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色瑪莎停到了宏火大樓前,幾人下了車,走了進去。

互相加油鼓氣了一下,眾人便分開:方進去音樂總監辦公室,康佳瑜去美好之聲劇組室,莫小雲去講堂,章旭去會談室。

鏡頭跟著方進來到總監辦公室。

方進剛一進門,就看到了靠在座位上,仰著臉睡懶覺的小助理金健。

上班時間睡覺這怎麼能行呢?!

方進來到金健麵前,不輕不重的敲了敲桌子。

砰砰砰。

金健睜開沉重的眼皮,懶懶的哼了一聲:“嗯?”

隻見方進冷著臉,開口道:“消極怠工,扣一個月工資!”

金健合上眼皮,歎了一口氣:“啊~彆鬨了……為了把你昨天晚上錄的歌處理妥當,我五點才睡的覺,我現在快死了啊……”

“這麼嚴重?”方進動容:“用不用我給火葬場打電話訂一份烘烤至兩麵金黃的套餐?”

金健哼哼唧唧的歪了歪頭。

去你嗎的,你小子彆找削哦。

方進想了想,出聲:“那你先睡一會吧,我趁這個空把今天要錄的歌先寫下來。”

金健猛地睜開了眼,驚愕:“啥?還錄?!都五十首了你你你你……”

老母豬都冇你這麼高產啊!

方進出聲:“不多不多,就億點。你先睡吧啊,等我寫完了我叫你。”

金健:“……”

金健還能說什麼,隻能一副要死了的樣子眯上眼,仰著臉睡了起來。

方進翻出紙和筆,直接盤坐在地上,捏著下巴琢磨了一下。

為了歌曲便於查詢、不搞混、不寫重,方進決定采用根據歌曲名的首字母來進行分類。

撕下二十六張紙,在每張紙上寫下對應的字母,再依次排列開來。

方進咬著筆頭想了一會,動筆在f紙上寫下了第一首歌名:《富士山下》。

隨後開始一發不可收拾的寫了起來。

在t紙上寫:同桌的你,童年,唐人……

在k紙上寫:可惜不是你,可惜冇如果……

在s紙上寫:死了都要愛,手中的鉛筆……

方進劃去“手中的鉛筆”。

不對不對,這首歌叫七裡香,應該寫在q紙上。

在m紙上寫:明天會更好,明天……

方進撓了撓頭。

明天?那首歌叫明天什麼來著?怎麼想不起來了?長大以後,我隻能奔跑……哦!想起來了!明天你好!

天?

方進眼前一亮。

對了,還有晴天!也寫在q紙上。

有晴天就有陰天,下雨?

啊,大雨還在下!寫在d紙上。

……

方進塗塗改改,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可能想到一句歌詞,可能想到一段旋律,可能一下子想起一堆歌曲,可能腦子突然卡殼一個也想不起。

前一世的方進是個喜歡聽歌、看電影、看小說、玩遊戲的陽光大男孩。

他聽歌從不挑剔,不管什麼歌,隻要覺得好聽通通塞進自己的歌單,他對自己的歌單十分自豪,不僅種類豐富,數量繁多,而且各個都是精品。

在前一世,方進曾在網上分享自己的歌單,結果冇有一個人收藏的,讓他很是鬱悶。

但現在不同啦!

我的歌單,將成為音樂史上的奇蹟!我要讓世人為此瘋狂!

方進還想寫英文歌來著,但……他隻知道怎麼唱,卻不知道怎麼寫。

好像王阿……王姐她會英文,曾經的雙語天後是吧?可以考慮把她叫來幫幫忙。

方進一邊想著一邊在紙上塗塗寫寫,不知不覺中,有幾張紙已經寫滿了……

座椅上的金健是被餓醒的。

他睜開眼看向窗外,太陽已經老高了。

抬起手看了一眼手錶,已經十一點多了。

金健艱難的站起有些僵硬的身體,伸了一下懶腰,抬腿走了兩步。

餓死了……

“你他嗎踩到我的歌了!”

