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小時後,投票環節結束,想走的可以提前離場了。

除了康列光身邊的幾個老頭罵罵咧咧的離開了會場外,其他人並冇有打算提前離場的。

對於這些資本大鱷們來說,如今三吟會的投票環節就是圖一樂,真正的目的其實是社交。

你投我一票,我投你一票,咱們就是好朋友了,大家一起聊聊天,認識認識雙方都是乾嘛的,看有冇有能夠合作的業務之類的。

同時也是為了給後麵的三吟會打下一個良好的開端,如果隻是投票選人的話完全冇有必要親自來一趟。

康列光聽著周圍人的談地,心中很是悲哀。

上一屆的三吟會投票雖說和今天的差不多吧,但人們好歹還有點矜持和風度,冇有在投票的會場商談和三吟會無關的事。

現在倒好,徹底變成資本的狂歡了。

就在剛剛,康列光其實是想和自己的那些個老朋友一起離開會場的,但由於張青投了自己一票,怎麼說也得道個謝,打個招呼吧。

康列光站起身,走到張青身邊,玩笑道:“老張,你倒是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你這一票我可無以為報啊。”

張青聽到康列光的聲音,揮了揮手:“你也真是的,都舉薦人家了,還讓人家擱螢幕上乾掛著像什麼樣?找個熟人商量商量投一票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康列光歎了一口氣:“我如果真這樣乾了,以後的三吟會我也就冇有參加的必要了。”

“行了康大詩人,彆整天惦記什麼正統風骨了,給年輕人一個機會嘛。”張青笑眯眯道:“其實,我原本是打算著要讓我那個小徒弟來三吟會看看玩玩的,上一屆的時候他就吵著鬨著要來。”

康列光饒有興趣的問道:“說話大舌頭的那小子?”

張青笑容更甚:“就那個整天老思老思的範特倫嘛,但上一屆的時候我把舉薦名額給艾夢妮可了,那小妮子也爭氣,現在也混成個人物了……所以這一屆我本想著舉薦範特倫的,結果他現在倒是有骨氣了,說是要憑藉著自己的實力獲得入會資格,不想讓我帶他進去。我想了想,就打算把這個舉薦的名額讓給方進的,冇想到又被你給搶了。”

康列光好奇道:“那你最後舉薦的是誰?”

張青無奈的攤了攤手:“這不就是因為我冇有舉薦的人,所以冇人找我互投啊,不然你以為我乾嘛把投票的機會留到最後?”

康列光皺眉:“我好奇的就是這一點啊,既然你原本就想讓方進參加三吟會,乾嘛要等到最後了才投票呢?”

張青壞笑一聲:“怎麼樣老康?在最後一刻逆轉乾坤的我是不是很帥?”

老頑童!

康列光一陣無語:“……總之謝謝了,要回星海嗎?一起啊。”

張青不解:“走這麼急乾什麼?不留下來一起說說話?”

康列光搖了搖頭道:“冇什麼好說的,我早就不插手商界的事了,現在也就寫寫詩、聽聽音樂什麼的,和這些人聊不來。”

“這樣啊……”張青點點頭:“那你要回去就回去吧,路上慢點。”

康列光抬了抬手:“那我走了啊。”

……

星海市。

康佳瑜等一眾劇組的人已經奔波一整天了,就是為了勘察節目的場地。

現在的美好之聲劇組不差錢了,場地的選擇也不能再和第一期那樣扣扣巴巴的,於是乎,曾經的小劇場便被無情的拋棄了。

經過了多方麵的對比和考量,美好之聲的播出場地終於確定下來了。

新場地在全國最大的攝影棚裡,就是上次方進和莫小雲去找沈星試鏡的那個地方。

康佳瑜、劉冰、鐵龍等人在經理大叔的帶領下進入新場地。

經理大叔開始向眾人介紹起這間演播廳:“這是一座標準的鞋盒形室內演播廳,高高的天花板能讓聲音長時間混響,牆壁上有專業聲學設計的不規則石膏裝飾……如果是追求視聽體驗的話這裡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康佳瑜聽完經理大叔的介紹,沉思了一會,然後出聲問身邊的劉冰:“劉姐,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小了點?”

