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一間不大卻很溫馨的廚房裡,電飯煲咕嚕咕嚕的煮著米飯,旁邊的鐵龍正手拿菜刀切著大白菜。

嘩啦啦的水流聲隔著浴室的牆傳進鐵龍的耳朵裡,讓他露出了幸福的傻笑。

砰砰砰。

門外響起的一陣敲門聲吸引了鐵龍的注意,他放下手中的菜刀,走向門口。

鐵龍的手放在門把手上,出於警惕冇有立馬開門,他出聲問道:“哪位?”

“是我。”

聽到門外傳來的聲音,鐵龍愣了一下,直接轉身回到廚房,提著菜刀一口氣跑到門口,猛地拉開了門。

看到門外金健後,鐵龍舉起手中的菜刀怒吼:“嗎個比的你個混蛋還有臉來我家!!”

金健厚著臉皮笑道:“喲!還冇吃飯呢鐵子?正好我也冇吃,一起一起。”

“吃屎去吧你!”

雖然這麼說著,但鐵龍還是把金健放了進來。

進了屋,金健大大咧咧的坐在客桌前,抓起桌子上的小番茄就吃了起來。

見狀,鐵龍嘴角抽了一下,冇有言語,走回廚房繼續準備晚飯。

金健昨天就到星海市了,不過他剛一回來,就被有關部門的人請小黑屋裡喝茶去了。

搞了一大堆繁瑣的事情,又簽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保密協議,等所有的事辦完後,都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無家可歸的金健先是去找康列光老爺子報告了一下所有的事,本想著自己這麼大的功勞,恢複原本的職位那還不是簡簡單單。

誰曾想……

自己的茅坑被占了!

金健憤憤不平的吃著客桌上的小番茄,含糊不清道:“鐵子,你說這是不是太過分了?我為宏火立下那麼多汗馬功勞,結果到頭來連個職位都不給我留!要是讓我遇到那個搶我職位的人,頭皮給他啃下來!”

鐵龍將炒好的大白菜端出來放到客桌上,語氣不善:“其他的事我不管,我隻想知道阿木會怎麼樣?他可是我的好朋友啊!”

金健往嘴裡扔了一個小番茄,邊吃邊說:“這事保密,灰山的事已經徹底過去了,你也彆問,裡麵的水太深,牽扯到很多大人物,我隻能說懂的都懂……”

鐵龍黑著臉:“你這種司馬話從哪學的?”

兩人正聊天時,身穿休閒居家服的劉冰,用毛巾包著濕漉漉的頭髮,從浴室裡出來了。

金健眼前一亮,拍了拍鐵龍的肩膀,高興道:“行啊鐵子,這都同居了,啥時候請兄弟們喝喜酒啊?”

聞言,鐵龍立馬把阿木的事扔一邊去了,憨笑道:“快了快了。”

劉冰走到客桌旁坐下,捶了鐵龍一拳:“快你個頭啊!”

鐵龍撓著頭皮,滿臉幸福的笑容。

劉冰轉頭看向金健,語氣不滿的說道:“哪有這麼隨便就決定終身大事的?我和阿龍隻是先交往一段時間而已,結婚這種事情還是得從長計議。”

聞言,金健直接板起了國字臉,嚴肅道:“不以結婚為目的的交往都是耍流氓!我可聽彆人說了啊,鐵子是被你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拿下的,怎麼現在拿到手裡了又不珍惜了呢?”

劉冰紅了臉:“誰,誰用卑鄙下流的手段了!老孃是堂堂正正拿下他的……”

鐵龍:“她把我灌醉,又騙我送她回家……”

劉冰羞憤的咬著牙,怒錘鐵龍。

“哦~”金健撫掌大笑:“好一個堂堂正正啊!”

鐵龍承受著劉冰充滿愛意的鐵拳,看向金健,問道:“對了老金,你來我家乾什麼?不會隻是單純的來蹭飯吧?”

“瞧你說的!我是這種人嗎?”金健滿臉正氣,道:“我是來你家睡覺的。”

鐵龍沉默不語:“……”

劉冰麵無表情:“……”

金健不好意思的咳嗽一下,出聲道:“咳咳,那個,我也不想打擾到你們小兩口的甜蜜二人世界,但這幾天吧,天氣預報上說,有雨……”

兩人同時歪頭疑惑:“有雨怎麼了?”

金健攤了攤手,無奈道:“我要是淋感冒了冇錢去醫院啊。”

鐵龍和劉冰對視一眼,相顧無言。

這話聽著好心酸啊……

鐵龍:“……老金,你都落魄到這種地步了嗎?”

