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說方進這邊。

一下午的時間錄一首歌簡直不要太輕鬆,把《囍》錄出來後,方進一看時間還早,抱著閒著也是閒著的心態,就又錄了幾首歌的清唱,隻要加上配樂就是完整版的歌曲了。

下班前,金健和範特倫、謝黃寶三人溝通了一會,將巔峰專輯第三輪新歌的放出時間給定了下來。

就在今晚七點!

還是和上次一樣,直接放出新歌。

要的就是這種戳不及防的驚喜感!

音樂軟件的服務器崩潰了關我屁事?又不是我讓它崩潰的。

於是,晚上七點的時候,範特倫和謝黃寶同時發了宣告:巔峰專輯第三輪新歌已放出,喜歡的小夥伴不要錯過哦。

看到這一訊息,酷犬、酷你、岡易雲等音樂軟件的老總髮出了一聲冷笑。

嗬嗬,你個小老六……

同樣的招式用第二遍可就不靈了啊!

在經過上次的慘痛教訓後,各大主流音樂軟件痛定思痛,決定效仿pp音樂的做法,斥巨資購買服務器擴容,全天候二十四小時運行,以此來應對老六的偷襲。

這個辦法很燒錢,也很有用,才過了幾天,就用上了。

隻不過,由於上次事情的影響,人們還是選擇了pp音樂,這讓其他音樂軟件很尷尬,也很無奈。

如今的pp音樂霸占了50%以上的市場份額,日活躍人數更是遙遙領先第二名的酷犬。

前些日子還有訊息傳出,pp音樂、酷犬音樂、酷你音樂,這三大音樂軟件背後的三家公司將組成企鵝音樂娛樂集團。

但這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了,當前最要緊的還是聽歌!

巔峰專輯第三輪新歌放出來後,網絡上清靜了幾分鐘。

然後……

“臥槽臥槽臥槽!!”

“什麼玩意這是?!”

“不對勁啊兄弟們,我再去聽一遍《囍》。”

“腦瓜子嗡嗡的。”

“……”

大量帖子、評論連綿不絕的冒出來,幾乎全是討論《囍》的。

但也全都是“臥槽”“好聽”“啊啊啊”之類的冇有營養的觀點。

因為這首歌給人的衝擊感太強了,聽完後很難立馬走出來。

先是壓抑,再是詭異,最後轟然爆發,這種難以表達的震撼令人感到不知所措。

“給方大師跪下了,冇想到夏國風還能這麼玩!”

“這他嗎是夏國風?”

“這不是夏國風是什麼?以夏國過去的習俗為題材,裡麵夾雜著夏國的傳統唱腔,就連配樂都是夏國傳統樂器。”

“方大師真不愧是夏國風的開山祖師啊,彆人還在摸索怎麼創作夏國風的時候,他已經把夏國風玩出花來了。”

“……”

過了好一會,網友們才終於恢複了過來,並興沖沖的將自己的觀點發到網上。

“嗩呐聽的我頭皮發麻,老話說的果然冇錯,百般樂器,嗩呐為王,不是昇天,就是拜堂。”

“可我萬萬冇想到,昇天和拜堂還能同時進行。”

“建議買個口棺材躺裡麵聽,這個味太對了。”

“棺一抬,土一埋,親朋好友哭起來。走的走,抬的抬,後麵跟著一片白。曲一響,布一蓋,全村老小等上菜。”

“我隨一百!”

“我坐小孩那桌!”

“……”

也有討論歌曲是什麼意思的。

“這首歌怎麼說呢,我聽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這又什麼聽不懂的?就是冥婚。”

“我聽了兩遍才反應過來,出了一身冷汗。”

“這首歌講的是,新郎和死去的新娘結婚了。”

“狗屁!明明是新娘嫁給了死去的新郎。”

“傻了不成?歌詞裡寫的很清楚‘她可是冇能說的上話’,是‘她’!新娘纔是死的那個!”

“明明王二狗纔是死的那個好吧!”

“你又是從哪個墳子裡爬出來的?”

“……”

也有人聊著聊著,就跑題了。

“這首歌很符合現實,婚姻就是愛情的墳墓。”

“你他嗎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太離譜了吧?”

“鬼才,不下去給閻王爺當文官真是可惜了。”

“冥婚啊,想想就覺得嚇人。”

“為什麼會有冥婚這種滅絕人性的東西存在呢?”

“據說是為了安撫死人的靈魂,以前的人迷信,比這還離譜的事又不是冇有。”

“以前的人迷信神靈,現在的人迷信科學。”

“……”

《囍》完全壓製了另外兩首歌,彆說謝黃寶熬夜製作的搖滾大作了,就連原本熱度很高,由範特倫製作的夏國風歌曲,都徹底淪為了背景牆。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一是因為人們對方進的期待值太高了。

如果說以前人們把方進當成了方大師,那麼自從美好之聲結束後,人們就把方進當成了方大神。

一連放出二十多首高質量的精品歌曲,不是神是什麼?

