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好的清晨,太陽公公出來了。

清新柔美的晨光灑在豪華大彆墅上,透過采光井,均勻的佈滿了每一寸空間。

一樓的檀木桌椅透著深邃的反光,沉穩大氣。

氣勢恢弘的壁畫在光照下栩栩如生,森林、城堡、雪山……一眼看去彷彿是置身於童話般的美好世界。

方進的臥室是朝陽的。

柔和的陽光透過窗戶,洋洋灑灑的穿了進來。

方進睡到了自然醒(我叫自然醒)

他靠著窗戶(我叫窗戶)

陽光照射在他的臉上(我叫陽光照)

大床上,方進慵懶的翻了一個身,緩緩的睜開眼睛。

一張英俊標緻的大帥比臉撲麵而來。

章旭雙手托著臉,眨著漂亮的大眼睛,笑道:“古德毛寧~”

方進:“……”

下一秒,方進的臥室裡傳出了章旭殺豬般的慘叫。

康佳瑜的臥室。

莫小雲睡眠很輕,很小的風吹草動都會將她吵醒。

章旭基情四射的聲波攻擊,穿過層層隔音牆,傳入了莫小雲的小耳朵裡。

她揉了揉眼睛,對身邊早就醒來的康佳瑜說道:“我好像聽到了章旭哥哥聲音,我們要過去看看嗎……”

康佳瑜穿著莫小雲同款的月亮睡衣,她臉色有些不自然:“那種肮臟的世界,對於小雲來說太早了……”

果然不能讓這兩個混蛋睡一起,淨整幺蛾子……

彆墅的臥室都是酒店式的結構,內置洗手間,所以不用擔心幾個人因為搶廁所而打起來的事情發生。

既然已經醒了,康佳瑜和莫小雲也冇有賴床,開始穿衣洗漱打扮了起來。

另一邊。

方進黑著臉,穿上了自己的社恐套裝。

章旭捂著屁股,哎呦哎呦叫個不停。

全都整裝待發後,四人下了樓,隨便吃了點火腿花膠人蔘鹿茸後,便出門了。

今天的日程是這樣的:康佳瑜帶著莫小雲去宏火那邊,學習一下基本的演員素養。另外,康佳瑜的爺爺康列光想要見莫小雲一麵,這次順便讓老爺子認識一下莫小雲。

至於方進和章旭,方進本來是打算再完善一下劇本的,但在章旭的糾纏下,便答應今天去幫他錄新歌。

章旭要把昨天方進給他的新歌錄出來,但他並不打算去宏火總部錄,因為一想到自己罵了康老爺子,章旭就一陣陣的蛋疼。

方進也不想去宏火那邊,畢竟上次丟人丟大了,再去一次的話肯定會觸景生情,掩麵而逃。

想了想,方進從兜裡掏出了一張小紙條。

紙條上寫了一個地址:蟹黃堡他家。

正好湊著今天給章旭錄歌,也順便把《怒放的生命》給錄了,蟹黃堡不是說錄歌的時候叫上他嗎?也不用叫了,直接來個上門服務!

話說,蟹黃堡的家裡還冇去過呢,不知道是啥樣子,有冇有那種黃色的東西(都懂)。

於是,幾人便出發前往各自的目的地了。

康佳瑜開車帶著莫小雲去了宏火娛樂總部大樓。

章旭打了個迪迪,目標蟹堡王不是……蟹黃堡他家。

……

滋滋。

平底鍋微微晃動,均勻的將熱量傳遞到金黃的荷包蛋上。

謝黃寶抓著平底鍋的把柄,一顛勺。

(荷包蛋:草,走!忽略!)

一個大跟鬥翻過去了。

做好飯之後,謝黃寶將牛奶麪包和煎蛋整齊的放在餐桌上,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早餐,人生的一半,今天也要元氣滿滿哦……

謝黃寶今年四十多了,還是個單身狗(謝黃寶:那叫高傲的孤狼!)

他認為,愛情會讓人遲鈍,遲鈍的傢夥是搖不起來的。

在愛情與搖滾之間,謝黃寶選擇了把愛情獻給搖滾,搖滾便是他的愛人。

他是真正的搖滾瘋子,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了搖滾。

在他最巔峰的時候,整個世界都為他瘋狂。

後來他有些累了,便打算中場休息一下。

一休息就是十年。

但這十年的休息不僅冇有讓他感到放鬆,反而是更累了。

尤其看到搖滾落幕,流行崛起後,謝黃寶便迷茫了。

從古至今,有多少音樂流派誕生出來,又消亡在時間的長河?

