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個小時很快過去了。

人們吃了午飯,休息了一會,再次興高采烈的打開手機或電視,進入了自己喜歡的節目。

奇蹟歌星後台。

康勇走到謝黃寶身邊,歉意道:“抱歉了寶哥,上午的事是我考慮不周了。”

謝黃寶麵無表情。

康勇語氣一變:“但下午的第一場必須由你來開,搖滾樂的炸場能力在加上寶哥你勁爆的表演,絕對能從開局就壓的美好之聲抬不起頭……”

“康總。”謝黃寶出聲打斷了康勇的話:“你覺得搖滾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康勇緩緩直起了身子,語氣裡有些不耐:“你想說什麼?”

“我要在最後一場演。”

康勇一愣:“什麼?”

謝黃寶認真的強調了一遍:“我要在最後一場演。”

康勇被氣笑了,嘲諷道:“寶哥,上午的事對你打擊這麼大嗎?還是說你想發揮永不言棄的搖滾精神?”

謝黃寶定定的看著康勇:“我要在最後一場演,隻要你搖一下頭,我現在立馬就走。”

康勇眼皮子跳了跳。

這是什麼倔驢?讓你在第一場演是對你好不明白嗎?

看了看麵前這個男人平淡如水的表情,康勇轉過身,撂下一句“你開心就好”便走了。

真是自找不痛快,你還以為這是你的時代嗎?

就算冇有你,我照樣能贏美好之聲。

康勇走了以後,男人在原地站了一會,又回到自己的電吉他旁邊坐下,出神的盯著地麵,不知道在想什麼……

美好之聲下午場,開播。

漆黑的直播間裡,網友們興奮的發著彈幕,討論著上午場的表演。

突然,一道熱情飽滿的聲音傳出,直播間瞬間亮堂了起來。

男主持人:“歡迎各位來到美好之聲!”

觀眾:啪啪啪(掌聲)

掌聲停止。

男主持人:“上午場的表演真是精彩紛呈呢。”

女主持人:“阿偉,現在網友們都在討論方大師會不會上舞台呢,你覺得……”

觀眾席的角落裡,章旭一把扯住想要土遁的方進,摟到懷裡,輕聲安撫道:“方哥不怕嗷,他們嚇唬你的,咱不上舞台……”

方進一把推開章旭,滿臉無語:“我就是想去上個廁所而已……”

“我陪你。”

“滾蛋!”

方進起身去了洗手間。

章旭趁機掏出手機,給康佳瑜發了一條訊息:方哥聽到上舞台嚇尿了。

過了一會,康佳瑜的訊息回了過來:這次就算了,不能逼的太狠,一點一點來,總有一天他會站到舞台上的。

章旭:要不,我灌他兩瓶?

康佳瑜:你彆亂來,萬一他在舞台上噴了那後果可就嚴重了。

章旭:也是,唱著唱著吐了觀眾一身,彆說他的明星生涯了,連他的人類生涯都可以提前完結了。

康佳瑜:……先不聊了,節目開始,你好好盯著方進,彆搞幺蛾子。

章旭:你就放心吧。

後台,康佳瑜麵無表情的收起手機。

我他嗎就是因為你,纔不放心的。

這時,一位即將上台的選手閉眼深呼吸,然後來到康佳瑜身邊:“康導演,我上了!”

康佳瑜鼓勵道:“加油,希望你開個好場!”

……

奇蹟歌星和美好之聲新一輪的pk開始了。

雙方選手拚儘全力,都演出了自己最好的水平。

網絡上對於雙方節目的支援率也僵持不下。

原本按正常情況,應該是奇蹟歌星占領優勢纔對,但由於上午場的失利,導致了人們在下午場的時候更加偏向於美好之聲。

另外,在美好之聲下午場的開幕演講上,男女主持人一直在瘋狂的暗示觀眾方進也會上台表演,這讓所有人都無比期待,就待在美好之聲不走了,一個個眼巴巴的等著方進上台。

雙方的表演一個接一個的進行,選手一個接一個的上台。

由於奇蹟歌星的選手水平和舞台表演明顯是要高於美好之聲的,所以慢慢的,奇蹟歌星的支援率又超過了美好之聲。

……

在節目快要到達尾聲的時候,睡了一個午覺的康列光才慢悠悠的走進了離他最近的員工餐廳。

這是他早些年養成的臭毛病,看電影或者聽歌隻在餐廳裡進行,像短視頻之類的東西他是從來不碰。

在他還年輕的那個時候,一般的大食堂裡都會有個用水泥糊的舞台和破破爛爛的幕布,不管是歌劇表演還是放映電影,都是在那上麵播出。吃飽喝足的人們就端著一瓷缸子的熱水,坐在自己吃飯的地方,看的津津有味。

康列光回想起當初,年輕力壯的自己和自己的好友們,曾一起坐在飄著飯香味的大食堂裡,在昏暗的環境中,入神的看著舞台上的歌劇表演和黑白電影。

那是他最難忘的時光。

可現在,在這個乾淨明亮,卻絲毫冇有飯香味的餐廳裡,隻有一位疲憊不堪的老人在回憶過去。

“唉!”回過神的康列光自嘲的笑了笑:“真是老了,怎麼老想過去的事呢……”

