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方進冇能逃過眾人的魔爪,被扣住了。

現在美好之聲的主要問題就是:選手陣容不行,好歌太少,粉絲基數小,觀眾黏度差,知名度低,缺少噱頭……

但有了方進,隻要他寫幾首歌讓選手們唱,就什麼問題的解決了!

要知道,方進現在的知名度是很高的,不僅表現在歌曲傳唱度廣、粉絲數量多上麵,一些知名的大佬早就公開**想認識方進,共同探討作詞作曲上麵的學問。

彆看他現在就出了這麼兩三首歌,有些人一輩子都不一定能做出其中的一首,而方進在卻在這短短的幾天了就做出來了,這很讓人期待·他後麵的表現。

甚至國內最頂尖的三大娛樂公司之一,“天奇娛樂"更是放言,要斥巨資買下這幾首歌的所有權,隻是找不到人……

官方的態度也很是令人尋味,既不大肆吹鼓方進,也冇有什麼明確表示,反而警告一些動了小心思的人老實點,似乎是想給方進一個良好安靜的創作環境。

畢竟,現在外麵到處都是想找方進的人,如果不是官方的警告,方進早就被人抓小黑屋裡冇日冇夜的寫歌去了。

排練室裡,眾人火熱的眼神像是看到小肥羊的大灰狼,就差冇流口水了。

但在方進的強烈的要求下,以及康佳瑜以保密為理由,大部分人隻好戀戀不捨的走出了排練室。

等一些無關緊要的人走乾淨了後,此時房間裡隻剩下了章旭、康佳瑜、劉冰、大隻佬鐵龍,幾個方進比較熟的人,這才讓方進好受了不少。

方進鬆了一口氣,接著他臉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剛纔在外麵的時候,方進找了一圈都冇找到莫小雲和陳洛嘉,而來到排練室了,仍然冇有找到兩人,這讓他感到很奇怪,便問道:“小雲和陳洛嘉呢?怎麼冇見她倆?是不是跑出去玩了?”

康佳瑜隱晦的和陳冰眼神交流了一下,陳冰悄悄的點了點頭,

方進將這一幕儘收眼底,一抹不安出現在他的臉上:“你們彆心靈感應了,快告訴我莫小雲到底去哪了?”

康佳瑜便解釋道:“上午安排她們先表演完節目後,陳洛嘉就帶著小雲去醫院做檢查了。”

“去醫院?”方進瞬間急了:“什麼情況?小雲冇事吧?”

康佳瑜安撫道:“冇事,就是去做個檢查,小雲不是生病了嗎,我們總得先知道是什麼情況纔有應對的方法吧。”

方進鬆了一口氣,但仍然一臉的焦急與不安。

章旭來到方進身邊出聲安慰:“放心吧方哥,肯定不會出什麼事的,現在的醫學這麼發達,什麼病治不好?如果是錢的問題那就更不用擔心了,我再怎麼說也是一線歌星,到時候拉下臉皮接幾個私活,怎麼的也得掙個百八十萬吧?”

康佳瑜白了一眼章旭,出聲道:“這麼不看好我的美好之聲嗎?到時候節目一播出,小雲自己就能把自己的醫藥費掙出來了,還用你接私活?實在不行,我,我……我大不了找康勇低個頭,先借點錢把小雲的病治好了,再和他剛!”

劉冰則說道:“等美好之聲第一期播出完,拉到投資後,就不用愁資金的問題了。”

一旁的鐵龍也悶聲悶氣的道:“我老家養著幾頭牛……”

眾人:“……”

鐵哥,你有這個心就行,但還是放過牛吧。

方進徹底放下心了,他很是感激的看了幾人一眼,彎下了腰:“謝謝!你們真是太好了!”

感謝狗奸細金健的淘汰,讓我遇上這麼好的一群人。

章旭搗了方進一拳,不滿的說道:“客氣你嗎呢!是不是把老弟當外人了?”

康佳瑜和劉冰對視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們都很喜歡莫小雲,一直是把她當親妹妹看待,你不用這樣的。”

大隻佬張了張嘴,卻是冇有說話。

在鐵龍心裡,早就把乖巧懂事、可愛活潑的莫小雲當親妹妹看了。

方進憨憨的笑著,不說話,笑完低下頭,陷入了回憶之中:

莫小雲的身體情況一直是方進最大的一塊心病。

有一次,方進連續三天冇有找到工作,冇有錢,兩人隻得喝了三天的稀粥。嚴重的營養不良導致莫小雲昏倒在了地上,方進發了瘋似的逼停一輛車,送到了醫院。

經過檢查治療後,方進才知道,這個在他最黑暗的時候闖入他生命中的小女孩,這個用樂觀開朗的笑臉、毫無保留的信任讓他重新站起來的小女孩,患有一種很罕見的心臟病。

能治,需要做手術。但得知了預估的手術費用時,方進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

於是,方進為了給莫小雲治病,同時也是為了實現她唱歌的夢想,兩人報名了人氣最火、熱度最高的歌唱節目,奇蹟歌星。

結果,被金健那個狗奸細淘汰……

在方進陷入回憶的時候,康佳瑜悄悄的來到了章旭身邊。

“哎,章旭。“康佳瑜小聲的問章旭:“歌錄了嗎?”

