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偉站在3樓的欄杆前,衝著2樓的王子藝大喊:“子藝,來這邊!”

“來了來了。”

很快,王子藝來到了3樓。

看到方進和章旭兩人後,王子藝愣了1下。

“愣著乾嘛?快過來。”韓偉催促道。

王子藝警惕的看了1眼方進和章旭,不解的問韓偉:“隊長,咱們和藍方不是對立競爭的關係嗎?你們聚在1起是搞什麼飛機?”

“此事說來話長。”韓偉歎了1口氣,對著王子藝招了招手:“你先過來,我把事情告訴你。”

王子藝1頭霧水的走了過去。

接著,韓偉滿臉嚴肅的把有關奸細、隱藏隊的猜測和推理告訴了王子藝。

1旁的方進和章旭聽的直翻白眼。

好嘛,2手變3手了。

王子藝聽罷,滿臉驚愕的看著韓偉:“隊長你是說,陳洛嘉是奸細?”

“不排除這個可能。”韓偉很有深意的看了他1眼:“也有可能,你纔是奸細。”

讀者身

“蛤?”

王子藝又驚又怒:“隊長你說這話可就有些不講道理了,我怎麼可能是奸細?我是根正苗紅的無產階級!斷然不會做出背叛革命的事!”

“王子藝同誌!”

韓偉雙手搭在王子藝的肩膀上,嚴肅道:“我相信你是革命同誌,但個人立場是需要客觀事實來驗證的。”

“真金不怕火煉!我完全可以接受任何客觀事實的檢驗。”

“你有這個覺悟嗎?”

“我有這個覺悟!”王子藝堅定道:“為了紅隊的勝利而獻身,就是我的覺悟!”

“好!”

見已經把王子藝忽悠瘸了,韓偉這才說出了正事:“現在,我們需要有個人犧牲自己,來換取路遠同誌口中極其關鍵的重要情報。”

“犧牲自己是啥意思?”王子藝眉頭1皺,立馬察覺到了不對勁:“還有,路遠不是被淘汰了嗎?怎麼換取情報?”

讀小說

1旁的章旭出聲解釋道:“我們藍隊有1顆靈珠,超能力是複活被淘汰的人,但代價是1命抵1命,明白了吧?”

“哦~我懂了。”王子藝恍然:“就是把我淘汰掉讓路明覆活唄。”

“真聰明,就是這樣。”韓偉豎起了大拇指。

章旭默默的擺出了進攻姿勢。

韓偉拍了拍王子藝的肩膀,痛心道:“真是委屈你了王子藝同誌,你是個好同誌,我們不會忘記你的犧牲的……”

方進默默的繞到了王子藝的身後。

然而,王子藝1個側跳步,直接逃離了3人的包夾。

韓偉皺眉:“怎麼了王子藝同誌?”

“憑什麼是我犧牲啊?”王子藝很不忿的說道。

“冇說讓你犧牲。”韓偉努力安撫王子藝的情緒:“隻是先把路明覆活1段時間,等問完話後就換你回來。”

app,&~p。

王子藝還是有些不信:“真的?”

“哎呀!當然是真的了!”韓偉語氣不滿:“王子藝同誌,你的覺悟呢?你剛剛不是說為了紅隊的勝利而甘願獻身嗎?怎麼這點事情都不願意做了?”

“我隻是不相信他們……”王子藝看了藍方的兩人1眼。

“我們是好人。”方進和章旭同時說道。

王子藝猶豫了1下,咬牙道:“行吧!希望你們不要言而無信!”

“放心,我們是好人。”

……

“紅方王子藝,out!”

當淘汰播報響起時,不明真相的人又蒙圈了。

4樓某處,正在翻找垃圾桶的王仔強聽到播報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