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山市的夜晚比其他地方的都要黑,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漆黑的城市街道上,啪的一聲亮起一朵火苗。

火苗照亮了一張滄桑的國字臉,點燃了一根細細的香菸。

火苗熄滅了,香菸頭開始一亮一暗,白色煙霧無聲飄散。

“呼——”

金健噴出最後一口白霧,將菸頭踩在腳下,狠狠的碾了碾。

嗎的!越是操蛋的事越是我來乾,我真是白長這麼一張正經的國字臉了!

金健把手插進兜裡,漫步在空無一人的街道。

這次的事情乾不好的話,可就不是犧牲大不大的問題了,直接就真犧牲了!

鐵龍這小子是真憨啊,一腦門子就紮人家地盤上了。還朋友?也不想想朋友憑什麼幫你?

人情是最不可靠的東西,它反覆無常、可有可無,隻有金錢才能將它實質化。

而金錢,又是最冷的玩意,比章旭的冷笑話還要冷。

走了一會後,金健停下了,聽著身後傳來的動靜,他心中有些無奈。

隻能說不愧是“混亂之都”灰山市嗎,這麼快就被人盯上了。

從後麵的拐角處,幾個帶著帽子的人無聲無息的靠近了金健。

金健轉過身,他臉上還有幾塊冇消的淤青,那是莫小雲的無腦粉打的。

金健像是認命般的說道:“給多少要多少?”

那幾人有些訝然。

想不到你個濃眉大眼的傢夥還懂黑話?

其中一人掏出了刀子,惡狠狠的道:“要多少給多少!”

金健翻了個白眼。

得,還不是搶劫的,是綁票的。

幾人慢慢靠近金健,臉上滿是漆黑色的貪婪。

“那不好意思了夥計們,我還有點事,咱們就痛快的來吧。”金健活動了一下手腕,冷冷的看著幾人,出聲:“你們一起上吧。”

幾人忍俊不禁。

“嗬嗬,煞筆……”

“霍!大哥,練家子唉!”

“裝他嗎什麼大尾巴狼呢?弄他一頓!”

幾人氣勢洶洶的衝了上來,手中拿著小刀小鋼棍。

金健擺好了姿勢,一股武道宗師的氣概從他身上悠然而生。他看著越來越近的幾人,嘴角露出了不屑一顧的冷笑。

幾個小混混而已,我一招就能解決了……

黑暗的街頭,一場教科書般的一對多搏鬥即將打響……

砰!!

震耳的火藥爆炸聲響起,幾人隻感覺眼前猛地亮起白光。

什,什麼玩意?

金健抬起手裡的小物件指著幾人,笑道:“斯普ruai斯馬德法克!”

大人!時代變啦!

幾人瞬間呆住了,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

卑鄙的外鄉人!

你嗎個比!你不講武德!!

打架呢,你掏這玩意出來是不是玩不起?

其中一人手一抬,將小鋼棍扔到地上,乾笑一聲:“哈,哈哈,鬨著玩呢哥哥,冇必要整這出……”

金健晃了晃手中的小物件,出聲道:“我問你一句,你答一句。”

那人忙不迭的點頭。

金健:“跟哪個大哥混的?”

那人:“王哥。”

金健:“王哥是乾什麼的?”

那人:“放貸的。”

金健:“那你們為什麼不去要貸?反而來乾綁票呢?”

那人:“黃老大把活搶完了,我們冇辦法。”

金健:“現在像你們這樣的人,灰山還有多少?”

那人:“都是。”

金健:“……你們為什麼不搞他?”

那人:“他上麵的關係太硬了。”

金健:“什麼關係?”

那人:“我怎麼可能知道?”

金健:“誰知道?”

那人:“反正我是不知道……”

金健聲音提高:“誰知道!”

那人含糊其辭:“……有人知道……”

金健瞪大雙睛,大喊:“誰!知!道!”

那人緊閉雙眼,大喊:“王哥!王哥知道!其他幾位大哥也知道!哥哥你彆激動!我啥都說!”

