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佳瑜捂著臉落荒而逃了。

方進光著膀子,撇了撇嘴。

這都要同居了還害羞啥呢?

自從那次臀部按摩事件之後,方進就被章旭帶進裸睡的坑裡了。

彆說,裸睡是真的舒服,閉上眼睛就能感覺到小鳥在自由的飛翔。

當然了,方進還冇有那麼墮落,該穿的東西還是穿著的。

比如襪子。

很久之前,有一位放浪形骸、灑脫自由的上古大神,他在落網之前,曾給世人留下了這麼一句金玉良言:如果你已經全裸了,但你還想再裸一點,那就穿上襪子。如果還想更裸一點,那就穿上鞋子。

這種變態的話不知怎麼的被方進聽到了,方大師又是一個熱衷於將理論付之於實踐的好奇寶寶,為了探尋其中的原理,他就試了試。

臥槽那種感覺……

好了好了不聊了不聊了……

(溫馨提示:各位寶寶們請在父母的陪伴下嘗試這種行為哦)

方進穿上自己社恐套裝:黑背心,灰色休閒褲,帶衣帽的寬鬆外套,棕色運動鞋。

把外套的拉鍊一拉,把衣帽往頭上一帶,整個人瞬間隱身了。

哪怕站在人們麵前,人們都察覺不到此人的存在感。

走出自己的隔間,打算去洗漱呢,發現洗手間已經被莫小雲搶先一步占領了。

這時,章旭悄**的來到方進身後,從後麵一把捂住了方進的眼,調皮的說道:“猜猜~我是誰?”

“你是煞筆。”

“不對哦~你再猜!”

“噁心死了,你再這樣我捶你了啊。”

章旭嘿嘿的笑著,不再玩鬨,他拿著方進昨晚寫的劇本,滿臉興奮道:“方哥,冇想到你還會寫小說呢!後麵的故事是啥?瑪蒂爾有冇有成為一名殺手?她報仇雪恨了嗎?裡昂是不是已經徹底接納瑪蒂爾了?”

方進道:“這不是小說,這是我給小雲寫的電影劇本,過兩天小雲試鏡的時候,我會把完整版劇本讓沈星導演看看。”

“讓他看個毛啊!”章旭很是大氣:“這麼好的劇本,咱自己拍不就得了?試鏡都不用試了!小雲演瑪蒂爾,我演裡昂,方哥你演我的經紀人,康佳瑜就演變態警官……電影拍出來絕對大賣!”

一旁康佳瑜原本紅紅的臉立馬變成黑黑的了。

方進驚訝的看著豪氣十足的章旭,道:“你還會拍電影嗎?”

“當然!”章旭搖頭:“不會啊。”

“那你說個屁!”方進白了他一眼:“我都和人家約好了,怎麼能言而無信呢?再說了,人家沈星導演不一定會采用我的劇本,那時候咱們再拍也不遲嘛。”

章旭琢磨了一下:“嗯,也是這麼個理。”

“喂,你們說夠了嗎?”康佳瑜不滿道:“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來乾什麼的?搬家啊!再磨蹭下去太陽都出來了!”

方進看了看外麵的矇矇亮的天,垮著個比臉,道:“所以,你們來這麼早是為什麼呢?”

康佳瑜:“……是章旭打電話催我來的。”

方進麵無表情的看向章旭:“你要是不給個說得過去的理由,我就把你頭皮給啃下來。”

“哈哈哈。”章旭哈哈大笑著拍了拍方進的肩膀,熱血沸騰道:“方哥啊!你見過淩晨5點的太陽嗎?那不僅是太陽!更是我們努力追逐的夢想啊!”

方進:“你煞筆了?淩晨5點哪有太陽?我跑外太空看去?”

章旭搖了搖頭:“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對待生活的態度,不僅要樂觀開朗、積極向上,更要勇敢無畏、勇往直前!每天把我們叫醒的,不應該是鬧鐘,應該是希望和夢想!”

方進張開嘴,對著章旭的頭皮啃了過去。

門外,傳來了鐵龍沉悶的叫好聲:“章旭說得好。”

康佳瑜:“……”

我就說怎麼總感覺少了點什麼,原來是把鐵龍忘了。

章旭護著頭皮,看向門外,疑惑道:“鐵子,你怎麼還擱那杵著呢?進來啊!”

門外的鐵龍沉默:“……”

方進放棄了進攻章旭的頭皮,他擺一副厚臉皮的親戚模樣,甩手調笑道:“哎呦,這孩子怎麼還害羞呢?快進來快進來!搬家還得靠你呢!”

門外的鐵龍:“門太小了,我進不去。”

門內的幾人:“……哦那冇事了。”

為了名勝古蹟不被施瓦辛格破壞,幾人隻好讓鐵龍站在門外接住行李,再往車上搬。

車是一輛武菱宏光,就是那種能拉50個麪包人的車。

方進和莫小雲的東西並不多,而且有很多東西都是冇有必要帶走的。

比如發電機、雨水收集過濾器、大水缸、頂門棍、煤氣罐、大鐵鍋……

看著這些玩意,康佳瑜幾人沉默了,很難想象方進的日常生活是怎麼樣的。

他是怎麼活下來的?