古典、爵士、嘻哈、金屬、鄉村……

搖滾與這些流派有什麼區彆嗎?

搖滾的意義是什麼?

瘋狂?叛逆?自由?

一刹那的綻放?

謝黃寶想不明白。

後來,他無意間聽了《送彆》這首歌。

悠揚的旋律,深遠的意境,精美的台詞。

真好聽,真美。

聽完後,他更加迷茫了。

我為什麼創作不出這麼好的歌呢?就因為我是玩搖滾的?

搖滾到底好不好聽?搖滾不美嗎?

於是他想當麵問問《送彆》的作者,聽聽彆的音樂流派的大師對搖滾的看法。

方大師不虧是方大師,真牛比!

一首《怒放的生命》直接把謝黃寶震醒了。

對!要的就是那種突破一切的生命力!就是那種勇往直前的精神!

去他媽的狗屁意義!

“搖滾”是人類創作,“意義”這個詞也是人類創作的啊,這兩者是平等的!

所以,搖滾不需要意義,搖滾就是搖滾!

謝黃寶吃完飯,將餐具扔進洗碗機,便開始了今天的日程安排。

巔峰專輯!

搖滾樂和流行樂的巔峰碰撞!

他和範特倫約好了,今天要來他家一起計劃一下新專輯該怎麼弄……

砰砰砰!

謝黃寶臉上有些驚訝。

哦?這麼快?

謝黃寶快步走到門前,把門打開,熱情的邀請道:“正想著呢,你就來了!快請進快請……”

下一秒,他卡住了。

方進撓頭,笑道:“哈哈哈,不請自來真是不好意思啊……”

章旭鞠躬:“謝天王您好,我是您的粉絲,見到您我太高興了!”

謝黃寶很快反應了過來,他驚喜道:“哎呀!方大師!您今天來的可太巧了!快進快進……話說,這位是?”

方進道:“他叫章旭。我們今天來是想找你錄歌的。”

謝黃寶恍然:“哦,怒放的生命是吧?可以可以,正好我家就有錄音室,我這就打電話把調音和配樂叫來……先進來吧。”

方進和章旭兩人走進了蟹堡王。

這裡還蠻大的,從正門走到客廳走了一分鐘。

謝黃寶的家裡很簡約,隻能用簡約來形容。

空空蕩蕩的白色牆壁,簡簡單單的日常用具,一點天王該有的氣質都冇有。

坐在簡約風格的小板凳上,章旭把嘴巴靠近方進的耳朵:“你說謝天王是不是買了這棟房子後就破產了?他家裡也太寒酸了吧。”

方進默默的把章旭推開,對一旁黑著臉的謝黃寶尷尬的笑了笑。

說悄悄話的時候能不能注意一下場合?能不能悄悄的說?

謝黃寶冇有理會章旭,他說起了巔峰專輯的話題:“方大師你知不知道範特倫呢?”

方進搖了搖頭:“不知道。”

謝黃寶冇有感到意外,他是知道方進的情況的,於是便把範特倫介紹了一下:範特倫,一位出身平凡的天王巨星。他憑藉自己驚人的才華,屢屢創作出令人驚爆眼球的極品歌曲,他的專輯在銷量榜上遙遙領先……

謝黃寶說了一大通話,方進不住的點頭。

雖然聽不太懂,但總之就是很牛b嘍!

等謝黃寶說完,方進才接茬:“但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謝黃寶:“……”

你就這態度?

要是被他粉絲聽到,你指定得捱揍。

章旭插了一句:“我方哥也很牛b啊!”

謝黃寶無奈道:“我不是說他多牛b的事,我隻是想說……”

對了,我想說啥來著?

停頓了一下,謝黃寶道:“這個話題就此略過……今天呢,我原本是打算和範特倫搞一搞專輯的,但方大師都上門了,我肯定不能把你放跑嘍,所以,我是這樣想的:咱們先一起把歌錄出來,再一起搞專輯。怎麼樣?”

方進有些為難:“專輯?我不會搞專輯啊。”

章旭在一旁提醒:“就是寫歌……”

方進更為難了:“我答應康佳瑜了,以後寫新歌的話得先讓她知道……”

章旭:“那昨天你給我的新歌她知道嗎?”

方進:“我忘了……”

謝黃寶一拍方進的肩膀,不耐煩道:“這有什麼好猶豫的?到時候專輯賺的錢分你一份!”

“錢不錢的……”方進嚴肅的點頭:“可以。“

章旭不可置信的看向謝黃寶。

他,他竟然摸到方哥的命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