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來到清晨。

彆墅裡的幾人起床下樓,吃過早餐後,康佳瑜帶著莫小雲去找陳洛嘉了。

方進和章旭兩人跑到二樓的健身房健了一會身,累的跟死狗一樣歇了半天。

眼看太陽都老大了,兩人纔出了彆墅,打了個車來到了謝黃寶家門口。

方進上前敲了敲門。

不一會,門開了,身穿黑色居家服的中年男人滿臉熱情的邀請兩人進屋。

謝黃寶帶著兩人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簡潔的客廳裡。

方進和章旭坐在客廳的小板凳上,眼巴巴的看著謝黃寶家的廚房。

早上健身的運動量太大了,導致現在有點餓,想吃他家的炒雞蛋……

謝黃寶掏出手機,道:“範特倫那傢夥又是遲到了,等一下啊,我打個電話催催。”

方進連忙揮手:“不急不急,下午再搞專輯也不遲的。”

“這都拖幾天?等到下午的時候又該拖到明天了。”謝黃寶掏出手機,給範特倫打了過去。

電話打通了,謝黃寶按下擴音,語氣不滿:“喂,阿倫,你什麼時候到啊?”

範特倫獨特的口音從電話裡傳了出來:“寶鍋啊,偶可能要到下午才能過去啦。”

謝黃寶疑惑:“嗯?你什麼情況?”

電話那頭的範特倫解釋道:“張老思說,他今天要來偶家裡做客,偶當然不能拒絕的啦……哎呀,張老思來了!先掛了寶鍋,下午再聊。”

電話掛斷了,看著黑了屏的手機,謝黃寶滿臉的無語:“得,又得拖到明天了。”

一旁的方進好奇:“張老思是那位?”

謝黃寶收起手機,回答道:“他是範特倫的老思不對……老師!”

章旭掏出手機百度了一下,補充道:“張青,國內僅存的傳統音樂泰鬥級彆的人物,夏國音樂協會的創始人之一,致力於弘揚夏國傳統音樂文化。他發掘、譜寫的古典樂曲,多次被收錄於世界優秀文藝作品名錄之中。另外,他教出的徒弟各個都是不同領域的頂尖人物,國內流行樂第一人的範特倫隻是其中之一。可以說,張青是一位和康列光老爺子平起平坐的大人物。”

方進滿臉恍然:“哦~是這樣啊!”

關我屁事。

像是讀懂了方進的想法似的,謝黃寶出聲對方進說道:“阿進,今天叫你來呢,其實是和張老有關的。”

方進不解:“和他有關?今天不是來討論專輯的事嗎?怎麼和他又扯上關係了?”

謝黃寶無奈道:“這老頭聽說我們在搞專輯,便對範特倫提出了要求,要他把夏國傳統音樂的因素融入到這張專輯裡。你說這怎麼融入啊?流行之所以流行,就是因為新潮,就是因為脫離了傳統。可那老頭脾氣不是一般的犟,非要借這張專輯弘揚夏國的傳統音樂文化。因為這事,才把阿進你叫來,想和你商量一下這事這麼弄,這老頭咱們實在是惹不起。”

傳統?流行?

融合……

方進聽著聽著,陷入了沉思。

唉~那不就是國風!

方進眼前一亮,腦海中出現了一個愛喝奶茶的胖子。

抄歌怎麼能少了他呢!

華流纔是最吊的!!

方進瞬間激動了。

安排起來安排起來!必須讓這個世界的人們淪陷在國風的魅力中!

方進正要說話,謝黃寶的手機鈴聲響起。

謝黃寶對方進歉意一笑,接通了手機。

還是範特倫。

謝黃寶問道:“怎麼了阿倫?”

範特倫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寶鍋,方大思已經到了嗎?”

謝黃寶看了一眼方進,回道:“已經到了。”

接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小了下來,範特倫似乎在和旁邊的人談論什麼。

過了一會,範特倫的聲音又響起了:“寶鍋啊,我和張老思這就去你家,你們準備一下啦。”

謝黃寶有些驚訝:“張老也要來?好的冇問題,歡迎歡迎!”

掛斷電話,謝黃寶對方進說道:“阿進,張老應該是衝著你來的。”

方進訝然:“衝我來?我都不認識他啊!”

謝黃寶很有深意的看著方進,道:“阿進啊,你好像還不清楚你自己現在的名聲和地位吧?”

方進一愣,隨即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很牛b嗎?”

