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去了樂器室,一來是為了把這首歌給錄下來,二來是方便在表演過程中補全歌曲配樂。

來到樂器室,發現已經有人在裡麵了。

金健、張大根等人看到方進後,立馬停止了製作歌曲的活動。

張大根一路小跑到方進麵前,感激涕零:“方大師!太謝謝您了!您就是俺的再生父母啊!俺一定會把您的歌給唱好!”

突如其來的熱情讓方進有些不知所措:“啊……那,那你加油,我看好你。”

張大根一臉莊重的點頭:“嗯!”

金健也走了過來,問道:“方進,你們來這裡有什麼事嗎?

他可太瞭解方進了,以這傢夥的懶蛋性格,能躲起來就絕對不會跑出來。

一旁的章旭出聲道:“我們想用這間樂器室錄個歌。”

“錄歌?”金健想了想道:“行啊,我們已經用的差不多了,你們需要幫忙嗎?”

方進搖了搖頭:“不用了,隨便錄一下,很快的。”

一聽這話,一旁的李老不高興了:“隨便?創作上的事怎麼能隨便呢?不是我說你啊小方同誌……”

方進:“弟子知錯……”

說話間,幾位老人進入了房間,挑選好了各自擅長的樂器,準備在看錶演的過程中順便補一下歌曲的配樂。

一切都準備好了以後,方進走到中間,深呼吸,道:“那我開始了。”

圍觀的金健等人靠在牆上,滿臉期待。

“正月十八,黃道吉日,高粱抬……”

方進一開口,在場的人都皺起了眉來。

旋律詭異,歌詞也很矛盾,把鬼節說成黃道吉日,還在這一天結婚?

這到底是歌曲還是鬼故事?

“……說得輕快,著實難猜。”唱到這,方進的唱腔一變,開始了韻調十足的說唱:“聽著,卯時那三裡之外翻起來……”

聽眾們從方進的說唱中聽出了很不尋常的味道,一幅幅暗藏玄機的畫麵出現在眼前。

白霧瀰漫的村莊,家家戶戶都緊閉大門,一隻野貓跳到了歪脖子樹上,冷幽幽的看著騎馬歸家的大官人……

“……那官人笑起來。”

歌曲戛然而止,聽眾們的心也隨即懸了起來,總覺得要發生什麼大事。

方進輕歎一聲,用很稀疏平常的說書聲念道:“那官人樂著尋思了半天,隻哼唧出個,離人愁來……”

無比平淡的語氣,卻隱藏著即將到來的巨大風暴。

在場的人無不嚥下一口唾沫,全神貫注的聽著、看著,完全代入了聽眾的身份中。

從開場就一直低著頭的章旭猛地抬起了頭,他一抬胳膊,一仰頭,把嗩呐哨口放在口中,繃緊了嘴唇,深吸一口氣。

“她這次又是冇能接得上話~”

方進語調突然歡快了起來,其中又夾雜著咬牙切齒的恨意:

“她笑著哭來著,你猜她怎麼笑著哭來著。”

叭~!叭——

嗩呐聲猛然乍起,如平地驚雷!驚得眾人瞬間頭皮發麻!

李老更是激動的渾身顫抖,瞪大牛眼看著眼前吹嗩呐的章旭。

氣勢浩蕩!勢不可擋!

叭——!!

“哭來著。”

嗩呐聲的間隙中,方進的聲音若影若現,猶如鬼魅一般:

“你看她怎麼哭著笑來著!”

章旭一個大甩頭,嗩呐聲更加高昂淒厲。

叭——叭~~!!

就在眾人心神恍惚的時候,又突然響起了尖細刺耳的聲音:“一拜~天地!!”

叭——

兩者相加帶來的巨大沖進感,狠狠的震撼了眾人的心,頭腦一片空白,隻有耳邊連綿不斷的宏大嗩呐聲在響。

李老的身體往後一仰,椅子倒了。

他躺在地上,聽著嗩呐,感覺這個味太對了。

“二拜~高堂!!”

叭——!!

完了完了,魂要上天了……

叭~~

最後,嗩呐聲拐了幾個彎,便停息了。

眾人隻聽到耳邊又傳來了那飄渺的尖細聲音:“夫妻對拜……”

太震撼了!太絕了!

“堂前~~”方進聲音一變,無縫銜接下麵的歌曲:“他說了掏心窩子話……”

直到這時,金健纔回過神,看到躺在地上的李老後,連忙上前,打算把他扶起來。

李老擺了擺手,表示躺著聽舒服。

金健嘴角一抽,懶得管他了,繼續看錶演。

方進看了章旭一眼,接著唱道:“……她笑著哭來著,你猜她怎麼笑著哭來著,哭來著。”

章旭提起一口氣,抓嗩呐吹了起來。

又是一曲震天撼地的嗩呐聲響起,再次讓眾人的魂都飛跑了。

“正月十五,這黃道吉日……”

方進低聲唸叨了幾句歌詞,等章旭的嗩呐聲停止了,歌曲便結束了。

方進看著眾人呆滯表情,出聲道:“怎麼樣?這歌還行吧?”

聽到方進的聲音後,眾人這才把嗓子眼裡的那口氣給喘了出來。

不得不說,雖然這首歌怪異另類,但卻是意外的很好聽、很震撼呢!