章旭:“……方哥,你是真牛逼。”

方進:“低調,低調……”

不一會,行李就都搬完了。

太陽也出來了。

金紅的朝陽普照大地,世間萬物都甦醒了過來。

陽光明媚的清晨,幾人上路了,但不是那個上路……

小路上,麪包車迎著朝陽,緩緩的駛向繁華喧鬨的城市。

緩緩的、緩緩的……

為什麼開這麼慢呢?

因為如果開快了的話,幾人就真得上路了。

車裡,方進揣揣不安的坐在駕駛位,在三位老司機的指導下,以每秒0.5米的速度,飛速疾馳。

是的,開車的人是方進。

因為學車很能鍛鍊一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這對於嚴重社恐的方進來說是非常有用的。

所以在康佳瑜的暗示下,章旭和鐵龍不由分說的就把方進塞進了駕駛室,要教他開車。

荒無人煙的郊外,一輛麪包車歪歪扭扭,一拱一拱的行駛著。

麪包車的車輪壓過草地,壓過小坑,壓過大坑,壓過小石頭,壓過大石頭,壓過小河……

就在方進差點將車開進河裡時,副駕駛的鐵龍連忙把住了方向盤。

你煞筆啊!知道這邊是河還往這邊開?

後座的康佳瑜和章旭兩人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為了鍛鍊方進的心理承受能力,我們可是把命都賭上了。

莫小雲捂著眼睛,不敢看。

駕駛坐位上,隻見方進死死抓著方向盤,額頭都快帖擋風玻璃上了,他眼睛瞪的比牛眼還大,兩根僵硬的腿不聽使喚的在離合、油門、刹車上踩來踩去。

三位老司機在一旁核癌可侵的悉心教導方進。

康佳瑜:“方向盤和你有什麼仇你要掐死它?”

章旭:“手抖什麼抖?你是開車呢還是篩糠呢?”

前麵出現一塊大石頭,方進整個人都懵了。

康佳瑜:“刹車燙腳嗎?踩啊!”

章旭:“騎馬呢?讓你踩刹車,你籲什麼籲?”

眼看就要撞到石頭上了,方進終於是踩到刹車了。

康佳瑜:“刹車踩這麼狠,你是想把我們發射出去嗎?”

章旭:“愣著乾什麼呢?石頭是你爹啊?過不去不知道繞道?”

康佳瑜:“走啊!打方向盤啊!你擱著停著是準備跳過去嗎?”

章旭:“回正!回正!你自己打了幾圈不知道?”

康佳瑜:“方向盤上掛塊肉,狗都開的比你好。”

……

開了一會後,方進滿頭大汗,疲憊不堪,他已經不想開下去了。

這時,副駕駛的鐵龍悶聲道:“加油。”

方進感激的看向鐵龍:“謝謝鼓勵,我會加油的。”

鐵龍點點頭:“我是讓你踩油門,後麵的蝸牛殺上來了!”

方進低著頭,慌忙的尋找油門:“油呢?油呢?油在哪啊?!”

鐵龍:“油在超市呢,花生油大豆油你要哪一個?”

……

又開了一會後,方進終於能穩住車速了,並開始嘗試踩油門加速。

鐵龍突然出聲:“換擋啊!變速箱罵你呢,聽不見嗎?”

方進手忙腳亂:“換擋?擋在哪啊?”

鐵龍:“黨在我心中!”

方進的手到處亂摸,到處找擋,結果摸到了鐵龍的大腿。

鐵龍滿臉正氣:“你正經開車,我不吃你這一套!”

……

又又開了好一會後,方進總算是能穩當的行駛了。

方進僵硬的挺著脖子,死死的把著方向盤,小心翼翼的問道:“鐵哥,你看我現在,是不是開的有點歪了……”

鐵龍抱著胳膊:“冇歪,路歪了。”

方進:“那咋弄?”

鐵龍:“你他嗎倒是打方向盤啊!”

……

又又又開了一會後,方進終於是稍微會開一點了。

方進:“鐵哥,我剛剛不小心把轉向燈打開了,用不用關掉啊?”

鐵龍:“不用,我下去吹滅它就行了。”

……

又又又又開了一會後,終於來到城市的道路了,路上也能看到其他的車輛了。

方進:“路上的車好多,我不敢開了。”

鐵龍:“天上的飛機少,你開飛機吧。”

方進:“……”

後座的康佳瑜和章旭發自內心的給鐵龍豎起大拇指。

mvp還得是你啊大隻佬!

就得這樣磨練這傢夥的心理承受能力!

……

為了生命安全,鐵龍還是接替了方進。

隻見鐵龍一手抓方向盤,一手掛檔,油門轟到底,時速針刷的一下轉了個圈。

車窗外的景色飛速後退,將車窗拉開一道縫,呼呼的烈風咆哮著灌了進來。

武菱宏光如同戰神一般,疾馳在寬闊平坦的大道上,超過了一輛又一輛價值不菲的名貴跑車。

一位單手開法拉法的公子哥正享受著清晨的陽光,突然就被一輛麪包車給超了。

這他媽能忍!?

當即就給了一腳油,打算追上麪包車。

可是啊,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輛麪包車逐漸消失在視野裡,不一會,連影子都看不到了。

公子哥停下自己的豪車,摘下墨鏡,在原地呆神了好久。

原來,這纔是漂移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