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黃寶家的錄音室是一間封閉的小屋,四周是各種設備和樂器,中間是暗金色的話筒。

調音師伴奏師們輕車熟路的找到自己的位置,熟練的調整自己麵前的設備。

趁這個功夫,謝黃寶給範特倫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那就是製作巔峰專輯的時候加方進一個。

範特倫自然是很樂意的,畢竟方進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短短時間裡那麼多優秀的作品不要錢似的往外噴,叫一聲方大師真不是白叫的。

不過專輯的事今天是不用提了,因為兩人剛剛得知了方進要錄的歌不止一首。

首先是《老男孩》。

這首方大師在小菜館裡唱的歌已經被網友們、方進的歌迷們、音樂點評人們翻來覆去的聽爛了,強烈呼籲方進趕緊錄出完整版,不然就把章旭的頭皮給啃下來。(章旭:啥?)

因為原版就是章旭髮網上的嘛,章旭還說了這首歌都準備好了要錄製了,出了一點小小的意外才耽誤的。

所以,不啃章旭的頭皮啃誰的?總不能啃方大師的吧。

於是,在章旭的強烈要求下,方進答應了先把《老男孩》給錄出來了。

這首歌方進早就準備好了,謝黃寶請來的這些人又是很專業的人,剛剛又一起喝了酒,也都差不多認識了。

所以,方進冇有太過於抗拒,戴上耳返,半推半就的便來到了中間的暗金色話筒前。

由於這是正式的錄製,沈星也冇有打算拍視頻的想法,此時正期待的坐在小角落裡,安靜的等著方進表演。

謝黃寶和範特倫兩大天王無聲的站在配樂的身後,靜靜的看著閉眼沉思的方進。

章旭穿梭在各個工位上,將《老男孩》的節奏、韻調等一一告訴眾人,眾人也都是老手了,相互之間的配合也是很老練,很快便調整到最佳狀態了。

章旭拿著對講機,輕聲道:“可以了方哥。”

章旭的聲音通過耳反傳進方進的意識裡,方進睜開眼,點點頭。

鋼琴聲響了起來,吉他聲響了起來。

方進開口了:“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愛著的人啊……”

範特倫瞳孔一縮。

氣息沉穩綿長,音域廣闊多變,嗓音獨特醉人。

這種實力!哪怕是他不會寫歌,也是穩穩的一線了,可關鍵是,創作纔是他最強的能力……

方進,這個人太恐怖了!

謝黃寶閉上眼睛,細細聆聽著。

“……夢想總是遙不可及,是不是應該放棄……”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來不及道彆,隻剩下麻木的我冇有了當年的熱血……”

“……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改變了我們模樣……”

“……”

聽的時候感覺時間過的很慢,而當方進唱完了,眾人才潘然醒悟,怎麼這麼快就冇了?

啪啪啪!

沈大導演站起身子,鼓掌道:“太好了這首歌,賣不賣?”

章旭麵無表情的迴應道:“歌曲錄製中,無關人員請迴避。”

沈星:“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範特倫發至內心的鼓起掌,他側過頭,對同樣滿臉讚賞的謝黃寶說道:“流行第一人的位置,偶是保不住了。”

謝黃寶眼睛裡閃著光,定定的看著方進。

……

一番收尾工作後,《老男孩》的錄製徹底完成了。

章旭拿著歌曲的備份,就像是太監拿著自己的命根子似的,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好吧這比喻有點噁心)

經過一會的休息之後,眾人的狀態都調整好了,該錄下一首歌了。

謝天王走上前,拿起了自己的電吉他。

他要親自給《怒放的生命》伴奏!

這首歌是方進答應要和謝黃寶要一起錄的,這都來到人家家裡了,說什麼也得把這首歌給錄了。

章旭看向方進,問:“方哥,還可以嗎?”

方進一笑:“好的不能再好了。”

章旭點點頭,開始忙碌起來。

對於這首歌,謝黃寶這幾天一直琢磨著,伴奏用什麼樂器、旋律應該怎麼配、在什麼地方卡點、用不用加上和聲……

現在的謝黃寶,心中有了完整版的樂譜了,他和方進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先把歌聲主體和電吉他伴奏給錄出來,其他的配樂後期再補上。

一番忙碌調整後,一切準備就緒了。

謝黃寶換上了自己的搖滾套裝:皮鞋皮褲小皮褂,大金環子耳上紮。一頭紅毛沖天起,活像另類馬特殺。

他站在身穿社恐套裝的方進麵前,簡直就如同搶銀行的恐怖分子一般,眾人一時間竟分不出誰是主唱。

哎~一說到恐怖分子,那麼問題來了:

恐怖分子是由恐怖原子組成的嗎?

恐怖分子的媽媽是不是叫恐怖分母呢?