電視上,男女主持人已經開始報下一個節目了。

男主持人:“接下來,有請我們的小雲妹妹,為我們帶來一首很好聽的歌曲,《送彆》。”

女主持人:“歡迎。”

觀眾:啪啪啪——(鼓掌聲)

康列光打起了精神。

他很喜歡這個叫莫小雲的小女孩,自從上午聽了她唱的蟲兒飛之後,他就很期待她的其他歌曲。

莫小雲上台了,還是穿著白色的裙子,一頭軟軟的烏黑短髮隨著她的小腳步一甩一甩。

“大家好,我又上來啦!”莫小雲雙手抓著話筒,笑眯眯道:“那我開始嘍。”

燈光一暗,舞台的幕布上,出現了一副河邊垂柳的優美投影。

康列光很是期待。

他是個很懷舊的人。他之所以觀看美好之聲,就是因為美好之聲的舞檯布局和他記憶裡的舞台很像,不寬廣但很精緻的水泥台子,台子後麵吊著一塊泛黃的老舊幕布,這都讓他感慨萬千。

舞台上,白裙黑髮的小女孩微微抬起頭,悅耳動聽的天籟之聲悠然響起:

“長亭外,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老人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下一秒,洶湧而來的回憶將他徹底淹冇。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

奇蹟歌星

燈光璀璨、才華飛舞的舞台上,衣著犀利的謝黃寶愣愣的出神。

舞台下方,觀眾們的熱情似乎並冇有隨著時間減弱,人們滿心期待著謝天王的表演。

“嗷——謝天王!”

“啊啊啊!”

“……”

謝黃寶舉起了懷中的電吉他,這個舉動讓台下的觀眾們更加瘋狂。

可他卻停住了,他看著人頭攢動的偌大觀眾席,聽著如海浪般的歡呼與尖叫,一個疑惑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搖滾的意義是什麼?

台下的觀眾們見到天王冇有動靜,還以為是自己的掌聲和呼喊不夠熱情,於是更加賣力的尖叫起來。

“耶耶耶!”

“喔喔喔!”

“……”

舞台上,謝黃寶摘下了掛在胸口的電吉他,然後放在了腳邊。

觀眾們的歡呼聲緩緩停息了。

三位評委疑惑的看著他。

他想乾什麼?

隻見他摘下了話筒,放在嘴邊,緩緩道:“大家都累了吧。”

觀眾的喊聲鋪天蓋地:不——累——!

男人閉上眼睛,滄桑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會場:“可是我累了。”

不管是現場的觀眾,還是正在觀看直播的網友們,都隻感覺心中一揪。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靜靜的聽著男人說的話。

“我這輩子隻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搖滾……”

觀眾們安靜的看著男人的訴說,彷彿在見證一個時代的落幕。

“……很多人離開了,卻很少有人加入……”

“……現在不是搖滾的時代了……”

“……我一直在想,搖滾的意義是什麼……”

評委席上,範特倫難受的緊閉雙眼,周冰冰呆呆的瞪大雙眼,沈星的眼睛則是藏在了帽沿之下。

後台,康勇靜靜的看著舞台上的男人,心中冷笑不已。

嗬嗬,乾的不錯嘛寶哥,你的這一番肺腑之言讓奇蹟歌星的支援率徹底壓倒美好之聲了。

舞台上,男人說到最後,低下頭,已經涕不成聲了:“……對不起,各位……“

所有人默然無語。

直播間的觀看人數已經達到頂峰了,彈幕全都是“致敬寶哥,致敬搖滾”之類的話語。

謝黃寶深呼吸,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

在璀璨的聚光燈下,他抬起頭,笑了一下:“今天,我給大家帶來一首非常好的歌曲,這首歌是……”

嗯?怎麼突然又要唱歌了?要唱什麼歌呢?

所有人都疑惑了,靜靜的等著他的下文。

“……方大師創作的《送彆》。”

觀眾瞬間嘩然。

送彆?!

後台的康勇瞬間攥緊了拳頭。

這個混蛋想乾什麼!

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表演競爭對手的歌?這不是給對麵拉人氣嗎?!

“我非常喜歡這首歌,《送彆》。”謝黃寶朗聲道:“我甚至在想,如果我能做出這樣的歌,就是立馬去死,也無憾了。”

觀眾再次嘩然。

竟然還是如此高的評價!

網絡上,雙方節目的支援率又一次的發生了逆轉。

評委席裡,範特倫周冰冰沈星三人期待的看著台上的男人。

隻聽謝黃寶開口道:“那麼,我開始了。”

……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兩個天差地彆的舞台上,兩種完全不同的嗓音,唱出了同一首歌。

莫小雲的嘹亮優美。

“一壺濁酒儘餘歡……”

謝黃寶的低沉滄桑。

“今宵彆夢寒……”

現實中,不知有多少像康列光這樣的人,一邊聽著送彆,一邊沉浸在回憶裡,哭著笑著。

……

不知不覺中,一切都結束了。

在一片不捨與挽留中,美好之聲和奇蹟歌星兩個節目同時落下了帷幕。

最後的勝者是,美好之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