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好之聲第二期的上午場結束了,但屬於人們的狂歡纔剛剛開始。

此時,上班、上學的人們已經到了中午休息時間,打開手機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美好之聲的重播。

不必擔心被老闆老師們罵,因為他們也再看。

不隻是冇看過節目的人在看重播,就連全程看完節目的人也在看重播。

甚至就連坐在美好之聲現場觀眾席裡的人,也有不少在看重播的。

因為節目實在是太精彩了!看一遍根本看不過癮啊!

什麼叫全程高能?這就叫全程高能啊!

上午場共有十個節目,除去兩個非歌唱類的節目外,選手們演唱的歌曲全部都是方進創作的,每一首都是驚豔無比,每一首都值得無限循環!

短短時間裡,美好之聲重播的播放量一路飆升,幾乎是在鐵龍釋出視頻的瞬間,點擊量就突破了百萬,一會的功夫就變成了千萬!

放眼全國,街道上、大路上、廣場上……眾多公共場所都空空蕩蕩冷冷清清,因為人們都抱著手機、電腦、電視,待在家裡看美好之聲呢。

燕京市,張青等一眾老人們圍成一圈,討論起了節目開頭的嗩呐序曲。

李老不容置疑道:“後麵的曲子必須是以琵琶為主旋律,而且要把調子低下去。”

張青點頭讚同道:“確實,嗩呐起的頭太高了,要想將曲子進行下去就必須改變先低後高的古板模式。”

劉老出聲:“定音鼓、低音大鼓是不能少的,大提琴的音色也很符合這個曲子。”

“……”

老人們你一句我一句,不出一會就把嗩呐序曲後麵的部分給整出來了。

李老站起身,急匆匆道:“走!找姓方的那小子去!”

張青無奈的把他拉回座位上:“急什麼急?咱們再完善幾天也不遲嘛。而且人家現在正忙著呢,就這麼過去太唐突了。”

劉老補充了一句:“節目還冇看完呢。”

李老想了想,同意了:“也是,那就明天再去找他吧。”

之後,老人們又討論了一會夏國風的問題,便一起去吃午飯了。

另一邊。

美好之聲的演播廳裡,觀眾們紛紛離席吃飯去了。

康列光老人有些糾結,他既想現在回宏火吃個午飯再睡上一覺,又想待在這裡看完後麵的節目。

康勇看出了自己父親的糾結,便道:“老爹,累的話就回去休息吧,節目什麼時候都能看,又不是冇有重播。”

“看重播和看現場那能一樣嗎?”康列光揮了揮手,下了決定:“不回去了!勇子你去買點吃的,咱父子倆隨便對付一下就行了。”

康勇點點頭:“那行。”

說罷,康勇便離開演播廳,買吃的去了。

不管是康勇還是康佳瑜,都一直遵循著康列光的教誨:自己做好自己的事。

所以,就連買飯這種小事,康勇都會親自去。

所以,康佳瑜向來都是自己開車,美好之聲大大小小的事務她都管。

買完飯,康勇再次回到了演播廳,眼前的一幕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隻見王雪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正和康列光有說有笑的一起吃著便當。

康勇握緊了手中的打包袋,心臟砰砰的跳。

這時,王雪看到了康勇,笑道:“我帶了很多吃的,一起吃吧。”

康勇麵無表情的走了過去,冷冷的看著王雪,開口道:“請讓開,這是我的位置。”

聞言,王雪笑容一滯,表情低落了下來:“抱歉……”

旁邊的康列光見狀,狠狠的瞪了康勇一眼:“你坐我頭上!”

康勇:“……”

在康列光強硬的態度下,康勇十分不情願的坐在旁邊的位置上,吃起了王雪帶來的便當。

吞下第一口時,康勇的整顆心都在顫抖。

真好吃啊。

康列光老人一邊吃著東西,一邊嘟囔著可有可無的廢話,使氣氛不那麼僵硬。

吃著吃著,康列光突然站起身,揉了揉腰道:“坐的腿都麻了,我出去走走,你們先吃,給我留點就行。”

說著,便離開了演播廳,給兩人留下了獨處的空間。

康列光走後,兩人之間陷入了極為微妙的氣氛中。

沉靜的冰冷中,彷彿蘊藏著翻騰不息的岩漿咆哮聲。

王雪出聲率先打破了沉默:“抱歉……”

康勇的心一下子冷了,他深吸了一口氣,語氣平淡道:“你就隻會說抱歉嗎?”

你毀了一切,到頭來就說一句抱歉?!

我要聽你說出真相!說啊!!

王雪咬了咬嘴唇,還是那兩個字:“抱歉……”

康勇隻感覺血液湧上了腦袋,幾乎要失去理智了。

沉默了一下,王雪將便當盒遞到康勇麵前,笑道:“最下麵有你喜歡吃的苦瓜炒蛋……”

康勇額頭青筋爆出,咬著牙吐出一個字:“滾!”

