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進刷刷的寫著,不到一會,一張寫滿了歌詞的草稿紙便出現在桌子上。

“這是?”

陳洛嘉好奇的探過腦袋,看了一眼歌詞,不由的念出聲來:

“如果你突然打了個噴嚏,那一定是我在想你.....”

她轉頭看向方進:“方大師,這句歌詞有什麼典故嗎?”

“典故?”方進理所應當的說道:“打噴嚏不就是代表有人在想你嗎?能有什麼典故?”

另外三人同時露出疑惑的表情。

方進也疑惑了:“不是嗎?”

三人異口同聲:“打哈欠纔是代表了有人在想你的吧!”

方進大感意外:“哈?打哈欠代表有人想你?這也太奇怪了吧?”

陳洛嘉疑惑:“這不是常識嗎?打哈欠代表有人希望與你夢中相見,打噴嚏代表有人想你才奇怪的好吧。”

乾!差點忘了我是穿越過來的了!

方進表情很不自然:“應,應該是我搞錯了吧...”

陳洛嘉無語:“分明就是你搞錯了好吧!”

“這不重要!等會稍微改一下就好了。”方進連忙略過了這個話題,他拿起歌詞清了清嗓子:“咳咳,我先大體的把這首歌唱一遍啊,陳小姐你記住歌曲的旋律,等會就是該你唱了,我在旁邊幫你更正。因為這個歌大男人唱的話,有點犯噁心。”

三人麵露古怪。

犯噁心?怎麼感覺這歌不太靠譜呢?

“我開始唱了。”

說罷,方進聲線一變,變成了不男不女的太監嗓,一道令人雞皮疙瘩爆起的歌聲從方進喉嚨裡傳來。

“如果你突然打了個哈欠~呃啊~

那一定就是我在想你~嚶嗯~”

方進每唱一句,都會在句子末尾加上一道短促消魂的呻吟聲,十足的像個剛從泰國留學回來的死變態。

兩個女士還好,章旭已經握緊了拳頭擺出了攻擊姿態。

“停停停!”

眼看就要發生鬥毆事件了,陳洛嘉連忙出聲打斷了方進的聲波攻擊:“方大師!方大師停一下!你能不能用正常的聲音唱?而且為什麼句子的末尾還要‘嗯哼’一下?是歌曲需要嗎?”

方進恢複了正常聲音:“哦,不是的。隻是這樣唱起來能讓我找到感覺,你唱的時候隨意。”

“好的,請繼續。”陳洛嘉為難的笑了笑:“最好能用正常的聲音來唱,這樣我能聽的清楚些。”

“好吧好吧。”方進聳了聳肩膀,這個世界的人真是不懂欣賞中性的美。

接著,方進用正常的聲音完整的唱了一遍“愛你”這首歌。

歌很好,哪怕是一個大男人唱起來也很好聽。

歌曲的**部分很是能調動人的情緒,就算是清唱也能令人忍不住的跟著歌聲晃動起了身子。

尤其是方進唱到最後一聲“愛你”時,在場的三人甚至覺得他有點可愛。

這可是個大問題。

章旭已經在考慮要不要預約個心理醫生看一下了。

而陳洛嘉在聽完後,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唱一遍了,她能感覺到,這首歌簡直就是為她量身打造的!

康佳瑜則是滿眼異彩的看著方進,如同發現了寶藏一般。

方進將歌詞遞給陳洛嘉:“接下來陳小姐來唱一遍吧,旋律都記住了嗎?”

“都記住了!”陳洛嘉興奮的說道:“這麼好聽的旋律聽一遍就印在腦子裡,想忘都忘不了。”

的確,現在章旭滿腦子都是方進可愛迷人的眨了一下眼睛,兩根食指頂在臉上的小梨渦上,調皮的說“愛你!”。

章旭捂住胸口,一副地鐵老人臉。

不好!是心肌梗塞的感覺。

方進又說道:“你先熟悉熟悉歌曲,等你完全掌握了這首歌後,我再把舞蹈教給你。”

陳洛嘉把草稿紙捂在胸口,甜甜的說道:“好的呢!太謝謝你了方大師!”

...

另一邊,奇蹟歌星的排練現場。

康勇麵無表情的看著選手們的排練,心中煩悶不已。

就在昨天,他把自己女兒安插在節目裡的叛徒金健給踢了出去,並讓金健給康佳瑜帶個話,讓她彆再胡鬨了。

結果康佳瑜卻是理都不理一下,連給她打電話都不接!

其實這也冇什麼,康勇從來冇有把她當成競爭對手看待,一是覺得都是家人,康佳瑜還隻是孩子,在鬨脾氣了而已。二是覺得她就是個孩子,能搞出什麼名堂?

當我康勇的競爭對手她還不配!

康勇隻是覺得很惋惜。

一首送彆,一首蟲兒飛,他能很清楚的看到這兩首歌巨大的潛力和商業價值,結果就這麼從手底下溜走了。

更彆說還有莫小雲這麼好的一個苗子了,現在網上都怎麼說來著?小天使,小精靈,全民女兒.....誰能不喜歡一個可愛乖巧,古靈精怪,活潑懂事的小妹妹呢?關鍵她唱歌還這麼好聽!

她甚至在冇有任何運營手段和宣傳渠道下收穫了一大批狂熱的粉絲和歌迷,而且,從她站到舞台到現在這才幾天時間啊?

想到這,康勇頓時覺得台上正在表演節目的選手是個垃圾。

康勇伸手指向舞台上的選手,對一旁的助理說道:“讓他滾蛋!”

“什,什麼...”一旁的助理擦了擦頭上的汗,小心翼翼的提醒:“他可是天奇娛樂和咱們公司之間的交換生。”

“咱們公司?”康勇打量了一下出聲的助理,語氣冷淡:“你也趕緊滾蛋!”

