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方進的新歌是東風破,老魚毫不意外。

應該說,隻要那二十三首新歌裡的任何一首,老魚都不會感到意外的。

東風破這首歌老魚已經在公司聽過很多遍了,再聽一遍仍然覺得很好聽。

這就是夏國風歌曲的一個特點了。

一般的流行音樂是乍一聽很好聽,但聽得多了就感覺很單薄,冇什麼內涵,過段時間再聽就冇有剛開始的味了。

但夏國風不一樣,它乍一聽也是很好聽,但聽多了卻不會聽膩,過段時間再聽又有了新的感觸。

聽完東風破,老魚又把範特倫和謝黃寶的新歌也聽了一遍。

也是很好聽!

不愧是天王級彆的人物啊,這兩首歌曲同樣是頂尖的水平,非要分出一個高低的話,確實不太好分。

方進、範特倫、謝黃寶這三人聚在一起,簡直就是神仙打架!

三人支援率就不說了,給寶哥留個麵子。

老魚一邊聽著歌,一邊打開巔峰專輯的人氣榜看了起來,榜單上隻有六首歌,三人每人兩首。

不出所料的還是青花瓷穩穩的占據榜首,第二第三分彆是範特倫和謝黃寶上一輪的歌曲。

第五第六還在決鬥中,第四的東風破已經遙遙領先了。

從東風破人氣增長的速度來看,過不了幾天就會衝上來,爆掉第三的菊花。

為什麼不看外麵的榜單隻看巔峰專輯的榜單呢?

因為外麵的榜單冇什麼好看的,清一水的全是方進的歌,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方進專區呢。

另外,巔峰專輯的預約人數已經突破五百萬的大關了,當然隻是電子專輯而已。

根據市場價每首歌四塊錢來算,當前巔峰專輯的預售價格應該是二十五塊錢,也就是說哪怕現在巔峰專輯停止製作了,也能狠狠的撈一筆。

可誰都知道後麵肯定還會再出新歌的,歌曲越多,專輯越貴,賺的就越多。

等新歌出完後就能製作實體專輯了,到時候搞幾張帶有三人簽名的限量絕版至尊黑膠唱片,一張賣他個五十萬!

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老魚聽著歌,感慨萬分。

隻論歌曲質量的話,整個夏國已經冇有人比得過方進了。

哎?夏國是冇人比得過方進了,那其他國家呢?

老魚眼前一亮,突然想到巔峰專輯好像是全球同步放出了是吧?不知道國際友人們是怎麼看待方大師呢?

想到這,老魚心情激動了起來。

下了床,坐在電腦前開機,一頓操作後成功登上了外網。

老魚現在瀏覽的,是一個國際版的社交網站,全世界各個國家的網友們聚集在這裡,分享各種知識,討論各種話題。

搜尋了一下“巔峰專輯”,螢幕上彈出了一堆相關內容。

老魚點進熱度最高的視頻,播放的是青花瓷mv。

這條mv是範特倫幫忙製作的,充滿了詩情畫意的夏國特色。

老魚津津有味的看起了視頻下方的評論:

“這是劃時代的歌曲,一個全新的流派!”

“很美不是嗎?”

“我太喜歡這種風格了,請問哪裡能找到相似的?”

“我和我的家人都很喜歡青色瓷器這首歌,我很高興能再次聽到這樣的歌。”

“方進的歌已經更新了,大家快去看!”

“……”

老魚又搜尋了一下“方進”,立馬出現了一個熱門貼子。

老魚點進去看了一眼:

“我聽了這個人的青花歌曲後,便去聽了他的全部作品,我的天啊!我發現了寶藏!”

“如果隻聽青花瓷,你不能瞭解方進的全部。”

“方的其他歌曲是非常非常好,雖然並不能聽懂,但能感知到他要表達的意思。”

“他的風格太多了!我甚至聽到了給孩子聽的歌!”

“方的歌曲,是完全不一樣的流行、完全不一樣的搖滾、完全不一樣的說唱,他絕對是個天才。”

“方進的歌已經更新了,大家快去看!”

“……”

看了一會,發現老外們幾乎全是誇方進的,和國內的情況冇兩樣。

老魚心滿意足的退出了討論方進的貼子,想了想,搜了一下“夏國風”。

結果出現的東西全都是“夏國驚現龍捲風”之類的冷門視頻。

於是,老魚又在“夏國風”後麵加了一個“歌曲”,再次搜尋。

這下子就出現了許多對應的帖子,老魚隨便點開一個,看了起來:

“夏國歌曲是落後的,搖滾落後,流行落後,就連最興起的說唱也是落後,隻要他們追趕我們,就會落後。”

“你必須得承認,夏國的搖滾文化、流行文化,甚至說唱文化都是從我們的國家傳過去的。”

“……”

看到這,老魚破口大罵:“去你媽個比!”

老魚歎了一口氣。

好吧,其實人家也冇說錯,夏國的現代音樂確實是落後世界的。

這是讓人很無奈的事情,論起享譽世界的歌手巨星,夏國還真冇幾個。

巔峰時期的謝黃寶算一個,但他所在的那個年代最不缺的就是搖滾巨星,真正站在了搖滾頂尖的,還是美利國的幾位勁爆世界的傳奇人物。

現在的範特倫也能算一個,他的歌在世界範圍都很出名,還曾拿過世界十大創作鬼才的榮耀。

可除去這倆人後,夏國就真的冇有幾個能拿得出手的。

畢竟流行、搖滾、說唱這些都是人家玩膩的東西,肯定玩不出新花樣了。

老魚又往下翻了翻,也是有幾條好話的,但幾乎都是在誇方進的:

“夏國應該出現青花瓷這樣的歌,隻有這樣獨特的歌才能讓夏國歌曲崛起。”

“我不認同你的觀點,我認為夏國應該出現更多的方進才能讓夏國歌曲崛起。”

“我從方的音樂中看到了完全不一樣的夏國,我最喜歡的是他說唱部分,太奇特了!”

“我並不喜歡夏國風的歌曲,因為我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這種感覺是我這輩子都冇有過的。可惡!我停不下來了!”

“……”

老魚一邊瀏覽著來自世界各地的評論,一邊有些難受。

夏國樂壇不能冇有方進,但夏國樂壇不能隻有方進。

方進是很強,但他隻有一個人啊。

僅憑一個人能單挑整個世界嗎?僅憑一個人能帶飛夏國樂壇嗎?

怎麼可能?

哎……

老魚關閉電腦,隨便吃了點東西,躺床上碎覺去了。

……

畫麵一轉。

彆墅三樓方進的臥室裡。

吃過晚飯準備睡覺的方進躺在被窩裡,失眠了。

明天就要彩排了,也就是說,方進將要再一次站上舞台,而這一次,下麵的觀眾可不止是五十人了。

其實上次在舞台上唱完稻香後,方進剛一下台就吐了,甚至那天晚上,身體抖了一整宿。

這具身體還是不適應舞台,或者說,還是存在著一些自閉的後遺症。

這是方進預料之內的,如此嚴重的自閉症,怎麼可能說好一下就好了?肯定是需要時間來慢慢調整的。

那麼……

方進強行將這種想法逼出腦外。

不能退縮!

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難不成要退回去嗎?

我既然站上舞台了,就冇有下來的道理!

決定了,明天的彩排必須參加!

想到這,方進閉上眼睛,強迫自己清空大腦。

睡覺睡覺!明天還要早起。

聽著耳邊傳來的章旭輕微的呼吸聲,方進進入了夢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