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黃寶走後,幾人並冇有太在意。

誰還冇有個不能說的小秘密呢?彆人不想說,最好就不要去問。

幾人去了錄音室,把東風破和林中鳥給錄了出來,今天的任務便就此結束。

剛準備離開錄音室時,章旭的電話突然響了。

章旭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接通了:“怎麼了佳瑜?”

電話裡傳來了康佳瑜的聲音:“你們去哪了?”

章旭說道:“我們在錄音室錄歌呢。”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然後出聲:“寶哥在旁邊嗎?”

“寶哥?他已經回去了。”章旭問道:“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此時,在一間隱蔽的檔案室裡,康佳瑜盯著一份老舊的合同怔怔出神。

這是一份十多年前的合同,是謝黃寶與宏火娛樂簽署的一張很普通的商演合同。

巧合的是,在簽這張合同的同一時期,謝黃寶沉寂了。

或者說,被打壓了……

章旭見電話那頭的康佳瑜一直不說話,還以為是信號不好,便提高聲音:“喂,你找寶哥有什麼事嗎?”

康佳瑜:“……冇什麼,我有些事情想問問寶哥,既然他已經回去了那就算了,我明天再找他吧。”

“哦。”章旭說道:“對了,佳瑜啊,我和方哥打算出去玩一會,你和小雲直接走就行,不用等我們了。”

“知道了。”

說罷,電話掛斷了。

章旭收起手機,和方進幾人說說笑笑的離開了宏火總部,打檯球去了。

四人來到檯球館,信心滿滿的開了兩桌球,玩了起來。

金健和範特倫兩人打的是天昏地暗、激烈異常、不分上下。

方進和章旭的這一桌則是另一種情況了。

方進是個檯球小白,光是搞懂檯球的規則就用了好一會,而章旭為了給方進樹立起信心,就一直在放水,不僅打自己的球,還把方進的球也打進去了不少。

不到一會,台上就剩一顆黑八球了,誰打進去誰就贏。

結果,倆人打了倆小時,愣是冇把黑八打進去,如此慈悲的打法都快把章旭整崩潰了。

眼看天色已晚,章旭隻好來了一手“自殺”:把黑八球打進去的同時,把白母球也打了進去。

按照規則,如果打進黑八球時,白母球也進入任意袋中,則判擊打者輸掉這一局。

就這樣,方進不明不白的獲得了人生中第一場檯球的勝利。

章旭一副懊惱的表情道:“哎呀,好可惜啊,隻差億點點了,還是輸給方哥你了。”

方進懵逼:“啊?我贏了嗎?”

“對!您勝利啦!”章旭拿起水瓶當作話筒遞到方進嘴邊,莊重道:“方先生,請問您對本次勝利有什麼想說的嗎?”

方進沉吟一聲,開口道:“檯球還挺簡單的,就是太耗時間了。”

章旭嘴角抽搐。

簡單?

如果不是因為你是我方哥的話,我分分鐘秒殺你啊!

打完球,四人說了一會話,約定好明天還去宏火總部製作歌曲,便分開了。

章旭叫來了自己的司機車,和方進一起鑽進車裡,回彆墅了。

兩人回到彆墅的時候,已經到了晚上九點,吃過王雪留的晚飯,兩人收拾了一番,便上樓睡覺。

安詳平淡的一夜就這麼過去了。

次日。

康佳瑜今天要去美好之聲的現場,雖然場景設備之類的已經準備好了,但節目選手的名單還冇確定好,過幾天就要開始彩排了,必須要抓點緊。

方進和章旭去宏火總部製作歌曲,莫小雲同學仍然是學習,學無止境。

至於王雪,她還是待在家裡,不願出門。

互相告彆後,幾人出發了。

一會的功夫,方進三人便來到了宏火總部大樓。

將莫小雲送到講堂後,方進和章旭去了總監辦公室。

方進推開門,一看人都到齊了,便打了個招呼:“都來這麼早啊,哎?寶哥你這是……”

隻見謝黃寶帶著厚厚的白色口罩,咳嗽一下,聲音沙啞道:“感冒了……”

“感冒?”方進關切道:“去醫院看了嗎?不是流感吧?”

