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一會,金健拿著擬定好的合約推開門,走了進來,並開始和範特倫謝黃寶兩人一陣扯皮。

金健:“嘰哩哇啦……”

範特倫:“哇哩哇啦……”

謝黃寶:“阿巴阿巴……”

方進對此感到一陣頭大,便自動將其遮蔽,仰頭看向天花板,發起呆來。

又過了一會,範特倫的聲音傳入方進耳朵裡:“都ok了方大思,偶們開始吧。”

方進:“嗯……”

為什麼開始的“始”能念準……

算了不說了。

幾人一起去了一間試歌室,裡麵有一些常用的樂器,以及幾台電子設備。

康佳瑜拿出上次挑出的那些歌曲備份,將其插進電腦裡。

她轉身看向方進,道:“先製作千裡之外吧,昨天我和陸雨青說了邀請他成為美好之聲嘉賓的事情,並邀請他擔任這首歌的原唱,他說他很感興趣,但想聽一下歌曲怎麼樣。”

方進點頭同意了:“好,那我先把完整的歌詞寫一寫。”

說著,趴在桌子上抓起紙和筆,一邊想一邊寫了起來。

範特倫湊到方進身邊,看了一眼歌曲名字,好奇道:“千裡之外?方大思這是你的新歌嗎?”

方進:“嗯,今天先製作這首歌……”

範特倫驚訝:“還不止一首啊?”

“一首一首來吧。”說著,方進放下筆,看了一眼略顯潦草的歌詞紙,覺得冇什麼遺漏後,道:“我先大體的唱一遍,阿倫你記一下歌曲的旋律和節奏,等會的配樂工作就交給你了。”

範特倫信心滿滿:“ok!交給偶了。”

金健出聲問道:“就在這裡唱嗎?不用去錄音室裡錄下來嗎?”

方進搖頭:“不用,等配樂搞好之後直接錄完整版,因為任務量比較大,還有十天不到美好之聲第二期就開始了,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

範特倫和謝黃寶不解的對視一眼

任務量比較大是什麼鬼?

“那我開始了。”不給兩人反應的機會,方進拿著歌詞站起身,清了清嗓子直接開口唱了起來:

“屋簷如懸崖,風鈴如滄海……”

範特倫拋開一切想法,瞬間進入狀態,一絲不苟的聽著方進的歌聲。

一旁的康佳瑜聽到方進的歌聲後,愣了一下,想出聲提醒方進一下是不是唱錯了。

因為方進此時的唱腔風格與提前錄製的清唱小樣有很大的不同。

但想了想,康佳瑜冇有出聲,安靜的聽了下去。

“……那薄如蟬翼的未來,經不起誰來拆~“

前奏唱完,方進唱腔一變,似乎連聲音都改變了,變得悠揚飽滿:“我送你離開,千裡之外,你無聲黑白……”

康佳瑜恍然,看來方進並冇有唱錯,這應該是一首兩人合唱的歌曲。

而範特倫則是越聽就越心驚。

從這首歌中,他聽出了很熟悉的夏國傳統小調的味道,隻是簡單流暢的旋律,卻能爆發出令人沉醉不已的美感。

無疑,這又是一首極好的夏國風歌曲。

但與青花瓷的整體構造不同,這首歌的前奏與**呈現出了強烈的對比,製造出了讓人感到很驚喜的反差與衝突。兩種唱法交替結合、錯落有致,聽上去完全不搭的兩種唱腔竟然能完美的融合,這簡直是奇蹟!

**唱完,方進的唱腔又是一變,竟連曲風都變了,變成了有些吐字不清,但韻腳十足的說唱風:

“聞淚聲入林,尋梨花白,隻得一行青苔……”

一旁的章旭在聽到方進的說唱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是說唱?

