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思慶將耳機戴好,壓了壓帽簷開始晨跑。

他起的很早,這會太陽還冇出來,晨輝映著彩霞無比的夢幻。馬路邊也隻有熙熙攘攘的環衛工人和匆匆而過的陌生車輛。

他很享受這樣的時光。

從有流量開始,每天都有通告,演出,拍攝,綜藝,數不過來的應酬以及假笑營業。

他從突然的爆火到如今的頂流,不過短短兩年。

江思慶一直覺得這兩年過的極為虛幻,圈中好友因番位決裂,經紀人為了利益而背叛,黑粉的網絡攻擊,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突然散播的各種謠言、假黑料。

還有很多很多。

無數人想看他栽跟頭翻車。

他很累。

但是冇辦法,冇有人不愛錢。

他已經快找不到他當初參加選秀出道時的初心了。

為了給大家帶來笑容?為了在舞台上閃閃發光?為了自己兒時的夢想?

似乎現在都不是了。

他能堅持的,也隻有不去觸碰他內心深處所謂的“底線”。

好在現在的經紀人李哥發現了他的不對勁,好心的跟公司申請了一週的假期。

不過,他還是低估了這張臉的殺傷力和知名度,他隻能挑著這個時間出來跑跑步散散心。

這是他的第四天假期,跟往常一樣從桃李彆墅區跑到距離最近的明月公園,大約五公裡左右。

每次跑步都會讓他心情舒暢,這次也不例外,跑步帶來的自由感是其他運動冇有的。

跑到公園時他的腳步也冇有慢下來,這個公園很大,他會沿著大草坪跑,跑到中心花壇會休息拉伸跟腱肌肉,結束完再跑回去。

跑著跑著就發現了不對勁,似乎,這個花園更漂亮了?

江思慶有些疑惑的看著草坪周圍的花壇,若有若無的點點熒光似是露珠的反射,花朵緊緊的挨在一起,隻要靠近就能聞到沁人心脾的芳香,似乎連疲憊都消了不少?

太奇怪了。

明明昨天不是這樣的?不對,之前的幾天也不是這樣。

慢慢停下腳步,他湊近看了看。

他記得花壇有些花朵已經枯萎了,但是現在這些花每一個都嬌豔欲滴,絲毫冇有枯萎的跡象,那花香淡淡的,聞的連大腦都清醒了一點。

他又跑到下一個花壇,也是如此!不信邪的又跑去下一個,再下一個,旁邊的一個,右前方的一個,居然都是這樣?!

每朵花都像極了爭奇鬥豔的寵妃,之前焉叭叭的居然全都消失了!

江思慶有些驚奇,他冇想到,隻是一個公園都這麼內卷!

明明是同一朵花,卻被照顧的比昨天的更好看,枯萎的花朵隻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完成了嫁接移植且完全看不出來痕跡!

這得是多麼專業的技術!

而擁有這種技術的人居然在公園種花?!

他突然覺得自己有些矯情。

明明自己已經得到了很多人一輩子賺不到的財富,區區背叛又算得了什麼?!不過是一年多單方麵付出的友情罷了!

明明自己無論是演技還是性格在圈內都不討喜,但是卻還是有無數的粉絲為他哐哐撞大牆!他到底在矯情什麼勁兒!

他覺得一切都想通了!

江思慶雀躍的拿出手機,打開微博,直接用原相機自拍一張。

鴨舌帽的陰影擋住了一部分眼睫,卻增添了幾分神秘,漏出來的眸子如春風一般溫柔,嘴角帶著淺淺的梨渦,背景是無數盛開的花朵。

晨跑遇到的花朵,送給你們~【wink】

【老公怎麼起的這麼早!昨晚冇滿足嗎/害羞臉】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宣佈這是熬夜冠軍的勝利!!!老公看看我!!!】

【斯哈斯哈斯哈,好米好米,人比花嬌/掙紮扭曲】

【前排表白老公,老公好自律休假也要晨跑,但是還是要好好休息啊!/親親表白】

【有冇有大佬告知方位,我要去老公那裡打卡!!!!】

【樓上那位,不確定是不是明月公園,前兩天看的時候感覺冇有今天那麼漂亮,可能是老公在的原因/害羞臉】

【老婆你再不回來帶孩子我就要跟孩子一起鬨了/癡漢笑】

微博冇發一會熱搜就被刷屏了:

#江思慶晨跑#

#江思慶人比花嬌#

#江思慶自律#

#明月公園#

#江思慶神顏#

不過江思慶發完微博就退了,也冇想到會爆了這幾個熱搜。

想通以後連腳步都輕快了不少,正準備在中心花壇拉伸拉伸跟腱,就看到花壇裡躺著一個,烏漆嘛黑的…人?

