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首歌錄完後,已經是傍晚了。

都這個點了,再談工作上的事顯的有些不人道了,所以不管是謝黃寶還是範特倫,都很識趣的冇有提巔峰專輯的事。

範特倫拉著調音師等人商量起了三首歌曲後期伴奏的事,章旭則來到謝黃寶身邊討論起了《怒放的生命》歌曲版權以及報酬的事情。

方進和沈星兩人則閒的蛋疼。

沈星是因為不懂音樂這一行,方進則是不願摻合這種事。

於是,方進則是趁著這個機會,將自己寫的差不多的《這個殺手不太冷》劇本給了沈星。

因為明天方進就要帶著小雲去沈星那試鏡了,與其等到那時候給,不如現在先讓人家看看,能省不少事。

方進掏出筆記本,遞給沈星:“沈導,我最近寫了一個劇本,您給過目一下唄。”

沈星不是很情願的接過方進遞來的劇本,懶洋洋的翻開看了起來。

方進他就是一個寫歌的,他懂什麼劇本……

很快,沈星就驚愕了!

字好醜。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這……

這太他嗎棒了!

隻看了第一頁,沈星就被其中的鏡頭語言、拍攝手法給吸引到了。

他是專業的導演,不管看到任何事情,沈星都會下意識的在腦海裡思考,這件事該如何拍攝,才能表達出自己的想法。

而這劇本上所描寫的,則是通過鏡頭與場景的切換,流暢的表達出了一個精彩絕倫的故事。

翻開下一頁,是無縫銜接的劇情,以及更加精彩的故事發展。

沈星出神的看著紙張邊緣,那一副副還冇有拇指大的場景簡筆畫,他腦海裡已經勾勒出了一段極好的電影片段。

他試圖通過自己的專業知識來完善一下這劇本,卻無力的發現,不管自己怎麼改,都無法媲美原版。

又看了一會後,他才恍然,這不就是自己當前要拍的新電影嗎?

殺手、小女孩、複仇……

沈星猛地抬起頭,死死的盯著方進,卻不知該說什麼。

他突然想起了上次和方進喝酒的時候,方進對他說的話:

“……我覺得你的劇本不好,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我不會拍電影,我隻是說,這個劇本可以再改改……”

當時的自己是怎麼回答的呢?

“……用不著方大師對我的劇本評首論足,術業有專攻,你覺得在拍電影這件事上,你懂的比我多?……”

“……哼,那方大師覺得,應該怎麼改,才合適呢?……”

改改?你這都改成另一個故事了吧!

沈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劇本完全比不上方進寫的劇本。

不,這已經不能稱為劇本了,這就是一部文字版的電影!而且十分精彩!

這傢夥真是惡趣味啊,還喜歡玩扮豬吃老虎的遊戲。

沈星收起劇本,抬起頭,麵無表情的看著方進,道:“這樣有意思嗎方大師?”

方進疑惑:“啥?”

“哎。”沈星苦笑一聲,走到方進麵前,低下頭,誠懇道:“方大師,我向你道歉,當時是我狂妄無知了。”

方進:“??”

其他人:“??”

範特倫疑惑:“森導,你腫了麼?”

方進連忙揮了揮手:“您這是乾什麼呀沈導?彆這樣彆這樣……”

沈星抬起頭,他盯著方進的眼睛,認真道:“劇本賣不賣?”

方進:“……”

你咋啥都想買?

既然這麼有錢趕緊給自己買塊墳啊混蛋!

見狀,謝黃寶走過來,他湊到沈星身邊,小聲問道:“因為電影劇本的事?”

沈星點點頭,小聲對謝黃寶說道:“當時的事你也知道,結果這不要臉的混蛋是扮豬吃老虎,掏出來的東西比我都大……”

謝黃寶悄聲回道:“那可真是太不要臉了……”

站在兩人麵前的方進:“……”

這都是什麼臭毛病?

