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曼小說 >  刑明 >   二百九十一、破局

-

“於哥哥?”

這於公子聽了那徐生歌的話後,也是猛翻白眼啊,先不說你站起來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就單單你這聲“於哥哥”就要了人家老命了。

你這聲“於哥哥”要是在場的佳人叫的,那如李蘇蘇啊,落小小啊,那都是飄飄欲仙的,可從你這個大男人的嘴裡出來,那就有些起雞皮疙瘩了。

聽到這徐生歌說的這話,於公子也如徐元春1樣,深深的看了1眼這徐生歌,同時心裡卻在咒罵,“媽的,這個小兔崽子,之前怎麼冇有發現啊,這人也忒壞了吧,之前還以為他單純呢,看來這徐家的人冇有1個是省油的燈啊!”

“這是要把我當槍使啊,媽的,前幾天你在這6明遠麵前丟了麵子,被6明遠在大庭廣眾之下教訓了,這是不忿啊,可你不忿,你可以自己上啊,你還真當我是傻子啊,不錯,我是看這6明遠不順眼,是想和他掰掰手腕,但也不是這麼跟他掰手腕的啊!”

雖然他也對6路對自己這愛答不理的態度很惱火,但他也知道這6明遠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想和自己攀交情的6明遠了啊。

這於公子雖然很是紈絝,又喜歡搞事情,但他可不是傻子啊,他可不想像那個張狂生張萬裕那樣,最後狼狽不堪。

讀者身

於是趕忙說道:“徐生歌,你怎麼說話的啊,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子的話了,休要......”

這徐生歌被於公子當麵懟了1句便不在作聲了,不過這徐生歌不在作聲了,有人卻開始接力了。

“哈哈哈,孔之,就你那點心思啊,誰還看不出來啊,哈哈哈,你看看連生歌都能看出來了。”

“是啊,你不知道你當時那臉啊,黑的啊,哈哈哈,我就不跟你說了。”又有1個人站了出來。

“是啊,小6大人,你就寫1首吧,不然這孔之啊,還以為你真的瞧不起他呢!!!”

“是啊,是啊,小6大人,你就寫1首吧,你看看孔之這臉......”

6路看著說話那幾人,又看了看不說話的徐生歌,6路感覺這踏雪尋梅好像有些...有些不對勁了啊。

這幾人,表麵上雖然是和和氣氣的,用著開玩笑的語氣說著,但其心,那真的是可誅啊,如果6路做了詩詞,不就坐實了瞧不起那個於孔之於公子了麼,但不做,便又有了江郎才儘的嫌疑。

當然了,6路並不在意什麼江郎才儘不才儘的,現在6路在意的是,自己跟這幾人有仇麼???

好像也冇有什麼仇吧,除了和那個徐生歌有些糾纏之外,更他們那是連麵都冇有見過吧,他們又為什麼要說這些話呢,是為了給那個徐生歌打抱不平麼?

可是這群人都是跟著徐元春來的啊,難道是徐元春???

6路和這徐元春說有“情感糾葛”,也算是有吧,畢竟6路這江南第1刑名師爺的名號,是踩著徐元春贏得的。

要說這徐元春也想修理修理6路,到也是有這種可能的,這踏雪尋梅的聚會是徐元春倡導的,這些朋友也都是他找的,從這1點上看,這種猜測也不是胡亂猜測的。

不過,6路覺得這應該不是徐元春授意的,6路和這個徐元春也是共過幾天事的,這徐元春的人品,多多少少,6路還是瞭解1些的。

那麼就是這個徐生歌了!!!

說到這徐生歌,6路便想到了前幾天那花魁大賽上,這徐生歌和那個狂生張萬裕的事情來了。

這徐生歌,跟那【年年有餘】賭坊又有什麼關係呢,難道那坊間的傳聞是真的!!!

其實6路和徐元春1樣,關於坊間的傳聞還是持有保留態度的,儘管有著孫春陽的例子,但6路還是不認為這徐家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不過,現在6路的想法已經有些轉變了,這徐家的上層人士不會乾出這種事情,但不代表下麵的人就不會了啊。

那1人得道雞犬昇天的事還少麼???

那拿著雞毛當令箭的事情還少麼???

而且徐家在這方麵,也不是冇有出現過這種事情啊,之前在吳縣時,處理那個劉小6殺妻子案子時,這徐家小妾的哥哥都能囂張跋扈到那種程度,更不要說還是徐家的本家了呢!!!

想到這裡,6路看向了徐元春,而徐元春也看向了6路,都從彼此得眼中看到了什麼。

徐元春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必須站出來了,不然這6路肯定會認為這些人之所以會這麼說,全是他徐元春授意得。

雖然6路不這麼認為,但此時6路必須給徐元春釋放出自己就是這麼認為的這種信號,不然這場麵還真的不好糊弄呢!

當然了,最好的破局辦法,還是蔡國熙蔡大人的1句話,不過此時這蔡國熙並不在這裡,而是和他的那群老友在另1桌呢,也就是說,此時6路是坐在小孩桌子上的。

而就在徐元春準備出來打圓場的時候,1個清脆可人的聲音響起,“小6大人,不是不想作詩,也不是不能作詩,而是小6大人將那詩詞送給了我。”

“嗯?”6路轉頭詫異的看向了那聲音的發源地,

“錦枝?”徐元春也詫異的喊道。

6路看著站起來的徐錦枝,有些迷茫,自己什麼時候送給過她詩了。

[email protected]>

而就在6路迷茫的時候,這身旁的馬湘蘭便藉著給6路夾菜的檔口,微微的靠近6路的耳邊,隨後便嘀嘀咕咕的說了幾句。

6路看著馬湘蘭,我去,這丫頭還真的是自己的賢內助啊,之前1直冇有感覺,還以為這丫頭隻會些琴棋書畫呢,冇想到這......這個處理的方式簡直是太棒了。

“表姐,你說什麼啊?”之前沉默的徐生歌突然不在沉默了。

而坐在徐生歌附近的幾人,也就是剛剛開口的那幾個書生,也有些詫異啊,這徐元春站出來,他們倒是能想到,而且他們也做好了應對的措施了,可這徐錦枝站出來解圍,這是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的。

“生歌,怎麼,我說什麼,還要請示1下你麼?”此時,徐錦枝身上的氣質都變了,那淩厲的樣子,果然不愧是前內閣首輔的孫女啊,這氣勢,這威壓,很強啊。

“表姐,我不是那個意思。”被徐錦枝瞪了1眼後,這徐生歌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了,頓時認慫的說道。

這徐生歌周圍的人見到徐生歌失態之後,便立馬又站出來打圓場道:“錦枝姑娘,你說小6大人將詩送給你了,那你可否將這詩與大家分享1下啊,畢竟這小6大人的詩才,那真的是冇話說啊,我們之所以這麼做,也是想多聽聽小6大人的詩啊!”

徐錦枝將視線從徐生歌的身上收了回來,隨後又落到了那說話之人的身上,接著就看到徐錦枝身上的威壓頓時消散了,而後如鄰家妹妹1樣,笑顏如花的看著那人,說道:“3哥,既然想聽,那小妹也就說了。”

說完,徐錦枝又看了1眼6路,隨後輕啟檀口,說道:“莫把瓊花比淡妝,誰似白霓裳。彆樣清幽,自然標格,莫近東牆。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與淒涼。可憐遙夜,冷煙和月,疏影橫窗。”

這徐錦枝也不像表麵上看上去的那樣純真無害,果然在世家中長大的子女對鬥爭這種東西,有著天生的敏感,不然也不會就那麼快的和馬湘蘭達成了共識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