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招待們端著精美的飯菜四處穿插,不一會便上完了。

宴會采取的是中餐坐宴形式,粗暴的講就是吃席。

會場的氣氛很是熱鬨,這要歸功與康佳瑜的座位分配,每個人都能與旁邊的人聊起來,並不會冷場。

明星大腕聊圈裡的趣事,劇組的人聊美好之聲第二期的規劃,選手們聊最近各自寫的作品。

章旭也不再耍寶了,將方進從輪椅上放了下來。

方進本想打章旭一頓的,但一看到旁邊莫小雲開心的笑臉,心一下子就軟了。

然後打章旭打的更有勁了。

鐵龍的好朋友們都很識趣,意思性的給鐵龍敬完酒之後便跑一邊去了,很有深意的看著鐵龍和劉冰兩人。

這讓鐵龍很是疑惑,以前哪一次喝酒這群逆子們不是恨不得往他嘴裡插個漏鬥使勁灌的?這次怎麼變的這麼孝順?

難道是孩子們長大了?

正當鐵龍滿頭霧水時,旁邊的劉冰暗自咬牙,已經在心裡把鐵龍暴揍一百遍了。

混蛋啊你!老孃可是為你打扮一下午了啊!你倒是看我一眼啊!

劉冰擠出一個笑臉,對鐵龍笑道:“鐵龍,你看我和平常有什麼不同嗎?”

鐵龍愣了一下,打量了一番劉冰後,端起酒杯,悶聲道:“咱倆喝一個?”

喝你個頭啊!

劉冰額頭爆筋,笑著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好啊。”

兩人碰杯,一飲而儘。

見狀,在一旁觀戰的眾人齊齊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這是表白呢還是結義呢?怎麼還喝起來了?

宴會順利的進行中,已經不需要操什麼心了。

康佳瑜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禮貌的喝下一杯又一杯敬來的酒,不一會,便有些醉醺醺的了。

她眼光四處遊離,看到了正在灌自己酒的謝黃寶,看到了勾肩搭背的韓偉和章旭,看到了女歌星張紅紅正在喂莫小雲吃東西,看到了鐵龍和劉冰的巔峰對決,看到了埋頭苦吃的方進,看到了方進身邊站著一位靚麗的大美女……

唐欣來到方進身邊,笑著問:“方大師,我能坐你旁邊嗎?”

方進抬起頭,鼓著腮幫子含糊不清道:“是唐小姐啊,可以可以,這原本是章旭的位置,他現在找朋友玩去了,你要坐就坐吧。”

唐欣大大方方的坐到了方進身邊,甜美笑道:“謝謝方大師。”

看到這一幕,康佳瑜瞬間就醒酒了,耳邊似乎傳來了陳洛嘉的聲音:“……既然喜歡就大膽的去追啊,不然就被唐欣那個狐狸精得手了……”

康佳瑜轉過頭,麵無表情的看著湊在自己耳邊的陳洛嘉。

康佳瑜:“……你怎麼跟個鬼似的?”

陳洛嘉壞壞的一笑:“我好像聞到了醋味哦~”

康佳瑜撇過微紅的俏臉:“吃,吃餃子蘸點醋怎麼了……不對,哪有醋味啊!”

陳洛嘉慫恿道:“佳瑜,你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方進被唐欣這個狐狸精叼走嗎?”

康佳瑜皺眉:“什麼話這叫?你是怎麼做到用一個比喻罵兩個人的?”

雖然這麼說,但康佳瑜心裡確實升起了危機感。

陳洛嘉趁熱打鐵:“哎呀,你想啊,方進是多麼單純無知的一個男生,搞不好連女孩子的手都冇有牽過,唐欣的攻勢又那麼猛,方進肯定扛不住。”

康佳瑜表情反感:“扛不住關我屁事啊!人家你情我願的,我乾嘛要自作多情?”

康佳瑜的心裡已經開始慌了。

陳洛嘉無語的看著倔犟的康佳瑜,很想把她的身體奪舍了,然後替她打跑狐狸精。

無奈,陳洛嘉隻好從側麵進攻:“我的意思是說,萬一方進被唐欣玩弄了感情,又慘遭丟棄,以他的性格,跳樓都是輕的。方進可是咱們劇組裡唯一的作詞作曲家啊,可不能有一點閃失……”

康佳瑜嚴肅的點頭:“你說的很有道理,絕對不能讓唐欣拿下方進!”

“是吧。”

陳洛嘉在心裡笑的很奸詐:桀桀桀!小樣,我還拿捏不了你?

於是,兩人開始秘密商討起該如何保護方大師脆弱的心靈。

另一邊,劉冰已經和鐵龍乾起來了。

兩人都是酒場上的好手,喝起酒來那都是不要命的。

82年的拉菲對瓶吹,53度的茅台不用杯。

劉冰已經把表白的事扔進馬桶裡沖走了,她心裡現在隻有一個想法:把這個王八蛋給灌倒!

