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規則,靈珠隊的隊員可以通過觸碰,來淘汰掉擁有相剋靈珠的人。

比如金克木,因為金屬鑄造的割切工具可鋸毀樹木,而“?”就是金靈珠,所以他才能輕而易舉、又神不知鬼不覺的,將擁有木靈珠的路明給淘汰掉。

陳洛嘉所擁有的是土靈珠,土克水,因為土能防水,就像俗話說的那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所以隻要陳洛嘉摸1下擁有水靈珠的人,就會將其淘汰,並獲得水靈珠。

1旦靈珠隊集齊了5顆靈珠,那麼這場遊戲差不多就能宣告結束了。

本來多簡單的事情,隻要隱藏好自己的身份,等著紅藍兩方的人撕起來,等他們撕的產不多了,靈珠隊坐收漁翁之利就行了。

結果1上來就暴了雷。

路明的兩次被淘汰,已經讓紅藍雙方意識到了靈珠隊的存在,但凡他們不傻,就絕對不會撕起來。

很顯然,他們不僅不傻,還很聰明,紅藍結盟了!

紅藍結盟的目的很明顯,就是想把靈珠隊給淘汰掉,而他們也完全擁有這個能力。

想到這,陳洛嘉又1次出聲抱怨道:“如果路明冇有被你淘汰就好了,那樣的話我的身份就不會被暴露,我就能挑動紅藍雙方開始對撕。等他們撕到最後,肯定剩不了幾個人,到時候我們就能利用靈珠相剋的能力,輕鬆完成收割,並取得最終的勝利。”

渾身籠罩在黑暗中,臉上還帶著麵具的“?”發出了很不好意思的笑聲:“啊哈哈,抱歉抱歉,是我考慮不周了……”

“哎,這下咱們該怎麼贏啊?”

陳洛嘉扶額歎息:“靈珠隊最大的兩個優勢,1,隱藏在暗處,2,擁有靈珠相剋的能力。現在我的身份已經暴露了,潛伏在藍隊的那位應該也藏不了多久。路明被淘汰的事情1定讓紅藍雙方警覺起來,雖然他們不至於猜到靈珠相剋的規則,但肯定會有所防範,咱們就很難再像淘汰路明那樣輕易得手了。更重要的是,咱們靈珠隊隻能淘汰有靈珠的人,麵對冇有靈珠的人咱們隻要跑的份,現在他們結盟了,我們更不可能得手了。”

聽了陳洛嘉的分析,“?”更加不好意思了,隻想找1個替罪羊把這個沉重的責任給推出去。

於是他語氣1變,用責怪的口氣說道:“這都怪路明那倒黴催的!送死也不能這麼送啊?我也不想著這麼快就暴露出來的,但路明那傢夥偏偏就找上門了,巧的是他剛好有木靈珠,更巧的是,我的金靈珠剛好克他的木靈珠,這誰受得了?不把他淘汰掉這都說不過去啊!”

好傢夥,這理由誰聽了不迷糊?

說,

把人家單殺完了還嫌人家菜,什麼素質這是?

陳洛嘉翻了個白眼,但仔細1想,這話說的好像也冇毛病,便不由出聲道:“確實,如果不是因為路明開局送人頭的話,咱們靈珠隊絕對不至於落到這1地步。”

問道:“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是苟到最後,還是拚1把?”

“當然是拚1把了!”

陳洛嘉毫不猶豫的說道:“現在水靈珠不是在章旭身上就是在方進身上,隻要讓我摸1下,我就能拿到水靈珠。再把我們的那位潛伏在藍隊裡的隊友喊出來,集齊5靈珠,咱們就贏了。不然等他們把咱們的那位隊友揪出來淘汰掉後,咱們再想翻盤就很難了。”

“明白了。”?活動了1下身子骨,說道:“那咱們就出發吧,目標商城4樓!”

……

靈珠的超能力其實並冇有多麼逆天,都是偏向輔助的能力。

比如水靈珠的淘汰對手獲得複活機會,比如木靈珠的獲取場上所有人的位置。

再比如陳洛嘉擁有的土靈珠,超能力是地之束縛。

這個超能力聽上去很牛b,具體效果卻隻是給1名對手增加1對腿部負重而已,持續十分鐘。

雖然能1定程度的影響對手的移動速度,但不至於使其失去行動能力。也就追擊和逃跑的時候能發揮1些作用,1旦真撕起來的話,這個超能力發揮的作用就不明顯了。

從1開局就被矇在鼓裏的紅藍兩隊,他們的目標從開始到現在都冇變過,就是找靈珠、搶靈珠,集齊5顆靈珠召喚神龍。

儘管現在已經有所警覺,但方進等人仍然冇有反應過來,所謂的靈珠並不是什麼輔助神器,也不是什麼關鍵物品。

靈珠就像是1顆不可擺脫的遙控炸彈,而炸彈的起爆器就在靈珠隊的手上。

在靈珠隊的隊員們看來,擁有靈珠的人,就是摸1下就死的獵物而已,冇有1點威脅。

靈珠隊隻需要藏好,靜靜的等著紅藍雙方為了爭奪靈珠狗腦子都打出來了,之後,他們就能出場收割了。

然而,路明的出現,打破了這1切。他用自己的生命送走了木靈珠,還把靈珠隊的存在給曝光了出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他促成了紅藍雙方的結盟。

路明以1己之力,改變了整場戰局的走向。

紅藍雙方的所有人,包括路明他自己都不知道,路明,1個被隊友嫌棄,被對手嘲笑的笨豬吃貨,已經成為了本場遊戲裡的mvp!

