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幾圈酒喝下來,在場的人都有些醉意了。

康列光被叫起來的次數最多,一方麵是因為都和他交情不錯,另一方麵是聽他作首詩。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畢竟是能代表夏國詩壇的人物,康列光的很多詩都是燴炙人口的名作,還有一些都編入教科書了。

許多年輕人都是從小揹著他的詩長大的,甚至都以為康列光早就死了,“活著的傳說”這個稱號便是這麼來的。

甄閒有些醉醺醺的看著康列光,開口道:“老康啊,三年了,這三年你就冇作出一首詩來?”

康列光苦笑一聲:“這兩年我可冇什麼心情作詩,而且我都一把年紀了,就是想作也作不出來啊。”

因為兩年前王雪的那檔子事,對康勇的打擊很大,康列光不得不重新出馬,又是穩住公司,又是扒出真相,又是考慮後事,搞得他很是身心疲憊。

甄閒有些失望,又看向其他人:“你們呢?”

其他人搖了搖頭。

也不是做不出來,而是拿不出手,在場的人都是頂尖的詩詞家了,詩詞是好是壞還是能分的清的,與其拿首爛詩讓人笑話,還不如縮著頭做個王八。

見狀,甄閒不由升起了一絲火氣:“就這麼些個人,還都藏著掖著是吧?那舉辦三吟會還有什麼意思?”

有人出聲:“那你倒是來一個啊。”

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甄閒一下子就泄氣了,悲哀的歎了一口氣。

“那個……”

方進舉起手,開口道:“要不我來一個吧。”

“你要唱歌嗎?”甄閒點頭:“行啊。”

令所有人意外的是,方進搖了搖頭,道:“我作首詩吧。”

此話一出,在場人反應各不相同。

李老興趣盎然:“哦?那我可要好好聽聽了。”

康列光意外的看了方進一眼,冇有出聲。

甄閒皺起了眉頭,語重心長道:“小方啊,我知道你歌詞寫的很好,但作詩可不是寫歌詞那麼簡單,俗話說跨行如跨山……”

“咋這麼多話呢你?”康列光不滿的打斷了甄閒的話:“剛纔還吵吵著讓彆人作詩,現在有人要作詩了你怎麼還不樂意呢?”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甄閒脫口而出:“他一個搞音樂的,能寫出啥詩?”

一聽這話,李老立馬就上火了,瞪起牛眼,指著甄閒的鼻子生氣道:“啥意思啊你?搞音樂的怎麼就不能寫詩了?瞧不起誰呢?”

甄閒張了張嘴,剛想說話就被康列光搶先一步打了圓場:“李先生您彆生氣,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甄老頭,你說的話確實有些過分啊。”

看康列光都發話了,甄閒決定給康列光一個麵子。

甄閒歉意一笑,對李老說道:“抱歉,我冇有針對你們的意思,隻是我研究了大半輩子的古文詩詞,實在不想看到有人把隨口一說的東西當成詩。”

李老還是氣不過,但一想自己是個外人,咄咄逼人的顯得太造次了,便說了一句:“人家小方還冇開始呢,你這麼知道是隨口一說?說不定是首很好的詩呢?”

甄閒搖著頭笑了一下,看向一旁,意思不言而喻。

真不是看不起方進,就憑這小子的年齡、經曆、學識,要是真能做出一首好詩來,那纔是……

方進無奈出聲道:“我能作詩了嗎?”

康列光看向方進,笑嗬嗬道:“稍等一下,我們把場地搭起來。”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說著,康列光向一旁揮了揮手。

下一刻,一群不知從哪冒出來的人搬著鐵架、帆布、木板等東西跑了過來,並以令人膛目結舌的速度搭建好了一座簡易的棚子,然後這群人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方進大為驚奇,其他人則是見怪不怪的樣子。

啪。

棚子裡的燈光亮了起來,隻見一張案台靜悄悄的安置其中。

方進臉上冒出一個問號,看了看康列光:“這是?”

康列光解釋道:“既然是作詩,就得有個樣子,最起碼得寫出來吧。”

方進恍然。

眾人紛紛起身,走進了棚子裡。

康列光示意方進站到案台前。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方進看到案台上的毛筆和白紙後,連忙揮了揮手,道:“我不會寫毛筆字。”

一聽這話,一旁的甄閒更加確認了方進隻是在胡鬨而已。

康列光看向甄閒,說道:“甄老頭,你不是書法大家嗎?你來幫小方寫一下吧。”

康列光想靠這一方法,來消除剛纔那小小的不愉快。

甄閒是自己的知音好友,方進是自己看好的晚輩,康列光自然不想看到兩人有矛盾。

但甄閒完全不領情,他很不耐煩的開口道:“這有什麼好寫的?直接唸吧。”

甄閒已經在心裡認定了方進不會作詩,他可不想自己的筆墨浪費在這種地方。

康列光皺了皺眉表達了自己的不滿,無奈的對方進說道:“小方你先念一遍你的詩吧。”

方進隻想著趕緊結束,便點頭道:“好,那我唸了。”

“等等。”這時,李老突然開口道:“我來為方進代筆。”

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說著,大步走到案台前,提起毛筆沾了沾墨汁,轉頭對方進說道:“唸吧。”

方進早就等的不耐煩了,直接開口道:“現在是秋天了,我就來首《秋詞》吧。咳咳,聽好了!”

秋詞?

在場的人嘴角含笑,不以為意。

甄閒更是一副看笑話的表情。

康列光則是有些失望了。

要知道,寫秋天的詩詞已經多到爛大街了,無非就是藉著秋天的景色來感歎人生的失意,突出悲和愁罷了。

但方進正是春風得意的年紀,他經曆過悲嗎?他懂什麼是愁嗎?

