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事情往方進最不想看到的方向發展了。

在場的人1個接1個的站起身,每個人都作詩1首,很快就輪了1圈。

人們的目光聚焦到了方進身上。

“怎麼說方先生?是選擇喝酒呢還是作詩呢?”

最後1個作完詩的人看向方進,笑道:“以方先生的海量,9杯而已,不在話下吧?”

方進嘴角1抽。

鬨呢?9杯白的喝下去直接就挺了好吧。

“那,我就作首詩吧。”

最終,方進選擇了妥協:“就作1首告誡人們珍惜糧食的詩,詩名《憫農》。”

在眾人漸漸誇張的表情中,1首水平絕佳的詩詞從方進口中說了出來:“鋤禾日當午……”

不出意外,這絕對是1首值得流傳推廣的絕佳好詩,在場的人在震撼方進才華的同時,也更加堅定了要榨乾方進的想法。

這小子的肚子裡肯定還有不少好貨,得想辦法讓他拿出來,藏著掖著那肯定是不行!

方進作完詩後,場麵陷入了僵局。

因為所有人都作了詩,都擁有了休息的機會,這就導致宴會進行不下去了。

於是,眾人製訂了1項新規則:如果所有人都作詩了,便1起喝1個慶祝1下。

眾人熱烈的站起身,朗聲大笑起來。

接著,新1輪的喝酒寫詩開始了。

與上1輪不同,這1輪裡方進被叫起來不下於5次,方進又掏出了3首詩。

p

康列光等人的眼睛都直了,因為這些詩每1首都是極品中的極品,很難想象這種詩詞竟然會出現在這個時代。

“冇有了,老先生們,我真的冇有了。”

麵對眾人的凶猛攻勢,方進隻得連連求饒:“不帶這樣的,哪能專門針對我1個人呢?這太不公平了。”

“哪裡針對你1個人了?”場上的1人說道:“你被叫起來了56次而已,隻喝了兩3杯酒,我可是被叫起來了不下於十次啊,要說針對那也是針對我纔對吧。”

方進冇話說了。

好傢夥,這群老逼竟然連這1點都考慮到了是嗎?

之後,方進又被不停的叫起來,又掏了幾首詩,也喝了不少酒。

醉意襲來,方進腦子開始有點暈乎的了。

“……下1個還是由小方同誌來吧。”

聽到1聲迫不及待的聲音響起,方進呆了1下,冇有反應。

[email protected]>

1個很不成熟的大膽想法出現在了方進暈暈乎乎的大腦中。

“……小方同誌?你還行不行了?”

“應該是喝的有點多了,這樣,先把小方給跳過,等他緩過來了再叫他……”

“不用緩!”隻聽方進大喊1聲:“我喝!”

方進的那個不成熟的大膽想法便是,不寫詩了,就愣喝酒,等喝的差不多了就裝死,嚇他們1下,這樣他們以後就不會在搞這1套了。

我真是個小機靈鬼。

方進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不知是真醉了還是在裝的,說起來話來結結巴巴的:“既然叫起我了,那,那我我肯定不能逃,我得喝喝1個!”

說著,1仰頭,小小的1杯微涼美酒流進了喉嚨。

酒是好酒,不傷喉不催吐,酒杯也很小,就算倒滿酒也連半兩都不到,所以哪怕方進已經喝了很多杯了,也能保留著還算清醒的意識。

見方進選擇了喝酒,其他人有些小失望。

讀者身

說實話,舉辦這次詩酒會的目的就是為了方進,應該說,為了方進的絕佳詩詞。

在場的人都是資曆豐富,見多識廣的人物,其中的大多數都是酷愛詩詞,甚至是為此而活的,所以對於詩詞無比的重視。

他們平生還是第1次遇到方進這樣的大寶藏,如此精妙絕倫的詩詞,說掏出來就掏出來了,簡直是聞所未聞。

在親眼看到方進1次又1次的作出1首首好詩後,眾人堅定的認為,必須得逼方進他纔會掏出詩來,不然的話,這麼多優秀的詩篇什麼時候才能得見天日啊?

眾人看向方進的眼神中有敬畏,有狂熱,也有責怪,責怪方進明明有能力,為什麼不主動把詩詞1道發揚光大?

對於眾人的眼神方進懶得解讀,就是1個字,乾!

1群蹬鼻子上臉的老逼玩意,今天我就釋放出另1個我,不把你們喝服不算完!

下麵的宴會變得很簡單粗暴,方進和這群老逼杠起來了。

“方先生作首詩吧……”

“抱歉,實在冇有詩了,我還是喝酒吧。”

“小方同誌……”

“都在酒裡了。”

“……”

“彆說了,我喝。”

看著方進1杯接1杯的往下灌,同樣有些醉意的眾人被激發出了牛脾氣。

好你個小子,給老夫玩這1套是吧?

今天不把你這臭毛病給該了我們白活這1把年紀。

於是眾人直接就不裝了,也不管什麼規則不規則,開始和方進拚起酒來。

方進喝1杯,其他人也都喝1杯,氣氛十分熱烈。

喝了好1會後,儘管酒杯不大,但喝的次數多了,方進還是喝醉了,自主意識正在1點點的丟失,手上的動作卻絲毫不停,1杯接1杯的往下硬灌。

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