王雪:“……”

在康勇冷冰冰的眼神中,王雪放下便當盒,站起身,一聲不吭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美好之聲的下午場即將開始。

後台選手室,從早上開始就一直臉色發白的方進終於是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壓力太大了。

一想到自己要在全國的觀眾麵前表演節目,方進渾身的冷汗就止不住的往外冒。

要不還是跑吧,這太要命了……

莫小雲、章旭、陳洛嘉、謝黃寶等人圍住方進,一方麵阻止他逃跑,一方麵為他調整心態。

為了轉移方進的注意力,章旭一巴掌拍在謝黃寶烏黑髮亮的皮褲上,誇張道:“哇!方哥你快看!放屁鼓包褲!”

謝黃寶嘴角抽搐:“你是不是想死?”

方進冇有心情玩鬨,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想該怎麼逃跑。

見狀,陳洛嘉出聲安慰方進:“晚上才輪到你上台表演,現在緊張什麼?前兩次彩排的時候你不是很棒嗎?把這次的表演也當成彩排就好了。”

聞言,方進眼前一亮,站起身:“對啊!我彩排的時候就很棒啊!”

“你明白就好。”陳洛嘉鬆了一口氣,然後就看到方進一腦門子紮進了桌子下方的抽屜裡,大驚:“方進你乾嘛呢?”

方進:“我要坐時光雞回到彩排的時候!”

陳洛嘉:“……”

完了,這孩子傻了。

章旭和謝黃寶合力把方進從抽屜裡拉了出來。

這時,劉冰火急火燎的走進選手室,喊道:“寶哥準備好了嗎?該你上台表演了。”

“這就來。”謝黃寶安慰了方進幾句,便拿起自己的電吉他,走出選手室,準備上台了。

對於謝黃寶來說,上台表演那簡直就像喝涼水似的,不管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隻要站上舞台,他都能展現出自己最好的一麵。

在全國觀眾們期待的眼神中,美好之聲下午場開始了。

照例還是兩位主持人站在舞台上說相聲,把現場的氣氛給熱了起來。

男主持人:“……下麵有請謝天王,為我們帶來的勁爆表演!《死了都要愛》!”

女主持人:“掌聲歡迎。”

下麵的觀眾:嘩——(掌聲、歡呼聲)

這時,現場的燈突然暗了下來。

沉默……

正當人們的期待值達到頂峰的時候,一道激烈的嘶吼聲猛地響起:

“死了都要愛!不淋漓儘致不痛快……”

騰!

舞台上的燈亮起來了,在噴湧而出的朦朧白氣中,一位身穿皮衣皮褲的男人,抱著吉他,仰天長嘯!

“宇宙毀滅!心還在!!”

勁爆開場!

震撼!驚豔!

所有人都激動了起來,情感在這一刻爆發了。

下一刻,低緩的鋼琴聲響起。

燕京市。

榮譽校長劉老看著大螢幕上正低聲緩唱歌曲的謝黃寶,評論道:“這種形式的表演,不管是感染力,還是衝擊力都是是非常強的,先高後低。和上午的嗩呐序曲有異曲同工之妙,果然是一個人創作出來的。”

張青笑道:“不是一個人創作出來的難不成還能是半個人創作出來的?”

劉老眯起眼睛:“我是一名教育家,我很難相信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天縱奇才之人,究竟是什麼樣的經曆才能造就出這等人才,要知道,方進音樂方麵的教育履曆上,完全是空白的……”

這時,李老不耐煩的出聲打斷:“好好看節目!咋那麼多話呢?”

劉老瞥了李老一眼,陰陽怪氣道:“‘電視節目有什麼好看的,我走了’這話是誰在上午說的?”

李老梗著脖子:“不知道,反正不是我說的。”

對於李老來說,美好之聲帶給他的驚喜實在太多了,不管是嗩呐序曲,還是夏國風的配樂,甚至是自己曾經瞧不上眼的流行搖滾,都給了他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劉老還想說什麼,卻被張青笑嗬嗬的阻止了:“看節目看節目。”

大螢幕上,謝黃寶的表演已經接近尾聲了:“……愛到沸騰才精彩。”

歌唱完畢,掌聲如雷!

等掌聲歡呼聲停息的差不多了,兩位主持人走上了舞台,引導謝黃寶與觀眾們互動起來。

謝黃寶接過話筒,和觀眾們聊起天來:“說起這個互動,我上一次上台表演的時候也互動過一次,但那一次是表演前互動的,這一次是表演後互動的……”

聽了謝黃寶所說的話,坐在觀眾席後排的奇蹟歌星導演康勇翻了一個白眼。

嗬嗬。

你的互動是真不錯,直接把節目給互動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