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中,方進來到了一個陰森古怪的空間裡,這裡空空蕩蕩,漆黑一片。

一片朦朧的黑色霧氣中,一團更黑的幽影如同鬼魅一般飄到了方進的麵前。

...你到底是誰。幽影發出了聲音。

方進呆呆的看著麵前的黑影,下意識的脫口而出:我是方進...

幽影的體型瞬間膨脹了一百倍。

不!

你不是!你不是!

我纔是方進啊!

幽影扭曲旋轉了起來,那歇斯底裡的瘋狂讓方進心生懼意。

你這個強盜!

你這個搶我身體的強盜!

滾出去!!

下一刻,方進眼前閃過了熊熊燃燒的烈焰、沾滿血液的刀刃、猙獰可怖的傷口....

方進莫名的生出一股怒氣,這讓他不再害怕這具身體的原主人。

方進對著狂舞的幽影破口大罵:你個懦夫你在這裡狗叫什麼?你已經死了,是你自己放棄了這一切!你有什麼資格讓我滾出去?該滾的是你纔對啊!

到站了就趕緊下車吧煞筆!難不成你還想把火車抗回家嗎?

幽影停滯了一下,似乎被方進的話震住了。

下一刻,氣急敗壞的幽影猛地朝方進撲了過來,鑽入了他的身體裡。

我不會走的!我不會走的!

我會一直在暗處看著你!我會一直在暗處影響你!

你會永遠的害怕人群,你會永遠的害怕舞台。

不管你的歌聲多麼嘹亮,不管你的表演多麼精彩,不管你的舞台多麼盛大,不管你的歡呼多麼澎湃...

你都會發自內心的恐懼著你所渴望的一切!

永遠!

你殺不死我,你殺不死我,你殺不死我...

幽影的聲音緩緩消失,卻在方進的耳邊不斷迴響,方進痛苦的捂住耳朵仍然無濟於事。

你殺不死我,你殺不死我...

方進怒吼:彆在說了!!

你殺不死我....

....

今日,晴。

直到透過窗戶的晨光,悄無聲息的照射在方進臉上時,夢中的一切才徹底煙消雲散。

寬闊明亮的房間裡微微有些酒精的氣味,潔白嶄新的被子蓋在方正的大床上,躺在床上的方進有些痛苦的搖了搖頭。

方進做了一個噩夢,現在他的頭上滿是汗水,呼吸急促。

下一刻,方進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他看到了床頭清新翠綠的盆栽,以及晨光照在盆栽上的柔和光暈。

呼——

又做噩夢了。

方進閉上眼睛,眯了一會,然後坐起身子。

窗外有小鳥嘰嘰喳喳的飛過。

遠處是星海市繁華輝煌的市中心,下方是連綿不絕的車流,眼前是高檔奢華的客房。

方進麵帶痛苦的捏了捏額頭,發出一聲聲難受的呻吟。

怎麼搞得...

頭腦昏昏沉沉的...

果然還是不能喝太多啊...

過了一會,方進感覺好多了。

他開始好奇的觀察起自己身處的房間。

還蠻不錯的嘛,一看就是高級奢華有內涵。

對了,昨天是誰把我送上來的?

應該是美女導演康佳瑜吧。

章旭那小子也喝了不少,頭都抬不起來了,怎麼可能顧得上我?

話說房費他們應該是給我付了吧?應該是付了纔對,一個是一線的大明星,一個是大公司董事長的女兒,怎麼可能差這點錢?

可萬一他們冇給我付怎麼辦?

我靠,不會吧,難不成還要我掏錢?

這住一晚可得花不少錢吧?到時候問問劉冰給不給報銷,陪美女導演喝酒這應該算是工作吧。

正當方進胡思亂想的時候,他感覺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扯動了一下。

嗯?

方進疑惑的看向旁邊。

隻見身邊的被子上有一個人形的凸起在一動一動的。

方進愣了一下,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他先是低頭看了看自己在被窩裡光溜溜的身體,然後遲疑了一下,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一點一點僵硬的轉過頭,看向了蒙在被子裡的人形生物。

下一秒,如遭雷擊的方進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哇啊啊啊啊啊啊?!!

發生什麼事了?發生什麼事了?方大師!

方大師!!

為什麼會有一個人形生物出現在脫光光的我的床上啊!?

搞屁啊這是?

方進用手托起下巴,緊緊的捂住自己嘴,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冷靜,先冷靜下來....

先想想這人到底是誰...

先想想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方進緊咬後牙槽,兩眼緊閉,兩指手指頂在太陽穴上,如同在發動特異功能一般回憶起了昨晚的情景。

喝酒,喝酒,喝酒....

我喝多了,然後康佳瑜把我送進房間裡....

下一秒,一個清麗動人的白皙臉龐浮現在方進腦海中。

美女導演康佳瑜?!

我靠!!

方進捂著額頭,心臟砰砰砰的都快跳出來了。

這麼帶勁嗎...

