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伴隨著一路的歡聲笑語,車輛終於到地方了。

星海市第一醫學院醫學檢驗中心,就是上次做鑒定的地方。

鑒定中心的門口,侯子健夫婦早早的就在這等著了。侯子健在原地走來走去,朱翠花坐在路牙子上滿臉的不安。

透過車窗看到這兩人後,車裡的幾人瞬間沉默了。

來了,終於來了……

康佳瑜將車停好,幾人下了車。

侯子健夫婦看到康佳瑜一行人從車上下來後,連忙走了過去。

精瘦的男人侯子健激動的看著莫小雲,剛想走過去,就被章旭給擋住了。

章旭麵無表情道:“站在這裡乾什麼?趕緊進去拿鑒定結果啊!”

侯子健探頭一看,發現那大高個不在,頓時就鬆了一口氣,他冷笑道:“結果不用看了,小雲肯定是我的孩子,我們現在就要帶小雲回家。”

說著,就打算越過章旭去抓莫小雲。

莫小雲呆站著不知所措。

方進出手將莫小雲拉到身後,死死的盯著侯子健,彷彿隻要他一動,方進就會不要命的撲上來與他同歸於儘。

侯子健被震懾住了,怏怏的收回手,不甘的說道:“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你們,走走走,進去進去!”

說著,侯子健拉起坐在地上默不作聲的朱翠花,走向鑒定中心。

方進等人跟了上去。

兩方人涇渭分明的一左一右,默不作聲的走進了鑒定中心。

排隊登記後,在工作人員的指導下,幾人來到一間休息室裡。

之後,工作人員急匆匆的去拿鑒定結果去了。

接下來,就是等待。

沉默、壓抑的等待。

狹窄的小房間裡寂靜無聲,幾人連呼吸都放緩了,不敢發出絲毫聲音,彷彿一旦出聲就會影響到最後的鑒定結果一般。

咚咚,咚咚……

方進聽著自己的心跳聲,他大腦一片空白,他感覺自己要暈過去了,這具身體的每一處都失去了知覺,他強忍著,逼迫著自己聽自己的心跳聲。

咚咚,咚咚……

陳洛嘉握著莫小雲的小手,大手滿是汗水,小手冰冰涼涼。

康佳瑜低著頭,眼神中不時有弧光閃過,一個又一個的想法不停的冒出又瞬間幻滅。

章旭的心理素質是最好的,他在調整自己情緒的同時,也在暗中觀察其他人的狀態,時刻準備應對突髮狀況。

侯子健夫婦額頭滿是汗水,儘管兩人對身為莫小雲父母這件事很有把握,但如果是真的看走眼了的話,兩人就活不下去了。

現在的兩人心中隻有兩個字:後悔!

砰砰砰。

一陣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破了房間裡凝成一塊的沉重氣氛。

方進騰的一下站起身,有些暈眩的搖晃了一下,然後走到門前,把門拉開。

門外,身穿防護服的醫護人員將一張單薄的不像樣的紙遞給方進。

方進一陣晃神。

怎麼……就一張紙……

我想……應該是一本厚厚的檔案袋纔對吧……

就這麼……簡單?

這時,醫護人員開口了:“愣著乾啥?拿著啊。”

康佳瑜出聲了:“不好意思,能麻煩您簡單的說一下嗎?因為我們並不太懂這方麵的事情。”

醫護人員連忙揮了揮手:“這種事情怎麼能讓外人知道呢?你們儘量快些,後麵還有其他人等著呢。”

說罷,醫護人員將紙張往方進懷裡一塞,又把門關上了。

房間裡又恢複了凝重的氣氛。

所有人都將自己的全部心神放到了方進手中那一張單薄的不像樣的紙上。

這時,朱翠花搗了侯子健一下。

侯子健站起身,一把抓走了方進手裡的那張紙,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

【關於侯子健與莫小雲親權關係的dna鑒定】

【一、基本情況:被鑒定人1姓名:侯子健性彆:男,被鑒定人2姓名:莫小雲性彆:女……】

【二、檢驗結果:……(一張晦澀難懂表格)】

【三、分析意見:根據孟德爾遺傳定律,被鑒定人1候子健與被鑒定人2莫小雲之間5個基因型不符合遺傳規律……】

看到這,侯子健心跳停止了一下,後腦如同被鐵錘敲擊了一般,整個人呆滯了。

不……不符合?!

不可能!!!

正當侯子健打算接著往下看時,才發現紙張已經被章旭一把搶走了。

侯子健一下子癱倒在地上,手腳冰涼,臉色發白。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章旭將紙張遞給康佳瑜,兩人一起看了起來。

【……故,1號與2號的親權關係不成立。】

【四、鑒定意見:根據dna檢測結果,待測父係樣本無法確認是待測子女樣本親生父係的可能……這種生物學親緣關係的成立可能為0.00001%。這種可能性機率的計算是基於亞洲任何一個不相乾的未測男性相對而言。】

【鑒定人:***】

【鑒定**:

我,教授證明:……以上結果完全按照jhh製訂的dna親子鑒定標準……】

【複審人:***】

【星海市第一醫學院醫學檢驗中心

基因檢定所】

【夏年:2032年8月3日】

……

章旭感覺自己全身的筋都被抽走了,他虛脫了一下。

他渾身疲軟的緩慢轉頭,看向靠著牆、愣著神、喘著氣的康佳瑜,又看向仍然呆站著門前一動不動的方進,又看向抱在一起的兩個可愛女生。

陳洛嘉臉上是極度虔誠的表情,似乎是在祈禱著什麼。

“呼……”

章旭短促的喘了一口氣,然後越喘聲音越大:“呼……呼!呼呼!!哈哈!”

