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來到了第二天,美好之聲劇場裡。

昨天,自從莫小雲表演完畢後,有珠玉在前,其他人的壓力特彆大,有些人甚至出現了嚴重的失誤。

不過還好,美好之聲的選人標準不是由一場表演決定的,而是在這幾天的時間裡綜合表現,由導演康佳瑜以及其他幾位劇務來判斷有冇有實力上節目。

今天預選的時候,由於莫小雲已經確定有一個名額了,便冇有上台表演,於是從其他選手裡出現一些十分亮眼的表演。

比如陳洛嘉的一首原創歌曲,雖然歌詞俗套,旋律平淡,但搭配上她甜美可人的長相,以及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軀體,很是讓在場的男人們發出聲聲尖叫。

唯獨方進一言不發的看著陳洛嘉的表演,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陳洛嘉下了台,直直的走向躲在角落裡的方進。

“我的歌怎麼樣?”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當然是比不上你寫的歌啦,不過你能不能幫我提提意見?方大師。”

方進鼓起掌:“嗯嗯,挺好的挺好的。”

陳洛嘉舉起小拳頭,很是不滿:“喂!你太敷衍了吧!”

“冇有冇有,真的挺好的。”

“切,不願說就算了。”陳洛嘉好奇的問道:“對了,你怎麼跟個賊一樣蹲在這裡?現在好多人都在找你,想和你聊聊歌曲的創作問題呢。”

社恐人士方進探著脖子看向在人群裡興高采烈的莫小雲,含糊不清的說道:“我也不想這樣啊,還不是因為有好多人找我...”

就在此時,人群突然騷動了起來。

方進順著人們的目光看去,隻見一位五官標緻,身材挺拔的英俊男子走進了劇場。

他身邊一位助理模樣的高挑女子正在向他不停的彙報著什麼,在他身後,還跟了幾個戴墨鏡的西裝大漢。

瞧瞧,這纔是明星範!

方進不著痕跡的打量了一番身邊的陳洛嘉,這娘們除了外表像明星,她的行為舉止,牌麵排場一點明星範都冇有。

還叫什麼“甜心公主”?

陳洛嘉冇有察覺到自己被鄙視了,此時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剛進來的男明星身上。

“臭屁的傢夥,”陳洛嘉不屑的一撇嘴:“來預選還帶助理和保鏢,光天化日之下還怕自己被彆人抓跑了不成?”

“你認識他?”方進好奇的問道:“他也是參加節目的嗎?”

“你多久冇上網了?連他都不認識嗎?”陳洛嘉瞪大美目:“去年在‘宏火娛樂’出道的最強新人章旭,雖說最近冇有出什麼作品吧,但也是一流的偶像歌手哎,你真的不知道嗎?”

方進隨口說道:“我連你都不認識,怎麼會認識他?”

陳洛嘉無語的甩了甩又長又亮的秀髮:“真不知道我該是哭還是該笑。”

這邊,章旭進入會場後眼神就在四處的觀望著,他來到導演康佳瑜身邊,兩人說了幾句話。

看到這一幕,陳洛嘉靠近方進的耳朵:“悄悄的告訴你個秘密,章旭這傢夥在追求康佳瑜哦。”

“這秘密是我不花錢就能知道的嗎?”

方進對此一點都不感冒。

緋聞啦醜聞啦,這些東西不就是為了增加曝光而編出來的嗎?一點真實性都冇有。

真正的醜聞可是見不得光的啊。

方進感覺耳朵癢癢的,用手一抓才發現是陳洛嘉的秀髮。

陳洛嘉像是冇注意似得,但微紅的臉頰直接暴露了她的真實想法。

方進有些尷尬的放開手,為了緩解氣氛僵硬的說道:“用什麼牌子的洗髮露?我給小雲也買一瓶。”

陳洛嘉白了方進一眼,朝康佳瑜的方向走去。

“....佳瑜,請你理解一下,現在一首好的作品對我來說太重要了。”

章旭正說著,突然注意到從身後走來一個人,回頭一看,原來是陳洛嘉。

陳洛嘉調皮的和章旭打了個招呼:“你昨天缺席了哦,大明星。”

接著她來到康佳瑜的身後,兩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佳瑜,我們去吃午飯吧,現在都12點了,吃完飯再來看預選也不遲啊。”

康佳瑜無奈的拍掉陳洛嘉不安分的手:“你先去吧,對了,把方進和莫小雲也帶上吧。”

“你不去嗎?”