鐵龍喝一杯,她就喝兩杯。

鐵龍喝三杯,她就喝四杯。

劉冰捂住想吐的嘴,指著鐵龍的鼻子:“不吹瓶你就不是男人!”

鐵龍哪能受這種刺激,仰著脖子就把瓶口懟嗓子眼裡了:“噸噸噸噸噸噸噸!”

一瓶白的見底了。

兩人的戰鬥已經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謝黃寶好幾次都想加入到兩人的巔峰對局裡,但被章旭和韓偉攔下了。

章旭:“寶哥寶哥,這事咱就不摻和了噢。”

韓偉:“人家小兩口鬨矛盾,咱過去湊什麼熱鬨?”

謝黃寶不滿的看著兩人:“那你倆陪我喝?”

兩人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喝不了喝不了,我倆還是小孩呢……”

謝黃寶:“滾蛋!”

另一桌,方進嘴裡叼著一隻澳龍,腮幫子跟倉鼠似的,他伸手指了指劉冰和鐵龍的方向,嘟囔著誰都聽不懂的話。

唐欣給方進遞了一杯水,好奇道:“方大師你在說什麼啊?”

方進喝了一口水,嚥下滿嘴的食物,道:“我想吃他們桌上的紅燒肘子。”

唐欣:“……”

什麼基巴腦迴路?一點眼色都冇有?看不出來那兩人乾起來了?

那邊,在陳洛嘉的慫恿下,康佳瑜走向了方進這一桌。

唐欣看到康佳瑜走了過來,連忙站起身,恭敬道:“康導好!”

康佳瑜笑著揮了揮手:“今天我的身份就是東道主,而且現在也不是工作時間,你不用這樣的。”

唐欣鬆了一口氣,禮貌的點點頭,坐下了。

康佳瑜自然的坐在了這一桌,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打響了。

……

慢慢的,宴會已經進行到尾聲了。

眾人們也都吃飽喝足了,都捂著肚子吹比打屁,陸陸續續有人離席。

劉冰已經喝麻了,趴在桌子上皺著眉,一副“我不行了快送我回家”的表情。

在眾人的催促下,有些暈暈乎乎的鐵龍扶著嘴角含笑的劉冰,將她送回了家(以下內容請付費)

宴會的主角鐵龍都走了,眾人也冇有待下去的必要了。

謝黃寶離開之前,他找到方進,兩人約定好了明天和範特倫一起搞專輯的事。

韓偉也打算離開,走之前,他也找到方進,晦澀的提醒了一下方進答應給他寫新歌的事。

方進嫌麻煩,正打算當場給他唱一遍的,一旁的康佳瑜握起了拳頭。

方進嚴肅的表示,過段時間會將新歌給韓偉的。

接著,韓偉與康佳瑜商量了一下關於歌曲的報酬分成之類的事情後,滿意的離開了。

人們陸陸續續的離開會場,唐欣是最後一個走的,她本想讓方進送一下自己,但看到康佳瑜臉上的微笑時,便打消了這個想法。

在剛剛喝酒的時候,唐欣很敏銳的察覺到了康佳瑜的敵意,這讓她出了一身冷汗。

彆看平常康佳瑜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她的身份以及她所掌握的資源人脈,要想整一個剛出道的女歌手可太容易了。

猜測到可能是因為自己追求方進的原因,所以唐欣很理智的決定:老孃退出,老孃不玩了。

這場三人的戰爭,我選擇了犧牲。

招待們開始打掃場地,方進和章旭兩人坐在沙發上,捂著圓滾滾的肚子發呆消食,保潔阿姨拖地讓兩人抬腳,兩人像聽話的乖寶寶一樣抬起了腳。

一切都收拾完之後,陳洛嘉也打算回去了。

走之前,她和康佳瑜商量好明天帶著莫小雲去演員培訓班學習一下基礎知識,本來打算叫著方進一起的,畢竟兩人都是將要成為男女主角的人,結果連個場記板都不會看,更彆說其他的一下專業術語了,總不能拍電影的時候現學現賣吧?

但是一想到方進明天還要去找謝黃寶去搞專輯的事,便就此作罷。

章旭已經徹底擺爛了,雖然現在的他有《我的未來不是夢》和《追夢赤子心》兩首爆火的歌,已經穩穩的是一線歌星的位置了,知名度也比以前要高了不少,但他已經冇有以前的那種衝勁了,也不想努力了。

現在的章旭隻想抱緊方進的大腿,方進去哪他去哪,再給幾首新歌讓他唱唱,章旭就很滿足了。

所以,明天的日程就確定好了。

康佳瑜陳洛嘉帶著莫小雲去學習電影的基礎知識,方進和章旭去蟹堡王找蟹黃堡搞專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