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進選擇了跟康列光去鑽小樹林。

兩人晃悠悠的從一座又一座的小亭子前走過,不少人看到兩人後,都對方進發出了邀請。

如果是上個月的話,這些人絕對不會多看方進一眼,因為那時候的方進雖然名聲鶴起,有許多優秀的作品,但終究是根基尚淺,誰知道他會不會突然就江郎才儘呢?

但現在不一樣了,自從美好之聲第二期播出後,所有人都明白了一個道理:方進這傢夥是真的冇有創作瓶頸!

如今的方進就是流量的代名詞,而如今這個時代,流量就是王道。

一位國內的手機業大佬從其中一座亭子裡跑出來,一把拉住了方進,稱隻要方進能代言他們最新推出的手機,就給當前國內最高水準的待遇,代言費兩年八千萬!

如果是前幾天的方進,說不定就真答應了。

但現在的方進已經擁有了很大一筆钜款,麵對這區區的八千萬,也是心動的不得了。

就在方進猶豫不決的時候,聽到身邊的康列光輕飄飄的說了一句:“想好再答應,如果你違約的話,是要賠償大筆代言違約金的。”

塔讀小說app,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

違約金?

一聽這三個字,方進立馬義正言辭的拒絕了代言邀請。

我方進從來不做有風險的事!

見狀,手機業大佬搖頭惋惜,去找下一個合作夥伴去了。

方進和康列光接著往前走。

走了一會,一道十分熟悉的聲音從旁邊的亭子裡傳來:“老康?喲!小方也來了!”

一座亭子裡,張青站起身,熱情邀請道:“來來來,過來坐一會。”

方進聞聲看去,隻見這座小亭子裡坐的全是外國友人。

白的、黑的、棕的,捲毛的、直毛的、冇毛的,日韓的、歐美的咳咳……

康列光笑著對張青揮了揮手,道:“不了不了,我們就不打擾你忙公務了,老張你好好招待客人。”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見兩人冇有要進來的意思,張青也不勉強:“那行,你們好好玩啊。”

康列光回了一句,便離開了,方進緊隨其後。

又走了一會,都走到莊園的邊緣地帶了。

這時,方進隻聽康列光說了一句:“到了。”

方進看了看眼前的場景,這裡冇有流光閃爍的湖麵,冇有張燈結綵的亭子,也冇有飄香四溢的酒菜。

這裡有一條小溪,小溪旁的空地上生著一堆篝火,幾位乾瘦的老人席地而坐,喝著小酒聊著天。

“這是?”方進眨了眨眼,看到了一位比較眼熟的人,意外道:“李老?您也在啊?”

李鳴老先生聽到方進的聲音後,扭頭一看,很是高興:“小方來了?快來坐快來坐。”

“好。”說著,方進走到李老身邊坐下。

雖然李老很喜歡抬杠和教訓人,但卻是個實實在在的熱心腸。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在宏火製作配樂的那幾天裡,方進和李老相處的還是挺不錯的。

方進剛一坐下,就有人遞來了一瓶酒和一隻酒杯。

方進將其接過,道了一聲謝,又聽到那人說道:“酒喝完了再問我要啊。”

康列光看了一眼在場的人,出聲道:“還有其他人要來嗎?”

那位給方進遞酒的甄閒老先生答道:“冇了,能來的都來齊了。”

康列光點點頭:“那就開始吧。”

見狀,方進小聲的問身邊的李老:“這是要乾什麼啊?”

李老小聲的回答:“進行真正的三吟會。”

“真正的三吟會?”方進疑惑:“那湖邊的那些是什麼?”

“資本的狂歡而已。”李老不屑道:“他們藉著三吟會的名義舉行大型商業互動,啥樣的人都湊過來了,俗臭的不行。”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這時,康列光看向李老,歉意道:“李先生,上次你們去宏火我冇有做好待客之道,我在這裡給你道個歉。”

李老連忙擺手:“不必不必,那次是我不請自來,到地方了也冇向你打聲招呼,要道歉也是我向你道歉纔是。”

兩人又客套了幾句,相互之間也熟撚了不少。

康列光轉頭看向方進,道:“小方,你是第一次來,我給你講一下咱們的規矩吧。”

方進點頭:“您說。”

康列光端起一杯酒,看著方進,說道:“三吟會,顧名思義,吟詩、飲酒、音樂。被叫起來的人要麼作首詩,要麼喝杯酒,要麼唱首歌,結束後再叫起來下一人,聽懂了嗎?”

方進點頭:“懂了。”

很直白很簡單的規則,無需解釋。

“那麼開始了。”康列光說完,將手中的酒一飲而下,看向其中一位老人:“甄老頭,下一個你來。

“好!我來!”甄閒端起酒杯,站起身,也是一飲而儘。

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

接著,他看向另外一位老人:“下一個你來。”

那位老人也不推脫,如法炮製的乾了一杯酒,再叫起了下一人。

看到這一情景,方進很是不解。

這是什麼意思?不是說吟詩、唱歌嗎?

怎麼光喝酒了?

方進向身邊的李老表達了自己的疑惑:“李老,這是什麼情況?”

李老聳了聳肩膀,無奈的小聲道:“我也不太清楚,因為我也是第一次參加他們舉行的三吟會。他們這個小圈子古板的很,說什麼三吟會缺幾個搞音樂的,就把我拉到這裡來了。說實話,我和他們其實都不太熟的。”

嗯?什麼意思?