劉冰環視了一圈後,在心中估算了一下,出聲道:“雖然麵積不是很大,但看樣子也是能夠容納五百左右觀眾的,我覺得是足夠了。另外我看舞台側方好像可以新增嘉賓席、選手席……”

經理大叔連忙道:“可以新增的。另外,這座演播廳的大小是剛剛好的,如果空間太大的話會產生回聲,損耗音準。這個大小已經是最理想的狀態了。”

康佳瑜點點頭:“好的,明白了。”

接著,康佳瑜和劇組的其他人商量了起來。

經理大叔揣揣不安的站在一旁,露出了禮貌的微笑。

這可是一單大活,賺錢倒是其次,現在誰不知道美好之聲的流量有多大?

如果美好之聲真的要在這拍,攝影棚各方麵都是賺的,知名度、人脈渠道、曝光度……

這些東西對攝影棚的後續發展來說太有利了,哪怕是不給租金也能接受啊!

所以攝影棚的大老闆把招待康佳瑜等人的任務交給了自己,還開玩笑似的說道:如果你留不住美好之聲,那我也留不住你了。

就很離譜!

經理大叔眼巴巴的看著美好之聲劇組的眾人,都已經打算好如果冇談成的話就給他們跪下了。

過了一會,眾人商量的差不多了。

康佳瑜轉過身,出聲對經理大叔說道:“那就選這個吧!”

見生意談成了,經理大叔瞬間喜笑顏開:“好好好!那您看,咱們什麼時候簽租用合同呢?”

康佳瑜乾淨利落道:“現在。”

“爽快!和您這樣的人談生意太舒服了。”經理大叔肅然起敬,連忙邀請道:“這邊請這邊請!”

眾人跟著經理大叔去了一間商務室,雙方進行了很順利的會談。

一個是不差錢的,一個是不看錢的,這生意談的簡直就和鬨著玩一樣。

康佳瑜:“一個月租金多少?”

經理大叔:“您看著給就行。”

康佳瑜:“……”

這像什麼話?咋還讓我看這給呢?

康佳瑜本來是想著隻租半個月的,畢竟美好之聲是月中籌備,月底播放,租一整個月明顯是浪費公共資源。

結果經理大叔很是熱情的說道:“半個月半個月的租多麻煩!咱們直接簽一個長期合同嘛,在接下來的三年裡,每個月的下半個月由你們來使用演播廳,這樣咱們雙方都省事。”

康佳瑜想了想,覺得這倒是個好辦法,便同意了。

雙方很快擬定好了合同,經理大叔迫不及待的簽署完畢,蓋上公章,然後遞給康佳瑜。

康佳瑜又仔細的看了一遍租借合同,確認無誤後,認真的簽下自己的名字。

於是,美好之聲今後的拍攝場地,就此確定。

……

宏火大樓。

此時已經是下班時間了。

天邊的夕陽格外璀璨,彩霞散發著奪目的光輝。

方進和金健兩人走出大樓,坐在門口的台階上,看著天,看著夕陽。

金健掏出自己的煙盒,抖出一根細細的香菸遞到方進麵前。

方進看了看金健,又看了看煙。

金健拿著煙盒的手晃了晃:“來一根?”

方進好奇的將香菸從煙盒裡拔出來,捏在手裡玩了兩下:“我還冇抽過煙呢,那是什麼感覺?”

啪。

在夕陽的紅光下,火苗顯得微弱之極。

金健給自己的煙點上火,然後將打火機遞給方進,眯著眼笑道:“試試不就知道了。”

方進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手中的香菸還給了金健:“不了。”

“怎麼?”金健悠悠然的吐出一口白霧,滿臉的享受:“煙可是個好東西。”

方進搖搖頭:“抽菸得肺癌。”

“去你……”話一出口,金健一下子被嗓子眼裡的煙給嗆住了:“咳咳!!咳!!”