謝黃寶無語。

接著,在章旭的提議下,三人搞了點炒蛋吃。

過了半小時左右,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謝黃寶起身走到門口,打開門。

門外,一副高中生打扮的範特倫,他恭恭敬敬的站在一位眯著眼的瘦小老頭身邊。

兩人身後,是兩個氣息內斂的便衣保鏢,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謝黃寶連忙邀請:“您好您好,張老先生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快請進快請進。”

張青眯著眼笑著點了點頭:“不請自來,真是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

說著客套的話,謝黃寶將幾人引入客廳。

方進和章旭已經站了起來,禮貌的對來者打了個招呼:“張老好。”

張青微微弓著腰,來到章旭麵前,眯著眼上下打量一番,滿意道:“真是百聞不如一見,早就聽說方先生相貌英俊、一表人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章旭:“……”

這是在誇我的對吧?那麼我該怎麼迴應呢?

範特倫連忙走到張青耳邊,小聲道:“老思,旁邊那個纔是方進。”

“哦?是嗎?”張青抬起手,用手指將眼睛撐大,看向旁邊的方進,驚訝道:“咦?這裡什麼時候站了個人?”

方進:“……”

眼睛不好就去太上老君的爐子裡煉煉。

實在不行就牽條狗。

張青爽朗一笑,道:“哈哈哈,開玩笑的啦。”

見狀,幾人哈哈一笑,從家長裡短,扯到音樂創作,又自然而然的聊到了搖滾流行二合一的巔峰專輯上。

說到專輯,就不能不說張青向範特倫提出的要求了。

張青語重心長的說道:“我知道這個要求可能是蠻橫無理了,但傳統音樂的推廣是必不可少的一件事!當下的人們隻是暫時領略不到傳統音樂的雅韻和魅力,所以需要我們一起努力,將夏國的傳統音樂文化發揚光大,讓人們能接受它,愛上它。走出國門,走向世界!”

範特倫滿臉苦澀,冇有說話。

謝黃寶看向一邊,想著該怎麼轉移話題。

章旭欲言又止,但一想到自己隻是來湊數的,便沉默下來。

方進就更不用說了,有陌生人在的場合下,隻要冇人和他說話,他是不會主動接茬的。

張青將幾人的表情儘收眼底,在心裡歎了一口氣。

傳統音樂當前的境地很糟糕,一方麵原本優秀的傳統音樂作品得不到新生代人們的認可,一方麵這些年又冇有好的作品產出,導致傳統音樂出現了嚴重的斷層。

文化傳承的必要性不必多說,國家對此十分重視,特此將弘揚傳統音樂的重任交給了張青。

張青心急如焚,各種渠道、各種方法都試了,仍然改變不了這種局麵。

傳承了上千年的曆史文化搖搖欲墜,正在一點點的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

謝黃寶突然站起身,出聲打破了沉默:“對了,我冰箱裡還有些雞……”

章旭:“麻煩你了。”

方進:“太感謝了。”

“不必。”張青擺了擺手示意謝黃寶坐下,不容置疑道:“說完再吃也不遲嘛。”

幾人同時皺眉。

這老頭,你以為這是你家啊?

又不是吃你的雞……

範特倫暗中朝幾人使眼色。

謝黃寶看也不看範特倫,直直的盯著張青,出聲道:“張老先生您要說什麼呢?”

張青淡然一笑,道:“說一下如何讓人們接受傳統音樂,並將其發揚光大!”

謝黃寶沉默了一下,出聲:“張老,一種事物的衰落是多方麵因素決定的,並不是說傳統音樂不好,隻是它不適合這個時代了。”

張青輕輕的點頭,冇有反駁。

見狀,謝黃寶接著說道:“快節奏、碎片化的生活習慣使得現在的人們變得焦躁,追求效率。很少有人願意靜下心來去感悟意境、雅韻這種東西。就連搖滾樂都開始落伍了,更何況傳統音樂呢?傳統音樂的曲風很難滿足當前人們的娛樂需求,市場決定了傳統音樂的冇落,這是誰都改變不了……”

張青出聲打斷了謝黃寶的話:“方先生所創作的送彆便是很有突破性的嘛,融合了傳統音樂的元素,照樣也很火啊。”

謝黃寶有些急了:“那是特例!方進之後創作的歌曲都脫離了傳統音樂……”

張青一抬手,打斷了謝黃寶的喋喋不休。

謝黃寶還想再補充兩句,讓這老頭認清事實,但一想到此人的身份,便不說話了。

眼前這位可是真正的巨佬,國家給他當後盾的那種

張青歎了一口氣,看向方進,臉上滿是哀其不幸的神色:“所以我就很好奇啊,能做出送彆這種曲目的人,為何要將時間和精力投入到那般浮躁的音樂之中!簡直是浪費自己的才華嘛!”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神情各不相同。

兩名便衣保鏢眯起眼睛,繃起了神經。

範特倫露出了歉意的微笑,眼神裡哀求幾人不要接茬。

謝黃寶麵露陰沉,他最討厭有人對他說“浮躁”這個詞,這是對搖滾樂的錯誤認知以及極大的不尊重,如果不是看在範特倫的麵子上,他已經出聲和這老頭頂起來了。

你是張青又怎麼樣?比你更牛b的人我又不是冇頂過,不然你以為我這房子裡為啥這麼簡約?

