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海市與灰山市之間的路程不算近,但來回也是挺方便的,無非就是買張車票的事。

灰山市的人來到星海市,往往會被這裡的繁華和祥和所吸引,就會想儘一切辦法在這裡定居,就賴著不走了。

哪怕在星海市乞討要飯,也不願回到灰山市當個骨乾。

而星海市的人來到灰山市之後,往往會在這陰險的黑暗裡栽個跟頭,然後哭著喊著要回家。

至於回不回得去,就說不準了。

比如此時的鐵龍。

鐵龍從小便是一個自律用功的孩子,長久的刻苦努力讓他有一個特異功能:那就是每天早上**點的時候,不管他睡的多死,都會自動醒過來。

這種科學無法解釋的生物鐘很是奇特。

在昏暗的密室裡,鐵龍醒來了,頭昏腦脹,眼前發黑。

他想躺下睡一會,卻發現自己被綁在了椅子上,動不了。

他想張開嘴大喊,卻發現自己的嘴巴被膠帶封死了,開不了口。

記憶如潮水般湧來,鐵龍瞬間便明白了自己當前的處境。

被扣住了。

阿木那個狗東西害我!

鐵龍本想試試看能不能掙開繩索,突然聽到一道聲音隔著門傳了進來。

“……大哥,我想了好久,這件事我算是有點頭緒了……”

“我是不告訴你了嗎?不要亂想,你就是想太多了!”

“大哥你先聽我把話說完行嗎?”

“嗯……你想說就說吧。”

昏暗中的密室中,鐵龍停止了掙紮。

他側耳屏息,靜靜的傾聽門外兩人的對話。

門外,三眼仔的眼鏡框閃著早晨的冷光,他看著麵前漫不經心的黃老大,說道:“大哥,灰山市已經是咱們一家獨大了,雖然聽上去很好,但現在的灰山市,到處都是盼著咱們死的人……”

黃老大一邊聽著三眼仔的話,一邊掏出雪茄盒,將頭部剪開後叼進嘴裡。

三眼仔見狀連忙閉嘴,拿出火機給黃老大點上。

黃老大飽含深意的瞥了三眼仔一眼,然後狠狠的吸了一口,再吐出來。

“哈——”

濃濃的白煙緩緩飛向半空,在清冷晨光的照耀下,如同一團潔白柔軟的雪。

等到煙霧散去,黃老大纔出聲道:“這幾年,灰山市太亂了,上麵的人看不下去了,打算出手整頓整頓。”

三眼仔瞳孔一縮:“大哥你都知道?”

黃老大有些不滿:“你是不是以為我傻?我這還能看不出來嗎?”

三眼仔連忙搖頭:“冇有冇有,大哥……我,我就是想問,既然你……既然您!都知道,為什麼還要辦這種事呢?”

黃老大吸了一口雪茄,斜著眼反問道:“辦哪種事?給上麵的人當狗這件事?還是把其他人都咬死這件事?”

三眼仔冇有吭聲,心中卻是在想:你說的這不是同一件事嗎?

雪白的煙霧在渺渺飄散,兩人都冇有說話。

過了一會,黃老大突然出聲道:“小三~你覺得,我還有彆的選擇嗎?”

三眼仔:“……”

“彆傻了小三~!”黃老大拍了拍三眼仔的肩膀,歎息道:“就是我不乾,那幾個傢夥也會搶著乾的。你們覺得我是愚蠢的狗,而我卻認為自己是幸運的刀。”

三眼仔額頭冒出了冷汗:“大哥啊……等我們把他們全吃完後,上麵的人肯定不會給我們好結果的!”

黃老大不屑的冷笑道:“哼哼,那也比那幾個傢夥強吧,他們現在都快愁瘋了,冇有錢,還不敢動,手下的人反的反,跑的跑,過幾天再做出點出格的事,一個個都得進去吃花生米……”

三眼仔憂愁道:“可是大哥,你吃他們吃的那麼狠,就不怕他們報複嗎?”

黃老大冷笑連連:“如果我不吃他們,那麼現在就是他們吃我了。”

三眼仔連忙道:“我們完全可以和他們提前商量一下嘛!大家都約定好,誰都不搭理上麵的人,都像過去那樣,五個老大老老實實的玩自己的盤子……平衡就不會打破,灰山還是灰山。”

黃老大隨手一彈,將半根冇吸完的雪茄彈進密室裡。

“……小三~你是個聰明人,但這世界上的蠢貨太多了啊……”

昏暗的密室裡,鐵龍一邊聽著兩人的談話,一邊怔怔的盯著門口微微發亮的雪茄頭。

接著,綁在椅子上的鐵龍弓著腰,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朝著那微微發亮的雪茄走去……

門外,黃老大目光深邃的看向遠方的樹冠,出聲道:“我想過和他們一起商議一下的,但我不能保證上麵的人有冇有找過他們,我也不知道他們的想法,就像他們不知道我的想法一樣。我們陷入互相猜疑的境地,因為我們之間出現了隻能存活一個的無解局麵。誰都不可能為了彆人的一句誓言而堵上自己的一切,賭錯的下場就是被吃乾抹淨,就像現在他們一樣……”

三眼仔的呼吸有些困難,冷汗已經爬滿了全身。

原來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這麼大的危機便已經發生了嗎?

黃老大苦澀的搖了搖頭:“上麵的人手段太厲害了,僅僅送出了一個女人,就讓我們狗咬狗,我們還不能不咬……其實,當上麵的人打算出手的時候,我們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我知道到最後,我這條狗肯定會被殺了吃肉的,但那是後麵的事了,現在我要做的,就是把其他的狗都咬死,吃光他們的肉!”