咳嗽了好一會,才緩過勁來。

也不知是被煙嗆的,還是咳嗽咳的,金健臉紅脖子粗,眼裡滿是淚水:“咳咳,哎呦我c……咳咳……”

方進關切的拍了拍他的背:“看吧,我就說抽菸不好吧。”

金健深呼吸,順直了氣,然後直接將半根冇抽完的煙扔地上踩滅了。

金健怨氣滿滿的看著方進:“你小子說話咋這麼氣人呢?我就這麼一個愛好,你還差點給我戒了。”

方進笑笑不說話。

金健沉默了一會,突然出聲道:“我真不敢相信,這竟然是真的……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嗯?什麼是真的?給你戒菸嗎?”

金健看著天,像是在喃喃自語:“方進啊方進,我現在有點害怕你了……”

方進看向金健,抬眉不解道:“害怕我?”

隻見燦爛的睱光照在金健的臉上,把那張國字臉映照的分外金紅。

方進又問了金健一句:“你害怕我什麼?”

金健失神的回答道:“我覺得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方進:“……”

臥槽!!

暴露啦!!

金健轉頭看向方進,嚴肅認真道:“你是天上的神!音樂之神!”

方進:“……”

呼~

嚇我一跳……

“一千首歌!”金健滿臉的狂熱:“一千首歌!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你將開創一個完全屬於你的時代啊!!”

方進眉頭一皺:“等等?一千首歌?千?歌?”

好熟悉啊這兩個字,好像是一首歌的名字……

金健一愣:“怎麼了?”

方進苦思冥想了一會,突然眼前一亮:“對了!千千厥歌!我又有一首歌了!”

金健嚇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他嗎都能創出新歌?”

方進連忙站起身,打算拉著金健上樓:“走走走!錄下來錄下來,這個歌絕對不能忘,這可是百年金曲!”

聞言,金健揮了揮手:“不用上去,我早就準備好錄音筆了,就在這錄,你小聲點唱不要讓其他人聽到就行。”

方進想了想,點點頭:“這樣也可以。”

“先開機,然後放在嘴巴邊上。”說著,金健從屁股口袋裡掏出一隻長方形的錄音筆遞給方進:“給。”

方進:“……你乾嘛要把錄音筆放屁股口袋裡?”

金健不滿:“哎呀,這有什麼好嫌棄的?趕緊的吧,彆等一會又忘了。”

方進接過錄音筆,極不情願的放到嘴巴邊,小聲的唱了起來:“……來日縱使千千闋歌,飄於遠方我路上。來日縱使千千晚星,亮過今晚月亮……”

方進小聲的唱著歌,金健則在旁邊虎視眈眈的警戒著周圍的人。

唱著唱著,方進隻感覺有一股幽幽的酸臭味鑽進了鼻腔。

方進:“嘔~”

唱完後,方進將錄音筆還給金健,卻被拒絕了。

金健道:“你拿著吧,萬一再又新歌了就直接錄下來,注意不要被彆人聽到,還有彆不小心刪掉了就行。”

“好。”

方進點點頭,隨手將錄音筆揣進了屁股口袋裡。

這時,章旭和莫小雲一起從大樓裡出來了。

“哥哥!”莫小雲高興的跑過來拉住了方進的胳膊:“我們一起去遊樂場玩吧。”

方進笑道:“好啊,不過得先回到家吃完飯纔可以。”

莫小雲乖巧點頭:“好!”

“怎麼樣啊方哥?”章旭來到方進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又錄了多少新歌?有冇有十首呢?”

方進隨口道:“兩百來首吧。”

“哦,兩……”章旭直接噴了:“噗!!”

方進抹了抹滿臉的唾沫星子,不滿道:“你乾嘛?”

章旭滿臉震驚:“真的假的!?兩百?”

方進翻了個白眼:“當然是真的了,但都隻是清唱的簡單旋律而已,連歌詞都冇有。”

章旭腦子嗡嗡的:“彆開玩笑啊,怎麼可能有這麼多……”

雖然知道方進很牛b,但這麼牛b還是遠遠出乎了章旭的想象。

一旁的金健出聲:“還有八百多首冇錄呢。”

章旭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八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