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0章

負責案件的警察告訴她,“司機是交代了,是有個男的給了他錢讓他乾的,這個男的調查後,不是濱城的人。”

“來自帝城吧?”阮沐希說。

“你猜到了?如果你有懷疑的人,我們搜查的範圍可以縮小。”

阮沐希想了想,拿出手機,在網上搜到了葉佳卿的照片,“這個人。”

做這種事不會是費雪出麵。

就算是暴露了,葉佳卿也可以保住自己女兒的名聲。

“我隻是懷疑,不能確定。”阮沐希說。

“我們肯定要查到什麼線索纔會行動。”警察問她,“你們什麼過節?能說說麼?”

“葉佳卿的丈夫是我爸爸,她在跟我爸爸離婚後,我爸爸才認識我媽,然後有了我。而葉佳卿又後悔離婚,利用女兒來挽回我爸爸。之前他們一家都是在國外的,最近幾個月纔回國,葉佳卿一直對我媽有意見,甚至還拿我媽的生命安全來威脅過我,所以我纔會想到她。除了她,我想不到其他人。”阮沐希大概地說了下。

之後讓等訊息。

阮沐希便離開了警察局。

走在街上,看著車水馬龍,她真的很迷茫。

她的人生從來由不得自己做主。

現在最近的親人又昏迷不醒。

那些專家來來去去的,都說著差不多的話。

說到底就是看阮蘇倩自己什麼時候醒來。

阮沐希在慕慎桀的允許下,又在濱城住了三個晚上。

而派出所那邊一點反應都冇有。

不會一個男的要查這麼久吧?

阮沐希將電話打到負責人那裡,“還冇查到麼?”

“跨省的,冇那麼好查。”

“可是我已經說了在帝城啊?冇有去查葉佳卿麼?隻要查到男的和葉佳卿聯絡過就可以了吧?”

“關鍵是那個男的還冇有找到。”

“男的有照片,為什麼還那麼難找?”

“這裡麵很複雜,不是嘴上說說的那麼容易,好吧?有訊息了會通知你的。”說完,就吧電話給掛了。

阮沐希捏著手機,手都有些發顫。

是冇那麼容易,還是查到葉佳卿那裡就‘無疾而終’了?

案件負責人的態度和上次明顯有了轉變!

阮沐希忍不住,親自跑到了派出所。

負責人都躲她。

最後還是被阮沐希堵在了門口,“人查不到麼?我可以配合你們提供線索的!”

“那個男的抓到了,他說是他乾的,說他暗戀你,你媽不同意,就起了殺心。人已經羈押起來了。”

“這樣的話,你也信?”阮沐希問。“明擺著他是被人指使的。”-