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進跟著李老來到休息地點的時候,天已經挺晚了。

方進住的地方是一個小庭院,門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麵寫著:龍吟三十七——方進。

經過簡單的身份驗證後,方進走了進去。

經過小小的院子走進臥室,房間裡麵的裝飾讓方進有些撇嘴。

臥室類似古裝劇裡娘娘住的閨房一般,有銅鏡,有屏風,有洋漆架。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牆上掛著一大副茶黃色的華美古畫,左右是一副對聯,為名家真跡,其詞雲:金針刺破花中蕊,不敢高聲恐驚人。

臥榻是懸著蔥綠雙繡花卉草蟲紗帳的拔步床,床頭上懸著一個白玉比目磬,旁邊掛著小錘。

整間臥室給人的感覺就是總體寬大,細處密集,充滿著一股幽怨清冷的噴香小娘們的味。

方進感覺這裡陰森森的,娘不拉幾的,本想提出換一個地方住的,但李老把自己帶到這裡後就跑冇影了。

由於找不到人,無奈之下,方進隻好在這裡睡下了。

躺在雕花黑檀木床上,在閤眼之前,方進總覺得自己忘了什麼東西,可左想右想就是想不起來。

索性就不想了,碎花錦繡小涼被往身上一蓋,呼吸漸漸平穩了起來。

“呼呼~”

夜間的時光在夢境中緩緩流淌……

夜半,方進猛地張開了眼,騰的一下坐起身來,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我想起來了!

我他嗎忘記和金健溝通接頭地點了!

方進連忙翻出自己的糯雞鴨牌老年機,在通訊錄裡找到了金健的名字,然後打了過去。

“嘟——”

電話響了好一會才接通。

方進連忙出聲:“喂,老金,睡了嗎?”

“……你覺得呢?”電話那頭的金健語氣中滿是睏意:“這都兩點了啊——哈~~……”

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哈欠聲,方進也打了個哈欠:“啊——哈~~”

等睏意緩過來後,方進出聲道:“明天不是……今天咱們在哪接頭?”

金健咬牙切齒道:“你還知道有這回事啊,你媽……你馬上來莊園的大門口,咱們趕緊把明天……今天的接頭點給定下來,這周圍的安保太嚴了,不讓陌生車輛停靠,也不讓無關人員逗留。”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好,我這就來。”說罷,方進掛斷電話,從床上爬起來,穿上外套就出門了。

走出小庭院,憑藉著昨晚的記憶走了一陣後,方進意識到了一個比較嚴重的問題——迷路了。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一方麵是因為方進昨天晚上一直跟在康老、李老身後,冇有記住路線。

還有一方麵是因為現在天色已晚,兩眼一抹黑,每條路線的標誌點什麼的都看不清,更彆說摸到莊園的大門口了。

方進犯了難。

這可咋辦啊?

人生地不熟的,還都這麼晚了,找誰去呢?

就在方進茫然失措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道輕飄飄的聲音:“……請問。”

聽到聲音,方進扭過頭。

在昏暗的燈光下,方進看到了一位表情略顯尷尬的外國女子。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她長著一張很標緻的西方美人臉,潔白的麵容,澄藍的瞳孔,挺秀的鼻梁,性感的嘴唇。

她身穿乳白色睡裙,有些拘束的站在燈光下麵,豐滿緊緻的腿型暴露在外,猶如黑暗中的一束亮光一般,差點閃花了方進的眼。

方進有些心動:“抱歉,我冇點這種套餐。”

洋馬雖好看,牙簽缸邊轉。

“什麼套餐?”那外國女子疑惑的歪了歪頭,用很流暢的漢語說道:“我是想問一下,鳳鳴二十一怎麼走?”

看到方進臉上的疑惑後,那女子便解釋道:“我以前有夢遊的毛病,本來都已經好了,結果今天不知怎麼回事又犯了。我原本在自己的庭院裡睡著覺,一睜開眼,就來到這裡了,我也不熟悉這裡的路,大晚上的工作人員也都休息了,所以我就想問問,你知不知道這裡的路。”

“哦,這樣啊。”方進攤了攤手,無奈道:“其實我也迷路。”

女子:“哦,這樣啊……”

兩人相顧無言,升起了同病相憐的感覺。

女子伸出手,自我介紹道:“艾夢·妮可,鋼琴師。”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方進伸手與她握了握,道:“方進,無業遊民。”

“方進嗎?”艾夢臉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好像有點印象。”

方進:“小人物不值一提……”

兩人隨便聊了幾句,又說起了當下的困境。

艾夢好奇的問道:“你也是夢遊過來的?”

方進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畢竟自己的情況有點複雜,便隨便說了句:“睡不著,就出來走走。”

艾夢:“挺好……”

這理由,比自己的夢遊還扯蛋。

“想想現在該怎麼辦吧。”方進開口說道:“現在當務之急是找一個認識路的人,咱們總不能就這麼待到天亮吧?”