不不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這問題有點大啊。

不對,這問題大了去了啊我靠!!

方進開始後悔起來。

自己不應該喝這麼多酒的,現在發生了那樣那樣的事,已經冇法補救了啊!

不是吧,方大師你怎麼搞的啊?怎麼會發生那樣那樣的事啊?不應該發生那樣那樣的事啊?

雖說是喝大了吧......

可這喝的也太大了吧?

出現酒後亂性這種事,你是想讓這本書剛簽約就被封禁嗎?

這時,方進身邊蒙在被子裡的人形生物又動了一下。

方進伸出顫抖的手,抓住了人形生物上方的被子。

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不能逃避了啊。

自己應該像一個真正的男人那樣,去承擔起自己該承擔的責任。

方進眼神中滿是堅定和認真。

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方進一咬牙,掀開了被子。

下一秒,他臉上的緊張、期待、興奮,就被陰沉、失望、無語所代替...

“為毛是你這貨啊!!”

方進大喊一聲,直接一腳把全身上下就穿了一條短褲的章旭給踹下了床。

我就曹了!

合著我激動了半天白激動了是吧!

滿臉幽怨的章旭爬了起來,捂著被方進踹疼的屁股呻吟不已:“你乾嘛~啊啊~哎呦~~”

大清早的,剛醒過來就捱了一腳,這找誰說理去?

方進坐在床上,臉黑的像塊煤炭,他無語的看著章旭,出聲道:“...你怎麼會和我睡一個床上?而且咱倆還脫的這麼乾淨?給我解釋清楚了。”

章旭眼神幽怨的看了一眼方進,道:“昨天晚上咱倆都喝麻了,最後還是康佳瑜用她的身份證開了一間房,把咱倆一個一個的帶到了這裡,想著都是大老爺們,睡一起也冇事...”

方進額頭上跳出一根青筋,咬著牙說道:“倆大老爺們睡一起我能接受,但咱倆怎麼脫的這麼乾淨!是誰他嗎給我脫的?還有,我衣服呢?”

章旭平淡的解釋道:“哦,因為我有裸睡的習慣,不脫衣服睡不著。當時可能是喝多了,冇多想,我脫衣服的時候就順手也幫你脫了。”

什麼叫順手也幫我脫了?脫衣服這事對你來說這麼微不足道嗎?

方進嘴角抽搐:“那我真是謝謝你啊...”

章旭揮了揮手:“冇事不用謝,都是兄弟。至於你的衣服,我想應該是酒店的阿姨幫你拿去洗了吧,因為你昨天唱歌唱嗨了,一頭攮剩飯剩菜裡了,衣服上都是飯菜。"

“哦,原來是這樣。”突然,方進一愣:“我昨天喝完酒還唱歌了?”

“對啊,唱的老好聽了,菜館老闆聽完後說啥都不收錢,說就當是聽歌的門票錢了。不說這個了,嘶——”

章旭揉了揉屁股,艱難的翻身爬到床上,呲著牙說道:“方哥你起床氣這麼大嗎?哐當一下就把我踹地上了,我尋思我睡覺很老實啊,也冇惹你吧。”

方進老臉一紅,不自然的看向窗外:“今天這天不錯啊。”

丟死人了,這事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章旭轉過身,對方進說道:“哎呦我現在這個地方好疼啊,方哥你是國足出來的吧?腳力這麼大。你幫我看看是不是踢腫了。”

這個世界和原來世界最大的不同就是,這個世界的國足很牛b!

方進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實在是不好意思啊,當時也不知道咋想的...來,你把屁股撅起來,我給你揉揉吧。”

章旭驚喜:“可以嗎?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

....

此時,酒店的前台。

康佳瑜已經辦好了退房手續,正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走向房間。

也不知道這兩個傢夥睡覺老不老實...

康佳瑜這樣想著,工作人員已經打開了房門。

康佳瑜走進房間:

“喂,你們兩個該起床了,不是說今天要把新歌整出來的....嗎?”

說著,康佳瑜話音一滯,整個人都僵住了。

隻見淩亂的大床上,章旭撅著屁股,方進蹲他身後。

方進的雙手在章旭屁股上麵有節奏的揉捏著。

兩人都隻穿了一條褲衩。

康佳瑜感覺一個嶄新的異世界朝她打開了大門。

方進和章旭兩人看到康佳瑜後本想打聲招呼,可注意到她臉上震驚到呆滯的表情後,兩人瞬間反應了過來,瞬間石化了。

康佳瑜僵直的轉過身:“你們忙,我什麼都冇看見,我先走了...”

“聽我解釋....”

方進急忙起身,由於動作太大一下子把章旭頂了個狗吃屎。

章旭趴在床上,發出了痛苦的呻吟:“疼疼疼疼疼!!方哥你頂到我了!”

康佳瑜紅著臉落荒而逃,耳邊傳來了方進崩潰的喊聲。

“聽我解釋啊!不是這樣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