章旭最擅長的就是說唱了,但他所理解的說唱都是節奏明快、旋律活潑,並且都追求吐字清晰,以確保聽眾能聽得懂的美利式說唱。

因為當前夏國主流的說唱風格就是從美利國傳來的,所以這些要求幾乎都已經成為說唱的定式了。

而方進的說唱卻是與主流說唱大不相同,他是在旋律和韻腳上作功夫,為此,甚至捨棄了說唱歌曲中最重要的發音元素!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使得方進的說唱顯得散漫、朦朧,還帶著一些東方文化中特有的含蓄和文雅,很是抓耳好聽。

章旭驚歎不已。

方哥真是太逆天了,隻是這麼隨口一唱,又是一種全新的風格出現了。

夏國風說唱!

說唱結束,方進頓了一下,竟然又變回那種飽滿悠揚的唱腔:

“一身琉璃白,透明著塵埃……”

“我送你離開,千裡之外,你無聲黑白……”

這種的旋律簡直令人慾罷不能,平淡中帶著婉轉曲折的深邃,優雅中帶著義無反顧的決然,灑脫中帶著依依惜彆的不捨。

聽方進歌的幾人有些失了神,他們眼前彷彿出現了一副兩個相愛之人微笑訣彆的場景,心酸、心疼、心碎,卻又滿懷著愛意。

那一句“你無聲黑白”,差點讓謝黃寶流下淚來。

黑白,一種舊照片的感覺,一種染舊了的記憶再也不能回來的滄桑。

這讓他不由的回想起了那個青澀的時代。

那是一段又狗血、又老套的垃圾劇情,不說也罷。

不說了……

謝黃寶憋住眼淚,回過神時,發現方進已經唱完了。

房間裡寂靜無聲。

方進放下歌詞紙,看向範特倫,道:“怎麼樣阿倫?配樂伴奏大概什麼時候能做好?”

範特倫:“……”

“阿倫?”方進抬起手,在範特倫失神的雙眼前晃了晃,猛地咋呼一聲:“霍!睡著了?”

範特倫閉上眼,長舒一口氣:“呼——”

閉目沉思了一下,範特倫睜開眼看向方進,開口說道:“方大思,這首歌比較複雜,有很多東西是偶不太熟悉的,完全找不到頭緒。所以,配樂伴奏偶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做好。”

“這樣啊……”方進捏著下巴,開始在大腦裡搜尋千裡之外的配樂。

並不需要多麼仔細,有一個籠統的大概就行。

你不是冇有頭緒嗎?我給你起個頭。

見狀,範特倫連忙道:“方大思你放心,偶絕對不會隨便糊弄的!偶一定會做出配得上這首歌的伴奏……”

方進突然出聲打斷了範特倫的話:“先彆說話,讓我想想。”

範特倫疑惑:“想什麼?”

在幾人疑惑的眼神中,方進開始自顧自的輕聲哼唱了起來:“……等冷等冷等冷等冷等……”

聽到方進哼唱的旋律,範特倫眼前一亮,瞬間有了頭緒,開口道:“方大思,你再來一遍剛剛哼唱的旋律!”

方進:“等冷等冷……”

範特倫靈光一閃,一屁股坐在桌子前,伸手拿起筆,直接在歌詞紙的後麵寫起樂譜來。

方進哼了一會,出聲道:“應該是有琵琶和古箏,對了,還有二胡。”

方進的話再一次讓範特倫茅塞頓開,他看向金健:“把歌曲說唱的部分再放一遍吧。”

一直拿著手機全程錄音的金健點頭道:“好。”

……

一個小時後。

範特倫便將筆放下了,很是滿意:“差不多了。”

聞言,方進幾人將目光放到桌子上的幾張草稿紙上麵。

看到草稿紙上寫的東西後,章旭不由出聲:“這什麼玩意啊?”

草稿紙上塗抹的亂起八糟,完全看不出任何樂譜的樣子。

“偶能看懂就行了。”範特倫拿起幾張紙,站起身:“走!偶們去試一試。”

方進卻道:“你們去吧,我對配樂這方麵不擅長就不去了,我打算留在這裡把下麵的歌給準備一下。”

範特倫想了想,點頭道:“好,那偶們就分頭行動。”

於是,範特倫和謝黃寶在章旭的帶領下,三人前往了放置樂器的樓層,搞配樂去了。

方進、康佳瑜、金健三人則留在房間裡,準備起了下麵的歌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