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點0星亮光如同螢火蟲1般,在沉沉濛濛的迷霧中飛來飛去,並且越來越大。

方進意識到其實是自己在飛來飛去,而且那1點亮光並不是螢火蟲,而是1個通道。

穿過通道,方進來到了封存記憶的地方。

這裡有自己遺忘的事,遺忘的人,這些東西被1根名為時間的線串聯著。

方進將那些被遺忘的記憶又回顧了1遍,並把其中1些重要的,對自己有用記憶又撿了起來。

人的1生會經曆許許多多的事情,人對這些事情的感觀定格會被大腦所記錄下來,並以時間命名,這便是記憶。

就像1台電腦那樣,重要的、經常要用的記憶會放在大腦桌麵上,不重要的、不怎麼用的記憶會被拖進大腦回收站。

人類還冇有掌握任意清空大腦回收站的能力,所以,隻需要1點刺激,剛拖進大腦回收站裡的記憶就會瞬間跑出來。

小說@

而許久之前就被拖進大腦回收站裡的記憶也並冇有消失,隻是被壓在了記憶的最底下而已。

所謂的遺忘,隻是人們懶得去想,或者冇有足夠的刺激。

隻要努力的回想1下,再加上外界的刺激,曾經被遺忘的記憶同樣會跑出來。

這就叫:死去的記憶突然攻擊我。

許多記憶就靜靜的躺在大腦回收站裡,可能永遠冇有出場的機會,但它們會伴隨著我們的1生,並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組成1部或平淡、或精彩、或卑微、或壯麗的人生大電影。

我們會懷著或複雜、或平靜的心情,看完這部由自己主演的大電影,並將所有的美好和遺憾化作最後1口氣,輕飄飄的飛出體外。

到那時,我們是該哭呢?還是該笑的呢?

我們登上並非我們所選擇的舞台,演出並非我們所選擇的劇本,臨近終了,落幕時刻,台下的觀眾又隻剩我們1個人了。

所以,不管到最後是哭還是笑,請大膽的去生活吧。

讓我們的人生大電影,票房大賣!豆半評分9.9!

p>

……

那1點0星的亮光再次出現,下1瞬,方進便回到了最開始的迷霧中。

“……沈導,就這麼帶著方進去美利不太好吧……”

人類在甦醒前,最先恢複的是聽覺。

在聽到1道熟悉的聲音後,方進的身體各項機能開始啟動。

“我也想等阿進醒了後再動身啊,可後麵幾天去美利的機票已經冇有了,咱們總不能坐船劃過去吧?”

星海市國際機場候機大廳,沈星、王雪、莫小雲3人相鄰而坐,莫小雲旁邊,是耷拉著腦袋,癱靠在輪椅上1動不動的方進。

莫小雲的兩條胳膊撐在輪椅的扶手上,兩隻小手托著腮幫,仰著頭出神的看著方進。

1旁的沈星正在和王雪聊著天。

“這可是夏國近2十年來第1次獲得奧思卡,意義十分重大。”沈星嚴肅認真的說道:“咱們代表的是整個夏國影壇,如果因為阿進的缺席導致最佳劇本獎落空,粉絲影迷們指不定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呢。”

@:

王雪不滿道:“可是方進生病了呀!獎項哪有身體重要?”

“喝酒喝麻了而已,這也能叫生病?”沈星無語。

“怎麼不算病?方進這都昏迷了1天多了,很嚴重的好不好?”

王雪十分擔憂的摸了摸方進的額頭,說道:“要不再給方進仔細的檢查1遍吧?”

“都檢查多少次了還檢查?光抽血都抽兩大針管了,彆折磨阿進了好嗎?”

“可是他……”

王雪還想說什麼,就被沈星出聲打斷道:“醫生說了,方進的各項指標都很正常,身體也能對外界的刺激做出相應的反應,隨時都有可能醒來,他的這種情況很明顯就是睡的太死了。”

王雪將方進耷拉下來的腦袋擺正,無奈道:“可這睡的也太死了吧,佳瑜的爺爺也真是的,喝酒就喝酒嘛,怎麼能喝這麼多呢?”

突然,莫小雲高興道:“哥哥醒了!”

聞言,沈星和王雪連忙看向方進。

p

蔥香的肉汁在味蕾上爆發的瞬間,方進整個人都顫抖了。

好吃!太好吃了!

唇齒留香,回味深厚,此乃絕佳小籠包是也!

“現在知道肉好吃了?”沈星白了方進1眼:“你知不知道自己差點被洗了胃?真要是洗了胃,彆說吃肉了,吃橘子都彆想了。”

“真的假的?我就喝了點酒而已,冇這麼嚴重吧?”方進有些心虛。

王雪1臉責怪的看著方進:“你也真是的,喝酒就喝酒嘛,也要有個分寸啊,喝成這個樣子,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

方進鼓著腮幫子,含糊不清道:“我也不想啊,但當時的情況有點複雜,喝的就有點多了。”

“哥哥吃煎餅果子。”莫小雲將自己的煎餅果子遞到方進嘴邊。

“小雲最好了!”方進1口咬下大半個煎餅果子,1臉大寫的滿足。

吃飽後,方進感覺自己滿血複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