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決定好了要去“美好之聲”節目,方進和莫小雲兩人興沖沖的坐上了劉冰的商務車。

車輛啟動,景色向後飛去。

不到一會便到了目的地,車輛停在了一所劇場前。

下了車,走進劇場裡,方進這才深刻的意識到所謂的“投資商比較稀缺”是什麼意思。

劇場是老式的單層結構,就是那種坐在後麵隻能看前麪人的後腦勺的那種,偌大的場子平的過分,唯一高了一層的還是由水泥呼的舞台。

在場的總共隻有不到十人,還算上了打掃衛生的老阿姨。一個在舞台上大聲指揮的胖子,一個在舞台下襬弄攝像和燈光的瘦子,這兩人大概是整個劇場裡唯二專業的人了。

方進失聲道:“這...這條件這麼樸素的嗎?不是說要上電視的嗎?搞成這樣子是不是有點對不起全國的觀眾朋友啊?”

說著,他拉起了莫小雲的手:“不好意思,忘了家裡的門還冇鎖,我們先失陪了。”

搞什麼啊?就這個場子如果不說要上電視我還以為是誰家死了人要唱喪戲呢。

這個吊樣冇準連工錢都發不起了,溜了溜了。

莫小雲疑惑:“咱家有鎖嗎?我記得就一根頂門棍啊。”

方進回覆:“哦,那就是家裡的頂門棍倒了,我們回去扶一下。”

“如果是擔心酬勞的問題,我可以做主,先提前給你們發放。”劉冰是摸懂了方進的把柄,直接使用了鈔能力:“這是五百,接下來的五天時間裡請配合我們的工作人員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方進接過五張票票,立馬換了一張臉:“錢不錢的,我們來這是為了錢嗎?我們是為了讓我們的歌曲響徹這個世界啊!”

分明就是為了錢吧!

劉冰一臉無語:“這個話題略過,我先提醒你們一句,每個上節目的選手最起碼要準備兩首或兩首以上的歌曲,總之多多益善。”

“多唱給加錢嗎?”方進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不加錢我們可不唱哦!”莫小雲滿臉正經。

你倆冇完了是吧?和錢杠上了?

劉冰耐著性子說道:“我提前已經說了,節目播完後的分紅是平等分給所有參與人員的,所以多唱並不能多拿錢。但是節目的要求是每位選手至少準備兩首歌曲,否則可能會影響排練和正式的上台表演。”

方進比了個“ok”手勢:“懂了懂了,我們會再準備一首歌的。”

陳冰看了一眼時間:“嗯,那麼還有其他問題嗎?冇有的話你們先休息著,我先出去打個電話。”

方進點頭“好的,再見。”

莫小雲揮揮手:“拜拜,大姐姐。”

劉冰匆匆離開了,留下了兩個活力滿滿的傢夥。

此時已經是早上8點左右了,工作人員大多已經到齊了。

場子裡的人們熱火朝天的工作著,有人拿著設計圖大聲指揮,有人在佈置著舞台場景,有人在規劃道具的擺放,有人在調試燈光,有人在安裝音響,有人挑選攝像機的位置.....

唯獨冇有人理會和環境格格不入的方進和莫小雲兩人。

莫小雲好奇心爆棚的看著舞台下麵的攝像機,小手不是很安分的搓了兩下。

她拉了拉方進的衣角,興沖沖的說道:“哥哥!我覺得我們應該給其他人幫幫忙,這樣纔對得起人家付給我們的工錢。”

方進捏了捏下巴,沉吟道:“我也是這麼覺得。”

兩人壞壞一笑,悄**的靠近了攝像機....

這邊,劉冰剛走出劇場,便掏出手機給“美好之聲”的導演康佳瑜打了電話。

電話打通了。

陳冰有些得意的說道:“喂,起床了嗎大小姐?那倆人已經安排好了,你打算什麼時候來見一見?”

“這麼快?”電話那頭的康佳瑜有些吃驚,連忙問:“你冇給他們說我們節目的條件嗎?”

劉冰表情古怪:“說了。”

“他們怎麼說?”

“他們同意了。”

“.....“

康佳瑜沉默了一下,發出感慨:“果然啊,能寫出這樣的歌的人,怎麼可能會看重錢呢?”

“額...“劉冰臉上的表情更加古怪了:“你有這種想法我能理解,但我還是要提醒一下,最好不要對他們抱有什麼幻想。”

“怎麼了?”康佳瑜好奇的問道。

“你來了見過了麵就知道了。”

“好,我這就過去。”

掛了電話,劉冰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再次進入劇場。

可令她感到意外的是,原本好好呆在原地的兩人不見了。

“咦?那倆傢夥呢?怎麼出去打了個電話就跑冇影了?”

劉冰突然感到一絲不妙,一想到那傢夥有點小帥的老實人臉,一個想法出現在腦海裡。

他不會是拿著錢跑了吧?

劉冰有點抓狂,感覺自己受到了欺騙。

不是吧!連500都騙!

騰!

突然,燈光全滅,四周的窗戶拉上的深色的窗簾,整個劇場暗了下來。

隻有工作人員的叫罵聲不絕於耳。

“燈光!你他嗎搞什麼!”

“不是啊,是投影組乾的。”

“放屁!明明是攝像下的指令!”

“他嗎的攝像呢?”

“他剛剛去廁所了。”

“??”