二是因為《囍》這首歌帶來的衝擊感實在太強了,而且話題度也很足。

任誰看到這種獵奇另類的歌曲都會忍不住多瞭解一番,而《囍》所講述的故事又是很有爭議性的。

碎片化的歌詞勾勒出一幅幅光怪陸離的畫麵,而這些畫麵不管怎麼拚湊,都能展現出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

這自然引起了人們的爭論不休,都認為自己的解讀纔是對的。

於是,人們便冇精力去關心範特倫和謝黃寶的新歌了。

這讓範特倫很是鬱悶,他對於自己的新歌可是寄予厚望的,本想靠著這首歌來宣告自己創作風格的轉變,結果卻落了個無人問津的場景。

謝黃寶倒是習慣了,畢竟前兩次更慘,這次好歹還有範特倫陪著他。

至於方進,他才懶的關注巔峰專輯的事,畢竟自己又不上網、不聽歌。

此時的方進,正躺在床上像個蛆似的拱來拱去,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焦慮不安。

一方麵是在焦慮後天的一大堆事情:三吟會、婚禮、開拍典禮、謝黃寶組織的聚會,還有什麼?應該冇了吧?

另一方麵,方進則是在焦慮自己的錢。

錢啊……

經過一個星期的高強度工作,美好之聲的財務組終於把本期節目的收益給算清了,就在今天晚上,所有參與本期節目的人員的分成也都到賬了。

方進的分成也到賬了,隻不過,他分到的錢有點多,多到令他焦慮不安、膽戰心驚。

到底有多少錢呢?

都夠給全國人民每人買一袋辣條了。

很恐怖!

當然,其他人分到的錢並冇有這麼多,就拿章旭來說,他分到的錢還冇有方進的一個零頭多。

對此,方進很不解,便問身邊的章旭:“老章,不是說美好之聲的分成很公平嗎?為啥我的錢那麼多呢?”

章旭便向方進解釋道:“因為我們選手們不是白唱你的歌的,都是提前和你簽好了分成合同。得錢之後,我們選手的錢,和你三七分成。”

一聽這話,方進立馬為選手們感到委屈,不滿道:“你們怎麼才七成啊?”

章旭急忙解釋道:“七成是您老人家的,我們能得三成還得看方大師的臉色。”

方進麵色一沉:“誰的臉色?”

章旭恭敬的指了指方進,道:“您。”

“我?!”方進大感意外,都被氣笑了:“你們拚了命的上台表演,就是為了看我的臉色?”

章旭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對!”

方進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躁動。

方進對章旭招了招手,輕聲道:“來。”

章旭連忙把耳朵湊了過去。

方進開口道:“你們好不容易通過了預選,上了節目。”

章旭點頭附和:“對。”

方進接著說:“還得簽分成合同。”

章旭點頭附和:“對。”

方進又說:“還隻得三成。”

章旭點頭附和:“對。”

方進指了指自己,憤然道:“還得看他嗎的我的臉色!”

章旭點頭附和:“對。”

方進聲調一高,語氣中憋著火氣:“你們不成跪著要飯的了嗎?!”

“那您要這麼說,我們唱您的歌還真就是跪著要飯的!”章旭瞪大眼睛,很是認真的說道:“就這,多少人想跪還冇這門子呢!”

方進戰術後仰,嘖嘖稱奇。

好傢夥啊!怪不得我的錢這麼多呢,敢情選手們的錢都被我拿了!

章旭小心翼翼的解釋道:“唱歌嘛,出名,不寒摻。”

“寒摻!”

方進盯著章旭,嚴肅道:“很特媽寒摻!”

章旭:“……”

什麼臭毛病這是?

給你錢你咋還不樂意呢?

方進躺在床上,閉上眼,很是苦惱道:“老章,這麼多錢,我不知道該乾什麼啊!”

章旭建議:“買大房子!”

方進搖頭:“不想搬。”

章旭又道:“買大轎車!”

方進還是搖頭:“不會開。”

章旭:“環遊世界!”

方進:“懶得動。”

章旭:“包二奶!”

方進:“可以考慮。”

章旭:“開公司!”

方進:“嗯……”

開公司?

方進突然想起了康勇對自己說的話,以及王雪對自己說的話。

整垮天奇和聚美,和宏火平分夏國娛樂市場……

方進陷入了沉思。

天奇把王雪害慘了,王雪現在是莫小雲的媽媽,莫小雲是自己的妹妹,自己一天天閒的蛋疼,現在又有那麼多錢不知道怎麼花……

見方進沉思不語,章旭瞬間興奮了:“方哥你真的要開公司嗎?”

方進搖了搖頭:“冇考慮好。”

主要是冇這個自信,畢竟開公司可不是抄歌這麼簡單,萬一到時候破產了哭都冇地方哭。

這種事還是得好好的考慮一番,最起碼要多瞭解瞭解情況才能下決定。

聞言,章旭出聲道:“方哥,如果你真的要開公司的話,我一定會追隨你!”

“以後再說吧。”方進翻了個身,悶聲道:“睡覺睡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