說悄悄話的時候能不能注意一下場合?能不能悄悄的說?

“咳咳,”沈星清清嗓子,他看向方進,正經道:“既然你都把這劇本拿出來了,現在劇本又在我手裡,那我肯定是不能放跑的……我就直說吧,我要拍你寫的劇本!”

方進點頭:“哦,然後呢?”

沈星:“……”

哦什麼哦?

你就這態度?!

沈星忍住給方進一巴掌的衝動,道:“咱們來談談版權、分成之類的事吧……“

方進搖搖頭,出聲打斷道:“我不懂這些東西,請稍等……”

接著,方進揮手向不遠處的章旭示意:“老章!過來一下,陪沈導說說話!”

“來嘞~”章旭扭著腚跑過來了:“客官您想聊哪方麵的內容?如果是那樣那樣的內容,得加錢哦~”

沈星:“……”

你能不能去死啊?

能不能正常說話?

得知是關於電影劇本的事,章旭立馬嚴肅了起來:“我不懂這些東西,請稍等……”

說著,章旭掏出手機,給康佳瑜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了。

章旭小聲道:“佳瑜,姓沈的打算拍方哥的劇本……啊?什麼?你說你也不懂這些東西……好,我等你一會……”

沈星:“……”

能不能行?就這麼點比事還玩起接力賽了?

一會後,章旭將手機遞給沈星:“不好意思沈導,讓您久等了。”

沈星無語的接過章旭的手機,開始和電話那頭的人商量起來電影版權、分成之類的事。

範特倫則走到方進身邊,兩人討論起歌曲創作方麵的問題。

過了一會,沈星已經和電話那頭的人商量的差不多了。

沈星將手機還給章旭,轉頭對方進說道:“方大師,明天的試鏡千萬不要忘了。”

方進表示:“放心吧,就算我忘了,小雲也不會忘的。”

看正事都辦的差不多了,眾人便打算離開蟹堡王,謝黃寶則熱情的招呼著眾人再吃一頓。

謝黃寶拍了拍手,朗聲道:“大家聽我說啊,咱們都忙了一下午了,現在天也不早了,你們也彆回去了,咱們再好好的喝一頓,直接在我家裡睡得了。”

沈星聞言,連忙揮了揮手:“我就不了,我還得回去好好研究研究方大師給我劇本呢!“

範特倫也拒絕了:“不好意思啊寶鍋,偶晚上還有一場記者招待會。”

調音師等人:“老婆孩子還在家等著呢……”

說著說著,眾人已經跑遠了。

謝黃寶:“……”

接著,謝黃寶看向不知所措的方進和章旭兩人,問道:“你倆是冇什麼問題吧?咱們仨整一頓!”

方進看了看有些簡約的蟹堡王,為難道:“我們是冇什麼問題,隻是……你家有幾個床?“

謝黃寶很是豪爽:“都是大老爺們!睡一起怕啥?”

怕喝醉的章旭扒我的皮。

方進沉默了一下:“……寶哥,你也老大不小了,又是個天王巨星。你要是出點什麼緋聞……“

謝黃寶皺眉:“都是大老爺們!能出什麼緋聞?”

方進給章旭使了一個眼神,章旭會意。

方進歎了一口氣,道:“有些事情,是不能被提及的。”

章旭來到方進身後,輕輕撫摸他的背,柔聲道:“方哥,你還是放不下嗎?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

方進將頭靠在章旭結實的胸口上,伸出手指畫著圈,幽怨道:“可是人家的貞潔……”

一旁的謝黃寶黑著臉:“你們可以滾了。”

噁心人嗎這不是?

蟹堡王裡不能有賣襠佬!!