此時,mvp路明正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委屈巴巴的抹著小眼淚。

“嗚嗚~我做錯什麼你們要這麼對待我?”

“嗚嗚~隊長你為什麼要背叛我?”

“你嗎的,為什麼要淘汰我兩次啊?”

“啊啊我要黑化,我要毀滅這個世界!”

路明1邊哭,1邊抓起了桌子上的薯片,嗚咽嗚咽的大口吃著。

在休息室牆壁的觀戰螢幕上,播放的正是紅方韓偉和王子藝的視角。

這兩人的旁邊,是藍隊的韓偉和方進兩人。

4人組成的紅藍聯盟來到了4樓,正在4處尋找呼喊著:

讀者身

“大根!仔強!你們在哪呢?”

“趕緊出來!”

“你們人呢?跑哪去了?”

在方進和章旭的1通呼喊下,1聲迴應聲響起:“這呢這呢!我們在這!”

4人循聲跑去,來到了1家珠寶金行的門口。

隻見王仔強和張大根正在撬金行的門。

“你倆搞什麼飛機呢?拍節目的時候撬金行?法律對你們來說已經冇有約束力了是嗎?”章旭不可置信的大喊。

“真有役思,挺刑啊你們。”方進感歎不已。

“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王仔強轉頭解釋道:“我倆隻是覺得這家店裡可能會有金靈珠,所以打算進去搜尋1下。”

讀小說

章旭無語道:“你的兩顆眼珠子已經變成$$的形狀了喂!就算找理由好歹也要找個像樣的吧?5顆靈珠都已經出現了,你們還找個屁的金靈珠啊?”

王仔強驚訝:“什麼?5顆靈珠都已經出現了?”

“隻是有可能,我們還冇有見到最後1顆靈珠,所以還不能確認。”方進補充道。

“這樣啊……”王仔強轉過頭繼續撬金行:“那還是進去搜尋1下比較好。”

“你夠了啊!再這樣我報警了!”

韓偉嘖嘖稱奇:“今天我算是監識到了,真是可獄不可囚的人才啊。”

王子藝豎起了大拇指:“這小日子過得越來越有判頭了,斬新的生活就在閻前啊!”

聽到聲音,王仔強和張大根這才注意到了紅隊兩人的存在,瞬間變得警惕了起來。

王仔強看向章旭,激動的喊道:“隊長,要動手嗎?4打2咱們必勝!”

“不要緊張,我們冇有惡意的。”韓偉連忙道。

王子藝緊張的看向章旭,時刻準備逃跑。

紅隊已經承受不起任何的損失了,要是藍隊真打算動手,最好的辦法就是跑路。

幸好,藍隊並冇有動手的打算。

章旭對王仔強說道:“動什麼手?我們已經和紅隊結盟了,咱們是1家人。”

聞言,王仔強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結盟?”

1旁的張大根低著頭1言不發。

“是的,結盟。”

章旭出聲說起了當前的情況,把王仔強聽的1愣1愣的。

方進則是不著痕跡的慢慢靠近王仔強。

在方進猜測裡,王仔強是奸細的可能性比較大,因為他是1名演員,演技高超,最適合當奸細了。

[email protected]>

而且在前麵的兩場遊戲對決裡,王仔強又坑的不行,很難讓人相信他不是故意的。

方進眼神發狠。

管他是不是奸細,先撕了再說!

就算撕錯了也冇事,反正自己有水靈珠,可以把他給複活。

在距離王仔強不到兩步的時候,方進朝章旭打了個手勢。

章旭調整站位,堵住了王仔強的逃跑路線。

韓偉和王子藝則虎視眈眈的盯著張大根。

場上的氣氛瞬間變的無比凝重。

“怎,怎麼了?”王仔強1臉懵逼:“有點不對吧?你們這是……”

突然,方進猛地暴起,1個大跨步溜到王仔強身後,右手如凶猛的毒蛇1般快速探出,精準的咬住了王仔強的名牌。

“乾什麼!?”

王仔強措不及防的1聲驚呼,連忙轉身。

呲啦!

千鈞1發之際,張大根行動了。

他全身肌肉緊繃,腰1彎1直,瞬間彈射了出去,如同泥鰍1般鑽出了韓偉和王子藝兩人的包圍圈,邁開兩條腿,悶著頭,飛速的跑了起來。

真相大白了!張大根纔是藍隊的奸細!

“快追!彆讓這個奸細跑了!”韓偉大喊1聲,邁開步子追了上去。

王子藝緊隨其後。

“方哥你先把仔強複活,我先走1步了!”

章旭撂下1句話,也跟著追了上去。

片刻間,原本熱鬨的金行門口就隻剩下了兩個人。

方進和王仔強對視1眼,相顧無言。

“抱歉,撕錯人了。”方進滿臉尷尬的將手中的名牌還給了王仔強。

王仔強冇有接,整個人還處在震驚和茫然中。

發生什麼事了?我被淘汰了?張大根是奸細?

撕錯人了?!

淘汰播報聲轟然響起。

“藍方王仔強,ou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