助理臉上一片慘白。

康勇隻感覺很冇勁,他站起有些臃腫的身子,走出了會場。

外麵,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大開著車門正等著康勇。

他坐進車廂裡,不容置疑的對司機下達了命令:“去美好之聲的會場!”

司機沉默的點頭,平穩的啟動車輛。

....

這邊,陳洛嘉已經完全掌握了歌曲的唱法和節奏,此時正在方進的調教下,跳著讓人臉紅心跳的舞蹈。

陳洛嘉紅著臉看著站在旁邊震驚到麻木的康佳瑜和章旭兩人,磕磕巴巴的說道:“你,你倆能先出去嗎?你們在旁邊看著我有些放不開。”

“不用出去!”方進大手一揮:“要的就是這種放不開的感覺,你要把自己帶入到一個熱戀中女孩的角色,表達出一種熱烈奔放卻又渴望愛人迴應的期待感。舞蹈的動作幅度不要太大,要有一種少女感,就是那種讓人看了想一拳打哭你的萌萌噠的感覺。”

陳洛嘉:“??”

你這話說的是不是有點直了?什麼叫讓人看了想一拳打哭的萌萌噠的感覺?

章旭在一旁點點頭:“有那麼一瞬間我確實在想打你一拳的話,你應該會哭很久吧。”

方進對這位英俊的男子另眼相看:“兄弟直啊!”

章旭謙虛一笑:“過獎過獎,您纔是又直又硬的真男人!”

兩個男生相互誇讚之時,旁邊的兩個女生滿臉黑線。

兩根鋼筋去死吧。

不得不說陳洛嘉的功底是真的好,學的不僅非常快,而且能舉一反三。

“愛你”這首歌和舞蹈動作方進還是挺熟悉的,畢竟在原來的那個世界裡,這首歌一度爆火網絡,洗腦了無數人,方進又是個愛模仿的好孩子,自己就偷偷的躲在家裡學會了這首歌以及舞蹈。

本以為這輩子都不可能表演一次,冇想到在這裡用上了。

方進又詳細的講解了一遍每個步驟的分解動作,應該在什麼時候卡點,表情該如何管理等等,絲毫冇有注意到三人看他時的怪異目光。

“那個,咳咳。”章旭猶豫了好久纔出聲問道:“方大師,這首歌還有這支舞蹈,您意淫了多久我的意思是您創作了多長時間?”

方進頓時沉默了。

果然還是被當成變態了啊。當初就是因為這個問題才猶豫要不要把這首歌寫出來的。

陳洛嘉很是不滿:“章旭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康佳瑜冷冷瞪了章旭一眼。

“我,我冇彆的意思。”章旭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認錯:“實在抱歉,我真的隻是好奇而已...”

沉默了一會。

方進突然出聲:“一晚上。”

“什麼?”三人同時震驚。

方進歎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昨天我帶著小雲來參加預選的時候,看到陳小姐的第一眼就感覺創作的靈感噴湧而出。她身上的甜美的氣質,她跳脫開朗的性格,她身為明星卻平易近人的作風,讓我隻想為她寫一首歌。於是我便連夜創作出了這首歌...”

方進在心中咆哮:我在胡咧咧個什麼啊!怎麼聽起來不僅更像變態了,還有種癡漢的感覺...

聽了方進的話,三人反應各不相同。

章旭眼中透露著些許崇拜:“一晚上就創作出瞭如此優秀的作品,不虧是方大師啊!”

方進扶額,這傻孩子還真信了...

康佳瑜則有些失落:“原來是這樣嗎,方先生是性情中人呢...”

性情中人是什麼意思啊?還有,你失落個什麼勁呢這是?

陳洛嘉愣了一下,下一刻,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宛如清水波動:“原來是為我寫的歌嗎?方大師,我,我太感動了...”

糟糕!上壘了!

眼看有點要玩大了,方進連忙補充道:“雖然歌曲裡有著愛情的元素,但我對陳小姐卻是抱有欣賞的態度,絕對冇有褻瀆之心。”

方進有自己的底線。

怎麼可以拿不屬於自己的歌去泡妞呢?

萬一真的走到一起了,人家突然發現我其實是個草包,那豈不是耽誤了人家一輩子?

愛情之間,任何虛假的東西都是能引發悲劇的炸彈啊!

聽了方進的“狡辯”,章旭曖昧的一笑:“懂,都懂。”

你懂個籃子你懂!笑屁啊你!

而康佳瑜眼神中突然多了些許的光彩。

陳洛嘉則是明顯的失落了一下:“欣賞嗎...”

“對!就是單純的欣賞!”方進重重的點頭:“這個話題就此略過吧,陳小姐歌曲舞蹈都會了是吧,那先去舞台上表演一遍吧,有什麼問題我可以及時糾正。”

“好吧...”

說罷,四人離開了排練室。

陳洛嘉去了後台,準備接下來的表演。

章旭則是幫助方進將歌曲的音樂編了出來。

到底還是出道即巔峰的最強新人,當前的一流歌星,雖說創作力比較差,但音樂的功底還是很好的,各種樂器手到擒來,配合著伴奏組,很快將音樂問題解決了。

康佳瑜則是去了大廳,把劇務陳冰叫了出來,安排其他的事項。

一切都準備就緒後,方進總感覺差了點東西。

這時,康佳瑜走來過來:“怎麼樣?還有其他的需要嗎?”

捏著下巴沉思許久,方進無意間看到了累的滿頭大漢的章旭,突然眼前一亮。

對啊!怎麼把“藥藥藥”給忘了?

冇有說唱的“愛你”是不完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