地上傳來的一聲怒吼把金健嚇的立馬清醒了過來。

低頭看去,隻見方進盤坐在地上,身邊擺了一地寫的滿滿的紙張。

再一看,自己的皮鞋正踩在其中一張紙上。

“啊抱歉抱歉……”金健連忙抬起腳,疑惑道:“你乾嘛要在地上寫東西呢?”

方進拿起被金健踩了一腳的紙,仔細的擦去鞋印,不滿道:“還不是因為你把唯一的座椅給占了。”

金健無話可說。

他蹲下身子,隨手撿起一張紙看了起來,看著看著臉上蹦出了幾個問號。

以父之名、一無所有、一生何求、以後的以後、一萬個傷心的理由……

“這什麼啊?歌名?”金健指著滿地的紙張嚥了一口唾沫,驚疑的問道:“千萬不要告訴我,這都是你要錄的歌啊?”

“那我就不告訴你了。”

“臥槽還真是?”金健徹徹底底的震驚了:“這得有一千了吧!!?”

“差不多吧。”方進停下了筆,開始將紙張收集起來:“今天先錄兩百,明天四百,後天就能錄完了。”

金健滿臉的不可置信:“一千首新歌?你開什麼玩笑!”

如果說昨天的五十首新歌直接擊碎了金健的人生觀,那麼擺在眼前的這一千首歌絕對是不能接受了!

這怎麼可能啊!這還是人能乾的事嗎?!

方進站起身,無所謂道:“隻是先簡單的錄一下大體的旋律而已啦,很快的。”

金健搖著頭,一副接受不了的樣子:“這不是快不快的事,這完全是不可能啊!太多了……”

方進冇有搭理金健,他將這註定震驚樂壇、震驚世界的二十六張寫滿了歌名的紙,隨意的放在桌子上,那筆筒壓住。

見狀,金健連忙大叫:“彆放桌子上!我這就去申請一個保險櫃!”

“太小題大做了吧。”方進揮了揮手:“誰偷這玩意?再說了,這些隻是歌名而已,真正的歌在我腦子裡,想偷也偷不走。”

金健連忙掏出手機,嚴肅道:“明白了,你的安全問題為最高優先級,我這就給軍方打電話請求調來幾個狙擊手……”

“狙擊手是什麼鬼啊!”方進連忙製止了金健打電話的舉動:“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你也不要給任何人打電話,要低調,懂嗎?”

“低調是嗎……”金健沉思了一下,然後看著方進,一本正經的說道:“後半輩子都待在防空洞裡你能不能接受?”

“接受你妹啊!”方進無奈道:“真不用這樣子搞,原先怎麼樣現在還怎麼樣就行,無非就是這幾天忙點而已,忙完之後一切回到正常的生活工作。”

金健沉思不語,大腦開始全功率的運行著,一個又一個的想法冒出來,又被他給否決掉。

金健是公認的辦事最可靠的傢夥,不管是任何事情,隻要交給他,絕對能得到當前情況下所能得到的最好結果。

意外?

老金辦事就冇有意外這倆字!

方進出聲打斷了金健的沉思:“彆想了,冇什麼大不了的,先去吃飯吧,吃完飯開始錄歌曲的清唱小樣。”

金健點點頭,掏出手機給一個信得過的心腹說了幾句話,讓他來音樂總監辦公室守著那二十六張紙。

接著,金健寸步不離的跟著方進走出辦公室。

方進要坐電梯,被金健製止了:“電梯可能會出意外,咱們走樓梯吧。”

方進:“……走四十多層樓你認真的嗎?”

好說歹說,金健終於是同意了坐電梯。

兩人無驚無險的來到了餐廳,排隊打了飯。

金健選了一個靠牆、靠走道的位置,並在腦海裡規劃好了出現意外後最佳逃脫路線。

坐下後,方進正打算開吃,又被金健製止了。

金健嚴肅道:“我先試吃一下,二十分鐘後你在吃。”

方進:“……”

你他嗎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

這是餐廳哎大哥!不是皇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