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節目組的計劃是:

上午場由莫小雲負責開場,陳洛嘉負責收尾。

中午場由謝黃寶負責開場,章旭負責收尾。

夜間場由一位實力、名氣都很高的歌手負責開場,方進負責節目最後的壓軸。

上午場的彩排進行的很順利,選手們依次上台展現了自己最好的精神麵貌。

下方的觀眾們直呼過癮,就連眼界很高的沈星、王雪等老藝術家們,也不吝讚賞。

上午場很快就過去了,那些有幸被選中演唱方進新歌的選手們,興奮的差點原地昇天。

其他選手們都嫉妒到變形了,卻隻能發出毫無意義的嚎叫。

啊啊啊!

我也要!我也要啊!!

吃過中午飯,下午場的彩排開始了。

有了上午場的例子在前,下午場的選手們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就為能演唱方進的新歌。

由於謝黃寶的缺席,節目組便讓替補選手上台頂一下。

兩個小時不到,下午場也結束了。

由於隻是彩排,選手們在互動環節並冇有太認真,隨便說了兩句便下台了。

唯獨章旭不同,他講了一個很擦邊的葷段子,觀眾們想笑卻不敢笑,生怕遭雷劈。

一下台,章旭就被王雪狠狠的修理了一頓。

講葷段子什麼的,給我注意一下場合啊混蛋!

要是帶壞了小朋友怎麼辦?

也有幾個不要臉的選手在互動環節練習起了打廣告,節目組的人也冇有多說什麼。

畢竟選手在互動環節是可以任意發揮的,隻要不違反法律,彆說是講葷段子、打廣告了,哪怕是裸奔……當然,這肯定是不可以的,太辣眼睛了。

看完下午場,有的觀眾已經想離開了。

比如沈星,他原本就是來找方進談電影的事,兩人談了大半天已經談的差不多了,再呆在這裡也冇什麼事乾,所以沈星打算先走一步。

方進隨口說道:“晚上的時候我也會上台表演。”

沈星立馬來了興致:“是嗎?那我可得留下來好好看看了。”

沈星是親眼見證過方進幾次表演的,從第一次聽《怒放的生命》時,方進的表演風格就刻在了沈星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方進的表演有一種難以言說的魅力,他身上帶有的獨特氣質,能讓人很快代入到觀眾的身份中,並與其產生共鳴。

這是一種很了不得的能力,可以說是天王之資了。

不知道方進未來會走上哪條路呢?

寫歌?唱歌?還是演戲?

沈星期待不已。

計劃的夜間場是七點開始,九點結束。

但彩排的話自然不用拖到那麼晚,所以節目組決定提前兩個小時開始,早搞完早收工,如果餓了的話就吃中午的盒飯對付一下。

一陣收拾後,夜間場的彩排開始了。

首先上台的是一位很有實力和名氣的男歌手,也是內定選手之一。

他所演唱的是方進創作的一首夏國風歌曲,《踏山河》。

這首歌的歌詞方進改了一丟丟,把“我在十麵埋伏,四麵楚歌的時候,把酒與蒼天對酌”這裡的“四麵楚歌”,改成了“四麵受敵”。

“十麵埋伏”這個還好說,哪怕是第一次見到這個詞語的人,也能理解詞語的意思。

但“四麵楚歌”這個成語不改不行,萬一有人問起來“四麵楚歌是啥意思”,就很難辦。

到時候方進解釋:四麵楚歌,出自劉邦與項羽的戰爭……

人們一頭霧水:劉邦與項羽是誰?不認識。

方進歎息:哎,異世界的人真是冇文化。

完全說不清楚啊!

舞台上,那位歌手已經唱到尾聲了:“……談笑間,誰能留下。”

一曲唱完,全場喝彩。

後台,方進坐在等候席,顫顫巍巍的端著水杯,喝著熱水,渾身上下都透露著緊張。

眾人圍在方進身邊,輪番上陣,疏導著他的情緒。

康佳瑜無奈道:“還有好長時間才輪到你上台呢,現在緊張個什麼勁啊?”

方進:“我從昨天晚上就開始緊張了。”

康佳瑜:“……”

又不是上刑場,你至於嗎?

劉冰想了一下,道:“哎,對了方進,我這有很神奇的安神藥,專治各種緊張。我考駕照的時候也很緊張,吃了兩片就不緊張了。”

說著,劉冰從口袋裡掏出了幾顆白色小藥丸遞給方進。

方進捏起一顆白色小藥丸,放在鼻子下麵聞了聞。

劉冰催促道:“快吃啊,絕對有用!”

方進滿臉懷疑道:“你確定這玩意有用?”

騙小孩呢?這不大白兔嗎?

鐵龍一語道破真相:“對心理有安慰作用……”

被戳穿真相的劉冰惱羞成怒,對著鐵龍毆打了起來。

這時,章旭出聲道:“方哥你要多喝熱水。”

方進翻白眼:“喝熱水有個屁用啊!”

章旭想了想,不確定道:“那,多喝岩漿?”

方進:“你夠了……”

“真是讓人感到溫暖的好男人啊。”陳洛嘉白了章旭一眼,然後對方進道:“方進,你要對自己有自信。而且這隻是彩排而已,就算演砸了也冇有關係。”

演砸了……

聽到這三個字,方進端著水杯的手猛地一顫,水花濺出。

方進顧不得拭去褲襠上的水花,滿臉驚恐道:“對啊!我要是演砸了該怎麼辦?”

“好歹把話聽完啊你!”陳洛嘉安慰道:“不可能演砸的,以你的實力,這種程度的表演還不是輕鬆拿下?”

方進閉上眼,深呼吸,將慌亂的心情平複了下來。

對哦,我隻要正常的發揮就行了,隻是一個小小的彩排而已,有什麼好緊張的?

莫小雲也在給方進鼓氣:“哥哥加油!”

方進睜開眼,堅定地點頭:“嗯,我會的!”

王雪豎起拳頭,玩笑道:“打起精神,可不能讓老前輩把你看扁了啊。”

方進笑了笑,不再那麼緊張了。

眾人說說笑笑的時候,舞台上換了一個又一個的選手。

又過了一會,今晚的壓軸大餐終於要登場了。

在將一位選手送下舞台後,主持人看了一眼手卡,激動萬分道:“來了來了!下麵要登場的是,方大師!”

觀眾們熱情高漲的歡呼著,期待的看向舞台。

隻見幕布拉開,一人從後麵走到了話筒前。

正是方進。

見狀,觀眾們的熱情更加高漲了,一股股聲浪排山倒海般的湧來。

“方進!方進!”

“方大師我愛你!”

“……”

站在舞台上的方進抬起頭,看向觀眾席,直接發動神功,把觀眾們變成了一堆蔬菜。

方進滿意的點點頭。

這下感覺好多了。

開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