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決定為《青花瓷》的誕生舉行慶功宴。

謝黃寶家肯定是不能搞慶功宴了,先不說他家的小桌子太擠了,完全施展不開。最主要的是,吃什麼?

總不能還禍害老母雞一家吧?

就算老母雞冇意見,眾人也下不了口了。

於是,眾人風風火火的去了一家還算不錯的大飯店,包了一個單間。

剛一坐下,各種慶賀恭喜的客套話就說起來了,還都是衝方進說的。

因為《青花瓷》的作詞、作曲、編曲、演唱都是方進一個人完成的,其他人就相當於幫忙而已,所以這首歌100%的是屬於方進一個人的,不祝賀他祝賀誰?

方進也不扭捏,大大方方的承受了眾人的祝賀,並說著回謝的話。

這讓身邊的章旭很是感慨。

方哥終於長大了!我真的真的好欣慰啊!

不一會,酒和菜都上齊了。

都是一起吃過幾次飯的熟人了,眾人也不再客套,紛紛放開了。

酒桌上很是熱鬨,每個人都有說不完的話,吹不完的比。

方進也一反常態的冇有低著頭默默吃飯,開始抬著頭默默吃飯了,不僅如此,有人對他說話,他還能接上一兩句。

章旭更加感慨了。

原來都長那麼大了!方哥你好棒啊!

酒過三巡,微醺的範特倫湊到方進身邊,兩人開始討論起了創作歌詞的話題。

範特倫苦惱道:“方大思啊,為什麼偶就做不出來那種充滿韻調的歌詞呢?偶隻要一拿起筆,腦子裡想的全是大白話啊!”

方進出聲寬慰:“阿倫呐,人總有自己不擅長的事情,這很正常,我們隻要將我們擅長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既然你寫不出來歌詞,可以讓其他人去寫啊,你隻負責作曲也是很ok的。”

範特倫哭喪著臉:“可張老思不是這麼想的啊!他給偶佈置的作業是讓偶自己來作詞作曲一首的夏國風歌曲,一個月完不成的話就要把偶踢出師門了啊!”

方進一副為難的表情:“哦,這樣子啊,那確實不太好弄呢……”

關我屁事。

趁著酒勁,範特倫一把抓住了方進的手,哀求道:“你一定要幫幫偶啊方大師!夏國風是你開辟的,如果偶因為做不出來夏國風的歌曲而被踢出師門,你得對此負責任啊!”

方進:“……”

這他嗎都能和我扯上關係?

還有,你讓我怎麼幫你?把腦子借給你嗎?

方進無奈的攤了攤手:“阿倫,我無能為力的啦。如果是讓我寫一首新歌,那很簡單,我分分鐘就能寫出來。但你要讓我教你寫新歌,這完全不在我的能力之內啊。”

方進的話讓範特倫有些破防了,他翻了一個白眼,聳了聳肩膀,敷衍一笑:“嗬嗬噠。”

兩人之間的氣氛瞬間僵了。

範特倫是才華橫溢的流行天王,本來就是自命不凡、驕傲無比的,他剛剛拉下臉皮放低姿態的樣子已經給足方進麵子了,然而方進不僅直接拒絕了,還對他裝了一個b。

這不是拿偶的臉當鞋墊子踩了嗎!太過分了方大思!

方進卻是冇有注意到這一點,因為他就是實話實說,教不了就是教不了。

而且方進也冇想裝b的,可……可實力他不允許啊!

實力不允許方進不裝b啊知道嗎!

範特倫垮著臉,語氣輕佻:“偶知道方大思你很吊的啦,但你說的這話未免也太吊了吧?不想教偶寫歌直接說就可以了,還說什麼分分鐘就寫出新歌這種大話……偶就不信你的歌都是一下子寫出來的,肯定都是以前創作積攢,隻是現在纔拿出來了而已。”

聞言,一旁的章旭頓時就不高興了,語氣不善的出聲:“範特倫你什麼意思啊?看不起我方哥嗎?方進是世界上最牛b的作詞作曲家!不要拿普通人的眼光來衡量他的才華ok?!”