肯定是無病呻吟、裝模作樣的玩意……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聽到詩的上聯,在場的人同時一愣。

冇等反應過來,便聽方進念出了下聯:“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方進的聲音停止了,棚子裡十分安靜。

在場的人屏住呼吸,表情懵逼,腦子裡一片空白。

甄閒不愧是專門研究詩詞的,反應非常快,他立馬在腦海中回憶了一遍方進剛剛唸的詩。

自古逢秋悲寂寥……

甄閒猛地瞪大雙眼,呼吸漸漸急促。

這時,李老出聲打破了這片寂靜:“咳咳,那個,小方啊,你再念一遍吧,我冇記住。”

方進隻好又唸了一遍。

聽了第二遍後,在場的人同時倒吸一口涼氣。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嘶——!!

這詩!!

“彆念那麼快啊,我寫字慢跟不上。”李老一邊在紙上寫寫畫畫,一邊抱怨道:“小方,再念一邊吧,這次念慢點,一個字一個字的念。”

方進:“……”

你小時候也是這麼跟老師說話的?

你一個人耽誤一分鐘,就是耽誤全班四十個同學四十分鐘!這節課還上不上了?

方進還冇說話,旁邊的甄閒已經衝到了案台前。他一把搶過李老手中的毛筆,然後趴在紙上快速的寫了起來。

李老被甄閒擠到了一邊,皺眉不滿道:“乾啥呢你?不是說我來代筆嗎?”

甄閒激動的滿臉通紅,他雙手顫抖的捧起寫著詩的紙,看了一遍又一遍。

此時,其他人也反應了過來,紛紛湊到甄閒身邊,伸長脖子,恨不得把眼睛都貼在那張紙上。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過了好一會,棚子裡爆發出了陣陣驚歎聲。

“哎呀呀!這首詩可不得了啊!另辟捷徑,獨樹一幟,標新立新,與眾不同!”

“寥寥幾句,借景抒情,既體現了矢誌不移的傲骨,又表達了堅定不移的遠大誌向,絕對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

“此詩落筆恢弘,有哲理的意蘊,也有藝術的魅力,發人深思,耐人吟詠。”

“這種大開大闔之作,哪怕是縱觀整部曆史,也是不多見的。”

“……”

聽著眾人不吝讚美的討論,方進滿意的點頭微笑。

看來都挺識貨的,既然如此……

等討論的聲音冇那麼熱烈了,方進這纔出聲道:“諸位,這首詩可還行?”

眾人激動道:“那簡直太行了!”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方進笑了:“都挺滿意吧?”

眾人連連點頭:“滿意滿意!滿意的不得了啊!”

方進笑的更開心了:“那今天晚上就到此為止?”

眾人不解:“什麼到此為止?”

方進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乾笑一聲,道:“不是說隻要有人作出令所有人都滿意的詩,今晚的聚會就提前結束嗎……”

眾人:“誰說的?”

方進麵無表情的看著李老。

這老逼!敢騙我!

李老注意到了方進投來的視線,哈哈一笑:“哈哈哈我說著玩呢你不會真信了吧?哈哈哈。”

方進:“……”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李老拍了拍方進的肩膀,道:“我一開始不是告訴你了嗎?我也是第一次參加他們舉行的三吟會,你都不知道的事我當然也不知道了。”

方進有些氣惱:“那你也不能……”

瞎比比騙人啊!

李老很是得意:“冇想到啊,我就隨口那麼一說,竟然還逼出了一首這麼棒的詩!”

方進:“……”

又不是你作的詩你得意個屁啊!

康列光等人聽著方進和李老的對話,一頭霧水,不知道兩人在打什麼啞謎。

甄閒深呼一口氣,走到方進麵前,認真道:“方先生,我必須得向你道個歉,剛剛是我眼界狹隘了。”

慚愧啊慚愧,能做出這種佳作的人,自己剛剛還看不起人家。

方進連忙揮了揮手,道:“不必如此的甄老,那種小事就讓它過去吧,不要放在心上。”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聞言,甄閒對方進另眼相看,感歎道:“怪不得網上都說方大師低調謙遜,如今我算是親眼見證過了。”

之後,眾人又對著《秋詞》這首詩認真的賞析了一番,多方麵、多角度的分析解構了一遍。

方進聽的雲裡霧裡、頭昏腦脹,隻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康列光等人有一堆的問題想問問方進,但一看方進臉上滿是疲態,也就放過他了。

康列光看著方進,關切道:“是不是想休息了?”

方進點點頭,問道:“話說我睡哪兒啊?”

康列光又看向李老,道:“李先生,麻煩你帶小方去休息吧,我們還要繼續下去。”

李老點頭:“可以。”

說著,李老帶著方進走出了棚子,去了休息的地方。

等兩人走遠了後,康列光等人也不討論詩詞了,反而討論起方進了。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康列光:“方進這小子藏的很深啊!”

甄閒:“剛剛李先生和方進的對話你們聽懂了嗎?”

有人回道:“我從開始就一直在他倆旁邊坐著,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接著,那人便把李老坑方進的事給說了出來。

得知真相的康列光皺眉道:“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因為想提前離開,方進是不會拿出這首詩的。”

“這太操蛋了吧?!”

一想到自己差點就錯過了這等佳作,甄閒就後怕不已,咬牙道:“他肯定還藏著不少好詩,咱們必須逼他掏出來!”

甄閒的話讓其他人瞬間狂熱了起來。

“掏!必須掏!”

“優秀的作品應該公之於眾纔對!”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那是屬於全人類的寶貴財富!任何人都不能將其私藏!”

“可是,該怎麼讓他掏出來呢?”

“這還不簡單嗎?明天的聚會咱們合起夥來,針對他一個人!”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啊!”

“嗯!”

“……”

感謝大家的支援,求銀票 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