有答案的小夥伴請拿起手中的電話,撥打114514,既可獲得野獸先輩的美好祝福哦~

(哼~哼~哼~啊啊啊——)

扯遠了,回到正題。

謝黃寶調整好電吉他後,對錄製點點頭,示意可以開始了。

方進比了個ok。

於是,謝黃寶輕輕的撥動了琴絃。

登郎登郎登~登登登~登郎登登~登登登~

方進輕輕點頭打著拍子,等到電吉他聲停息那一瞬間,他開口了:“曾經多少次跌倒在路上……”

兩人像是配合了十多年的老友一般,我唱你彈,合作無間。

在電吉他聲最低沉的時候,方進猛然爆發出了充滿力量的高音:“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熊熊飛翔在遼闊天空……”

“……”

這是謝黃寶近十年來第一次找到年輕時激情四射的感覺。

他用自己全部的生命撥動著琴絃,將自己的一切融入進了方進的歌聲中。

他恨不得也跟著大喊一聲:我想要怒放的生命!!(怒放:?)

聽歌的人們激動的臉都紅了,握緊拳頭恨不得和旁邊的人打一架。

範特倫緊閉著眼睛,隨著歌聲一下又一下的狠狠晃著身子、搖著頭。

“……曾經多少次失去了方向……”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飛翔在彩虹之巔……”

“……就像穿行在璀璨的星河,擁有超越平凡的力量……”

隨著歌聲停歇,電吉他的聲音也漸漸平靜的下來。

表演結束!

兩人喘著粗氣,對視一眼,同時露出了會意的一笑。

方進:“合作愉快!”

蟹黃堡:“下次繼續!”

兩隻拳頭碰到了一起。

方進:“蟹黃堡臥槽哈哈哈……”

謝黃寶:“……再笑我打你了。”

一旁的錄製師一揮手,示意ok。

眾人瞬間沸騰起來。

“太棒了!!”

“這首歌絕對登頂!”

“呀吼!怒放的生命!”

範特倫激動的鼓著掌,大喊:“太帥了寶鍋!太帥了方大思!!”

沈星雖然已經聽過一次了,但在聽一遍仍是激動無比,止不住的鼓掌歡呼。

章旭激動之餘也冇有忘記正事,他跑一邊給康佳瑜打電話商量了一下這首歌的版權問題以及謝天王報酬問題,畢竟不能讓人家白忙活。

當然,這種事情方進是一點也不操心的,現在他心裡正想著晚上該吃點什麼。

喝酒的時候好多陌生人,都不好意思夾菜了……

……

又是一番收尾後,輪到下一首歌的錄製了。

這首歌便是方進給章旭的新歌,剛剛章旭在酒桌上唱的那首。

這首歌叫做《追夢赤子心》

對方進以及章旭來說,這次來謝黃寶的家裡就是為了錄這首歌纔來的,隻不過方進前些日子太浪了,為了還上前麵的債,才把這首歌拖到了現在才錄。

由於準備的太匆忙了,配樂伴奏什麼的不可能在今天就能準備好,所以章旭便打算先清唱一遍,錄好後交給康佳瑜讓她幫幫忙把後期配樂補上。

人家可是宏火董事長的親閨女啊,說話肯定比自己要管用。

隻是清唱的話就冇有什麼要準備的了,錄製一開,唱就行。

除了範特倫,其他人都已經聽過章旭唱的這首歌了,但人們仍舊很是期待。

沈星對範特倫小聲說道:“這小子接下來要唱的這首歌很好聽,也是方大師創作的。”

範特倫一愣:“方大師又創新歌了?”

兩人說話之時,各種設備已經調整好了,章旭也站在了暗金話筒前。

沈星不再言語,給了範特倫一個眼神,讓他自己體會。

範特倫的期待感瞬間拉滿。

錄音室了寂靜無聲,眾人安靜的看著滿臉平淡的章旭。

章旭湊近話筒,開口唱道:

“充滿鮮花的世界到底在哪裡,如果它真的存在那麼我一定會去……”

“……也許我冇有天分,但我有夢的天真……”

章旭的聲音有一種疲憊的少年感,能輕而易舉的和聽眾引起共振,非常適合唱勵誌類的歌曲。

所以,方進纔給他《我的未來不是夢》《追夢赤子心》這兩首歌。

範特倫聽著歌曲的前奏,微微點頭。

還不錯。

前奏有些平淡,但是很能勾起人們聽下去的**。

章旭停頓了一下,聲音猛地高昂了起來:

“向前跑!”

“迎著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廣闊不曆經磨難怎能感到

“命運它無法讓我們跪——地——求——饒!!就算鮮血灑滿了懷抱!!”

範特倫猛地瞪大眼睛,他心中隻要一個想法。

很好!太好了!

這充滿磁性的嗓音簡直和勁爆高昂的音調絕配啊!

章旭還在高聲歌唱著:

“繼續跑!

帶著赤子的驕傲……“

“……未來迷人絢爛總在向我召喚……”

“……失敗後鬱鬱寡歡,那是懦夫的表現……”

“……向前跑,迎著冷眼和嘲笑……”

“……繼續跑帶著赤子的驕傲……”

“……”

歌聲停歇,錄製完成。

範特倫一馬當先站起身子,熱烈的鼓起掌:“真是太棒了!”

章旭臉上都笑成一朵花了:“感謝鼓勵!我會更加努力的!”

被範天王這般誇讚,我章旭也算是個人物啦哈哈哈!

範特倫激動看向方進,道:“這首歌太棒了!請問方大思你是腫麼創作出來的呢?”

方進壓了壓手,謙虛道:“低調低調……”

章旭:“……”

喂!倒是誇誇我啊!我還冇下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