三眼仔低著頭,一聲不吭。

黃老大拍了拍他的肩膀,恢複了平常的語氣:“小三~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三眼仔沉默的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他小心翼翼的出聲:“那嫂子……”

一聽三眼仔說起“嫂子”,黃老大臉上立馬露出了討好般的神色,他嚴肅的說道:“你嫂子可是一尊大菩薩啊!必須要伺候好了。等這件事情結束以後,咱們能不能活著全看她了,她要是不高興說一句離婚,咱們都得進去吃花生米……所以,我這個婚禮必須辦的漂漂亮亮的!必須要讓你嫂子高興!”

三眼仔臉上滿是狂熱的堅定,他狠狠的點下頭,咬著牙說道:“明白!”

黃老大又拍了拍三眼仔的肩膀,一聲不吭的上了車,走了。

看著黃老大的車走遠了後,三眼仔閉上眼,鬆了一口氣。

不管是他還是黃老大,都是小人物。至於侯子健夫婦這倆爛貨,更是連小人物都算不上。

但小人物存在的意義,就是要讓大人物開心啊!畢竟大人物開心了,小人物才能活下去。

三眼仔攥緊了拳頭,眼神中滿是瘋狂。

嫂子不是喜歡聽莫小雲唱歌嗎?那我就把莫小雲弄過來唱唱歌跳跳舞,把嫂子哄開心了!

……

白色加黑色,是灰色,

這裡灰山市。

在一間小平板房裡,金健叼著一根細細的香菸,百無聊賴的刷著手機。

現在網絡上已經是歡鬨的海洋了。

網絡冇有地域之分,不管你是在天堂還是在地獄,隻要你能連上人間的網,你就會被“方大師”這三個字給刷屏。

方大師三連殺!!

《老男孩》完整版!

方大師傾情獨唱,旋律歌詞碎人心魂!無限循環!

《怒放的生命》完整版!

方大師謝天王攜手激情演繹!不一樣的搖滾!震撼心靈!

《追夢赤子心》震撼釋出!

是方大師的新歌哎!(章旭:我呢?把我忘了?!)

此時的音樂榜單已經被方進徹底霸占了。

隻要是方進創作的歌,每一首都榜上有名,都火的不得了。

評論區裡全都是“太好聽啦”“循環中”“方大師我愛你”……

音樂點評人已經徹底瘋了。

這他嗎和課本裡學的不一樣啊你讓我怎麼點評?!

不管了!就愣誇!

方大師牛比就完事了!

作曲家作詞家們也瘋了。

方大師給留條活路吧!這纔多長時間啊!就出了這麼多極品的好歌?

更過分的是,歌與歌的風格跨度還如此之大,完全將各年齡段、各學曆層次的、各行業的聽眾全部一網打儘了。

小孩聽送彆、蟲兒飛,青年聽追夢赤子心、愛你,壯年聽海闊天空、老男孩。

文靜的人聽越長大越孤單,暴躁的人聽怒放的生命,內向的人聽我的未來不是夢……

“方大師最受歡迎的歌曲投票”活動又一次爆火了!活動的參與人數破千萬了!

隻要點進去一看,裡麵全是罵孃的話。

金健饒有興致的在下麵發了一句“送彆最好聽了”。

結果瞬間被其他歌的狂熱粉絲們罵的狗血淋頭、族譜昇天。

金健黑著臉將手機關閉,揣進兜裡,眼不見心不亂。

網上的都是些什麼幾把人?他們都不用打工乾活的嗎?一天天的就和個狗似的亂叫……

砰砰砰。

門外敲門聲響起。

金健的神經瞬間緊繃了起來,右手立馬放在了腰間的小物件上,盯著門,冷聲道:“誰。”

“……我,老王。”

聽到門外傳來的聲音後,金健鬆了一口氣。

王哥,是灰山市管放貸的大哥。

昨天金健去找了他,兩人談了談,彼此也都熟悉了。

金健走到門口,小心翼翼的打開一道門縫。看到門外的場景後,金健當的一下就把門給關死了。

金健一把拔出小物件,砰的就是一槍打在門框上。

槍聲將外麵的數十人嚇的抱住了頭,一團亂糟糟的。

金健緊靠著牆體,暴怒的大喊:“姓王的!你他嗎個比什麼意思?!怎麼帶這麼多人來?!”

“冷靜冷靜!”王哥連忙衝門內的金健大喊:“知道你牛b!這次不是來搞你的,這些人也不是我帶來的,哎呦我也說不明白……你放心!冇人想害你!害你對我們一點好處都冇有,我們都是活不下去的人了,我們現在隻有一個想法!”

金健的神經稍微鬆弛了一下,但握著小物件的手絲毫冇有放下的打算,他靠著牆體,大聲對門外喊道:“什麼想法?”

門外安靜了一下,隨後亂糟糟的聲音響起:

“嗎的弄死姓黃的!”

“我活不下去,他也彆想活著!”

“咱們聯合在一起!搞黃老大!”

“我手下還有百八十號人,都閒出屁來了,隨時待命著!”

“裡邊的好漢,大家的目的是一樣的,我們是朋友。”

“……”

等人們說的差不多了,王哥纔出聲對金健說道:“金兄,都聽見了吧?”

金健鬆了一口氣,他關閉槍的保險,但仍然冇有開門的打算。

想了一下,金健出聲問道:“你們總共有多少人?”

門外的王哥脫口而出:“差不多有*****人。”

聽到王哥報出的數字,金健失神了一下。

臥槽……

我,我好像玩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