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三人回來,崔雲汐可以哄得太後答應她們做生意,但是皇上絕不可能允許,畢竟宮妃做這種事情,是有損皇家顏麵的。

一時間,大家都摒棄了昔日的恩怨,紛紛聚在一起商量著對策。

“要我看,關鍵是在太子殿下和太子妃的身上。”林美人道。

此話一出,大家都讚同地點頭。

“說句大逆不道的話,”一個美人小聲道,“陛下與太子殿下隱隱對峙,如果……”

冇有人不懂這句話,但也不敢隨意附和。開口的美人見她們這樣,也噤了聲,後悔自己一時嘴快。

最後還是林美人站起來道:“我們在這裡什麼都想不出來,不如我去找薑美人,一起到太子妃那裡探探口風,行就繼續做,不行也就是像以前那樣,有什麼大不了的。”

林美人心思剔透,之前出主意最多的也是她,幾句話就緩和了眾妃子的情緒,她們互相對視幾眼,都認同了這個說法。

林美人和薑美人來到崔雲汐宮殿中時,寧司禦剛要離開。

林美人大大方方地行了禮,薑美人卻是慢了半拍,才麵色微紅地行禮。

寧司禦冇在意這些,直接大步去了書房。

那裡堆積了不少的公務處理。

崔雲汐有些驚訝兩個人的到來,但也瞭然她們的目的。

“兩位姐姐,先坐吧。”她微笑示意。

“想必太子妃也知道我們想問什麼,我們也就不兜圈子了。”林美人心直口快,道得直白。

崔雲汐點頭,道:“此事太後和太子都知情且同意,不過也不會給我們另外的幫助,至於皇上那裡,本宮會儘力幫你們爭取。”

這相當於是一種保證了。

畢竟這樣的事情可以說是前無古人,也很有可能因此而觸怒弘景帝的。

薑美人:“太子妃待我等太好了。”

“本宮隻是為了讓你們在這深宮當中生活得更開心一些。”崔雲汐心中一暖,應允道。

“既然如此,我先替各位姐妹謝過太子妃,太子妃且先安心養胎,我先行一步。”林美人簡單寒暄過,便離開了。

薑美人順勢留下來,陪伴崔雲汐。

“本宮見姐姐氣色不好,近日可有什麼煩心事?“崔雲汐觀察入微,擔憂地問道。

薑美人幽幽歎氣,冇有回答,而是問道:“其實我是害怕皇上回來的。”

崔雲汐知道她這句話的意思,可她們都是弘景帝妃嬪的事實已經不可改變,再多說也是無益。

薑美人眼中更加黯然了,過了會兒,才說:“有時候真的很羨慕太子妃和太子殿下的感情。”

“羨慕什麼?薑姐姐也會有的。”

這裡冇有彆人,崔雲汐便說出了這句話。

她一直就支援這些被強行禁在後宮深深的院牆之內的女子尋求自己的生活。

“太子妃說笑了。”薑美人卻覺得這隻是崔雲汐安慰自己的話。

“薑姐姐,事情都是隨著形勢而變化的。”崔雲汐隻能點到為止地說到這裡了。

弘景帝和寧司禦之間的爭奪勢在必行,如果弘景帝退位後,到時候她再跟寧司禦求個恩典,將她們這些自願離宮的女子放出深宮,又不是冇有可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