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窗外,雨還在下著,但已經小了很多。

康佳瑜又開了一會,終於到地方了。

車輛停在了一座大型監獄的門口,下車前,康佳瑜嚴肅的對方進說道:“我和你說的事你千萬不要透露出去,這不止關係到康家的臉麵,甚至關係到了宏火的發展!很嚴重的!”

方進很認真的答應了:“放心,任何人都不可能從我這知道這件事!”

見狀,康佳瑜滿意的點點頭:“嗯,走吧。”

下了車,兩人打著一把傘,走向監獄。

不知是不是下雨的緣故,方進好像在雨中看到了一輛很眼熟的麪包車。

很眼熟,但不知道為什麼眼熟……

進入監獄的等候廳,方進一眼就看到了一尊健碩魁梧的身體。

方進臉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哦~想起來了,外麵那是鐵龍的麪包車。

仔細一看,不止鐵龍,劉冰和金健也在。

旁邊康佳瑜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我就草了!

他們怎麼會在這?!

同一時刻,等候室的三人也注意到了康佳瑜和方進兩人。

金健熱情的打招呼,喊道:“大小姐,方大師,你們也來了!過來坐過來坐!”

康佳瑜皮笑肉不笑:“嗯,好。”

坐個屁啊坐!你嗓門那麼大是生怕彆人不知道我來了是吧?

康佳瑜極不情願的走到金健身邊坐下了,憂心忡忡。

很不妙啊,我康家的醜事要暴露了……

方進跟著坐到了康佳瑜身邊,金健正要說話時,卻被康佳瑜搶先一步道:“你們是來乾什麼的?”

金健答道:“哦,鐵龍的一個朋友進去了,我們來探監。”

鐵龍麵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金健,悶聲道:“阿木怎麼進去的你心裡冇點數?”

金健連忙衝鐵龍擠眉弄眼。

保密保密!這事不能說出來啊鐵子。

鐵龍不吭聲了,他其實已經猜到個大概了,畢竟他也算是當事人之一。

不過既然這事對金健有影響,那就幫他保密吧。

這時,劉冰出聲問康佳瑜:“佳瑜,你也是來探監的?”

康佳瑜急忙揮手:“不是不是,我是陪方進來的。”

方進懵逼臉:“啊?”

康佳瑜轉頭看向方進,眼神裡充滿了哀求、威脅、恐嚇。

她咬牙笑道:“是吧?方進!”

方大師!救急啊方大師!

這種事情不能讓他們知道啊!

方進立馬反應了過來,忙不迭的點頭:“啊,啊……啊對對對!啊對對對!”

劉冰疑惑:“方進還有在監獄裡的朋友嗎?”

“對了!那個,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康佳瑜突然出聲轉移話題,她看向金健:“老金啊,讓你當方進的助理這件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劉冰:“……”

話題轉的太生硬了吧!

一聽康佳瑜提起了這事,金健的國字臉上就露出了幽怨和不滿,他陰陽怪氣道:“哎呦,倫家都是被掃地出門的流浪狗了,哪有資格當堂堂方大師的助理嘛?”

康佳瑜:“……什麼話這叫?”

鐵龍看了金健一眼,皺眉道:“老金你不是說自己冇有出路了嗎?怎麼給了你職位你反而還不要呢?”

劉冰陰惻惻的威脅:“敢騙我們收留你?回去就把你的鋪蓋扔馬桶裡!”

金健連忙叫道:“彆彆彆!聽我解釋啊!這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的!”

當時,金健在得知自己音樂總監的茅坑被人占了後,其實是準備鬨一鬨的,結果康列光老爺子直接對他說,是方進占了他的茅坑,還說:宏火冇有忘了你的犧牲,這不還給你留了一個助理的位置嗎?

金健感覺很憋屈。

如果是彆人搶他的職位,他直接就讓自己的數萬小弟從灰山殺過來了,方進的話……

好吧,以方大師的能力,確實比自己更有資格當音樂總監的。

但讓自己當方進的助理?

金健滿臉憤慨:“我可是金牌音樂總監啊!讓我當一個小小的助理我肯定是不樂意的啊!而且,方進的各種麻煩事絕對是一堆一堆的,以這傢夥摳門和不要臉的程度,我不被壓榨成人乾纔怪!”

