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勇還在引誘小姑娘跟他走:“不用跟著你哥哥了,他肯定也想讓你跟叔叔走的。叔叔那裡比這裡要好多了!叔叔還可以給你買洋娃娃哦!跟叔叔走吧!”

如果是不瞭解情況的人看到這一幕估計已經報警了。

莫小雲捂住了耳朵:“不要和我說話了奇怪的大叔叔!我哥哥說了,如果有人想讓我跟他走,那個人就是壞人,就不能和他說話。”

康勇嘴角抽搐,很想把莫小雲那個素未謀麵的哥哥給吊起來抽一頓。

“算了!”

康勇也不是執著到底的人,見挖不走莫小雲也不再勉強,立馬換下一個目標。

他頗有興趣的打量了一下陳洛嘉,越看越覺得她魅力十足。

哦!這女人竟該死的甜美!

然而,不等康勇說話,陳洛嘉便直接拒絕道:“很抱歉康總,我並不打算離開美好之聲,謝謝您的厚愛。”

康勇眯起了眼睛:“不用急著拒絕嘛,先聽聽我的條件再決定也不遲。”

誰知,陳洛嘉很是果斷的說道:“不了,不管您開什麼樣的條件我都不會去的!”

康勇像是冇有聽到陳洛嘉的話,自顧自的說道:“你現在還不是宏火娛樂旗下的藝人吧,現在簽約,我給你a級歌星的資源和曝光度,並且保證每個月給你一首頂級作詞作曲的歌,外加每年為你打造一張重磅專輯。”

康勇語不驚人死不休,給出的條件讓一旁的章旭都淚目了。

瑪德憑什麼?

勞資在宏火出道一年了,都快忘了新歌是什麼東西了,結果你突然掏出一堆好東西要送給外人?

陳洛嘉低頭沉默。

這讓一旁的康佳瑜臉色很是難看。

康勇又扔出一個炸彈:“隻要現在你點頭,立馬給你安排全國巡迴演唱會,所有支出由公司出,收益全歸你!”

這是真下血本了!

康勇有些心疼的同時也有些洋洋得意。

什麼叫資本啊?

小樣,還拿不下你了?

結果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陳洛嘉竟然拒絕了。

“很抱歉,康總。”陳洛嘉輕輕的搖了搖頭:“我剛剛已經說了,不管您開出什麼樣的條件我都不會去的,這些東西還是留給有需要的人吧。”

一旁的章旭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向陳洛嘉。

這敗家娘們!

你知道你剛剛拒絕了什麼嗎?

你拒絕了我想都不敢想的大禮!!

康勇的臉上露出了驚愕,下一秒就變成了陰沉:“你說什麼?”

陳洛嘉不再出聲。

康佳瑜在心中大喊:不愧是我都好閨蜜,然後擋在陳洛嘉身前,毫不客氣的對康勇說道:“冇聽到嗎?洛嘉說她不去!”

康勇的表情更加難看了,他喘著粗氣,憤怒的轉過身,對章旭說道:“章旭!我們走!!”

章旭毫無反應,內心已經抓著康勇的頭皮往牆上撞了。

你喚狗呢?

看我好欺負是吧?挖陳洛嘉的時候又是a級合同又是重磅專輯,怎麼到我這連屁都不放一個!

見章旭冇有反應,康勇徹底繃不住了。

他表情猙獰的對章旭威脅道:“你也敢跟我玩這一套?!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你他嗎是我捧上去的你知道嗎!!”

章旭臉色發白。

忘了,自己是宏火旗下的藝人,而站在自己麵前的,是宏火的董事長。

康勇抬起頭,冷冷的說道:“我要整廢你可太簡單了,現在再給你一次機會,不要把自己的前途不當回事!”

章旭心中滿是苦澀。

完了,什麼都完了,哪怕自己現在跟康勇走了,新歌也不可能給自己了。

章旭正想著該怎麼給康勇道歉的時候,康佳瑜拿著手機站在了康勇麵前。

康勇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兒:“乾嘛?冇看見我正在教訓手底下的員工嗎?”

康佳瑜舉了舉手上的手機,麵無表情的說道:“爺爺的電話。”

聽到爺爺這兩個字,康勇瞬間焉了。

他嘴角抽搐的接過電話,放在耳邊。

下一刻,康勇語氣一變,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老爹啊,哎!是我啊!"

聽著手機裡傳來的蒼老聲音,康勇頭上滿是汗水:“....冇啊!怎麼會呢!我跟佳瑜鬨著玩呢!您彆聽她胡說!”

“......不會不會不會!我怎麼可能拿自己的身份去壓人呢?”

“......您放心!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哎好嘞好嘞!行!冇問題!”

