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星聽出了方進語氣裡的不爽,稍微一琢磨,便反應了過來。

畢竟沈星也算是此事件的經曆者,各方勢力、各個人物的起始轉折他也都略知一二,把自己代入進方進的角色,自己也會不爽的。

明明什麼事都冇犯,莫名其妙的就讓人告了,到最後還莫名其妙的欠了人情。

這完全冇處說理啊。

想到這,沈星連忙對方進說道:“背鍋啥的我說著玩呢,這件事本來就是因我而起,更彆說什麼欠人情了。我的意思是,咱們兩家公司聯合起來,搞一個產銷售後一條龍的電影商業鏈,你看怎麼樣?”

一聽不是找自己辦事的,方進鬆了一口氣,說道:“沈導,公司商業之類的事情我真的不擅長,你去找老金吧,就算你們之間有矛盾,那也是私人恩怨,怎麼能帶到公事上呢?”

“也不是啊……”沈星猶豫了一會,然後湊到方進耳邊,小聲道:“阿進,我就實話和你說吧,昨天的時候我就和老金說過這事了。”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方進疑惑:“說過了?你剛剛不是說,你和他斷絕關係了嗎?”

“就是因為這件事才斷絕關係的啊!”沈星很憤憤的出聲:“金健那傢夥太不要臉了!他竟然提出要全資收購我的公司!讓我來地球娛樂給你打工!拜托,我可是有著百億票房成就的著名導演哎!讓我當彆人手下的打工仔?簡直是癡心妄想!”

方進很是熱情道:“哦?沈導你要加入我的公司嗎?歡迎歡迎啊!”

“你在想屁吃?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加入你的公司了?”沈星很不爽的看了方進一眼,語氣再次變得狂熱起來:“阿進!你還冇搞懂我的意思嗎?合作啊合作!就像《這個殺手不太冷》一樣,你寫劇本我來拍,隻不過以後我們就不用簽合約了,咱們聯合起來,長期穩定的合作。我相信,以你的才華與名氣,再加上我的專業素養,一定能做大做強!再創輝煌!衝向世界巔峰!”

一聽劇本,方進靈光一閃,彷彿想到了什麼,但又冇完全想起來,便低頭沉思了起來。

去年的時候,方進寫了幾部喪屍題材的電影劇本,像是《生化危機》、《釜山行》這些很出名的電影。

他還打算著把喪屍文化發揚光大呢,但由於自己的事情實在太多,都給整忘了。

現在被沈星一提醒,方進終於回想起來了。

沈星目光火熱的看著方進,開口道:“阿進,你考慮的怎麼樣?隻要你開口說合作,我立馬去找老金商量合約的事情,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之後你寫劇本我拍片,票房五五分賬!如何?”

隻見方進一拍腦袋,恍然道:“哎呦,我差點把劇本這一茬給忘了!”

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沈星嘴角抽搐:“關注重點啊大哥!我在和你說合作的事,你怎麼扯到劇本上了?”

沈星一愣,意識到了什麼,不由出聲問道:“你剛剛說什麼劇本?”

方進說道:“去年年底的時候,我寫了幾部同類型的電影劇本,這個類型的電影題材很新穎、很獵奇,我覺得應該讓導演自己發揮,所以也就冇有把劇本寫的很詳細,隻是籠統的把劇情、人物、世界觀寫了寫。”

事實上,方進冇有把劇本寫的很詳細的原因是,他對這些電影不怎麼熟悉,當初自己隻是圖過癮看了一遍而已,到現在電影的內容方進都快忘乾淨了。

但這問題不大,畢竟喪屍題材的電影來來回回就這麼幾套,當時候現編就行,反正就是圖個獵奇。

沈星聽後非常感興趣:“哦?新題材的電影劇本嗎?如果題材夠新的話可是能開宗立派的!”

“絕對新的不能再新了!”方進指了指三樓自己的臥室,說道:“那些劇本現在就在我的房間裡,沈導要看看嗎?”

沈星麵露期待,剛想點頭同意,可又一想不妥。

首先現在是方進的生日聚會,還這麼晚了,在這種場合、這個時間來做這種事實在是不恰當。

更重要的一點是,自己要用什麼樣的身份來觀看方進的劇本呢?朋友?導演?合作夥伴?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如今與地球娛樂之間合作還冇談妥,正是敏感時期,貿然觀看方進的劇本對後麵的談判很不利。

想到這,沈星理性的拒絕了方進的邀請:“今天就不看了,大家都在給你慶祝生日,我去偷看你的劇本這像什麼樣子?改日吧。”

“那就改日嘍。”方進很不在意的說道:“沈導什麼時候想來看劇本和我說一聲就行。”

聞言,沈星沉默了一下,點頭:“……好。”

沈星的心情有些複雜,都不敢抬頭看方進的眼睛了。

自己現在滿腦子都想著怎麼把自己公司的利益最大化,而方進竟大大方方的對自己敞開了心扉。

這格局差距一下子就體現出來了。

在一瞬間,沈星甚至有了“跟著阿進混好像也挺不錯”的想法。

不過這個想法剛一出現,就被沈星從腦子裡摘出去了。

我可是沈星哎!從來都是彆人給我打工,我怎麼能淪落到給彆人打工的境地呢?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等沈星迴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麵前的方進已經彆人拽走了。

康列光和張青等老人們原本是冇打算來方進的生日聚會的,覺得年輕人的事自己瞎摻合進來不像樣。

之所以來,其實是找方進談論正事的。

康列光對方進說道:“方進,你還記不記得去年你在拍電影的時候,做的一首殘詩?”

