怕我們不帶她來這裡,她也不會哭鬨,笑一笑也就過去了。但不管多乖的孩子,仍然還是孩子啊,她應該為了自己的快樂而笑,而不是為了我們的關心而笑。”

“可……”

王雪看了看射箭射的不亦樂乎的三個孩子,不由想到了昨天晚上莫小雲抱住她說夢話、喊媽媽的場景。

王雪感覺心臟猛地一揪。

心臟病、孤兒……

天啊,為什麼要這般殘忍的對待一個乖巧可愛的小女孩呢?

康佳瑜又道:“小雲的病症比較特殊,平常注意一下就不會有太大問題,隻是玩玩這些項目的話還是可以接受的。”

王雪連忙問:“能治好嗎?”

“能治,但風險很大。”康佳瑜道:“手術的渠道我已經準備好了,但不到那個時候還是不要走到這一步為好。”

聽了康佳瑜的話,王雪沉默了。

她是非常非常喜歡莫小雲的。自從第一眼看到莫小雲時,王雪就不由自主的將莫小雲與兒時康佳瑜對比了起來,並驚訝的發現兩者是那麼的相似。

王雪對莫小雲的喜歡不僅僅是大人對兒童的喜歡、母親對孩子的喜歡,還有一種同類與同類之間的喜歡。

是的,同類,王雪感覺莫小雲是自己的同類。

所以每當看到莫小雲的笑臉時,王雪都會想抱住她,把自己的溫暖傳遞給她。

所以在昨天晚上,當莫小雲用自己細細的胳膊抱住王雪時,王雪便把自己費儘心思想要隱藏的一切全部袒露了出來。

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她已經將莫小雲看成自己的孩子了,得知莫小雲患有心臟病,王雪很不能接受。

這時,已經玩累了的三人走了過來。

見狀,王雪連忙擺出笑臉:“累不累啊小雲?還要再玩一會嗎?”

莫小雲搖了搖頭:“不玩了,想回家了。”

“那我們就回家。”王雪看向康佳瑜:“走吧佳佳?”

康佳瑜點點頭:“走。”

這時,章旭突然出聲:“那個……”

王雪疑惑的看向章旭:“怎麼了?”

章旭扭捏了一下,看了看身邊沉默不語的方進,鼓起勇氣說道:“王姐姐,你們先回去吧,我和方哥還想再玩一會。”

王雪:“……”

你倆怎麼玩上癮了還?真把自己當小孩了?

看著章旭可憐巴巴的小表情還有方進欲言又止的樣子,王雪隻能無奈的點點頭:“那你們不要玩太晚,早點回家。”

兩人:“明白!”

看著兩人跑向跳樓機的背影,王雪搖了搖頭。

好吧這倆貨確實還是小孩。

【作者題外話】:感謝“夢斷阡陌”“吐槽大濕”“心傷勿念”“聽丶”“永遠的明天”“仙之幫”“-嘿-嘿-”“沙漠風秋”“晴風-”“信邪的一天”“餘阿妍”投的精~票!!(孩子很滿意,敏感肌也很興奮)。同時,也非常感謝各位讀者朋友們的大力支援,以後我會儘量做到每日三更,保持日更七千 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