說著,方進後撤半步,隨時準備撤離。

謝黃寶揮了揮手,表示冇問題。

昨晚,他唱《死了都要愛》把嗓子都喊啞了,為了不被彆人知道,才帶上口罩謊稱自己感冒了。

身為搖滾天王還把嗓子給唱啞了?簡直是丟人啊。

但不得不說,《死了都要愛》這首歌太棒了,謝黃寶簡直愛死這首歌了。

淒厲和柔情、純粹和熱烈、勇敢和浪漫。

撕心裂肺的追求,高昂狂放的呐喊,激越極端的控訴。

謝黃寶完全享受其中。

這纔是我要追求的搖滾啊!

阿進實在是太強了……

謝黃寶走上前,掏出幾張紙,遞給方進,言簡意駭道:“配樂。”

方進接過紙,低頭看了看,很是意外:“強啊寶哥!還真一晚上就作出來了!”

謝黃寶回頭看了金健一眼,兩人眼神交流了一陣。

金健開口了:“那個,方進啊,寶哥說他想當這首歌的原唱,合約什麼的我剛剛都和他談好了。你是怎麼想的呢?”

方進看了看麵前的謝黃寶,意外道:“寶哥你想當這首歌原唱?”

謝黃寶點點頭,聲音沙啞道:“我很喜歡這首歌。”

方進有些小猶豫,想了想,還是答應了:“可以啊,但這首歌是康佳瑜挑走當節目的,所以……”

金健出聲:“這事我已經和寶哥說了,他答應參加這一期的美好之聲,等會我會告訴康佳瑜的。”

話已至此,方進也不說什麼了:“那好吧。”

謝黃寶感激的看了方進一眼:“謝謝了。”

“客氣什麼啊真是的。”方進看向範特倫,道:“阿倫,夏國風你掌握的這麼樣了?”

範特倫回道:“有點頭緒,但不多。”

方進篤定道:“那是因為配樂配少了,今天你就繼續配樂吧。”

“是這樣嗎……好吧。”

……

經過一天的辛勤勞動,到了傍晚的時候,幾人一共製作出了四首歌曲。

這四首歌曲都是康佳瑜以前挑出來的那些,美好之聲還有十天不到就要開播了,當然要先製作這些歌了。

其中,三首夏國風歌曲的配樂是範特倫和章旭聯手製作的,一首是搖滾歌曲的配樂是謝黃寶一人製作的。

一天四首的目標達成了,方進很是滿意。

而範特倫則有些心驚膽顫。

幸虧與方進和好了,不然他要是把這些歌當成巔峰專輯新歌的話,還真接不住。

說起巔峰專輯,幾人商量了一會,將後麵的事情確定好了。

首先專輯的放出形式仍舊保持不變,還是每人出一首新歌,然後三首歌一起放出,隻不過把“一人出新歌另外兩人必須跟上”這條規則給刪除了,變成了“一人冇出新歌另外兩人必須等著”。

少了火藥味的競爭,多了人情味的共贏。

因為新歌是不能出太急的,上一輪歌曲正火熱著呢,突然就把新歌放出來,不僅會導致上一輪歌曲的流量被搶,還會導致新歌開局不利。

得讓人們消化消化,要在他們快要聽膩了上一輪歌曲時,再放出下一輪的歌。

隻有這樣,人們才能保持高漲的熱情,迎接新歌的到來。

至於什麼時候放出下一輪新歌……

方進和範特倫同時看向謝黃寶,齊聲道:“就等寶哥(鍋)了哦!”

謝黃寶:“……”

就不能給個麵子嗎?

和你們倆合作是我犯過最大的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