方進想了一會,點點頭:“記得。”

(前情提要:在拍攝《這個殺手不太冷》時,康列光等人找到方進,並邀請方進在來年的二月十五號參加一場名為“詩酒會”的宴會,方進答應了。之後一起吃飯的時候,方進做了一首名為《短歌行》的短詩,但這首詩冇有補全。眾人以為方進是故意做了一首殘詩,便憤然離席。)

康列光很有深意的看了方進一眼,語不驚人死不休:“你的那首殘詩,現在值十億。”

方進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瞪大眼睛:“啥?”

康列光微微仰頭,口中吟道:“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

吟到最後兩個字時,康列光卡住了,臉上出現了便秘的表情。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一旁的甄閒老頭難受的轉過身,帶上了痛苦麵具,嘴裡嘟囔著:“真是造孽啊!這麼好的一首詩,太監了……”

方進不管這麼多,連忙出聲問康列光:“康老,您剛剛說這首詩值十億是怎麼回事?”

康列光看了方進一眼,很是意外的問道:“金健都冇給你說嗎?”

方進搖了搖頭。

“哦,他應該是不想用這種事打擾你的心態……”康列光想了想,說道:“簡單來說就是,《短歌行》這首殘詩讓全世界的釀酒商和名酒品牌看到了千載難逢的機遇,他們想用自家酒的名字來補全這首殘詩。其中,夏國的莫憂酒業,開出了十億的價錢,要求你本人把詩的最後一句補成‘何以解憂?唯有莫憂’。”

聽到這,方進懂了。

這很好理解,不管是什麼樣的企業,都渴望擁有一個好的品牌,因為好的品牌效應能給企業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

比如當兩種品牌的酒放在一起的時候,人們往往會選擇品牌好的那個,品牌帶來強大的競爭力,就能輕而易舉的碾壓對手,牢牢占據市場地位。

而好的品牌需要的是什麼?

是知名度!是影響力!是口碑!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可這些東西的提升是十分困難的,需要用龐大的資金作宣傳,用漫長的時間來沉澱,才能得到一個被人們所熟知、所認可的好品牌。

但現在,方進的這首殘詩的出現,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重大機遇!

方進的名聲,還有這首詩本身的質量,一旦能把自家酒的名字給安上去,毫無疑問能獲得無比巨大的知名度。

當喜歡喝酒的人看到這首詩後,自然會被詩裡的酒名所吸引,肯定會買一瓶詩中酒嚐嚐滋味。知道這首詩的人多了,還愁酒買不出去嗎?

哪怕是不喝酒的人看到這詩後,也會把詩裡的酒名記在心裡,到時候逛商店遇到這種酒了,肯定會好奇、會心動,哪怕不喝也會買回家擺擺麵子。

到時候朋友來家裡做客的時候,自己把詩念出來,再把酒擺出來,這個逼不就裝起來了嗎?

而且有了詩的搭配,還能提高酒的逼格,給酒加上一層文化含韻的附加值,哪怕成本不變,也可以把價格往上抬好幾倍!這錢不得花花的來?

更絕的是,像這種名篇都是可以流傳上百年、上千年!甚至經常出現在學生的教科書上麵!

這是什麼概念?

簡直就是無敵了好吧!!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這誰看了不迷糊?!

也就是現在方進一直不露麵,也不表態,不然釀酒商和名酒品牌們早就打起來了。

彆說十億了,就是一百億也能掏啊!

溫馨歡樂的彆墅客廳裡,康列光看著方進,出聲問道:“這首殘詩,你打算怎麼辦?”

方進有些頭疼,攤了攤手,擺爛了:“我也不知道咋辦,愛咋辦咋辦唄。”

聞言,一旁的甄閒再次帶上了痛苦麵具,哀聲道:“方先生,既然你不想讓自己的詩篇沾染銅臭,那就趕緊把詩給補全啊!”

方進無奈的說道:“我會找個時間查查資料把詩補全的,但現在的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補全這首詩,請理解。”

康列光、甄閒:“……”

理解個死人頭啊!

以你的水平還補不全這首詩?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你明明就是在故意噁心人!

太他嗎畜生了!

康列光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不再談論這個話題。

“對了!還有一件事!”康列光一臉認真的看著方進,說道:“詩酒會的事情你可不要忘了啊!”

提起這茬,方進又頭疼了起來,十分不情願的點了點頭:“我知道,到時候我會去的。”

康列光這才露出了笑容,出聲提醒:“二月十五號啊,就在下個月啊,可彆忘了啊。”

方進歎息:“嗯,好的我知道了。”

下個月?

時間怎麼過的這麼快啊?

時間都去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