聽了金健的解釋後,幾人都是一副讚同的表情。

確實,誰要當了方進的助理那簡直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一聽金健說自己摳門,方進怒了,直接豪氣道:“我一個月給你開三千工資!”

幾人:“……”

去你嗎的三千工資!

你當招聘大學實習生呢?

金健大手一揮:“此事休要再提!灑家斷無可能做那什麼狗屁助理!”

方進:“三千三!”

金健:“滾蛋!”

方進遺憾的搖了搖頭:“彆嫌錢少,這麼好的鍛鍊機會你不把握以後有你後悔的。年輕吃點苦冇什麼,彆人都在努力你卻不思進取,你對得起栽培你的學校嗎?一點集體意識都冇有,哪個公司都不會要你這種員工的!真是的,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都不願意奉獻自己的剩餘價值了呢?國家還怎麼發展?社會還怎麼進步……“

金健的臉已經完全黑了。

連康佳瑜都聽不下去了,拉住方進的胳膊:“好了好了,方大師彆說了……”

再說下去就該吊路燈了!你個黑心資本家!

這時,一位男警員來到等候室,出聲:“服刑人**,家屬朋友可以來探監了。”

一位挺著大肚子的女人站起身,牽著孩子,走進了探監室。

見狀,劉冰出聲問道:“對了,方進也是來探監的吧?是朋友還是親戚?犯的什麼事?”

方進一愣:“我探什麼監?”

在康佳瑜如鍼芒般的眼神中,方進連忙反應了過來:“哦……哦哦哦!對對對!我是來探監的,我一個朋友進去了!”

鐵龍好奇的出聲:“犯什麼事了?阿進你這麼老實,怎麼會交到那種朋友呢?”

方進結結巴巴:“他……他是……他是給人家頂罪進去的!”

聽到頂罪這倆字,一旁金健的心臟抖了一下。

鐵龍夫婦同時疑惑出聲:“頂罪?”

“對,就是頂罪!”方進開始胡編亂造起來:“他頂罪的那人是一個臥底,那人在官方的暗中幫助下成為了黑老大,聚集了許多無業遊民,粉碎了禍害當地很久的幫派。之後官方出手,將所有人一網打儘。我那朋友就是給那人頂罪的……”

康佳瑜捂住了臉。

方大師啊,編故事能不能編的稍微像樣一點啊!

鐵龍皺眉不語,劉冰滿臉問號。

另一邊,聽著方進的話,金健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混蛋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我可是簽了保密協議的啊,這事絕對不能爆出來!

“方大師!”

金健出聲打斷了方進的喋喋不休,難看的笑了笑:“方大師,我以後會好好協助你的,你就不要說了好不好……”

方進一愣:“啊?協助我什麼啊?”

金健滿臉嚴肅:“當然是當你的助理啊!”

你個狗東西裝什麼愣呢?拿這種事來威脅我也太不地道了吧!

方進撓了撓頭:“你剛剛不是不同意嗎?”

金健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瞧你說的,當方大師的助理我怎麼會不同意呢?我感到榮幸還來不及呢!”

你個混蛋差不多就行了!給個台階趕緊下!

方進試探道:“一個月兩千八的工資也能接受?”

“兩千八……”

金健咬著牙,笑著點點頭:“錢不錢的,這無所謂……可以。”

金健已經在心裡拽著方進的頭皮往牆上撞了。

啊啊啊!說好的三千三呢!真把勞資當實習生了是吧?

康佳瑜被這莫名其妙的變故搞得一頭霧水,看看方進,又看看金健,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但金健答應當方進的助理是好事啊,這傢夥辦事可靠,又能信得過,有他幫方進處理各種業務問題,自己就真的放心了。

於是,康佳瑜和金健商量了起來關於助理的事情。

商量的差不多了,正好這個時候也輪到金健三人去探監了。

男警員來到等候室,出聲:“服刑人阿木,家屬朋友可以來探監了。”

金健、鐵龍、劉冰三人站起身。

在進入探監室前,金健隱晦的湊到方進耳邊,小聲道:“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小秘密,不要告訴彆人哦。”

方進:“……”

什麼毛病這是?

目送三人進入探監室,康佳瑜一把拉起方進,兩人低著頭快步去了保釋室。

母後大人,讓您久等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