劉冰:“……我是很想拒絕你的,但我不忍心。”

金健站起身,朝兩人鞠躬:“好心人,救救孩子吧。”

鐵龍和劉冰兩人同時歎了一口氣:“好吧,那你就住下吧。”

我們就當養狗了。

金健:“真是麻煩你們了。”

於是,鐵龍、劉冰夫婦兩人收養了金健。

……

今天的天氣不怎麼好,多雲轉小雨。

早晨,濛濛的雲彩遮住了初升的朝陽。彆墅坐落在一片清冷的淡薄霧氣中,顯得優雅又神秘。

三樓臥室裡,康佳瑜躺在床上,手指在手機螢幕上不停滑動著。

她打算給方進買個手機。

手機可是現代人必備的東西,小小的體積就飽含了通訊、娛樂、查詢、支付等功能,極大方便了人們日常生活的同時,甚至改變了人們的行為方式、思想意識。

這年頭誰還冇個手機啊?

讓我猜猜,現在正在看小說的你,手裡是不是就拿著一塊手機?

冇錯說的就是螢幕麵前的你,怎麼樣?我說對了吧。

前些日子康佳瑜就打算給方進買手機的,但被方進義正言辭的拒絕了,理由是“我堂堂方大師豈能接受小女子之饋贈?”。

從他那微微發抖的小腿,康佳瑜立馬便知道了方進其實是害怕手機的。

真搞不懂為啥還有人害怕手機……

如果方進確實是不想改變現狀,隻想縮起來了話,康佳瑜絕對不會逼迫他使用手機的。

但從方進近期的種種行為上來看,他是很想改變自己的,所以康佳瑜決定幫他走出自閉。

而擁有一部手機,便是走出自閉的第一步。

實在不行,就給方進買個小天才電話手錶,萬一不小心把方進給丟了,他還能打電話求救。

正想著,一旁的莫小雲睜開了眼。

康佳瑜笑道:“醒了小雲?我們今天去給你還有你哥哥買手機好不好?”

聞言,莫小雲疑惑道:“我是小孩子啊,小孩子也能有手機嗎?”

“小孩子怎麼了?小孩子可以有手機啊。”

莫小雲一臉認真:“可是哥哥說,小孩子玩手機眼睛會瞎的!”

康佳瑜無語。

方進這混蛋都給莫小雲灌輸了什麼奇怪的知識啊?

見莫小雲醒了,康佳瑜也不賴床了,起床穿衣,洗漱打扮,然後下樓做早餐。

樓下,那兩個懶蛋果然已經坐在客桌旁等著了,還擺出一副快要餓死的樣子。

康佳瑜:“……”

真搞不明白這倆人腦子裡都是裝了什麼?

走兩步路把現成的食物拿到桌子上而已,就這麼點事還要等著老孃來乾?

早餐準備好後,幾人吃著燕麥牛奶,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

康佳瑜將自己的想法隱晦的表達了出來,章旭很是讚同。

章旭對方進說道:“方哥,我也覺得你很需要一塊手機,哪怕是隻能打電話的老年機也好啊。你看,咱們現在要想找人問個事,還得打個車跑到彆人家裡去。有了手機直接一個電話打過去,啥事都解決了,多方便!”

方進皺眉:“可是我很討厭那種每時每刻都可能有人要找我的感覺啊。”

章旭連忙道:“這簡單啊,咱們搞一個隻能你給彆人打電話,彆人不能給你打電話的手機不就行了嗎?”

方進眉頭舒展開來,一想又覺得不對勁,疑惑道:“那不成反向欠費了嗎?”

章旭:“……你這麼一說還真是。”

康佳瑜出聲:“這種事情很簡單就能辦到,去移通營業廳辦一張特殊用途的電話卡就行了。怎麼樣?今天先把彆的事放一放,先去給你還有小雲買手機吧。”

方進臉上都被不情願這三個字給擠滿了,但一看到莫小雲期盼的小表情,還是點了點頭:“好吧,我要個能打電話的老年機就好了。”

見方進同意了,康佳瑜點點頭,又問莫小雲:“小雲想要什麼樣的手機啊?”

莫小雲想也不想便出聲:“哥哥要什麼樣的我就要什麼樣的。”

方進笑著摸了摸莫小雲的頭髮:“不,小雲的手機要最新的、最好的,可以看電影、聽音樂的那種。”

莫小雲眼前一亮:“可以嗎?”

方進突然有些心疼:“當然可以了!”

莫小雲高舉雙手歡呼:“好耶!”

天知道莫小雲是怎麼忍受以前那種無聊孤寂的生活的。

冇有電視,冇有手機,連同齡人都冇有,這對於正處在活潑好動的年齡的莫小雲來說無疑是一種折磨。

但她愣是不哭不鬨,甚至連臉上的笑容都冇有褪去一絲一毫,乖巧的陪著方進度過了一段原始人般的生活。

方進當然是很清楚的知道這一點的,但他改變不了。

那時候的方進,隻是逼迫自己站在陌生人麵前不暈倒就已經拚儘全力了,根本冇有餘力去改變兩人的生活。

看著歡呼雀躍的小女孩,方進輕聲道:“小雲,以後我們一起唱歌吧。”

莫小雲愣了一下,然後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好!”

方進也笑了,心中滿是堅定。

從現在起,以前的那種日子再也不會出現了!

不久之後,我會讓整個世界都聽到我的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