章旭放肆大笑起來,他大喊:“哈哈哈哈!!方哥!!不是!!“

聞言,站在門前的方進往前傾倒,如同邁克爾傑克遜的60度前傾一般,額頭抵住門,不動了。

聞言,陳洛嘉緊緊的抱住莫小雲,緊緊閉著眼,嘴裡發出“嗯嗯嗯”的激動哼聲。

聞言,朱翠花陷入了絕望冰冷的深淵……

章旭激動渾身顫抖,說話都說不利索了:“哈哈哈!不不是啊哈哈!”

“不可能!!”

侯子健瘋了似的爬起來,紅著眼睛一把將康佳瑜手中的那張單薄的紙搶過來,看了一遍又一遍。

“不可能!!”

他現在隻會說這一句話了,他已經失去理智了。

朱翠花滿臉陰沉的坐在座位上,身上的肥肉不住的顫抖著。突然,她眼睛裡迸發出了驚恐的神色,隨後連忙低下頭,咬著牙一聲不吭。

侯子健猛地轉頭,惡狠狠的看向莫小雲:“再測一遍!再測一遍!!這次不對!這次一定是出錯了!”

侯子健走上前,一把抓住了莫小雲的胳膊,企圖把莫小雲從陳洛嘉的懷抱中拉出來。

陳洛嘉驚怒,使勁撕扯侯子健又細又硬的小臂,尖聲:“你要乾什麼?”

侯子健一邊拉扯莫小雲的胳膊,一邊喘著粗氣:“再做一遍!我就不信了!這短命鬼……”

方進猛地轉身,他紅著眼撲來上來,他的表情如同惡鬼一般,喉嚨裡發出駭人的低吼。

方進從後麵摟住了侯子健的脖子,一下子將他勒倒在地,接著一個翻身將侯子健壓在身下,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了侯子健的臉上。

侯子健兩根細細的胳膊如同章魚的觸鬚一般胡亂抽打著,打在方進的腹部、胸部、臉部。

侯子健閉著眼,厲聲嗷叫:“啊!啊啊!!我草你嗎啊!!”

方進麵目猙獰,又是一拳,狠狠的搗在他臉上。

又是一拳!

一拳!

再一拳!!

拳頭抬起,已是鮮血淋漓。

侯子健如同被打死了一般,翻著白眼,腦袋歪向一邊,僵直著身子,一動不動。

方進的拳頭打破了,侯子健的鼻子打破了。

方進站起身,眼前發黑,渾身開始瘋狂顫抖起來。

他站在原地,耳邊隻有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方進如同一個旁觀者,以第三人稱的視角,失神的看著章旭衝上前補了侯子健兩腳。

他失神的看著康佳瑜在打電話,康佳瑜的臉上是極度的放鬆和殘忍的陰沉,她要整死這兩個爛貨!

他失神的看著陳洛嘉抱著莫小雲又哭又笑,莫小雲乖巧的笑著,眼神裡卻滿是悲傷。

他失神的看著侯子健躺在地上的身體抽抽著,朱翠花張大的嘴巴彷彿是在喊“來人啊!!殺人啦!!”

接著,方進什麼都聽不到了,他就隻能看。

他看保安衝了進來,將章旭拉開。

他看康佳瑜對保安說了什麼,保安點點頭,不由分說的將如同死狗一般的侯子健和不住嗷嚎的朱翠花給趕了出去。

方進閉上了眼,深呼吸,深呼吸……

章旭抱住陳洛嘉和莫小雲,哈哈大笑。

陳洛嘉也不顧自己被占便宜了,她抱住莫小雲,甜美的笑著。

莫小雲笑著。

康佳瑜倚著牆,臉上滿是輕鬆愜意。

我們贏了!!

我們勝利了……

方進睜開眼睛,他看向莫小雲。

莫小雲也在哈哈大笑,看上去很高興的樣子。

冇來由的,方進猛地心疼起來。

他梗咽的一下。

他晃著身子,緩慢的走到了莫小雲麵前。

莫小雲笑著:“哥哥,你不高興嗎?”

方進鼻子一酸,伸出手摸了摸莫小雲軟軟的頭髮,笑道:“我能抱抱你嗎……”

莫小雲還在笑著:“當然可以啦……”

莫小雲摟住了方進的腰,乖巧可愛的笑著:

“哥哥,我以後再也不用分開了……”

“他們不是我的爸爸媽媽哦……”

“……”

句子的末尾已經帶上一絲哭腔了。

康佳瑜、章旭、陳洛嘉瞬間沉默了。

一個孩子冇有找到自己的父母,這事有什麼好笑的?

三人站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方進和莫小雲,然後無聲的走出房門。

小小的房間裡,方進俯下身子,緊緊抱住莫小雲。

方進用下巴輕輕抵住她的額頭,小聲溫柔的說道:“沒關係的小雲,想哭就哭吧……”

“……”

莫小雲小小的肩膀開始抽動了起來。

她哭了。

“嗚嗚嗚……”

“嗚嗚嗚……”

“我一點都不喜歡他們……可是……”

“可是……他們為什麼不是我的爸爸媽媽啊……”

“……嗚嗚嗚……”

“為什麼我冇有爸爸媽媽呢?”

“哥哥……我的爸爸媽媽在哪裡啊……”

方進的心都要碎了。

他咬著牙,緊緊抱著莫小雲,低聲安撫:“小雲當然有爸爸媽媽啦……”

“小雲的爸爸媽媽肯定會來找小雲的……”

“因為小雲最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