“錄了。”

康佳瑜很是滿意:“乾不錯嘛,歌呢?拿出來我看看。”

“……冇在我這。”

“你傻了?讓方進拿著他自己的歌,他肯定不好意思宣發啊!”

“……歌也冇在他那。”

“?”

康佳瑜表情一僵,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章旭急忙道:“聽我解釋,當時我倆喝多了……”

“喝多了?”康佳瑜嘴角一抽:“你們喝酒了?”

她很清楚這倆貨喝多後是什麼樣子,頓時,一絲不祥的預感從心底生出。

章旭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這不是為了給方哥壯膽嘛!”

康佳瑜抓狂:“給方進壯膽我能理解,但是你為什麼要喝呢?”

“那當然是……”章旭一愣:“對啊,我為什麼要喝呢?”

康佳瑜:“*****”

此時,方進已經從回過了神,他見康嘉瑜章旭兩人聊得很開心,便好奇的湊了過來:“你們在聊什麼呀?”

兩人連忙背過手,異口同聲:“什麼都冇聊!”

方進嘴角抽了抽。

你們是上課說悄悄話被老師逮到的初中生嗎?“心虛”這倆字在你倆腦門子上貼著呢。

章旭反應的很快,立馬轉移了話題:“對了方哥,你不是說要給我寫新歌的嗎?是什麼類型的呢?”

方進一拍腦袋:“差點忘了這茬!”

康佳瑜很是吃驚:“又又又有新歌了?”

方進不言語,大大咧咧的往桌子前一坐,手一伸抓住紙和筆,拉倒自己麵前,悶頭寫了起來。

章旭幾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看向方進麵前的紙張。

字體很潦草,但依稀能認出來寫的是什麼。

我的未來不是夢!

這首歌是方進前世最喜歡的歌曲之一,曾無數次讓他在殘酷麻木的現實中,回味起夢想與希望的味道,讓他不再懼怕滿是迷霧的未來。

那些小時候吃不起方便麪,長大後隻吃得起方便麪的孩子們,夢想、希望、未來這種詞,似乎永遠不會從他們嘴裡主動的說出來。

但是夢想,並不是說說而已的。

方進站起身子,將這首歌完整的唱了一遍:

“你是不是像在太陽下低頭,流著汗水默默辛苦地工作……”

前奏有些低沉,但卻很好的引起了人們的共鳴,使人能很快的進入歌聲的節奏中。

“我知道我的未來不是夢。我認真地過每一分鐘……”

**部分充滿了青春少年般的純粹和熱血,不怕挫折,勇往直前。

這是一首勵誌歌曲,節奏熱情明快,歌詞催人向上,聽完後隻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恨不得拉起犁就去田裡耕幾畝地。

至少大隻佬鐵龍有這個衝動。

唱完後,方進將潦草不堪的草稿紙遞給了驚呆了的章旭。

“有問題嗎?”方進在他麵前晃了晃手:“霍!睡著了?”

章旭這纔回過神來,如獲至寶般緊緊抓住手中的草稿紙:“方哥,彆的話我不多說了,我就說一句話!我……”

方進伸手捏住章旭的嘴皮子:“好,你這一句話已經說完了,閉嘴吧你。”

康佳瑜興奮的都快跳起來了:“太棒了!方進你太棒了!”

姑娘,你這話很容易讓人想歪啊。

方進已經想歪了,他想到了今天起床時的浮想聯翩,如果那是真的話……

章旭的嘴巴掙脫了方進的魔掌,開始叭叭起來了:“這句話我必須要說!方哥!我要做你一輩子的小弟!”

美好的幻想瞬間被早晨噩夢般的場景擊碎了。

看著滿臉崇拜的章旭,方進想把自己這雙摸了他腚的爪子給砍了。

“又是一首極好的歌,這對於現在的美好之聲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啊。”劉冰也很激動,一巴掌拍在方進的肩膀上:“真不愧是方大師啊!肚子裡還有冇有存貨了?再掏出來點?”

方進不著痕跡的後退一步,躲開了劉冰的手。

女人,你的名字叫貪婪。

生產隊的驢也不敢這麼使啊!咱慢慢來行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