謝黃寶看了看張青後麵那兩個氣息深沉的便衣保鏢,很理智的選擇讓一手。

這叫尊重老人,我可不是怕了……

章旭則第一時間看向方進,方進的態度就是他的態度。

一時間,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到方進身上了,這讓他感覺有些彆扭。但還好人不多,也不是不能接受。

在幾人的目光中,方進對著張青微微一笑,開口了:“老先生,您覺得送彆這首歌怎麼樣呢?”

張青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這首歌將夏國傳統文化的離彆意境和情懷錶現得淋漓儘致,歌詞精美,旋律深遠,屬於學堂樂的巔峰之作。非常好!”

方進又問:“那您覺得有比送彆還好的歌嗎?”

張青點頭:“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肯定是有的。”

“那是什麼樣的呢?”

聞言,張青愣了一下,張了張口,然後笑著搖了搖頭:“方先生,你倒是會說話啊。”

一個巧妙的引導,直接駁倒了張青的觀點。

方進不語,場麵冷了一下。

見狀,張青站起身子,歎了一口氣。

這一口氣裡滿是無奈、悲傷、失望。

幾人的心情猛地一沉。

一位老人發出這種歎息,很能刺痛年輕人爭強好勝的心。

這時,後麵的那兩個便衣保鏢開始竊竊私語。

保鏢甲:“開始了開始了。”

保鏢乙:“噓,你小點聲……”

隻見張青慢悠悠的走到窗戶邊,伸手扶住了窗台。

老人腰背彎了下去,語氣落寞:“孩子們,我都是快死的人了……”

方進靜靜的看著他。

謝黃寶和章旭同時嚥了一口唾沫。

範特倫的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張青開始講述起了自己為了傳統音樂奮鬥的一生,那簡直是繪聲繪色、張弛有度、滔滔不絕、催人淚下、動人心絃、感人肺腑、震耳發聵、震撼人心……

不提前講個幾十遍絕對達不到這種效果。

方進幾人都聽的入了迷,呆呆的站在原地,用敬仰崇拜的目光看著張青。

後麵的那兩個便衣保鏢又開始竊竊私語了。

保鏢甲:“有進步啊,講的比上一次還好。”

保鏢乙:“很彳亍,我都聽了那麼多遍了,還差點就信了……”

張青站在窗前,背對著幾人。

他抬起頭,看向天空,用略帶哭腔的語氣說道:“……可是孩子們,我看不到傳統音樂的未來啊。那是傳了幾千年、一代一代人用他們一輩子傳下來的東西,那麼美好的東西,應該讓我們的後人也聽聽。不能因為我們聽膩了,就給扔進垃圾桶裡不要了吧!”

幾人沉默,一股無言的氣息將幾人感染。

老祖宗的東西不能被我們給丟了!

弘揚傳統音樂!捨我其誰!

張青轉過身,已是老淚縱橫:“你們說說,是不是這麼個理?”

幾人堅定的點頭:“是!”

張青抬起腳,慢慢走到幾人麵前,依次說道:“你是謝黃寶,搖滾第一人!”

謝黃寶閉上眼睛,表情嚴肅。

張青走到範特倫麵前:“你是範特倫,流行第一人!”

範特倫表情莊嚴的點了一下頭。

張青走到方進麵前:“你是方進,全能創作家!”

方進眼神堅定,默不作聲。

走到章旭麵前時,張青歪了一下頭:“你……”

你基巴誰啊?

章旭低下頭,哭的很傷心。

對不起……

一事無成的我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你是誰不重要!”張青大手一揮:“你們都是優秀的孩子。我相信,如果是你們的話,一定能將傳統音樂弘揚光大!讓夏國的榮光重返世界之巔!”

幾人熱氣沸騰:“嗯!”

張青大聲喊道:“你們有冇有信心?”

幾人嚎叫:“有!”

張青喊的更大聲:“大點聲!我聽不見!!”

幾人扯著嗓子:“有!!”

張青滿意的點點頭:“好!很有精神!!”

後麵的兩個便衣保鏢在竊竊私語。

保鏢甲:“這一波比上一波的那幾個好忽悠。”

保鏢乙:“你不看看這都是誰?滿腔熱血謝黃寶,尊師重道範特倫,羞澀單純方大師……還有那個是誰來著?”

保鏢甲:“應該是咱們的同行吧……”

保鏢乙:“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