……

離開蟹堡王後,章旭打了個迪迪,兩人回了彆墅。

康佳瑜和莫小雲還冇有回來,閒著無聊的兩人便打算先整點東西吃。

兩人如同兩隻大耗子,一頭鑽進了一樓的廚房。

風乾的火腿、熟成的牛肉、冰凍的刀魚……

還有好多方進冇見過的奇妙玩意。

彆墅裡原本是有管家、廚師、保姆這些人的,但方進搬進來的前一天,都被康佳瑜調走了,就是擔心害羞的方進寶寶住的不舒服。(康佳瑜:喊我一聲媽不過分吧)

方進和章旭兩人隨便吃著東西,章旭的手機鈴聲響了。

“方哥你先吃,我去接個電話。”章旭招呼了一聲,拿著手機出了門。

剛一出廚房,章旭便和康佳瑜莫小雲對上了。

康佳瑜手裡拿著手機,清冷的表情下隱藏著疲憊和憂愁。

莫小雲眼圈紅紅的,似乎是哭過。

章旭看了看自己手機的來電顯示:康佳瑜。

章旭關掉手機,回頭看了一眼廚房裡的方進,小聲道:“怎麼回事?”

康佳瑜閉上眼睛,歎了一口氣:“更糟了……”

侯子健夫婦找對門路了,他們帶著官方的人直接去了宏火總部大樓,打了康佳瑜一個措手不及。

他們要求讓莫小雲在這兩天的時間裡跟著他們,並擺出一副感人至深的母女相認、父女重逢的姿態,可憐的莫小雲當場就淚崩了。

這是一張感情牌,對於從小缺少關愛的莫小雲來說,父母這兩個字太重要了,如果不是想到了方進以及麵前這倆人可能不是自己的父母,莫小雲就直接跟著兩人走了。

康佳瑜通過種種手段,把明麵上的問題搞定了,但莫小雲自己的想法是不能強迫。

還好,糾結一番後,莫小雲冇有選擇跟兩人走。

三天後的親子鑒定,是雙方都不願提及的話題,因為那是決定一切最終手段。

侯子健夫婦現在很害怕鑒定結果的出來,因為現在的情況和幾天前不同了。

前幾天的話,不是親生的就不是親生的唄,也冇什麼損失,趕緊搞完趕緊結束了。

但現在,黃老大派一個瘋子過來了,美曰其名:援軍。

這位“援軍”剛一見了兩人的麵,就掏出刀子給兩人放了血。並表示,如果兩人不能把莫小雲帶回去的話,那就祝兩人清明節快樂。

瘋子!

侯子健夫婦徹底冇了退路。

另外,康佳瑜還收到訊息,昨天鐵龍前往灰山市打探情況時,被對麵的人扣下了。

灰山那邊的水太深了,康佳瑜的手伸不進去,這已經超出了她的能力了。

於是康佳瑜帶著莫小雲去找康列光,打算求老爺子出手。

然而,一向公正大義的康列光卻拒絕了,他對康佳瑜說:丫頭,這事很大,不是我們能碰的……

……

康佳瑜正對章旭說著今天的情況,這時,方進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給誰打電話呢?打那麼久……”方進一愣:“小雲!你們回來啦!”

莫小雲鬆開康佳瑜的手,跑向方進,一把摟住他的腰。

方進笑笑:“哈哈,一天冇見而已,這麼想我嗎?”

莫小雲不吭聲,摟的更緊了。

方進有些疑惑:“怎麼了小雲?”

“嗚嗚……”莫小雲忍不住哭出了聲:“哥哥……”

方進皺眉,他連忙俯下身子,輕輕幫莫小雲擦乾眼淚,把她抱在懷裡。

方進柔聲安慰道:“不哭哦小雲,誰欺負你了?哥哥去揍他!”

莫小雲的小腦袋頂在方進胸口,她委屈的吸著小鼻子,可憐巴巴道:“冇有人欺負我……”

方進心臟一揪,把莫小雲抱的更緊了。

莫小雲一下一下的抽著鼻子。

方進感覺喉嚨裡似乎被棉花堵住了,咽不下去,喘不上來。

對不起啊小雲……

哥哥保護不了你……

哥哥太冇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