眾人紛紛出聲:“何止是還行?簡直是行的不得了啊!”

“這歌有點嚇人啊,我出了一身的汗!”

“嚇不嚇人的另說,嗩呐一響起來我天靈蓋都飛出去了。”

“我隻能說,完美!”

“……”

方進笑道:“這還隻是半成品而已,配樂方麵還需要多完善,比如歌曲的最後,應該是用敲鑼鼓收尾才完美。”

方進的話讓李老等人沉思起來。

一位老人突然出聲道:“我覺在嗩呐獨奏的時候,可以用笙來伴奏,因為笙可以‘托腔送韻’,使樂曲更加完整、融合、流暢、舒展、優美。”

“不行!”這位老人的話立馬遭到躺在地上的李老反對,他一個骨碌爬起身,爭辯道:“這首歌最大的特點就是詭異和驚豔,打的就是聽眾一個措不及防,加入了笙固然能夠使曲子更好聽、更完整,但衝擊感就冇那麼強了。”

“……”

老人們開始了唇槍舌棒,爭論的臉紅脖子粗。

劉老冇有參與爭論,他滿臉讚歎的對方進說道:“這首嗩呐曲子單獨拿出來是大喜,加入進這首歌裡就變成了大悲。小章爆發力強的優點也最大程度的體現了出來。歌好、曲好、人也好,很難得啊!”

方進:“過獎了過獎了。”

李老:“過謙了過謙了。”

另一邊,金健、張大根等人不知所措的立在原地,想大聲喝彩,卻怕驚擾到老人們討論創作。想插幾句話,卻又完全不懂這方麵的知識。

等老人們討論的差不多了,天也快黑了。

見時間不早了,劉老出聲對還在爭論不休的老人們說道:“各位,今天就先到這吧,有想回燕京的嗎?”

“不回去!”李老大手一揮,強硬道:“第一首曲子還冇補完呢,現在又多了一首,不把這兩首曲子補完,我就住星海市不走了!”

其他老人:“同住同住。”

劉老嘴角一抽,無奈道:“行吧,反正咱們都退休了,回去也冇事乾,趁著現在還能動,多為夏國音樂做點貢獻。那這些天的住宿……”

金健終於找到開口的機會了,他連忙出聲道:“住宿夥食就交給我來安排吧,老先生們放心的住下來便是。”

劉老點頭:“那麻煩你了。”

……

三天後。

《囍》的配樂已經告一段落,隻等樂師們把曲子練習好,就能把歌曲的完整版給錄出來了。

至於《小刀會序曲》的曲子,方進直接開擺了,任由李老怎麼瞪眼,就是一個字:擺!

因為方進是真的不知道《小刀會序曲》後麵的曲子,但李老等人卻不這麼認為,他們覺得方進就是懶,有能力卻不用。

李老等人很是無奈,這麼好的曲子不補全實在太可惜了,但又不能逼著方進創作。

所以在這兩天裡,幾位老人一邊參與著《囍》的配樂創作,一邊全權接管了《小刀會序曲》的後續創作。

直到今天,也就是九月四號,在幾位音樂大師的幫助下,這兩首曲子的製作工作殺青了。

伴隨著明亮的夕陽,宏火總部大樓前正上演著一幕送彆的場景。

以康勇為首的宏火領導人們對李老等人的離去表達了萬分的不捨,以及充沛的敬意。

目送著李老等人坐上回燕京市的車,旁邊方進一行人感慨萬千。

真是一群好人啊!

儘心儘力的幫忙製作歌曲,卻不圖任何回報,僅僅是要了一個可有可無的編曲名而已。

真不愧是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

方進衝著正在啟動的車輛揮了揮手,高聲道:“一路走好!”

章旭掏出嗩呐:“我給他們吹一個送送行吧。”

金健:“……”

你們兩個夠了。

恩將仇報是吧?

等李老等人的車輛走遠了,康勇等人表情一收,若無其事的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了。

方進和章旭在門口等了一會,等莫小雲放學下了樓,三人便一起回彆墅了。

……

在方進等人製作曲子的兩天時間裡,美好之聲的風潮席捲了整片網絡。

雖然節目已經結束了,但美好之聲的熱度在這兩天裡就冇下來過。

熱搜、貼吧、短視頻平台、各大社區……到處都充斥著有關美好之聲的話題或鏈接。

關於節目的精彩剪輯、二創作品、衍生話題等等,更是數不勝數。

影響力之大屬實罕見!

另外,節目重播的播放量已經追上了夏國總人口的數量,光是重播視頻的分紅和渠道費,都夠把這期節目的全部支出給填補上了。

要說這期的美好之聲到底賺了多少錢,冇人知道,甚至就連導演康佳瑜都不清楚。

從節目結束的那一刻起,劉冰便帶領著財務小組不眠不休的乾到了現在,計算器都按出火星子來了,都還冇把節目的總收益算出來,可想而知得是什麼概念。

錢不錢的倒是其次,因為節目組早就不缺錢了,重要的是名聲。

節目裡一連出現了二十多首驚豔絕倫的歌曲,轟動的可不隻是夏國樂壇,還有全世界!

所有人都意識到,夏國風的風,徹底吹起來了。

方進這個名字,也徹底響起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