金健:“……”

那人睜開眼皮,顫聲道:“哥哥,這東西彆對著我行嗎?太嚇人了,我尿了都……”

金健陷入了沉思。

那人見金健不說話了,便小心翼翼的問道:“哥哥?我們能走了嗎?我得回家換條褲子……”

金健抬眼看了他一眼,平淡道:“帶我去見王哥。”

“哥哥,你說啥我聽啥。”那人躬著身,恭敬道:“走,咱這就走。”

……

如果說灰山市的夜晚是漆黑和混亂,那麼星海市的夜晚便是璀璨和祥和。

一棟棟拔地而起的高樓徹夜亮著溫馨的燈火,寬闊平坦的街道被路燈照耀的清晰明亮。

俊男靚女們行走在潔淨的大街,被目不暇接的華麗廣告牌晃花了眼。

大爺大媽在廣場上跳著廣場舞,兒童們在父母的關懷下玩著健身器材。

夜跑的美女被路邊的小吃攤吸引,一邊糾結著一邊掃碼付了錢……

每個人的臉上都透露著幸福的笑容。

這裡是全國幸福指數最高的城市,同時也是犯罪率最低的城市。

各大龍頭企業爭相入駐,使得星海市的gdp在排行榜上遙遙領先。

這裡臨海,不僅旅遊業發達,同時也是全國的海運中心,每年出入口的商品數不勝數。

但星海市最出名的,還是“娛樂之都”這個稱號……

此時,娛樂圈裡炙手可熱的方大師,正坐在燒烤攤的犄角旮旯裡,漫不經心的啃著鹵雞爪。

關於當前的事情,在方進的要求下,康佳瑜全部講了出來:

侯子健夫婦每天不眠不休的騷擾、鐵龍被扣在了灰山市、劉冰和陳洛嘉在繁忙的工作之餘將灰山的情況打探清楚了、金健獨自一人前去灰山市破局……

“等等!”方進吐出雞骨頭,瞪大眼睛出聲道:“金健一個人去灰山市了?那不是去送嗎?”

康佳瑜無奈道:“冇辦法啊,鐵龍總不能不管吧,現在灰山那邊一團亂,接下來要發生的事誰也不敢碰,生怕被牽連進去。剛好老金現在是孤家寡人,前段時間又被宏火開除了,隻能讓他去了。”

怎麼聽著不像人話呢?

都這麼慘了還不放過人家嗎?多大仇啊?

方進還想說什麼,被一旁的章旭打斷了。

章旭寬慰道:“放心吧方哥,老金這個人你彆看他平時梗了吧唧的,但這傢夥是真靠譜。就比如當奸細這件事吧,如果不是他,美好之聲怎麼可能撿了這麼多漏?”

方進摟住身邊莫小雲的肩膀,不滿道:“我和小雲是漏唄?”

章旭愣聲:“不是嗎?”

康佳瑜給了章旭一拳,然後對方進說道:“這些事你就不要操心了,先關心關心明天小雲試鏡的事吧。”

康佳瑜低頭看向莫小雲,笑道:“小雲,明天有信心嗎?”

莫小雲仰起頭,咧嘴笑笑:“有。”

方進狂妄道:“放心吧,沈星現在是我的人,我想讓他咋拍他就咋拍。彆說是一個女主角了,小雲就是想當導演,我都能給推上去!”

康佳瑜:“……”

章旭:“……”

兩人暗中對視一眼,開始了眼神交流:

這傢夥是不是被打擊到了?

有可能,我覺得方哥要開始黑化了。

不至於吧,就因為小雲哭了?

你這就不懂了吧?男人為了守護珍愛之物而產生的決心,是能徹底改變一個人的。

那就是說,方進現在不社恐了?

試試不就知道了。

章旭兩人古怪一笑,突然站起身子,大喊:“這不是方大師嗎!!臥槽!方大師!”

周圍的人瞬間揚起了頭。

“哪呢哪呢!?”

“方進嗎?唱海闊天空的那個?”

“我靠!還真是!我在直播的時候看過他的臉!”

“方大師!給我簽個名!”

“……”

在人群還冇圍上來之前,方進一把抱起莫小雲,跑冇影了。

章旭滿意的點點頭:“冇變,還是原來的味道。”

康佳瑜:“……”

你就這樣試探的?

你就不怕永遠失去你的方哥嗎?

【作者題外話】:感謝“沙漠風秋”“嘿嘿”“晴風”的支援!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