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了車,幾人來到一所很是高檔的酒店。

沈星帶著方進、莫小雲,以及還在生悶氣的謝黃寶,進入了一間奢華安靜的包間裡。

點完餐以後,東扯西扯了一會,終於開始說正事了。

沈星清了清嗓子,對方進說道:“閒話也不多說了,咱直接進入正題吧。”

方進啃著雞爪:“哦?請問是什麼事呢?”

沈星是個很直接的人,他直接掏出一本由a4紙訂的劇本,遞給方進,道:“我就簡單的說吧,我要拍部電影,打算買下你手裡《送彆》這首歌的版權……”

方進一口回絕:“不賣!”

沈星一愣,冇想到方進會拒絕的如此果斷,連忙道:“我給出的價格絕對是很豐厚的……”

方進有些不耐煩:“說了不賣!”

沈星沉默了一下。

果然啊,能做出這種歌的人,又怎麼可能會看重錢呢?

但沈星並不甘心,他對自己的電影向來是追求完美的,於是他轉移路線,說道:“方大師,要不你先看看劇本,這是個很好的故事,絕對配得上送彆!”

“不管多麼般配,我都不會賣歌的!”

雖然這麼說著,但方進還是翻開了劇本,一邊啃著雞爪子,一邊看了起來。

劇本講的是一個現代的故事:一個從小就在深山裡練功修煉的傢夥,因為錯手殺了自己的未婚妻而被趕出山門。很不習慣現代社會的他被壞人騙進了殺手組織,短短時間裡他就成為了行業裡的金牌殺手。

在一個很平常的日子裡,他遇到了一個即將被殺死的小女孩,鬼使神差下,他出手救下了小女孩。誰知這小女孩竟揹負著血海深仇,小女孩得知他是個很牛b的殺手後,非要跟著他學習殺人的技術。而他在掙紮猶豫後,便打算教給小女孩殺人的技術……

看到這,方進啃雞爪子的動作停滯了一下。

這怎麼有點像這個殺手不太冷呢?

方進接著看了下去。

小女孩學會了他的看家本領後就膨脹了,便單槍匹馬的闖入了仇敵的大本營,結果就是不出意外的被扣住了。千鈞一髮之際……

方進吐了一口雞骨頭。

接下來的故事不用看,方進也能猜到:小女孩被他救了出來,兩人回了家。結果仇敵殺上門,他為了讓小女孩逃跑犧牲了自己。

不過這是原版這個殺手不太冷的劇情。

而方進此時手上拿著的劇本,結局卻是這樣的:小女孩被他救了出來,同時,他殺光小女孩所有的仇敵。兩人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然而冇過多久,山門的人找到了他,將他帶回了深山。兩人分彆的時候,小女孩唱起了好聽的歌謠……

方進合上劇本,不知說什麼好。

身為一名合格的電影迷,《這個殺手不太冷》這部電影方進看了很多遍了。

其中,裡昂的死一直令方進感到遺憾和悲傷,他非常非常想讓這部電影有一個好的結局,比如:裡昂大發神威,殺光了瑪蒂爾的仇敵,兩人永遠的生活在了一起,兩人永遠停留在12歲……

可是……

方進將劇本還給沈星,搖了搖頭。

沈星皺眉:“搖頭什麼意思?還是不打算賣嗎?”

“我說了,我不會賣歌的。但我搖頭並不是說不賣歌……”方進看著沈星的眼睛,猶豫了一下,說道:“我覺得這個劇本不好,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哼!”沈星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了:“用不著方大師對我的劇本評首論足,術業有專攻,你覺得在拍電影這件事上,你懂的比我多?”

方進搖了搖頭:“我不會拍電影,我隻是說,這個劇本可以再改改。”

沈星冷笑,嘲諷道:“那方大師覺得,應該怎麼改,才合適呢?”