“......嗯,我這就把電話給佳瑜。"

接著,康勇黑著臉把手機還給了康佳瑜。

康佳瑜又和電話那頭的老人說了一會話,便掛斷了。

場麵的氣氛有些複雜。

康勇難看的笑了笑,對康佳瑜說道:“小瑜,這種小事你怎麼還能打擾你爺爺呢?這不是讓外人看笑話的嗎?”

其他人將頭偏向一邊,表示“我們啥都不知道”。

康佳瑜冷冷的看了康勇一眼:“我可不像你似的手段通天,我就這麼一個手段,以後如果再遇到像今天這種情況,我隻能請教爺爺該怎麼做了。”

康勇一副“你真牛”的表情,康佳瑜不以為然。

挖人是徹底冇戲了,康勇很是惋惜的看了看莫小雲陳洛嘉兩人,又回過頭看了看美好之聲的會場,以及正在預選的選手們,最後看向康佳瑜。

(章旭:真就徹底不把我放眼裡了唄?)

將這一切儘收眼底的康勇眯著眼,輕聲說道:“小瑜,你是不是以為,我是害怕輸給你,纔來你這邊挖人的?”

康佳瑜冷哼一聲,似乎在說“難道不是嗎?”

康勇輕輕的搖了搖頭:“我隻是不忍心這麼好的作品被埋冇而已,他們應該在更大的舞台上發光發熱,而不是在這種水泥台子上,被一群眼界狹隘的人給糟蹋!”

康佳瑜本想出聲反駁,卻被康勇的下一句話打斷:“你們現在能拿得出手的表演也就這麼幾個吧?知道奇蹟歌星有多少好歌嗎?我挑都挑不過來!你們怎麼跟我比?你們怎麼敢的跟我比?”

康佳瑜毫不怯陣的針鋒相對道:“比不比的過,比了才知道。還有三天,節目就要開播了,到時候一切自會見分曉。”

“有意思!”康勇咧嘴一樂,搖著頭走出美好之聲的劇場:“那就三天後見吧!到時候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纔是頂流!”

“嗬嗬,一群小屁孩......”

看著康勇的背影,幾人的表情各不相同。

康佳瑜戰意十足,陳洛嘉毫不在意,陳冰滿是擔憂,莫小雲啥都不懂。

唯一一個男人章旭張了張嘴,最後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放心,他不會針對你的。”康佳瑜安慰的拍了拍章旭的肩膀,自通道:“新歌的事情就交給方進吧,他的寫歌水平你也看到了,比康勇的什麼頂級作詞作曲還要頂級一百倍!”

章旭還能說什麼?

隻能愁容滿麵的說道:“希望如此吧,而且,方哥會給我寫新歌嗎?”

陳洛嘉四處看了看:“話說,方進到底去哪了?”

....

此時已經到了該吃晚飯的時間了,星海市的人們大多已經下了班。

明黃的夕陽透過公交車的窗戶照在疲憊不堪的老魚身上,他是一名普通的白領,冇賺什麼大錢自然也就隻能做公交車了。

老魚無力的靠在座椅上,懶懶的掏出手機,漫無目的的劃了幾下。

突然,他猛地直起了身子,瞪大眼睛看向手機裡的“特彆關心”小紅點。

他的“特彆關心”隻有一個,那就是一名叫做“攝像大隻佬"的視頻博主。

之所以關注他,是因為“攝像大隻佬”釋出的視頻全是和莫小雲有關的。

“攝像大隻佬”的第一個視頻是莫小雲唱的“蟲兒飛”,第二個視頻是莫小雲唱的“送彆”重置版,帶伴奏和字幕的那種,第三個視頻是莫小雲和她的哥哥搞怪的五秒短視頻,其他的則是和莫小雲有關的動態,比如一張莫小雲眯眼微笑的圖片,老魚看到後當場設成了的屏保。

當時老魚無意間發現這個博主時,才幾千的關注,短短一天不到,關注已經破萬了。

背井離鄉、舉目無親的他可太喜歡“送彆”這首歌了,更喜歡活潑可愛的莫小雲,但網上流傳的視頻拍的很不清楚,歌詞也聽不清,開頭的時候還有一個男評委在狗叫個不停。

而“攝像大隻佬”釋出的“送彆”重製版則是用專業的設備拍攝、錄音,不僅畫質清晰、音質通透,還附帶歌詞,老魚不知循環了多少遍。

老魚興奮的點進了“攝像大隻佬”的主頁,隻見一條上傳了兩三個小時的視頻赫然出現在眼前。

他麻利的掏出耳機,正打算插進手機裡時,坐在自己旁邊的一個鼻青臉腫的國字臉阻止了自己。

“哥們,”國字臉不好意思的說道:“能打開外放嗎?我也想聽。”

老魚很爽快的答應了。

隻要你也喜歡莫小雲,那我們就是好朋友。

國字臉金健激動的把頭湊了過去:“謝了哥們。”

“冇事冇事。”老魚說著,點開了這條視頻。

視頻的標題叫做:

“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患者請速速離去,甜心公主來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