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青帶著兩個保鏢走了。

客廳裡陷入了某種奇妙的氛圍中。

謝黃寶、範特倫、章旭還沉浸在《青花瓷》的意境以及夏國風帶來的震撼之中。

方進站在三人麵前,有些不知所措。

有點尷尬啊我靠……

為了打破這種無言的沉默,方進擠出一個笑臉:“那老頭挺有意思啊哈哈哈……”

謝黃寶、範特倫、章旭三人複雜的看著方進。

方進:“……你,你們乾嘛這樣看著我?我剛剛是吹牛b忽悠那老頭的,夏國風什麼的都是我亂說的,你們不會真信了吧?”

幾人收回目光,各懷心思。

章旭是被方進的目標給嚇到了,他怎麼也想象不到,這個和他睡了那麼多次的羞澀大男孩,竟然有這般驚天動地的誌向。

開辟一種新流派,振興夏國傳統文化……這話竟然能從方進嘴裡說出來?

關鍵方進是真的有實力做到這一步的,一首《青花瓷》足以說明一切!

範特倫已經徹底淪陷在方進述說的夏國風裡了,這種新穎與複古的奇妙結合,對他來說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

再搭配那首《青花瓷》,範特倫好像真的看到了一條嶄新開闊的新道路!

而謝黃寶則是在思考以後該怎麼和方進相處,又該怎麼稱呼方進呢?

叫一聲“阿進”是不是有點太造次了?要不還是叫方大師吧……

幾人都不說話,方進感覺更尷尬了,他的腳趾在鞋裡扣來扣去,已經扣出三室一廳了。

拜托了,不管是誰都好,快說話啊!

快讓這個話題過去吧,你們還嫌方大師社死的不夠徹底嗎?

對了!章旭!

章旭你快講個笑話啊!快救救你方哥吧!

隻見三人同時側過腦袋,沉默不語。

方進張了張嘴,不知道說什麼。

看到此情此景,讓方進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在他小時候發生的一件很小的事:

那是一堂師生互動的課。

課堂上,老師在黑板上寫下:你的夢想是什麼。

大膽跳脫的少年方進第一個舉手,他興奮的走上講台,熱血沸騰的說:我的夢想是成為大明星!讓所有人都聽我的歌!

說罷,方進很是不好意思,他覺得同學們應該會嘲笑他,他已經準備好和同學們一起笑了。

可是整個班裡安靜的落針可聞,冇人理睬他。

方進揣揣不安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他的目光穿過一摞又一摞的書堆,看向站在講台上的麵無表情的老師。

老師不鹹不淡的對他點點頭,然後又問其他同學:其他同學的夢想呢?

其他同學們帶著嘻嘻哈哈的麵具,高聲回答:我們的夢想是考上好大學!

老師笑道:那同學們要好好努力哦!

好——

在一片嘻嘻哈哈的麵具中,少年方進紅著臉,趴在刻滿了歌詞的課桌上,腳趾尷尬的扣穿了鞋底。

果然啊,夢想什麼的還是藏在心裡比較好……

突然,範特倫出聲打破了沉默:“那個,方大思,剛剛張老思的話您也聽見了吧?偶打算以青花瓷為模版,寫一首夏國風的歌曲,您有什麼好的意見嗎?“

“啊?”回過神來的方進一愣,連忙道:“哦哦,意見是吧?我冇意見啊!你看著來就好了。”

範特倫:“……”

什麼叫你冇意見?

你有冇有聽偶說話啊?

謝黃寶察覺到方進並不想再談論夏國風的話題,便出聲道:“那個,方大師啊,你剛剛唱到這首《青花瓷》我覺得可以收錄進咱們的專輯裡,你覺的呢?”

聞言,方進點點頭:“行啊,你們看著來就好,這種東西我是不太懂的……”

方進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呼,終於跳過這個話題了,希望不要在你們心中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謝黃寶認真道:“方大師都這麼說了,那現在就開乾吧!不說弄出完整版吧,先把小樣給錄出來。”

方進訝然:“現在?這麼著急乾嘛?”

一旁的範特倫出聲:“偶也覺得先把小樣錄出來比較好,因為後麵還要拍歌曲的mv呢。既然現在有空,寶鍋家又有錄音室,方大思腦子裡又有大體的方向,為什麼不試試呢?”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方進也不推脫了:“那好吧,我先把需要的傳統樂器說一下,麻煩你們去準備準備。”

雖然謝黃寶家的樂器挺齊全的,但那都是和搖滾有關的樂器,傳統樂器那是一個都冇有。

說起傳統樂器,一旁的章旭來勁了:“方哥,這方麵我熟啊!我就是吹嗩呐長大的,我的嗩呐都吹走好幾個老頭了。”

方進眼前一亮:“行啊老章!看不出來你還有這副業呢?”

“低調低調!”章旭笑的很囂張:“方哥你什麼時候有需要了就和我說,我免費給你走活!”

方進嘴角一抽:“這就不必了,你有這個心就好……”

章旭很是豪邁:“客氣什麼嘛?有需要就大膽的說啊!我立馬給你安排!”

方進:“……”

你不覺得你熱情過頭了嗎?

我冇需要是不是還要現殺?

這時,範特倫也出聲道:“偶認識很多玩古典樂器的朋友,方大師您直接說需要什麼樣的樂器吧,偶連人帶樂器一起叫過來。”

方進點點頭:“好。”

接著,方進將《青花瓷》所需要的樂器說了一遍,範特倫記下來後就去準備了。

謝黃寶打電話叫來了上次一起喝酒的調音師錄音師一夥人們。

時間來到中午12點,所有人都來齊了。

烏泱泱的一小堆人擠在謝黃寶家的客廳裡,走廊裡放著各種各樣的樂器:古箏、琵琶、二胡、笛子、梆子……

眼看該吃飯了,眾人衝進蟹堡王的廚房,將蟹黃堡的雞蛋、牛奶、麪包、牛肉等存糧掃蕩一空後,開始捂著肚子聊天吹比。

等消化的差不多了,眾人才依次進入錄音室,準備乾活。

在章旭和範特倫兩大樂器天才的幫助下,各個樂器的譜子很快就寫好了。

熟悉了各自的樂譜後,樂師們開始磨練彼此之間的配合、尋找旋律的節奏、調整卡點的時機。

一下午的時間悄然流逝。

臨近傍晚,忙碌了一下午的眾人情緒高漲,不僅冇有絲毫的疲憊,反而充滿了乾勁。

這是他們從冇見過的全新音樂,曲調優美,創意新穎,竟然用傳統樂器展現出了流行樂的現代感,令人嘖嘖稱奇。

彆說練一下午了,就是練一整天都是能接受的。

見眾人都準備的差不多了,範特倫走到方進身邊:“開始吧方大思。”

方進凝重的點點頭,抬步走到了錄音室中間的暗金話筒前,接過章旭遞來的耳返戴在耳朵上。

一時間,整個世界都清靜了。

樂師們最後檢查了一遍自己的樂器,隨後將目光放到方進身上。

方進搓了搓手指上的汗水,嚥下一口唾沫。

雖然在場的人不是很多吧,但還是有些小緊張的。

不過現在的方進相比起曾經那個聽到表演就暈倒的方進,已經進步太多了。

錄製師按下開始錄製。

章旭環顧四周發現冇什麼問題了,便舉起對講機放到嘴邊,輕聲道:“可以了方哥。”

方進點點頭,睜開眼,眼中滿是堅定和嚮往。

青花瓷,夏國風。

來吧!我要把這股風,吹遍整個世界!

而這,隻是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