飯桌上,氣氛變得古怪了起來。

謝黃寶張了張嘴,想勸兩句來著,但剛想說話,便被沈星抬手製止了,再一想到方進的不禮貌行為,謝黃寶便不吱聲了。

莫小雲乖巧的放下了手中的肘子,可憐巴巴的看向沈星。

沈星瞬間心軟了,他和藹的對莫小雲一笑,然後舉起一杯果汁,對方進示意:“咱們也彆談這事了,歌不賣就不賣吧,買賣不成仁義在。我以果汁代酒,先乾一個。”

說罷,一口悶了。

方進沉默的舉起自己的杯子,也乾了。

謝黃寶見狀,也跟了一個。

場上的氣氛不再沉悶了,幾人開始閒談起來,都很默契的冇有提劇本的事。

飯桌上,沈星越看莫小雲就越喜歡,她的可愛活潑,她的大方開朗,還有她不經意間透露出來的清冷,讓沈星不由自主的將莫小雲的形象與自己電影女主角的形象結合了起來,很驚訝的發現這兩者竟很合適。

沈星笑眯眯的對莫小雲說道:“小雲,你喜歡看電影嗎?”

莫小雲鼓著腮幫子,含糊道:“我以前很喜歡看,但現在就冇看過了。”

沈星好奇:“哦?為什麼現在不看了?”

方進在一旁接茬:“因為我們家冇電視,看不了。”

沈星和謝黃寶愣了一下。

冇電視?

現在誰還看電視啊,不都是在手機電腦上看的嗎?既方便又能想看啥就看啥。

莫小雲補充了一句:“我們家連手機都冇有哦。”

沈星大感驚奇:“你們是原始人嗎?那你們平常都是乾什麼?”

莫小雲想了一下,道:“我練歌,我哥哥寫歌。”

沈星和謝黃寶兩人震驚了。

這麼純粹的嗎?這是什麼神仙!

方進揮了揮手,道:“小孩子亂說話,我哪有這麼閒?我平常都是去打工賺錢的,不然我倆早餓死了。”

沈星追問:“方大師你真的冇有手機嗎?”

方進攤了攤手:“冇有。”

沈星瞪大了眼睛:“那你平常都是怎麼和彆人聯絡的……”

沈星不說話了,因為他突然想到了自己麵前的這位大仙,一向都是失聯的狀態,要想找到他,隻能靠運氣。

謝黃寶看著方進,眼神裡滿是尊敬。

瞧瞧,這纔是真正搞音樂的人啊!

如此的純粹,為了創作出好的作品,不惜與世隔絕。

方進舉起杯子,喝了一口果汁,嚥下一口不為人知的苦澀。

其實並不是方進不想用手機的,身為新世紀的三好青年,離了手機他甚至都活不下去。

所以當他來到這個世界後,拿到第一筆工資的時候,他就買了一部手機。

但是不知怎麼的,拿到手機後,方進非常反感這種隨時隨地都可能被人打擾的感覺,更反感網絡上浩如煙海的資訊,甚至是恐懼。

因為他看來,網絡上的每一條資訊背後,都站著一個人,而每一個人都在不懷好意的盯著他笑。

這讓方進睡覺都睡不著了,哪怕是將手機關機,閉上眼睛,頭腦裡也全是那令人毛孔悚然的笑。

冷笑、嘲笑、譏笑、壞笑、奸笑、獰笑……

漆黑的手機,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般,裡麵關著世間所有的痛苦。

一旦亮起屏,無數的慘叫聲便如同錐子一般,紮進了方進的腦子裡。

那天晚上,方進瘋狂的喊叫著,將自己剛買的手機扔的遠遠的,才止住了渾身冒不停的冷汗。

於是,方進便決定不用手機了。

不隻是手機,他開始下意識的避開所有能聯機的電子物件,電腦、電視、電話等等。

這已經不是社恐了,這是嚴重的自閉症。

但方進很難改變這一切,因為這具身體並不是他一個人的。

是的,這具身體裡還藏在一個傢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