接著,昏暗的舞台上,緩緩落下白色的背景幕布。實時連接著攝像機的投影儀將一副畫麵投到幕布上。

隻見一大一小兩張人臉擠在螢幕上,興奮的打著招呼。

“哇!真的能大螢幕投影哎!”可愛活潑的小女孩對著鏡頭揮了揮手:“大家好,我叫莫小雲,我喜歡唱歌。”

“不要說真名啊少女,被彆人逮到就不好了。”一個有點帥帥的男子十分羞澀的看向鏡頭:“咳咳,大嘎好,吾係喳喳輝,係兄弟就來砍我....”

眾人呆滯。

劉冰一巴掌捂住自己的額頭,彷彿是帶上了痛苦麵具。

.....

最後,還是劉冰給兩人擦了屁股,其他人也冇說什麼,畢竟工作人員本來就是為選手服務的,而且也冇造成什麼損失,反而小小的娛樂了一下。

經過這通小小的鬨劇,方進和莫小雲兩人很快便和工作人員們打成一片。

工作人員們核癌可禽的表示:“要是再敢搗亂,一定把你倆打成一片。”

鬨歸鬨,該工作的時候還是不能含糊。

很快,場地都搭建好了,來參加預選的選手們也都紛紛到齊了,從選手們興奮期待的表情上來看,他們之中大多數人都是剛來的。

這時,一名長相甜美的女選手注意到了莫小雲,她先是驚訝的掏出手機,對照了一下,等確定了是真人後,她高興的喊道:“哇,小雲妹妹也來了哎!”

眾人紛紛側目。

女選手來到莫小雲麵前,笑眯眯的俯下身子:“你好啊小妹妹!我能抱抱你嗎?”

莫小雲被突如其來的熱情搞得不知所措,她躲在方進身後,小聲道:“姐姐我們以前見過麵嗎?”

“我真的好喜歡你唱的歌啊!”女選手見狀,連忙露出的甜甜的微笑,對著莫小雲伸出手:“你好小妹妹,我叫陳洛嘉,你可以叫我嘉姐姐,也可以叫我洛嘉姐姐,我們握個手,以後就是好朋友了好不好?”

瞬間,周圍的人露出了驚愕的目光,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位女選手,和同伴們竊竊私語。

“陳洛嘉!她竟然也參加了這個節目,乖乖!”

“冇想到能在這裡看到她,曾經的“甜心公主”都落魄到這種地步了嗎?竟然連這種節目都上...”

“彆瞎說!這節目的來頭挺大的,陳洛嘉來我一點都不意外,有傳言說章旭也會來這節目。”

“上一年出道即巔峰的最強新人章旭?他會來這?你再開玩笑嗎?”

“都和你說了這節目的來頭很大,知道當前最火的節目‘奇蹟歌星’嗎?咱們的節目已經和奇蹟歌星撕起來了,還約戰要在同一時間播出。就因為這事,咱們‘美好之聲’節目才拉不到讚助,連場地都隻能租這種地方。”

“好傢夥!美好之聲的導演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和娛樂教父康勇撕?不想在娛樂圈混了?”

“喂喂,關注點是不是跑偏了,你們難道冇看到陳洛嘉前麵的小女孩嗎?是不是有點眼熟。”

“我想起來了!這不是網上那個唱歌巨好聽,結果在奇蹟歌星海選時被淘汰的小女孩嗎?”

“有印象!太有印象了!那個視頻我昨天循環了一晚上,好聽到爆了!你們聽了嗎?趕緊去聽一百遍再來和我說話!”

......

這邊,陳洛嘉甜甜的笑著,彎下腰對莫小雲伸出手。

正當莫小雲有些不知所措時,方進伸出手握住了陳洛嘉的手:“你好陳女士,我是莫小雲的經紀人方進,有什麼事可以和我說。”

直到這時陳洛嘉才反應過來麵前還站著個帥帥的男子,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大方方的和方進握了握手:“你好方先生,抱歉失禮了,我是真的很喜歡這位小妹妹,對了,能方便透露一下‘送彆’這首歌是誰寫的嗎?”

“我寫的,怎麼了?”

方進默默在心中給李老先生磕了幾個頭,情非得已,勿怪勿怪。

“什麼?”陳洛嘉瞪大眼睛,打量了一番方進:“真看不出來你還有如此驚豔絕倫的才華,隱藏的也太好了吧。”

方進厚著臉皮拱了拱手:“過獎過獎,慚愧慚愧。”

陳洛嘉還想說什麼,突然看到一個人影,她眼前一亮,興奮的對方進和莫小雲說道:“馬上就要上台預選了,很期待你們的表演,加油哦,小妹妹!”

“我會加油的!”莫小雲怯生生的說道。

“上台表演?現在嗎?”方進的小腿肚子開始發抖了。

“對啊。”陳洛嘉對著劇場門口的人招了招手,然後對方進說道:“每個選手都要先上台表演一下,由導演親自決定有冇有資格上節目。這次失誤也沒關係,在節目播出前的這幾天裡,每天都有一次表演的機會...你怎麼滿頭大汗的?臉色有點難看哎,你不要緊吧?“

聽到每個人都要上台表演,這具身體開始不受控製的緊張發抖起來,哪怕方進很清楚自己並不用上台。

陳洛嘉關心的伸出手摸向方進的額頭:“是不是生病了?”

“不,不礙事的。”方進側過頭閃開那隻白皙的玉手,一言不發的走向洗手間。

看著方進匆匆忙忙的背影,陳洛嘉疑惑不已,再一看旁邊已經見怪不怪的莫小雲,她更加疑惑了。

上台表演的不是這位小姑娘嗎?這傢夥緊張個什麼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