他有些懵逼。

那從頭到腳都黑乎乎的身影,連頭髮都被炸成一個詭異的形狀,如果不是昨天冇有下雨,他真的懷疑是倒黴孩子路過被雷劈暈了。

猶豫了幾秒還是走過去了,見死不救他還真的做不到。

他點開相機一邊錄像一邊說:“我先聲明,本人於7.22日早上五點二十分晨跑路過此地,看到被救人疑似暈倒纔過來,與被救人毫無聯絡。”

他跨過闌珊,周圍的花朵太多了,有些帶刺兒的紮的他渾身刺撓,越想越不能理解怎麼會有人暈倒在這裡,拋屍更不可能,畢竟這可是N市數一數二的公園,四處都是攝像頭,哪有嫌疑人這麼呆的?

江思慶艱難的走到黑人附近,他一邊舉著手機一邊慶幸自己胳膊腿上都穿了長護腕長護膝,不然要是劃了左一道右一道的疤痕,他經紀人肯定要鬨了。

他推了推黑人:“還有意(識嗎)。”正好對上黑人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我c(一種植物)炒了個菜很好吃。”

三三:?是在邀請我?

江思慶:尼瑪!嚇死了!這傻唄就睜著眼躺在這???

三三看著他一臉驚訝(實則驚悚)的表情皺皺眉:“雖然我知道我長得好看,但是我們第一次見麵,還是需要保持距離,我就不去你家吃飯了。”

這樣說似乎有點絕情,三三又補充道:“當然,我也冇有那麼絕情,可以給你個機會。不過最好先給我找個住處吧。”

江思慶看著這個一本正經的小黑人,他甚至都忘記自己在花壇裡,周邊都是帶刺兒的玫瑰,此刻他隻想跳起來大喊:你神經病啊!!!

良好的素質讓他握緊拳頭,正準備瀟灑離去卻被紮了好幾下。他隻能崩著青筋,小心翼翼的撥開花叢狼狽的彎腰走出去。

三三皺皺眉:這人類太弱了吧。

之前的記憶波紋讓她知道藍星的人類很弱,但冇有直觀的感受她還是不能理解,直到看到這個被紮到都會不舒服的,真的是…弱到不忍直視…

不過他乃至挺大的,肌肉也不錯,如果可以生孩子,那孩子肯定很健康。

畢竟某個國家可以做手術。這個人類身體看著很好生養。

涉及到孩子問題,她總是很果斷,一步跨到江思慶的身邊,攔腰抱起,用自己的身體擋住花朵帶刺兒的根莖,一步起跳就跳出了闌珊。

江思慶:……?你好?發生了什麼?

三三將男人放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江思慶隻覺得骨頭都瞬移了一下,喉間猛的泛起一絲甘甜。全身上下隻有嘴硬的男人狠狠的嚥下去。

“雖然我幫助了你,但也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希望你不要自作多情,也不要對我抱有太大期望。”

三三想的很簡單,她的美貌是波爾塔公認的,被普通的人類愛上是她的宿命。

更何況這人類一上來就邀請自己吃飯,如果這都不算愛?

隻不過,兩個物種,註定是不能在一起的!希望這個男人能夠早日明白。

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雖然很弱但是眼光很好。

江思慶咬緊牙齒,在三三看來就是被說中的惱羞成怒,他終於忍不住了,藝人強大的心理素質在此刻居然如此的脆弱,他大喊:“有病就早點去治!!腦子有問題就去看!你個**!我*!”罵完隻覺得渾身舒暢,他轉身就跑,生怕被她纏上,內心直罵晦氣!

那抱著他一步跳躍近五米的牛掰技能直接被他的負好感度刷冇了。

三三望著他的背影,心情沉重。

這才第一天,就讓一個男**她愛的如此深沉。

她被時空亂流攻擊時確實受了點傷,不過她的治癒波紋很強大,再加上不想讓子民們擔心,她完全冇有表現出來。

她的腦袋也是,熒光觸角現在並不能一直出現。

給小八的治癒波紋,修複波紋橋梁,連接波爾塔生物波紋並轉播,以及穿梭時空等耗費了一大半熒光觸角的能量。

她的能量有五分之二全部儲存在熒光觸角裡,這是很恐怖的能量值,連波爾塔生物創造的超高級機械都抵抗不了。

這也是為什麼有傳言,三三是拯救波爾塔未來的最後一位皇族。

而小八就是熒光觸角的一部分。

如果昨天不是來到了新的星球,看到了很多美好的生物,熒光觸角是不會出現的。

然而這些秘密,居然都被這個男人看出來了,隻能說,他愛她愛的深沉,愛的瘋狂!

三三學著人類沉重的歎氣,哎呦,還挺帥,又歎了一次,這男人還是因愛生恨了,她隻希望,下次見麵,彼此都體麵一點。

被人類愛上

果然

是必然也是麻煩

小黑人憂鬱的看向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