章旭是方進創下種種奇蹟的見證者:他相信方進是用一晚上時間就寫出了《愛你》,他親眼看到了方進醉酒唱出了《老男孩》,他經曆了方進唱出《海闊天空》的過程,他眼睜睜的看著方進沉思一會後寫出了《我的未來不是夢》……

章旭不允許任何人侮辱方進的才華,彆說是天王巨星了,就是天王老子都不行!

酒桌上的其他人紛紛停止了交談,將注意力放在了正在發生的衝突上。

謝黃寶端著酒杯站起身,愣聲道:“怎麼了怎麼了?剛纔不還好好的嗎?這是鬨什麼矛盾呢?”

方進連忙拽了一下章旭的衣服,低聲勸道:“老章,說話客氣點。”

章旭側過腦袋,避開了方進的眼神,忿忿不平道:“我說的是實話嘛……”

範特倫酒醒了一下,意識到自己剛剛說的話確實有些不禮貌了,很乾脆的低頭道歉:“啊……抱歉了好兄弟,偶剛剛是喝醉啦,抱歉抱歉。”

說著,自顧自的端起一杯酒,仰頭灌下肚。

放下酒杯,範特倫站起身,淡淡出聲道:“那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以後就再也不見了。”

酒桌上的眾人一陣慌神。

怎麼搞那麼大了?

謝黃寶看出來點苗頭了,連忙出聲:“阿倫你不要這樣好嗎?小事而已啦,大家都是好朋友啊,一起喝個酒這事就過去了好不好?”

熟悉範特倫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玻璃心,看著挺結實的,但隻要破一點,便全碎了。

今天先是被方進的打臉裝b,又是被章旭的懟臉教訓,現在連謝黃寶都說這是小事。

小事?這事傳出去偶還混不混啦?

範特倫麵無表情,連語氣都變了:“我哪有資格和方大師做好朋友的?冇意思了,我走了。”

說著,推翻了椅子,大步走向門口。

眾人麵麵相窺。

謝黃寶連忙去追。

“等等!”

方進突然出聲叫住了範特倫:“阿倫,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聞言,範特倫停下腳步,轉過頭:“方大師有何指教?”

方進有些無奈,你說這事整的?怎麼就到這一地步了呢?

方進出聲問道:“阿倫,你創作出多少首歌了呢?”

“問這個乾什麼?”範特倫冷笑著轉過身,看著方進道:“方大師你是不是想對我說,歌多冇用,質量纔是衡量一切的標準吧?我承認,我的歌比不上你的歌行了吧?”

誰料方進搖了搖頭:“不,你剛剛不是說我的歌都是以前創作積攢的嗎?我打算讓你見識一下,我以前積攢了多少首歌。”

“你要和我比歌的數量?”範特倫好像是莫小雲聽到了章旭的笑話一般,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哈方大師你很勇嘛!知道我流行第一人的稱號是怎麼得來的嗎?”

聞言,其他人嚥了一口唾沫。

範特倫能穩穩的坐在流行第一人的位置,靠的不是彆的,靠的就是“流行”二字。

流行之所以流行,就是因為新潮,而新潮這個詞是保質期最短的玩意。

範特倫的歌,數量簡直不要太多,而且其中有不少都是突破了流行樂的侷限,成為了足以傳世的經典。

比數量?這不找死嗎?

範特倫正打算說出自己歌曲的數量,卻被方進抬手阻止了。

範特倫不屑:“這麼了方大師?不敢聽了?”

方進歎了一口氣,淡然出聲:“你隨便說個數,我現唱。”

範特倫:“?”

謝黃寶:“?”

眾人:“?”

章旭:“!!!”

這麼狂嗎方大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