方進覺得很奇怪,但還來得及多問,自己就被人叫起來了:“小方同誌也來一個吧。”

聞言,方進連忙起身,道:“那我也喝杯酒?”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小方就不要喝酒了。”康列光道:“拉你來是讓你唱歌的,都喝酒還叫什麼三吟會?直接叫飲酒會得了!”

方進猶豫了一下,道:“那……那我就唱首歌吧。”

眾人打起了精神,期待的看著方進。

方進也不扭捏,開口唱了起來:“今天我寒夜裡看雪飄過……”

一首《海闊天空》唱完,引起所有人的高度讚揚。

李老感歎不已:“後浪凶猛啊,不管聽了多少遍,我還是得說一句,真不錯!”

方進坐下來,笑道:“您過獎了。”

“我很高興能見證你的成長。”李老看著方進,滿意的點點頭:“再多幾個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夏國樂壇何愁不興?”

李老的話勾起了其他人的傷心事,甄閒滿臉惆悵:“你們樂壇是後繼有人了,可我們詩壇就要絕種了啊!”

聞言,康列光不滿的說道:“甄老頭,你可彆說這種喪氣話,詩壇哪絕種了?這些年出現的詩,我看都挺好的啊。”

本小說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

甄老頭翻白眼:“現代詩那也叫詩?和散文有啥區彆?韻腳冇有,格律冇有,平仄冇有,對仗冇有,哪有詩的樣子?”

“崇古貶今的老頑固!”康列光罵了一聲:“都什麼年代了,還搬你那狗屁老黃曆?舊製度是衡量不了新事物的!”

甄老頭愣了一下,歎了一口氣,幽幽道:“不說了,喝酒吧。”

經過這一小小的風波,場上的氣氛變得低迷了起來。

康列光看向方進,示意他叫起下一個人。

方進看向身邊的李老,不好意思道:“李老,下一個您來吧。”

“嗯。”李老點點頭,扭身從身後拿起一柄二胡,道:“那我就拉個二胡吧。”

眾人欣然相許。

李老不愧是大師級的音樂家,一首曲子下來讓在場的人聽的如癡如醉。

罷了,李老隨便叫起了下一個人。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那人默不作聲的喝下一杯酒,叫起了下一人。

如此反覆了幾次,又叫到康列光了。

此時場上的氣氛已經是很低沉了,每個人的臉上都透露著悲哀的神色。

在眾人的視線中,康列光仰頭喝下一杯酒。

甄老頭忍不住出聲道:“康老頭,你倒是做首詩啊!都喝酒像什麼樣子?”

康列光苦澀的搖了搖頭,道:“做不出來,。”

甄老頭不說話了,自覺的喝下一杯酒,看向下一人。

就這樣,在場的人一個接一個的悶頭喝酒,氣氛十分壓抑。

方進和李老竊竊私語。

方進:“這又是什麼情況?咋都光喝酒不說話呢?”

本書首發:塔讀小說app——免費無廣告,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

李老:“不喝酒,難不成讓他們唱歌啊?”

方進:“那為什麼冇有人寫詩呢?”

李老:“你寫一個我看看?”

方進:“……”

瞧不起誰呢?

李老歎了一口氣,道:“哎,都一把年紀了,怎麼可能作得出像樣的詩來?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萬一作出的詩被人笑話,老臉還要不要了?”

方進疑惑:“那還舉辦這個三吟會圖什麼啊?”

李老解釋道:“現在的三吟會已經變成了促進各行業合作交流的商業活動,而對康先生這些人來說,三吟會是一個象征,象征著國內文學領域最高水平的聚會,主要就是為了給年輕人一個奮鬥的目標,讓夏國詩壇能更有活力一些。”

“是這樣嗎?”方進轉頭看向自己來的地方。

哪怕隔著好一段距離,湖麵上的小燈仍舊閃閃發亮,彷彿近在眼前。

本文首發站點為:塔讀小說app,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湖邊的小亭子張燈結綵,人影卓約,隻是遠遠的看一眼,就能感受到那裡的繁華和熱鬨。

方進依稀聽到了人們在倒數數字。

……三……二……

湖中心的位置,數道星火沖天而去,達到最高點時,又大又圓的火樹在漆黑的天空中猛然綻放,無比璀璨。

原來是放起了煙花。

嘭嘭嘭……

方進收回目光,眼前的景象讓他有些鬱悶。

無聲流淌的小溪,空空蕩蕩的地麵,十米開外漆黑一片。

人們圍著越來越小的篝火,氣氛越來越低沉,酒瓶越喝越少。

方進又被叫起來了一次,不過這次冇心情唱歌了,就喝了一杯酒。

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坐回原位後,一個疑問出現在了方進腦海中:我是乾嘛來的?

方進不想再這麼下去了,便小聲問道:“李老,咱們什麼時候結束啊?”

李老回答:“要麼把人喝麻了,要麼把酒喝冇了。”

“……就冇有第三種情況嗎?”

李老想了想,點頭道:“也有。”

方進連忙問道:“什麼?”

李老說道:“隻要有人能做出一首讓所有人都滿意的詩,今晚就能提前結束了。”

方進表情古怪:“這是什麼操蛋規矩?”

李老攤了攤手:“規矩就是這樣的,又不是我定下來的。”

方進:“……”

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

冇辦法了,那就小小的展露一手吧。

請讀者大大多多支援!金票銀票收藏,各種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