“我先和章旭談些事情。”

一旁的章旭聽到莫小雲這三個字,瞬間來了興致:“是唱送彆的那個小妹妹嗎?我還聽了她唱的蟲兒飛了,很好聽!她今天也在現場嗎?”

康佳瑜看向章旭,強硬的說道:“不要轉移話題,章旭,我再最後問你一遍,你真的要退出美好之聲嗎?”

章旭抱歉的看向康佳瑜:“你父親康勇提出的要求讓我很難拒絕.....”

“直接說康勇就可以了,不用帶父親這個詞。”康佳瑜冷冷道:“既然如此,那我祝你前程似錦。”

一聽到章旭要退出,陳洛嘉很是吃驚看向他:“什麼?你要退出了?”

章旭低頭不語,康佳瑜的表情則是很平淡,似乎已經決定好了。

陳洛嘉急忙對康佳瑜道:“可是佳瑜!如果章旭走了的話咱們的節目就冇有撐場子的明星了啊。”

康佳瑜拍了拍她的手:“不是還有你嗎?”

陳洛嘉有些不自信:“我...”

雖然確實有點看不慣章旭的作風,但陳洛嘉不得不承認自己論咖位是比不是他的。

於是,陳洛嘉很不甘心的問章旭:“康勇到底給了你什麼讓你這麼果斷離開美好之聲?我們能力雖然比不上他,但也是不差的好吧。”

康佳瑜出聲道:“彆說了,洛嘉,他想走就讓他走吧。”

章旭臉上有些低沉,他解釋道:“康勇答應我,隻要我退出美好之聲,他就安排頂級的作詞作曲給我寫一張專輯。我也不想退出美好之聲的,可我的情況你們也知道的,我並不是創作型歌手,再不出新作品的話....”

“不就是找人寫歌嗎?”聽到這,陳洛嘉神情一震:“等一下啊,一下就好。”

說著,陳洛嘉就跑到冇影了,留下章旭和康佳瑜兩人麵麵相窺。

“實在是對不起啊,是我失約了。”章旭慚愧的低下頭,歎了一口氣。

康佳瑜搖了搖頭:“人各有誌,我不會多說什麼的。”

就在這時,陳洛嘉又回來了,還拉來了一個人。

“寫歌的話這裡不就有一個大師嗎?”陳洛嘉將方進推到兩人麵前:“方大師,拜托了!”

“你拉我過來到底乾什麼啊?”方進疑惑不解,不知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康佳瑜看到方進後眼前猛地一亮。

雖然這傢夥不賣歌,但寫歌讓彆人唱總冇問題吧!

章旭看了方進一眼,立馬就反應了過來:“難道他就是送彆和蟲兒飛的作者?”

方進下意識的臉皮一紅:“不才,正是在下。”

康佳瑜道:“方進先生,有件事能和你商量一下嗎?”

陳洛嘉在旁邊插了一句:“就是幫忙寫首歌啦。”

方進有點搞不清狀況,他撓了撓腦袋:“找我寫歌?現在嗎?”

這時,章旭明白了康佳瑜陳洛嘉兩人的意思,他抱歉的搖了搖頭“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了,方先生的作曲風格完全不適合我,而且,我可不唱兒歌。”

聽到這,方進不高興了:“誰說我隻會寫兒歌的?而且,送彆和蟲兒飛這能算是兒歌?”

章旭一愣:“難道你還會寫彆的類型的歌?”

方進不滿的說道:“現在世人對我的偏見這麼大嗎?不行!我必須要證明一下我自己!”

一旁的陳洛嘉興致勃勃:“你打算怎麼證明呢?方大師。”

方進看了一眼滿臉期待的陳洛嘉,說道:“你剛纔不是讓我給你的歌提意見嗎?意見就不提了,我直接給你寫一首歌!”

“給我寫歌!”陳洛嘉興奮不已:“真的嗎?”

方進正經的補充道:“當然是真的,不過你隻有演唱權,歌曲的所有權還在我這裡。”

“那樣也很好啊!!”

“走走走!咱們去排練室,這個歌得搭配舞蹈纔有味道。”

“你還會編舞!”

陳洛嘉滿眼小星星,興高采烈的跟著方進去了劇場的後台排練室。

留下滿是茫然的章旭和康佳瑜兩人。

“那個...”章旭憋出一句話:“不是說要給我寫歌嗎?這算怎麼回事?”

康佳瑜沉默許久,然後跟了上去。

“總之,先過去看看吧。”

兩人跟著方進和陳洛嘉來到排練室。

隻見方進隨手從排練室的書架上抽出一張草稿紙,大步走到桌子前。

坐下後,他用筆在草稿紙上寫下兩個大字:愛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