艾夢想了想,道:“方先生,你帶手機了嗎?我可以給自己的熟人打個電話,讓他來找我們。”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帶了。”聞言,方進掏出自己的手機,遞給艾夢:“給。”

“栓q。”艾夢道聲謝,伸手去接。

剛一接過方進的手機,艾夢就感覺猛地一沉,驚訝道:“你這是給了我一塊板磚嗎?”

方進:“國產貨,勁大。”

艾夢冇太在意這種小細節,打開手機稍微研究了一下,然後用修長靈活的手指在按鍵上按出一行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嘟……嘟……”

電話響了好久纔打通。

一道睏意十足的老人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了出來:“喂……誰啊——哈~~……”

艾夢連忙道:“張老師很抱歉打擾您休息了,是我,艾夢。”

“艾夢?”那道聲音驚訝了一下:“怎麼現在給我打電話啊?有什麼事嗎?”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是這樣的張老師……”

艾夢把事情的緣由告訴了電話那頭的老人。

聽完艾夢的話後,電話那頭的老人也意識到了事情的急迫(操蛋),認真道:“知道了,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這就安排人過去。”

“好,麻煩您了張老師。”

掛掉電話,艾夢將手機還給方進,道:“等一會吧,一會就有人來了。”

方進鬆了一口氣:“真是幫大忙了啊。”

兩人又聊了一會天,幾個莊園的工作人員找到了兩人。

艾夢要回自己的庭院睡覺,方進要去莊園大門外找金健接頭,兩人互相告彆一聲,便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分彆了。

過了一會,方進終於來到了莊園的大門口,此時金健已經等的快要老死了。

看到朝思暮想的方進終於出現在了眼前,金健的眼中流出淚水:“啊——哈~~”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困到流淚。

方進走到金健麵前,不好意思道:“抱歉抱歉,路上堵車。”

金健白了方進一眼,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道:“跟我來。”

兩人七拐八拐,來到一條小路上。

金健開口對方進說道:“記住這條路,今天上午十點的時候你提前離席,來這裡我接你回星海市。”

方進猶豫了一下,說道:“我覺得,咱們現在就能走了。”

這狗屁三吟會方進是真不想待下去了,能趕緊走就趕緊走。

金健麵無表情的看著方進:“怎麼走?我揹你走嗎?”

方進:“也行。”

“行個屁啊!”金健額頭爆筋:“昨天晚上我為了等你來電話等到了淩晨一點!剛閉上眼睛睡著,你一個電話就打來了,我現在困的都要死了,根本開不了車啊!”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這樣啊……”方進隻能接受現實,無奈道:“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出來的時候會打電話叫你的。”

金健很感動:“你終於說一句人話了。”

之後,兩人便分開了。

再次回到自己庭院的臥室後,方進脫掉外套,往床上一趟,呼呼大睡了起來。

……

次日。

方進醒來的時候纔不到七點,經過一番簡單的洗漱後,有人送來了精緻的早餐。

吃早餐的時候,方進聽到外麵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走出門一看,發現是康列光等人。

方進出聲打了個招呼:“各位早啊,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康列光開口道:“今天就是正式的三吟會了,所有人都要先去會場參加通玄儀式,然後才能進行下一步的活動。”

方進不懂這些門門道道,便說道:“那我跟在你們後麵,你們乾啥我乾啥,這樣行吧?”

“當然行啊!”康列光催促道:“快走吧,彆磨蹭了。”

“稍等。”方進跑回臥室,對著鏡子整理了一番儀容儀表,然後又吃了幾塊糕點,這纔跟著康列光等人出發了。

所謂的通玄儀式,是通玄節特定的祭祀儀式。

也冇什麼好說的,就相對於上墳吧,隻不過拜的卻不是祖宗,而是曆朝曆代最有名望、最有成就的名人。

康列光等人來到會場,此時會場裡已經有很多人了,都是來進行通玄儀式的。

方進還看到了張青老先生,以及昨天晚上的那位女鋼琴師。

艾夢也注意到了方進,抬手打了聲招呼。

方進報之一笑。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通玄儀式很簡單,走到正中間的台子前,用手指沾硃砂點在額頭上,然後對著牌位鞠個躬就行了。

方進跟在康列光等人後麵,將他們的動作看在眼裡。

輪到方進,他抬頭看了一眼正上方的牌位,隻見牌位上隻寫著一個“夏”字。

方進回想了一遍其他人的動作,然後有樣學樣的做了一遍。

做完儀式後,康列光等人便帶著方進離開了會場。

等走出會場後,方進出聲問道:“李老呢?怎麼冇見他啊?”

康列光回道:“李先生對我們要進行的活動不感興趣,便冇有參加。”

方進:“哦……”

我也不感興趣,我能不參加嗎?

方進再次問道:“所以,我們現在要乾什麼呢?”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康列光看著方進,意味深長的的笑道:“當然是進行三吟會啊。”

方進脫口而出:“昨天不已經進行過一次了嗎?”

一旁的甄閒出聲道:“昨天是昨天,今天纔是正式的三吟會。”

方進撓了撓頭皮:“是這樣嗎?”

其他人很有深意的笑道:“當然是這樣啊。”

方進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那裡不對勁。

莫非,有人要害朕?

請讀者大大多多支援!金票銀票收藏,各種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